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六十七章,暗中保護

從1994開始
     天空飄著大雨,好在林義和米珈沒呆太久,就等來了一行四人。

    之所以說一行四人,除了大長腿、金妍和冷秀外,末尾還跟了個龔敏。

    一個車坐不下,好在藍月娥派來的車子也是及時趕到。

    幾天不見,大長腿似乎又瘦了點,這看的林義眼皮直跳,要不是顧及場合,都想好好問問:你是不是干了天怒人怨的事情了!怎么又瘦了?

    心疼過后,當看到冷秀那充滿喜感的小籠包臉部,林義就熱鬧著笑問,“你怎么又打腫臉充胖子了?”

    提這事,冷秀就氣得不行。

    只見她憤憤然說,“這賊老天真是不開眼,昨天我們四個一起在山上摘野葡萄,土蜂就只盯咬我,不管她們倆和武榮,真氣死人了...”

    說著說著,冷秀故作哭腔喊冤道,“明明四人里我身子最勻稱,跑的最快,卻還盯我...”

    林義好笑問,“你跑的最快?”

    冷秀拉個變形的胖臉,“那可不喲,咱好歹也是校運會跑步選手。”

    得,那就沒撤了。

    農村人都知道,野蜜蜂最喜歡順風蜇人了,你要是跑的快,卻沒快到一定程度,那肯定你最先遭殃。

    可能是米珈表現的很是平常,也可能是大長腿根本沒往壞地方想,兩人再次相見,倒也同以往一樣親密。

    要不是林義這幾天和米珈心換心熟悉了彼此,差點就被她的外在冷靜和理智騙過去了。

    到底是米珈啊,面對自己最虧欠的人,那絲若有若無的不自在也在恬淡的氣質下粉飾的不見端倪。

    看到林義竟然開車來接她們,興奮的冷秀一下就忘記了小籠包這茬,逮著車子轉一圈就一個勁追問:“林義,這車是不是你的?”

    林義本想說不是,但覺著瞞得一時也瞞不了一世,以這女人的精明肯定很快就會發現的。

    想到這,林義索性也就沒遮遮掩掩,大大方方承認是了。

    “喲哦...!!!”

    冷秀歡快的怪叫一聲,就緊著拉開車門坐了進去,一邊用手摸車座皮椅,還一邊玩笑似的獻媚大長腿:

    “艷霞,你真是好福氣呀,真真是好福氣滴!隨手一勾就弄了個金蛋蛋老公。我決定了,大學剩余的日子一定要好好抱緊你這條大腿,不走路了咯,只坐車只坐車...”

    碎嘴皮子的女人一旦開啟叨逼模式,沒說盡興那是不會停的。

    折騰一番,到得末了冷秀又說:“還有呀,你可要把你家的金蛋蛋看好了,別讓其他女人給勾引走了咯,尤其是那些好看的狐貍精。”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當冷秀習慣性貧嘴說這話時,林義心里只感覺“咔嚓”一下,整個人頓時不好了,只得趕忙說,“你有完沒完,下大雨呢,趕緊關車門走人。”

    金妍是個很有眼見的女人,見在場有六個人,

    很是識趣的和龔敏坐上了另外一個來接的車子。

    雨下的太大,太稠,車窗外一片模糊。

    就算林義是個開了幾十年車的老司機,卻也不敢開的太快。在有點漫長的回家路上,大長腿和冷秀說了許多所見所聞。

    其中最勾起林義腦海里那根弦的是村里的老獵人歐陽軍出事了。

    大長腿說:一天早上,歐陽軍老樣子的一桿獵q和三條狗出門,到大晌午回來的時候,收獲頗豐,光野雞就弄了三只,還有一只貓頭鷹,以及一只三四斤的野兔子,聽說這兔子是三只狗合力圍捕的。

    當然,收獲最大的并不是這些,而是遇到了一窩野豬,大大小小攏共有七條。

    一個人拿野豬沒辦法,歐陽軍就急急乎乎趕回家,電話幾個好友,集齊幾桿步q重新出發。

    幾人都是配合默契的老伙計了,來到深山野林的野豬窩后,幾人分工合作,山里趕獵的趕獵,外圍蹲守打獵的打獵。

    但一個不小心,歐陽軍見一簇野竹子在動,吹幾聲事先約好的響哨問是不是朋友,但沒得到回答,他就以為是野豬,二話不說,憑借幾十年豐富經驗手指一扣,就是一發打了出去。

    然后,然后同伴倒了。運氣非常不好,傷口在腦殼上,雖然一時沒有斃命。但深山老林的,人跡罕至,在背著下山的就醫途中還是走了。

    這事林義隱約聽人說過。但前生自己讀大學后就很少回家了,一般放假不是在邵市的大姑家就是大伯家,所以具體細節也不是非常清楚。

    于是林義好奇問,“出事前歐陽軍都吹響哨問情況了,那同伴為什么沒出聲?”

    冷秀搶著說,“這事我知道,我聽他們有說,好像是有條大毒蛇離那同伴不遠,一時不敢出聲驚擾...”

    聽著嘰嘰喳喳,林義無言以對,這都是天意啊。

    后面的事情不用問林義也知道點,歐陽軍被帶走了,誤傷人命和私藏步q,夠重判了的,沒個十多年根本出不來。

    至此,上村也好,下村也罷。

    少了這個老獵人,兩個村子的野物徹底自由了,徹底放飛自我了。短時間內真的達到了隨便都能在崇山峻嶺里碰見野兔子的場景。

    聽著故事回到中大,大長腿依然謹記要做20個好菜為米珈慶生。于是放下行李后,就馬不停蹄的帶著米珈、金妍和冷秀去了菜市場,準備好好買菜。

    看著眾人離去,林義給龔敏倒了一杯涼茶就詢問她的個人情況,然后就說起了今次的主要目的。

    “米珈人你也看到了,這就是我讓你去日本暗中保護的對象。平日里你在她住宿的巷子口經營一個店鋪,至于店鋪具體賣什么,到日本后你自己去同關哥商量。

    賣什么不重要,掙錢不掙錢也不是最重要的。你的主要目的只有一個,在不干擾米珈的日常生活學習的前提下,暗地里保護好她。”

    說到這,林義頓了頓,又盯著龔敏眼睛說,“如果你同意去,那至少得在日本呆兩年,直到她畢業。

    如果不愿意去,那也別回步步高超市了,直接到歐尚shoppingmall報道吧,蘇經理會給你安排具體職位的。”

    “怎么樣決定,你自己想好了再告訴我。”

    林義之所以要安排人暗中保護米珈,是因為她和那禎、以及大長腿不同。

    米珈自身太過打眼且在異國他鄉的,有心的林義那肯定不會放任不管的,不怕萬一,就怕一萬。畢竟國民素質再高的日本,UU看書 .uukanshu.com 也不排除有不開眼的人。

    而之所以沒有完全避過米珈,而是讓米珈今天見到了龔敏。其實也是林義的考慮,一個完全的陌生人平日里不一定能取得米珈的信任。

    而在自己屋里見過一次,聰明如米珈,很多事情就算沒看透,至少也會因為自己而把龔敏當異國他鄉的朋友。

    “我愿意去日本。”幾乎沒怎么猶豫,龔敏就選擇了去日本。

    這選擇也沒出乎林義的預料,既然從長市聽從召喚來了羊城,顯然龔敏心里早有準備。

    而且在犯過一次錯誤后,龔敏在步步高超市的系統里,地位大不如從前,而她正想憑借這次幫林總處理私人事務而獲得對未來的投資。

    至于為什么要保護的是米珈,而不是大長腿。心知肚明的龔敏識趣的不會傻傻的去點破。

    已然決定了,就不在拖拉,龔敏抬頭問,“我什么時候出發?”

    林義掏出藍月娥事先幫著辦好的機票,遞過去就說,“就今晚吧,你早點去日本安家落戶,那邊關哥會安排你的。”

    龔敏點點頭,一口氣喝完涼茶,接過機票不二話的立即起身走人。

    ps:先發一小章,有點擔心這章命不好。

    順手求個票票,和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