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清蒸鱖魚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憋著沒敢說話,因為怕打斷這么煽情的表白場景。

    但沒等周雯回應,袁康的鼻孔里就再次涌出了鮮血,表白被打斷了。

    從周雯手忙腳亂幫袁康止血的舉動來看,兩人應該是成了,畢竟這種事兒,沒拒絕就等于默認了。

    當然了,那些擅長茶道的女人,也會這樣不拒絕不表態,給男方一種默認了的錯覺,最終卻什么責任都不負。

    但是周雯玩不出這么高端的茶藝,默認就是默認,不會做什么海王養魚的舉動。

    要她用綠茶那一套的話,早在林平市的時候都能騙著直播間的那些男人團團轉了,雖然有可能比不上徐拙袁康,但也絕對也能當個富婆。

    然而她直播這么多次,除了出席一下商業活動之外,私下里不跟任何粉絲有牽連。

    這也是大家愿意跟她交朋友的原因。

    到了醫院,周雯先陪著袁康在急診上把傷口包扎一下,然后開始排隊做CT什么的,比袁康這個受害者還著急。

    而在等CT排隊的時候,周雯又到醫院門口,給袁康買了點吃的,把這臉上包得跟木乃伊一樣的憨貨高興得差點把線崩開。

    “你倆真夠酸的,我跟可可剛在一起的時候也沒這樣,果然是患難夫妻見真情嗎?”這狗糧吃得徐老板直吐槽。

    他原本是要回家給于可可做晚飯的,結果倒好,晚飯沒做成不說,這對不要臉的狗男女還在他面前撒狗糧,還越撒越來勁。

    徐拙覺得他要再不出聲的話,周雯就該喂袁康吃東西了。

    而袁康說了那么一通情話之后,這會兒只會傻樂。

    唉,連醫院那濃烈的消毒水味兒,也壓不住這戀愛的酸臭味兒。

    做完全身檢查之后,袁康在徐拙和周雯的勸說下,辦理了住院手續。

    既然要走法律程序,那自然要住院進行司法鑒定的,要啥都不做,那幾個打人的健身教練豈不是更得瑟?

    在袁康辦理住院的時候,這事兒已經傳開。

    各方朋友都紛紛打來電話詢問是怎么回事,袁康的電話已經打不通,所以大家都打給了徐拙,弄得徐拙像是個接線員一樣。

    他給每個人都說了一遍袁康跟那幾個健身教練的沖突,最后無奈的在微信上拉了個群,把這事兒在群里認真說了一遍,并讓大家有關系出關系,有辦法想辦法,怎么幫袁康討回公道。

    要是沒報警的話,徐拙大概率會把這事兒交給崔勇處理。

    就崔勇那脾氣,再加上和徐拙他們的關系,肯定把那幾個健身教練結結實實的收拾一頓。

    但這事兒現在既然走法律程序,就沒法收拾對方了,至少警方沒有給出結論之前,還是要老老實實的等結果。

    大家可以表達憤怒,可以關注案件走勢,但卻不能出手去收拾人家。

    這種事兒該怎么處理,其實袁康比徐拙有經驗,

    畢竟這貨的老銀幣屬性還是很強的,啥事兒都喜歡算計,這會兒自己出事了,肯定更會算計一波了。

    所以等徐拙去附近手機店給袁康買了個新手機,于可可把袁康的筆記本電腦送來之后,這貨就在醫院的病房里,開始了他的操作。

    這操作很簡單,從周雯被偷拍開始,到袁康為了正義跳出來指責對方,直至最后大打出手,袁康和周雯始終都是占理的。

    所以在周雯把這事兒在網上公布之后,立馬就被推上了熱搜。

    那些曾經被健身教練揩油的人,全都站出來聲援周雯,而周雯的那些粉絲更是怒不可遏,把那幾個健身教練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遍。

    平時大家在網上就是行俠仗義的俠士,不管什么時候,一句鍵來就能斗天斗地。

    而現在遇到了不平事,這群人自然更加來勁,各種關于健身教練的段子以及比較創新的罵人話,全都冒了出來。

    等到晚上九點半,徐拙和于可可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的時候,這事兒已經到了熱搜第二,很顯然,公司那邊也已經出手。

    現在律師在跟進,大家別的忙幫不上,只能把輿論炒起來。

    “出了這檔子事兒,本來想給你做魚吃的,但都這個點兒了,咱們隨便吃點吧。”

    徐拙把從店里帶來的鱖魚放在水池中,謝天謝地,這魚還沒死。

    這會兒要做糖醋魚片和鱖魚豆腐湯的話,多少有點來不及,所以他準備做點燜飯,這條魚等明天再吃。

    但是于可可一見到鱖魚,就想起了上午吃的松鼠鱖魚,然后就吵著要吃鱖魚,哪怕不吃糖醋味兒的呢,今天也要把這條鱖魚干掉。

    她這副狗窩里放不住剩饃的架勢,讓徐拙很是無奈。

    好端端的一個甜美系少女,怎么就變成了一個見啥都吃的小吃貨了?

    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呢?

    徐拙悶上一鍋米飯,然后開始收拾這條鱖魚,一邊收拾一邊想著鱖魚的做法。

    不過想著想著,他突然反應過來,等會兒可以做清蒸鱖魚啊,這道菜比較方便快捷,用時很短,而且只需要蒸一下再淋熱油就行,是典型的短平快菜品。

    對,就做清蒸鱖魚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把鱖魚收拾好兩側打上幾道花刀,然后放料酒食鹽腌上之后,徐拙又翻了一下冰箱,找出昨天剩下的青椒和幾個土雞蛋,打算再炒個青椒雞蛋,簡簡單單兩道菜,配上米飯吃絕對過癮。

    徐拙做的這道清蒸鱖魚,其實和謝海龍做的清蒸鱸魚的步驟差不多,只不過在最后淋油時候,徐拙放蔥姜絲之后,又放了一些切好的紅椒絲。

    然后澆上燒熱的豬油。

    這樣做出來的魚肉有著淡淡的辣味兒,吃起來味道會更加豐富。

    這道菜做好之后,徐拙把準備好的雞蛋辣椒炒出來,便開始跟于可可吃這頓真正意義上的晚飯。

    吃飯的時候,徐拙跟于可可講了一下袁康在車上帶傷表白的事兒。

    這讓于可可大呼遺憾,這么精彩的時刻她居然沒有趕上。

    更不懂袁康早就可以表白了,卻一直拖到現在,要不是這次出事,不定要拖到什么時候了。

    徐拙夾了塊鮮嫩的魚肉送進嘴里,邊吃便說道:“之前在醫院的時候,我也偷偷問過袁康,他跟我說:表白是最終勝利的號角,而不是發起進攻的沖鋒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