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六十九章,天吶

從1994開始
     隔窗觀摩會銀蛇閃舞的夜色,米珈因隔壁主臥有可能發生的某些事情散神了許久。

    也因回憶美好的過往而豁然了很多。其實很是想念高中上學的時候,雖然有許多課許多作業,可是每天都能懷著去見喜歡的人的那種心情,覺得每天都很美好。

    不知道怎么的,在她無奈、退怯、向往又仿徨的時分,米珈突然想起了淺草在一本書里描寫的片段:

    “都說人生是一場單向的旅程,我們卻總是不斷折返,不斷彷徨,不斷感傷,不斷迷茫。

    于是我們錯過了春,錯過了秋,在夏火與冬雪中空談著人生...”

    空談著人生!

    思緒到這,米珈剛還煎熬的內心突然就又恢復了平靜。

    ...

    炸雷把林義驚醒的時候,他就半坐起把睡眠燈擰開了。

    在昏黃的獨立空間里,林義下意識的望向了房門方向。

    不負他所望,果然,沒過多久,房門自外向里開了,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也是趁機走了進來。

    祟祟關門。

    大長腿走到床頭,只是簡單看了一眼,就簇起了眉毛。

    伸手掀開被褥一角,擺弄一番枕頭,鄒艷霞一邊坐進被窩一邊輕聲問,“又做噩夢了?”

    林義點點頭又搖搖頭,有些心驚的說,“比做噩夢還恐怖,鬼壓床了。”

    想起剛才思維清晰,卻手腳不能動,喉嚨壓抑著不能出聲呼救,而且還感覺有個人無形壓在自己身上的恐怖。林義就有些虛,都以為自己要在迷失中沉淪自己了。

    這種虛和年紀無關,好像和地點有關。

    小時候每次回老家爺爺奶奶房間住的時候,午夜里時常被這種恐懼折磨。

    但讓人不解的是,那時候只要一回到學校,那種無法言說的詭異場景就消失不見蹤影,似乎是幻覺一般,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只是,讓林義怎么也沒想到的是,在書店三樓也住過兩年了,卻還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頓時讓他對這個房間充滿了疏離感。

    不過也只是想想,到底是兩世為人了,不論是科學還是虛無縹緲的東西,總不能發生一次就換一次房吧。

    哎!嘆一口氣,相比鬼壓床,林義倒是希望頓打雷,剛才就是打雷聲一想,自己就拜托了那種困境。

    聽說是農村人經常發生的鬼壓床,心急的大長腿也是有些無力。因為這東西她大伯母就經常發生,而且還比較嚴重。

    后面聽別人的叩神、床頭擺殺豬刀、掛導火線、淋紅公雞血...

    各種花樣弄盡了,也沒多大作用。

    但鄒艷霞還是說,“我明天用公雞血試試吧,再給你請個菩薩、請個佩符回來。”

    提到菩薩,林義識趣的沒有拒絕,不想在習俗里去犯這個忌諱。

    就著這個話題聊了會,

    緩過來的林義倒也不是那么怕了,心想這東西自己爺爺經常發生,還不一樣活到83歲,不用太在意。

    不過以后確實要遵從科學方法,注意睡覺姿勢了,看能不能有效果。

    望著身前人,林義突然問,“打雷是不是把你倆都驚醒了?”

    “嗯,這么大聲音一般人都會醒的吧。”

    得,林義嘆口氣識趣的不再延續這個話茬。

    鄒艷霞喜歡和他分享所見所聞,就著家鄉半年來的趣事聊了會,后面說到了她家飯店遇到的麻煩事。

    林義皺眉問,“什么麻煩事?”

    大長腿告訴他,說有一個單位的人吃飯經常打白條,不支付現款,可把她父母愁壞了,卻又不敢翻臉。

    這事竟然發生在那種小飯店,這些人是有多缺德?林義心里沉了幾分,連忙追問,“現在很嚴重了嗎?”

    “開始比較嚴重,后來你凱哥來店里吃飯時知道這事后,回去就用關系幫忙搞定了。”

    講到這,大長腿又說,“我媽總想謝謝你凱哥,卻又不知道怎么程度好,所以讓我問問你的意見。”

    林義想了想就說,“他老婆喜歡吃農村里的那種土雞,有時間讓阿姨買兩只土雞送他吧。”

    “好。”

    ...

    兩人溫馨了一番會,林義突然把目光凝聚在了她前面,昏黃的燈光下,暗忖是不是自己出現幻覺了,竟然發現大了些。

    心思跳動的他當即臭不要臉的附耳輕撩,“竟然大了一丟丟,你怎么做到的?”

    注意到他的眼神不對,大長腿早就被看的滿臉赤紅了,但她第一時間并沒有阻止。

    因為跟他這么多年了,只有這一刻才覺得自己在他眼里還算個女人。

    莫名其妙的倒是讓她松了一根弦。

    不過終究是臉皮薄,你盯著看就算了,還要戳心窩子似的挑釁她,哪還能忍住,眼珠子一棱,狠狠地片一眼就惱怒說:

    “不要臉的臭德性~”

    嘿,眼前這人真的是,今生和前世一模一樣,連生個氣都不會,語氣也太輕柔了些。

    也不知道怎的,有可能是長久對眼前人的隱忍和控制,也有可能這段日子無形中被米珈把心里的那股火給徹底引燃了。

    林義當即不像以往那樣一擊而退,反而是徹底解放了自己的性情。

    眼眉帶水的盯著自己女人看,直到大長腿招架不住才把頭低了下去。UU看書 .uukanshu.com

    ...

    溫溫潤潤...

    大長腿被欺負了,按骨子里的本能和女人矜持,是準備抵抗一番的。

    何況隔壁臥室還躺著自己的好朋友呢,臉嫩的她就更不能讓林義這個時候得逞了。

    但是準備偏頭的瞬間,她突然聯想到了冷秀的那句打趣“艷霞啊,你可要把你家的金蛋蛋看好了,別讓她給其他女人勾引走了咯,尤其是那些好看的狐貍精”。

    狐貍精?那禎?

    這么一想,大長腿心一橫不抗拒了,只是象征性的掙扎下就徹底由了他...

    不知過了多久,當感覺他開始在自己衣服里面磕磕碰碰的時候。

    大長腿扭了下身子,就盯著上邊的人問,“你今天不對,是不是忍了很久了?”

    忍了很久了?那還用問嗎,那肯定是啊。

    但是,林義憑直覺,憑直覺感覺平時一向對自己溫馴的女人此刻好像話里有話?

    什么叫忍很久了?

    什么叫你今天不對?

    撲棱,林義心里一顫,大長腿不會是感受到自己的情緒異樣了吧。

    天吶!

    ps:這章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