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99章 古老者VS超凡者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原本的肥沃土地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翻騰的巖漿和無數晶化的玻璃,毫無疑問,這是極度高溫產生的影響,因為防火女體內最強的力量是光,但作為篝火化身的她,其力量核心卻永遠是熱。

    她的一切攻擊都將呈現出高溫表現,靈魂激流帶高溫,引燃烈火帶高溫,陽光之槍帶高溫,這不是她故意為之,而是本能反應,因為是她的生命本質決定了這一切,除非她變成別的東西,否則她的力量核心永遠都是熱,她本人也永遠都是篝火化身。

    如果說剛才死亡之翼的一擊打出了個小型深淵,那現在防火女的一擊就打出了個伊扎里斯外加結晶洞窟,因為混沌火焰的暴走讓伊扎里斯變成了巖漿海,而白龍希斯的結晶魔法也鑄造了一個全是由水晶和玻璃構成的美麗洞窟。

    一連釋放三個頂級法術,就算防火女也累的不輕,她散去以太雙翼落回地面,從裙子里掏出一支灰色的元素瓶咬掉瓶蓋,揚起脖子就一陣“噸噸噸噸……”

    物品:元素灰瓶!

    暗灰色玻璃瓶,

    能借著篝火累積原素,喝下去便能恢復專注值。

    這個灰瓶能將篝火的熱轉冷,是與普通元素瓶截然相反的存在。

    所謂的專注值,就是洛斯里克對于魔力值的另一種稱呼。

    當然,現實不是游戲,所謂魔力值并沒有實體,而是一種概念。它泛指生物的精神狀態,而元素灰瓶里藍色的液體是液態且被冷卻過后的火焰,喝下它能大幅提高飲用者的注意力和思維能力,也算是從側面恢復了精神狀態,達到了補魔的效果。

    與元素灰瓶相反的還有元素瓶,那里面裝的也是液態的火焰,但沒有冷卻,一般人喝下去與猛毒無異,只能落的腸穿肚爛的效果。但對于傳過一次火,卻沒有燒干凈的灰燼來說卻是難得的補品。

    灰燼是連初火都燒不干凈的大型不可燃垃圾,理所當然也不會懼怕小小的液態火焰,所以元素瓶幾乎就成了他們的專屬物品,喝下元素瓶,灰燼們就能恢復傷勢,因為元素瓶中的液態火焰是從篝火中積累而來,被燒過的灰燼是火焰的殘渣,理所當然能從火焰中恢復力量。

    但因為古達古老師的孜孜不倦,這個世界前來傳火的灰燼無一例外的被斬殺,以至于要讓防火女出手才搞定了拖堂的古老師,雖然灰燼墓地里還埋著一些大型不可燃垃圾,但防火女已經讓安德烈把他們的棺材全焊死了,保證一個也跑不出來。

    為什么?

    當然是為了政治正確。

    灰燼獵王,這是歐斯羅艾斯制定的傳火策略,防火女登基上位,當然不可能去延續舊王的政策,像辮子國直接把大明律改成大清律的事情是不可能出現的,防火女才沒有那么不要臉,而且這樣做無疑也會讓某些人心存幻想,屬于弱智才能干出來的事。

    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王更是如此。防火女是新王,自然就要有新氣象,甭管勞不勞民傷不傷財,也甭管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政策都必須推陳出新。這不僅僅是面子問題,還是政治問題,

    更是為了昭告天下,告訴所有人過去的已經是舊黃歷了,現在我防火女才是天,所有人都必須拋棄舊思想,團結在我的新思想下!

    所以,灰燼獵王這個歐斯羅艾斯制定的傳火策略就被理所當然的廢棄了,防火女提出了新的傳火策略,就是走出去,去擴張,從被動傳火,變成主動傳火,從燒自家人,變成燒別家人,先不管成果如何,至少精神面貌比歐斯羅艾斯時期有了大幅提高,畢竟灰燼獵王靠的是一群“死人”,那無疑是打活人們的臉。而防火女的新策略就更加人性化,更加顧全了活人們的面子,因此也受到了熱烈的追捧……反正安德烈焊棺材的時候一堆人圍觀,那場面真是鑼鼓喧天人山人海,足可見魂世界苦灰燼久矣!

    當然,還有一個小原因,那就是灰燼祖傳手賤。游戲中他砍死艾瑪,舞娘來了;他觸摸洛斯里克大門,波爾多來了;他摸地下墓地的骷髏杯,沃尼爾來了;他碰環印城中的龍蛋,這回最絕,干脆世界末日直接來了。

    在防火女眼中,灰燼就是一群手賤的崽種,啥都不知道你亂摸個屁啊,你當這是手機體驗店呢?反正這種不安定因素必須要第一時間解決,知道你們都是傳過火的英雄,但英雄就該老老實實的躺在棺材里,死而復生?想也別想!光一個美隊都差點把奧黑子的頭發給愁沒了,聽說光退休金和撫恤金就讓國會跟死了親媽一樣,我們洛斯里克才不會重蹈覆轍。

    英雄我們多的是,過去有很多,將來還會更多!

    喝元素灰瓶的時候,防火女趁機走了個神,然后她就把喝空的瓶子隨手扔到了一邊。

    說實話,元素瓶對于灰燼來說是補品,對于防火女也就那樣。

    因為元素瓶是從篝火里提取的力量,而防火女本身就是篝火的化身,她喝元素瓶跟吃自己指甲沒太大區別,現在也是虧的太厲害,才喝了個元素瓶墊墊,實際上精神作用大于實際作用,跟安慰劑差不多,這也是防火女一直以來都沒喝過元素瓶的原因。

    “還是不給力啊,藍天都沒見漲,這下事情可大條了。”防火女之所以這么說,就是因為她知道剛才的攻擊能打死伊戈分身,但絕對打不死伊戈,因為伊戈是星球,防火女除非能一個陽光槍射爆星球,否則她就拿伊戈完全沒辦法。

    陽光槍能射爆星球嗎?

    防火女不知道葛溫能不能做到,反正她做不到。

    奧丁之所以能,是因為他有祖傳神力,有一根盤了幾千年的神槍岡格尼爾,這是時間的沉淀,而防火女的最短板的地方恰恰就是時間。

    她太年輕了,既沒有到達力量的巔峰時期,更沒有充足的時間去制作什么大殺器。

    而奧丁和伊戈則不同,他們一個活了數萬年,一個活了數千萬年,前者有代代相傳的祖傳神力,后者也有獨一無二的星球能量,這都是防火女所沒有的大額籌碼。

    其實這就跟梭哈一樣,梭哈中誰錢多誰就是爺,而宇宙中誰活得久誰就是爺。

    因為活的夠久,就能有足夠的時間來獲取力量。就好比一個剛進游戲的新手,拿什么跟開服就存在的大佬比?人家不論是經驗,裝備,金錢都遠超新手,新手想要勝過大佬,除非這是一款重氪的垃圾游戲。

    但現實不是垃圾游戲,這里沒有充值的按鈕,也沒有內購商城,所以防火女想要戰勝伊戈,從理論上來說絕不可能,因為時間是構成宇宙的基石,越是了解時間的人,就越會明白時間不可不可撼動。

    比方說復聯四中的時間機器只能讓超級英雄們回到過去,而不能前往未來,要不然從未來找回來一百個美隊,兩百個鋼鐵俠,三百個錘哥,還不把滅霸屎都打出來。又比方說時間寶石的所有者古一,她可以看到未來,但絕不能前往未來,她的弟子卷福更差勁,看到的未來甚至連說都不能說,只能做個手勢來暗示,這都充分說明了時間的特殊性。

    也有人會說滅霸不是從過去來到了未來嗎?

    但滅霸死了。

    大部分人認為他是被復聯擊敗的,但在防火女這種神秘側大手子眼中,擊敗滅霸的是時間。

    宇宙允許回到過去,但不允許染指未來。誰這么做了,誰就得死,滅霸也不例外。從他踏足未來的一剎那,甭管他有多猛,哪怕最后搶到無限手套的是他,哪怕他再次打出了響指,等待他的也注定只有失敗。

    用魔法的話來說,就是命運天定。

    用科學的話來說,就是熵增不可逆。

    時間就像一把尺子,它丈量了世間萬物,分開了過去未來,給出了最初的矢量,為宇宙提供了前進的方向。

    所以,時間正是構成眼前這個宇宙的基石,是最最不可忤逆的存在。

    放在目前的戰場上,就是年幼的防火女絕對不是年長的伊戈的對手,奧丁雖然不如伊戈年紀大,但他的祖傳神力乃代代相傳,論存在時間絕對不比伊戈少,所以他才有了戰勝伊戈的可能。

    防火女有祖傳神力嗎?

    沒有。

    所以她才會對星爵說“幫你們爭取點時間”。

    因為根本不可能打的過伊戈呀,能把他殺回泉水就很了不起了好吧!

    防火女這一套連招可比羅南的戰錘狠多了,不止擊毀了伊戈最強的分身,還直接造出來個巖漿湖。但區區巖漿湖對整個星球來說跟個青春痘也差不多,所以就聽一聲怒吼,一只由純粹星球能量構成的巨大手臂沖破地表,狠狠一拳就像防火女當頭砸下。

    敲!

    這一拳不僅力量大,而且還在同一時間動用了星球磁場束縛防火女的行動,等她掙脫了磁場,拳頭也已經近在眼前,萬般無奈之下防火女只能從裙子里掏出一面黑騎士盾來防御。

    武器:黑騎士盾!

    在世上徘徊的黑騎士的盾。

    盾面上刻有深溝槽。

    是過去與混沌惡魔對峙時的盾,因此整個盾被熏黑,擁有高火屬性減傷率。

    黑騎士曾與高大的惡魔戰斗,防火女現在也在與高大的敵人戰斗,所以她想也沒想的就掏出了黑騎士盾,而且黑騎士盾有100%的物理防御力,也是綜合屬性最好的中盾。

    砰的一聲,能量巨拳砸在了盾牌上。

    但防火女想象中的結果并沒有出現,而是拳落,盾碎!

    能抵擋惡魔攻擊的盾牌在伊戈的攻擊下不堪一擊,這就是古老者的真正力量!

    一個比剛才小不了多少的蘑菇云升起,又一個巖漿湖誕生了。

    伊戈并沒有熱之力量,之所以能一拳砸出來伊戈巖漿湖,完全就是單純的力量,高壓產生了高溫,高溫熔化了泥土和巖石,巖漿也就因此而生了。這不是魔法,而是自然,因為自然界的巖漿本來就是如此產生的,伊戈就是星球本身,擁有一擊制造巖漿的力量根本不用懷疑。

    “哇!”一口鮮血從防火女口中噴出,這還是她首次被打到吐血。那血液蘊含著可怕的高溫,落入巖漿之中反而讓巖漿氣化,騰起陣陣煙霧。

    防火女從煙霧站了起來。

    她是葛溫艾薇雅的女兒,是太陽公主的血親,生之力量為她帶來強悍無比的體質,伊戈的巨拳或許能雜碎黑騎士盾,但絕對砸不碎她!

    “失策了。”防火女抹掉嘴角的血:“這手是能量構成的,應該選擇魔防更高的盾牌才對。”

    “選擇什么也沒用,你今天必死無疑!”伊戈從地底冒出,那是一具由純粹星球能量構成的軀體,毫無疑問,這遠比剛才的熔巖巨人要強大,但這份強大的同時也帶來了隱患。因為星球能量就是伊戈存在的根本,任何消減星球能量的行為都將削弱伊戈本身。身為老色批的伊戈還是個老茍,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動用這個分身的,但面對防火女這樣的超凡者,他不動用這個分身還真沒法一時半會搞定,而他等待許久子嗣馬上就要跑了,他可沒那個太平洋時間跟防火女磨洋工。

    所以他拼上了老命,這一拼命,防火女立刻就相形見絀了。

    靈魂激流,引燃火焰和陽光之槍再次出手,但無一例外都被星球能量擋下了。能量與能量的碰撞容不下一點花哨,強大的就勝,弱小的就敗,明明白白。

    防火女的三個法術在各種裝備加成之下已經足以媲美戰艦主炮,但在伊戈的星球能量面前還是不夠看。畢竟伊戈活了多久,它的星球能量就積攢了多久,防火女殺人奪寶才幾年,如果她這就能打敗了伊戈,這世間還有沒有王法了。

    所以面對防火女的狂轟亂炸,伊戈大手一揮,什么花里胡哨的統統滾蛋。防火女對此也無可奈何,畢竟力量差距在這擺著,她的攻擊肯定能對伊戈造成傷害,但強制扣一滴血也著實沒啥卵用。

    她畢竟是人,不是真正的戰艦,如果遠在八十萬公里之外的聯合艦隊過來,一船一炮肯定能把伊戈打成灰灰,可伊戈又不傻,他懂得反擊。戰艦攻擊強但目標也大,拉過來肯定傷亡慘重,除非他們鐵了心要堆死伊戈,否則先崩潰的肯定的是聯合艦隊。

    羅南雖然是個戰狂不假,但他不是克里皇帝,他只是個高級打工仔,小事還罷了,派一支艦隊去送死這種大事肯定要請示領導。女執政官雖然是一把手,但她本來就是過來打醬油的,更加不可能上去拼命,所以讓艦隊過來主炮洗地根本想也別想。

    說實話,這種情況防火女早就料到了,在她的計劃中也沒指望他們,指望的是奧丁,但奧丁老爺子突然掉鏈子,反而讓她這個奶媽沖到了前排,這就有點欺負人了。

    “俏麗奶奶,有一個算一個,古老者就沒有一個好東西!”防火女一邊吐血一邊吐槽,剛才她又一次從空中被打到了地面,再次跌入了滾燙的巖漿湖,原本藍色的烏路金戰衣都被燒成了通紅。她從巖漿里露出個頭,就看見伊戈正往星爵的方向跑去,頓時嚇了她一個機靈。

    一身白裝的伊戈就夠難對付了,要是再讓他拿到星爵那塊大電池還能有好?

    阻止,必須阻止,說什么都要阻止!

    防火女被打的頭暈目眩一時半會也飛不起來,干脆右手一伸喊道:“吃我一招七度空間!宇宙魔方,去!”

    藍汪汪的宇宙魔方嗖的一聲飛了出去,眼看就要砸中伊戈的后腦,卻見伊戈如同背后長了眼睛一般突然回身一拳,砰的一聲就把宇宙魔方給打飛了出去,就見一縷藍光劃破云層,直接飛到了大氣層外。

    防火女都看傻了,靠蠻力打飛空間?咱倆到底是誰是主角!

    但危急關頭也不容她多想,宇宙魔方飛了,我還有以太粒子,來來來,再吃我一招必定打結的耳機線。防火女伸出左手,大喊一聲:“以太粒子,盤他!”

    猩紅的以太粒子噴射而出,在空中迎風便漲,化成長長的彩帶,嗖的一下就纏住了伊戈的雙腿。但此時的伊戈并不是剛才的熔巖巨人,他現在是純粹星球能量,以太粒子也是能量,眾所周知,能量是無法纏住能量,能量只能吞噬能量。

    先是以太粒子覆蓋在伊戈身上,但很快,伊戈的星球能量就反客為主,解散了人型變成了球狀,猩紅的以太粒子反而被藍色的星球能量包裹,壓縮,最后變成一個小球,噗一聲被“吐”到了地上。

    伊戈再一次化成人型,沖著防火女輕蔑的一哼,邁開兩條大長腿繼續向星爵的方向跑去。

    防火女一陣牙疼。

    說實話,伊戈的星球能量攻擊力不強,她能連續被拍飛好幾次就是明證。但苦就苦在這星球能量渾然一體,完全達到了無懈可擊的程度。硬要說的話,伊戈就像是沒學乾坤大挪移的張無忌,星球能量就是九陽神功,雖然攻擊力拉胯,但是防御高的一批,完全是“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的最高境界,堪稱宇宙級老烏龜。

    防火女是真真的攻擊力不足,她年紀輕輕有沒有壓箱底的寶物,現實也不是游戲,BOSS會可不會老老實實的跟你打,伊戈的仇恨始終牢牢鎖定在星爵身上,防火女造成了成噸的傷害也沒拉回來!

    “跑,快跑!死亡之翼,帶著他們快點跑!”防火女大喊,畢竟打不過,那就只能跑了。

    星爵等人也看到了追過來的伊戈,個個嚇的臉色驟變,急匆匆的往死亡之翼背上爬。

    但羅南沒有動。

    星爵在龍背上大叫:“天啊,兄弟,你還在發什么呆,快上來,沒看到那個怪物就要來了嗎?”

    羅南沒有動也沒有回頭,他只說了四個字:“我來斷后。”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卻差點讓星爵淚崩。

    他還沒有開口,那些克里士兵先開口了。

    他們無一例外的跳下龍背,走到羅南跟前說道:“我們也留下。”

    羅南冷聲道:“你們是在抗命!”

    士兵們雙手錘擊胸膛說道:“我們是在追尋榮耀!指控者閣下,請允許我們與你并肩作戰!”

    羅南沉默了一會,同樣錘擊胸膛說道:“那是我的榮幸!”

    士兵們笑了,他們拿起武器,結成了防線,但下一秒,伊戈襲來,看到他們嗤笑一聲,從口中噴出高溫的能量,瞬間就把他們灼燒殆盡。

    “伊戈!”星爵看的目眥盡裂,憤怒的大叫一聲,掏出雙槍就要上去拼命,但卻被卡魔拉死死按住了。

    “冷靜點,你根本不是那個怪物的對手!”

    星爵大吼道:“但那些人是為了保護我而死的!”

    新星軍團的一名士官沉聲說道:“那你就更不該去,別讓他們的犧牲白費!巨龍,快點起飛!”

    死亡之翼一聲高鳴,振翅而起,但伊戈抬起胳膊猛的向他抓去,眼見就要被抓住,一抹紅色突然攔住了藍色的巨手,眾人定睛看去,正是解放了以太粒子,重新拿回飛行能力的防火女!

    羅斯激動無比:“陛下!”

    防火女憑一己之力擋住巨手,根本多余的力氣回應,咬牙說道:“快走,我來保護你們!”

    她話音剛落,就覺得巨手的力量猛然一送,暗道一聲不好,就見伊戈換上另一只手,一巴掌就扇了過來。

    轟隆一聲,地動山搖,防火女被狠狠打落地面,伊戈得意的放聲大笑,然后再次向死亡之翼抓去。

    但猩紅又一次擋住了他的祿山之爪,防火女口角含血,再次飛了上來,無比可靠的提供著安全。

    “煩人的蟲子!”

    伊戈這回不再用掌,而是用拳,只一拳,防火女就直接被打出了音爆,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倒飛出去,轟隆一聲落在地面,直接撞塌了一座山。

    “嗷!”一聲龍鳴,死亡之翼發怒了,防火女是他的王,他的主人,所謂主辱臣死,他又怎么能眼睜睜看著主人被攻擊而無動于衷呢?

    于是獠牙中開始凝聚力量,口舌中開始積攢黑暗,就見龍頭一扭,黑色的光柱直接貫通天地,瞬間在伊戈胸口開了大洞,在地面上劃出一道溝壑。

    但前面說了,能量是無法擊潰能量的,更何況,死亡之翼的黑暗能量是被稀釋到安全范圍內的弱化版,就像是周芷若學的速成九陰真經,根本不是伊戈大成的九陽神功的對手。

    伊戈胸口穿洞,卻屁事沒有,一個呼吸就恢復如常,他獰笑一聲,再次伸手去抓,但毫不意外的,也再次被防火女攔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她的金發沾染了泥土,烏路金戰衣也布滿了裂痕,但滔天的戰意卻絲毫未見,甚至說,這所有的傷痛反而越發堅定了她的信念。

    防火女一手擋住伊戈的攻擊,另一只手高高舉起,金色的雷電開始在天空凝聚。

    伊戈大感吃驚:“你怎么還有力氣?”

    力氣?早就沒了!

    現在驅動我的,是意志!

    空藍又如何,年輕又怎樣,只要意志不滅,我就絕不倒下!

    力量,給我凝聚!雷霆,聽我號令!

    因為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洛斯里克之王!

    “伊戈,給我退下!”防火女大喝一聲,右手猛的落下:“風暴落雷!”

    漫天的雷電如雨般落下,瞬間將伊戈的身體打的四分五裂!

    奇跡:風暴落雷!

    古龍的同盟,無名王者的奇跡。

    能喚出猛烈落雷。

    過去曾是獵龍戰神的他,卻在余生與風暴龍成為戰友。

    這個奇跡正是關于他們之間的故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