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六十六章,前夕

從1994開始
     接到大長腿電話后,本來就是安靜性子的米珈,感覺比之前又沉了幾分。

    兩人默契的在沙發上靜坐,距離不近也不遠,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情緒,卻也給各自留足了自我調節的空間。

    明天就要見到大長腿了,老男人林義心虛不心虛?那答案無疑是肯定的。

    自己都這樣了,何況還是米珈這樣的人兒呢。

    所以一晚上兩人凈看電視了,沒有其他。

    好在電視劇《今冬不言情》是真的挺不錯的一劇。尤其是能看到年輕的陳寶國和陶慧敏,也算是對一個年代的溫存,再世為人的林義看的特別有感觸。

    ...

    不過《今冬不言情》一天只放兩集,晚八點準時開始放,差不多九點半就結束。

    也不知道是電視劇帶來的厚重魅力,還是兩個彼此關懷又有著心事的人,今夜不愿意就此早早分開。

    所以當片尾曲結束后,兩人不換臺,也不出聲打破這份安然的氣氛。

    哪怕電視里不厭其煩的播放廣告和晚間新聞,兩人似乎只要對方陪伴著自己,就算是雪花點也一樣可以看的起勁。

    不過呀,美好的東西總是抵不住時間的無情...

    當電視上顯示23點整的時候,一夜無話的兩人默契的對視一眼,然后安靜里關閉電視,安靜里起身,安靜里準備各自回房睡覺。

    過道盡頭,林義看著打開房門就要鉆進去的米珈,憋了一晚上的他最終還是沒忍住。

    “米珈...”

    輕聲的呼喚在寂靜的夜里,動情而又醒目。

    米珈也是聞聲而動,緩緩半轉的身子也是出賣了內心的期待和復雜。就那樣盯著林義眼睛看,黑白似乎很純凈卻又像一個漩渦。

    四目相視,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此刻好像該說些話,卻又不該說話。

    不過有沒有說話都一樣,眼神似乎可以告訴對方自己的一切意愿。

    無聲無息了會,在女人的注視下林義動了,只見他走過去攬過米珈緊在懷里抱了抱,不過沒存留太久,十來秒后松開就說:

    “不早了,睡吧。”

    米珈盯著林義眼睛足足看了一分鐘,末了應一聲,“好。”

    ...

    晨早起床就感受到漸濃的秋意,怡人的季風瞬間讓人覺得神清氣爽。

    對于大部分人來說,可惜下雨了。

    但對林義而言,雨越大越好,越大越喜歡。心里甚至隱約在祈禱,下吧,下吧,要是來臺風就更好了,明天飛機就不能去日本了。

    自私的碎碎念一番...

    穿戴完畢的林義打開臥室門的時候,米珈也剛好從隔壁開門出來。

    目光一接觸,靜看了幾秒,兩人異口同聲的道一聲:

    “早。

    ”

    “早。”

    然后,然后的然后,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

    林義主動提議,“今早我們吃面吧。我負責炒哨子,你負責煮面和加青菜。”

    米珈笑著應了聲“好”。

    哨子準備用牛肉做,好像也只有牛肉做來的高湯最有味道。

    牛肉足足買了一斤,但是煮熟過后,感覺還有七兩八兩的樣子,縮水特別嚴重。

    林義在給牛肉做配料的過程里,米珈也不停歇,用另一個鍋開始煎雞蛋,炒花生米,同時還調味一些榨菜和辣椒醬。

    等到牛肉哨子差不多了的時候,才開始煮面條。

    米珈的時間掐的很好,面條剛好可以出鍋的時分,牛肉哨子也將將到位。

    牛肉、面條花生米、榨菜、青菜、辣椒醬一一擺在餐桌上。林義這次沒選擇坐她對面,而是緊挨著米珈坐好。

    林義說,“雖然兩天過去了,但你辣椒還是少吃點。”

    “嗯。”

    色香味俱佳的牛肉面把兩人吃的扒滿扒滿的,打個飽氣,吃的盡興卻感覺意猶未盡的林義接過米珈遞過來的紙巾擦了擦嘴就安排了今天的行程:

    “你來這么久了,都還沒去中大看看。走,我帶你去中大瞧瞧,中午去烤肉店吃,下午我們去機場接大長腿。你覺得怎么樣?”

    米珈面帶微笑說,“蠻不錯的,我早就想去中大看看了。”

    聞言,林義對著她眼皮掀了掀,感情你還怪上我沒懂你的情趣了。

    大雨天逛中大,遇到的人少,米珈如釋重負,躲在傘下和林義并肩趟過各個角落,也不用擔心別人被太多人瞧見。不用擔心不好的流言蠻語傳單大長腿耳朵里。

    尾聲的時候,林義問,“我們怎么樣?”

    米珈回頭看了眼剛走過的、郁郁蔥蔥的林蔭小道,“很喜歡這種靜謐感。”

    靜謐感!

    這個詞讓林義聽的有些心疼,只有孤獨的人才會愛上靜謐感啊。

    這么想著的時候,林義也不顧場合牽住了米珈的左手,瞬間的十指相扣也讓女人有點驚慌失措。

    但迎面看到那股疼惜自己的眼神后。米珈釋然了,本能的準備掙扎的心思也消失的蕩然無存。只是整個人向林義靠近了幾分,潛意識里還是不想讓任何人看見。

    不過好在兩人是理智的,是個拎得清的,是識大體的。當快接近北門人多的地方時,剛還在溫存的兩只手靜悄悄地分開了。

    來到烤肉店,是袁軍老婆迎接的兩人。

    林義看到不遠處的袁軍向這邊看一眼后卻猶豫著沒敢往這邊走,也是感覺有些怪異。

    于是來到包間后就睜大眼睛問,“你們兩口子吵架了?”

    袁軍老婆有點窘迫,但還是如實說了緣由,“真是氣不打一處來,軍子竟然學壞了,去一趟珠海脖子都被女人指甲留下了痕跡。”

    “這...”

    林義有點尷尬,袁軍去珠海還是自己邀請去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心想二流子表哥不會真的給他找了臨時對象吧,那就真的壞事了。

    擺盤張羅一番,由于外面客人太多袁軍老婆走了,趁這個間隙袁軍又走進了包間噓寒問暖。

    林義一點也不避諱,目光不由自主的往人家脖子上使勁招呼,細細看了一番,果然在袁軍右耳廓下面找到了一個淺淺的劃痕,一看就是指甲弄的。

    當即就問,“你怎么回事?不會真被陽華給腐蝕了吧。”

    被看的有點不好意思的袁軍搖搖頭,“沒,沒有。就是被陽華拉著在酒吧跳了會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弄的。”

    林義偏頭不信,“真這么純潔?是不是有異性熱情伴舞?”

    袁軍有點呆不下去了,但還是說了實話,“有,本來沒叫,跳著跳著就有了。”

    講到這,袁軍訴苦說,“哎,以后我都不敢再和陽華玩了,太能折騰。”

    “......”林義本來想大笑,但為了給面子還是忍住了。聽明白了,其實也不能怪袁軍,遇到陽華,管你多正經肯定會準保你惹一身騷。

    吃完烤肉,兩人在店里停留了會,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才離開去機場。

    這次米珈不再坐副駕駛,知道她心思的林義也不再強迫。

    ps: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