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做火鍋料的最后1步

美食從和面開始
     趁大家沒注意,徐拙夾起一片鴨血送進嘴里嘗了嘗。

    被紅油包裹著的鴨血入口香潤,特別是那些紅油,剛進口就感受到一股夾雜著麻辣的香味。

    這股味道不濃烈,恰到好處的刺激著味蕾,哪怕不餓,這會兒也會生出大塊朵頤的念頭來。

    而鴨血則是香軟嫩滑,嚼在嘴里還略略有些彈牙,吃起來非常舒服。

    至于味道,由于徐拙只用了豆瓣醬調味兒,沒放食鹽等別的任何調料,吃起來稍微有一絲絲咸。

    不過配米飯的話,倒非常適合。

    他又品嘗了一下其他配菜,味道都不錯,這便放下心來。

    徐拙端著這盆毛血旺來到外面,又給自己盛了一小盆米飯,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小拙,在吃啥呢?”

    正吃得有勁兒的時候,馮衛國的聲音從身后響起。

    這老頭原本今天打算找徐拙繼續拍視頻的,畢竟前一段時間一直都是戴震霆和鄭光耀跟徐拙一塊兒拍,馮衛國努力很多次都沒成功。

    現在好不容易騰出時間了,自然要多拍一些。

    嗯,在圈子里的地位比不上那倆老頭就算了,但是視頻數量再比不過,那就太可惜了,畢竟這些視頻拍攝的難度不大,只要有時間,一天能拍好幾條。

    所以馮衛國這幾天,一閑下來就琢磨跟徐拙拍什么視頻。

    今天原本他打算跟徐拙拍攝山西地區宴席上必不可少的香酥雞,結果徐拙說要做火鍋底料,所以馮衛國就沒來店里,而是去找趙金馬斗嘴了。

    這會兒在趙金馬那邊吃飽喝足,馮衛國打算來看看徐拙做的火鍋底料咋樣了,要是不行的話自己出手指點兩下,這不又是個露臉的機會嘛。

    結果來到店里,發現徐拙在吃毛血旺,貌似還很香的樣子。

    嗯?

    火鍋料做好開始用了?

    馮衛國有些疑惑,

    不過畢竟是老人嘛,沒有沖動的直接問徐拙做的咋樣,也沒直接開口說徐拙火鍋料不能直接用,而是慢悠悠的走過來,明知故問的問了一句在吃什么。

    順著徐拙吃的毛血旺開始聊火鍋料,這不是正好嘛。

    既能顯示自己,又能指出徐拙做法上的不足。

    兩全其美。

    他的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但徐拙卻完全沒有配合。

    “做火鍋底料的時候,可可他們吵著要吃火鍋,還從隔壁超市買了菜回來,但是火鍋料今天不能用,所以我就廢物利用,把他們買回來的菜做成了毛血旺,馮爺爺您吃過午飯了嗎?要不要一塊兒吃點?”

    馮衛國搖搖頭,笑瞇瞇的擺擺手:“吃過了,在你趙爺爺那邊吃的撈燴面,味道很不錯。那啥,那你接著吃,我去后面看看你做的火鍋料。”

    徐拙答應一聲,自顧自的繼續吃著。

    他吃完了一小盆米飯,那盆毛血旺也被徐拙吃了一小半,吃得他滿嘴流油,肚子發脹,實在是太過癮了。

    來到后廚,徐拙剛準備把剩下的那些毛血旺倒掉,卻被建國攔住了:“留著吧,等會兒忙完我就著米飯吃了,今天中午的飯不太合我胃口,我沒吃太多。”

    今天中午店里的員工餐是炒燴面,或許是一次做太多的緣故,所以燴面炒得有些爛糊,吃起來有點膩。

    不光建國沒吃多少,其他人也是如此。

    所以見到徐拙做的毛血旺,建國才會心動。

    炒燴面什么的,哪有毛血旺配米飯吃著過癮,而且這毛血旺吃著不僅過癮,還非常下飯呢。

    徐拙把毛血旺放在工作臺上,用一個鍋蓋蓋上,然后就溜達著去看他做的那些火鍋底料了。

    這會兒雖然距離火鍋料做好已經超過了一個多小時,但是火鍋料的溫度依然很高。

    油脂本就有保溫的作用,而動物油脂又是這其中的佼佼者,這些火鍋底料想要冷卻下來,沒幾個小時是絕對不行的。

    徐拙拿起長柄勺子在鍋里攪動幾下,順便看了看鍋里的溫度。

    這些火鍋料現在還沒到最后一步,得等到不太燙手的時候,把這些火鍋底料盛出來放在托盤中,讓其自然冷卻凝固,然后再分割成一塊一塊的,這樣才算是成功。

    要是直接放在鍋里凝固的話,會使得鍋里上半截全都是牛油,而下半截全都是料渣,分布不均勻。

    只有盛在比較淺一點的托盤中,趁著牛油還沒凝固的時候把這些料渣抹平,這樣做出來的火鍋底料才是一半是牛油,一半是料渣。

    不僅好看,而且煮火鍋的時候,也比較耐煮一些。

    徐拙看了一圈,這才想起來,剛剛馮衛國不是來看自己要做的火鍋料嗎?

    咋沒回音了?

    按照平時,馮衛國確實會夸徐拙兩句。

    但是今天他是抱著挑錯的態度來的,原本想著是找出一些不足,然后再提點兩句顯擺一下自己。

    然而見到徐拙做的火鍋料之后,馮衛國就發現自己想錯了。

    他不甘心的從鍋里舀出一些料渣看了看,又聞了聞味道,發現徐拙做的火鍋底料完全無法指摘,甚至比一些火鍋店的料都好。

    這讓馮衛國一時有些接受不了,這種對比之下,就更顯得郭興旺平庸。

    所以這老頭氣鼓鼓的找到郭興旺,訓斥他不努力學習廚藝,連帶著把石磊也訓了一頓。

    徐拙閑著沒事,加上還得等火鍋料降溫,所以哪都沒去,就在后廚忙活。

    一直忙到下午兩點半,午高峰過去之后,他才算是有了喘息之機。

    拿著一瓶冰可樂喝兩口,然后溜達到盛著火鍋料的大鐵鍋旁邊看了看,鍋里的溫度依然很高。

    這其實在徐拙的預料中,因為店里的鹵湯有油脂封著的時候,晚上關火后,到第二天早上還很燙手。

    鹵湯還那樣,更別說這些純粹用牛油熬制的火鍋底料了。

    一直到下午五點半的時候,徐拙才拿著幾個托盤過來,先用長柄鍋鏟把鍋里的火鍋底料再次攪勻,讓油脂和料渣融為一體。

    然后他便拿著一個水瓢,舀起鍋里的火鍋底料盛在托盤上,盛到差不多八分滿的時候,然后換下一個。

    這個時候,托盤中的油脂和料渣基本上是對半的,而且因為是攪勻后才盛的,所以沉淀下來的料渣應該也是平整的,不用另外再調整。

    徐拙把鍋里的火鍋料全都盛出來之后,將托盤小心的端到冷庫旁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加速火鍋底料的冷卻和凝結。

    等明天晚上,就能敞開了好好吃一頓火鍋了。

    徐拙擦擦頭上的汗水,盤算著明晚吃火鍋到底喊誰。

    這次吃火鍋可不是一次單純的聚餐,而是讓大家對即將上市的火鍋底料有個清晰的認識。

    所以要盡可能的多讓公司的人參與。

    “最近酒樓這邊人事動蕩,公司那邊因為袁康的離去也多少有些流言蜚語,要不直接請中層以上的領導去家里吃算了。

    一來用家宴凝聚一下人心,二來就是讓大家嘗嘗自己的手藝。

    另外,也讓公司那邊的人,跟酒樓這邊的人多接觸接觸,省得天天光想著窩里斗。”

    打定主意后,徐拙便開始準備明晚吃火鍋要用到底菜品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