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六十八章,手機

從1994開始
     前腳剛送走龔敏,后腳林義就接到了藍月娥的電話,說進口奧迪A6L到了,問現在換車還是等幾天?

    林義拿著手機一邊關門下樓,一邊問,“車子性能怎么樣?檢查了嗎?是正規渠道來的嗎?”

    藍月娥回答說,“是正規渠道來的,性能可靠,經過老師傅系統檢查了的。”

    林義吩咐,“那今晚就換了吧,車鑰匙我放書店一樓的陽桂娥手里,你自己去拿。”

    掛完電話,林義先是去了趟袁軍夫妻的烤肉店,叫袁軍一起,搬了一些新鮮的豬肉、牛肉、羊肉等合色肉類回家。

    放下肉后,林義又手忙腳亂的去了菜市場。

    心想四個姑娘家家的,那肯定是拿不了那多菜的,還是得自己這個老男人出面才行。

    趕到的時候,東西已經買了很多,歸類歸類,林義偷偷問艷霞,“你還真打算做20個菜啊?”

    大長腿片了他眼,就小聲嘟囔,“你平時不是經常說做人要言而有信、一口唾沫一顆釘么,怎么今天你有點怪怪的,還問這問題?”

    林義心說我哪是怪怪的,本來就怪怪的。您老人家表現得越夠朋友,米珈心里的歉疚就會肉眼可見的增添幾分。那以后我要攻堅的堡壘就更厚實幾分,這是增加難度呢。

    不過這話到底是不能說的,沒那膽。

    見他吶吶地不做聲,大長腿還是解釋說,“我打算湘菜做十個,粵菜也做幾個,閩菜也做幾個。”

    林義驚奇,湊個頭問,“閩菜你也會?我怎么不知道?”

    “暑假看菜譜有琢磨過一段時間,這次回家也實驗過,我家里人和金妍兩人說還可以。”

    想起20個菜,林義就直咽口水,同時也有些擔心,“20個菜啊!那得花多長時間?”

    “有兩個鍋,不要很久。”

    “...,那行吧,有什么要事就吩咐你男人做,保證乖順的不得了。”

    第一次正兒八經的聽他說是自己男人,而且還在人聲鼎沸的菜市場,大長腿紅著臉偷偷打量一眼不遠處挑配菜的幾人,彎起嘴角的同時,還不忘刻薄了一聲:

    “德性~”

    可能是大長腿規劃很長時間了的緣故,菜買的挺順利。辛辛苦苦搬回家后,幾人就開始了分工合作。

    金妍和冷秀兩個完完全全的菜鳥就負責擇菜、洗菜、以及跑腿打雜。

    米珈和林義負責切菜。

    當然了,林義時不時還要分出精力照看一個鍋,在忙不過來的關鍵時刻好替大長腿分憂分憂。

    做菜的過程確實挺長,足足花了快三個小時,彎腰駝背人都差點累癱了。但這多人擠在一起干一件事,也挺歡樂的,倒也不覺得時間難熬。

    餐桌擺不下這么多菜,幾人拾掇拾掇就把目標放到了長條茶幾上,由于茶幾尺寸夠大,倒也能勉強將就。

    喜慶一番,五個人各自坐好,身前都是擺放了自己最愛的美食。

    比如林義的黃骨魚,大長腿的辣子雞丁,米珈的血鴨和鐵板牛肉,金妍的客家釀豆腐,以及冷秀的東坡扣肉...

    好酒須好菜,幾人張羅著都喝了點紅酒。

    林義的本意是不打算讓米珈喝的。但由于這多菜不喝酒好像缺了那么點意思,再加上不喝酒光吃飯是吃不了幾多菜的。

    再再加上米珈今天比以往的更安靜,

    適合喝點酒解解心事。

    所以,林義在米珈的隱蔽求助眼神里,也就批準了。

    有冷秀這個大喇叭在,餐桌一直沒冷過場,幾人你來我往,熱熱鬧鬧吃好喝好了快一個小時。

    中間大長腿還是老樣子的給林義夾了幾筷子菜,雖然都是大家眼里習以為常的習慣了,但冷秀還是借機起哄了一番。

    要擱以往,林義對冷秀的打趣權當聽個響,樂呵樂呵就過去了。

    但今兒次不同,米珈還在呢。

    林義視線好幾次裝作漫不經心的掠過米珈時,米珈好像是感應到了他的擔心一樣,那如蘭花般綻放的微笑也是緩解了他的憂愁。

    飯后,眾人抽簽決定哪兩個人洗碗,搞廚房衛生。

    林義的運氣有點背,第一個定的就是他。

    而第二個就是那個平時最愛偷懶、且林義最不愿意獨處的冷秀。

    洗碗加搞衛生前后花了十來分鐘,林義耳邊就被嗡嗡嗡的叫囂了十來分鐘。

    后面林義實在忍不住了,就開問,“你是不是打小就愛自言自語?”

    冷秀故作驚訝說,“啊呀,你怎么知道?我媽說,三歲開始,我玩個娃娃可以從早到晚說個不停,自言自語扮演不同角色不帶歇息的。

    比如一會兒是娃娃他父親,一會兒娃娃他母親,娃娃他爺,娃娃他奶,娃娃他老公,娃娃的娃娃...”

    哦個天,林義有點崩潰了,“我要是你爸媽,估計早被折磨死了。em...,我覺得他們要是早點被你折磨死,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哎喲喲,還別說,看了你的車后,我這個平時小有資產的、且兩眼望天的女精英那是打心眼里膜拜,還真希望有你這么一個有錢的爸爸呢。”

    說著說著,冷秀厚顏無恥的嘻嘻一笑,“要不你當我干爸爸吧,只要每月給我零花錢,保證叫的你舒舒服服的。”

    林義瞥一眼,沒好氣道:“你媽要是知道了,保準氣暈在廁所。”

    冷秀樂哈哈捂嘴快活的不像樣,“才不會。我小時候為了一口好吃好玩的,認的干爸爸可多了,我媽早被氣得習慣了。怎么樣,做我干爸爸吧,很便宜的喲~”

    “......”

    自認耍嘴巴子不是對手的林義不想再搭茬了,要說認識也兩年了,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奇葩”的下線程度。

    同時還在想,這車的沖擊力在這年頭果然還是不小的。

    洗完碗,干完活。感覺有點油膩的林義先是去主臥淋浴了一番。收拾便當換個睡衣,后面又湊到客廳沙發上同幾人一起看了個碟片。

    11點半左右,呆著一直不想走的冷秀終于知道要回校內租房了。

    這大半夜黑布隆冬的,林義有點不放心她和金妍,就主動提出送送。

    本來大長腿和米珈也想一起出門送送,但被林義斷然拒絕了,“下這大雨呢,你倆就給我安生點吧。”

    雨夜的路不是很好走,地上的流水都沒過了腳踝,好在兩邊一直有路燈,三人行將行將的終于來到了校內教師公寓。

    上到三樓要開門進去的時候,今晚一直充當看客的金妍回頭看了林義一眼,小嘴張了張欲言又止。

    見狀,林義開眉問,“有事?”

    金妍沉吟著要不要說,但最后還是搖搖頭進去了。

    聽到兩女道聲謝謝,道聲晚安,再看到房門關閉,林義感覺剛才金妍的舉動有點莫名其妙。

    回去的路上還一直犯嘀咕,去年管院大合唱的時候,金妍和來學校的羊城市領導金壽表現的很熟稔。

    難道和金壽有關?

    這么猜測也是有道理的。畢竟金壽和自己也算熟臉,而且蔣華也曾說過金壽特意去過步步高電子。看樣子對方是有想和自己結善緣的。

    不過林義還有一種猜測,是不是金妍今晚上看出點什么了?

    要知道林義雖然不愿意說,但心里一直認為金妍要比大長腿和冷秀心思深,而且深很多。從對方兩年來一直慎言和從不接近自己書房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而且她父親還是個官職不小的外交官,這種家庭出身的她在耳濡目染之下,能察覺到常人看不出的細微東西也是很有可能的。

    想到這里,林義心里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冷顫,頓時暗怪自己今晚由于擔心忍不住多看了米珈幾眼。

    誒,思來想去,林義還是希望金妍的欲言又止是前一種才好。不過他也相信金妍不是那種愛多事的人。

    用阿Q精神自我愚昧一番,回到書店三樓的時候,發現兩女已經開始洗漱準備睡覺了。根本沒太多空搭理自己。

    得,林義也懶得自討沒趣。只是簡單囑咐一聲喝了酒的米珈要注意自己的身體、一旦有發熱現象就立馬告訴他。

    然后,然后林義進到主臥,關上門,上床準備呼呼大睡。

    是夜,窗外的傾盆大雨就沒停過,伴隨著季風打在窗戶玻璃上叮叮做響。

    不過這些雨聲和林義無關。喝了點酒的他一直睡的很香,要是沒有意外的話,肯定就這樣子一覺咪乎到天亮。

    但是,午夜過后,意外還是發生了,打雷了,而且還是很響的炸雷。

    今夜別人眼里都是怪嚇人的電閃雷鳴,聽在林義心里更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幾下幾下就把林義給驚醒了,然后,然后就像小時候的那個夜晚一樣,驟然沒有安全感的他無法再入睡。

    ...

    由遠及近、由近及遠的一連串炸雷不僅把林義驚醒了,同時把鄒艷霞也驚醒了,也把米珈給驚醒了。

    忽然睜開眼睛,大長腿只是呆乎了一個瞬間,就雙手撐床迅速起身。

    借助閃電帶來的亮光,米珈翻身問,“去看林義嗎?”

    “嗯。”鄒艷霞應了一聲,就雙腿從床上移下來開始摸索著找鞋,同時帶著歉意解釋說:

    “這個天他肯定是睡不著的,我去陪陪他,你早點睡吧。”

    “好。”

    黑夜里,米珈就那樣看著大長腿起床,就那樣看著大長腿輕輕開門又輕輕關門。

    米珈的眼睛就這樣一眨不眨地盯著房門方向,好像隔著房門能看到大長腿打開主臥門進去,和林義低聲細語一番,然后并肩靠在床頭耳鬢廝磨...

    睡不著了,米珈也是緩緩起身,不急不慢穿好鞋,然后筆直站著又盯著房門方向看了一會,接著才走到窗前。

    拉開窗簾,米珈透過窗戶看到了狂風暴雨鋪天蓋地地向大地沖來。

    狂風挾持著雨絲像無數條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UU看書 .uukanshu.com窗縫里似乎都鉆進雨水了。閃電一亮一亮的,像巨蟒在云層上飛躍,一個暴雷猛地在窗外炸開,險些把她轟懵。

    米珈人沒被閃電劈懵,卻在回憶起這幾天的點滴時懵了。

    尤其是想起林義要給她買手機時的那一幕,讓她陷入了沉淪。

    去年吧。當通過座機從艷霞嘴里得知他買了手機時,自己就東拼西湊的也買了同一個型號的手機。

    那時候自己不敢向父母要錢,也不愿意和同學朋友借錢,因為覺得這是自己的秘密。

    但為了這個儀式,明知道沒什么用、且還要背上節衣縮食的日子,卻還是義無反顧的買了。

    雖然買了后就把手機當做擺設放在書桌上沒用過,里面也是空空如也沒有存儲任何一個電話號碼。

    但還是莫名地感到開闊。

    后來在邵市小圈子聚會時,自己終于找了借口“順理成章”的要到了他的手機號碼。

    為此,那個晚上一直反復的查看著屏幕上的手機號碼,翻來覆去地快把屏幕看裂了,卻也沒有心氣輕輕一按。

    也是從那個晚上開始,握著手機好像就握住了同往新世界的通道一樣,因為自己知道,只要找到合適的借口,就能隨時聽到他的聲音。

    雖然那聲音是正常的不能太正常的“喂,米珈嗎,哦,你等下,我馬上把手機給大長腿...”

    ps:先更吧,下一章可能會被和諧哎

    另,求求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