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300章 9陽神功VS吸星大法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親爹無名為什么會從獵龍戰神變成與龍為伍,防火女并不知道,但她知道親爹特別能打。上次見面時看到無名面容枯槁的樣子,防火女就知道他也曾傳過火。

    是為了延續世界的大義,又或是是為了身為太陽王之子的私情,反正無名都在某個不為人知的時代默默的傳了一次火。

    他并沒有完全奉獻力量,而是保留了一部分,然后回到古龍頂繼續鉆研古龍之道。但即使被初火煅燒,喪失了大部分力量,他給防火女的感覺依舊是不可戰勝。

    防火女可是神秘側的大手子,她的直覺幾乎可以看做是一種提示,而能給防火女帶來不可戰勝感覺的長久以來只有兩人,就是古一和奧丁。

    親哥洛里安雖然也十分強大,但防火女真拼了命也并非沒有勝算,沃尼爾身兼死之力量和暗之力量堪稱霸主,但如果不是為了拿他去燒,防火女也有的是手段斬殺他。

    但防火女清楚的明白,若是對戰古一和奧丁,她絕對沒有勝算。

    前者能動用地球靈脈,后者則擁有祖傳神力,這是兩種完全凌駕在防火女之上的力量,她的一切小手段在這種力量之下都毫無用處,想要戰勝她們,唯有獲得與之相匹配的力量才行。

    即便是伊戈也不如這兩人,因為防火女打不過伊戈還可以跑,但面對古一和奧丁,防火女真沒有逃跑的把握。

    但無名的出現刷新了不可戰勝之人的數字,他體內的能量明明不強,但防火女卻偏偏生出了不可戰勝之感。而且這種感覺又與古一和奧丁不同,那兩人是防火女用感知探查得出的結論,但無名卻不是,無名帶來的恐懼并不是通過感知,而是出自本能,就像兔子會害怕老鷹一樣,防火女能感覺的到,她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向她示警,警告她不要對無名出手。

    于是防火女就狠狠地捅了無名一劍。

    因為某位智者說過,戰勝恐懼的最好辦法就是面對恐懼,防火女是要做大事的人,她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越是不能做的事情她就越要去做,如果連個人的束縛都掙脫不開的話,又怎么掙脫世界的束縛!

    很幸運,在家族傳捅之后,防火女對于無名的恐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敬畏,雖然對于一個王者來說敬畏他人也不是什么好事,但總要好過恐懼他人,所以防火女見好就收,畢竟她又不是美劇里的女記者,作死一次叫做勇氣,連續作死那就是愚蠢了。

    無名的存在真的讓防火女十分驚訝,不是因為他是自己的親爹,而是因為他在傳過一次火之后竟然還是跟古一奧丁同級的強者,那他沒傳火的時候該多猛啊?

    帶著這個好奇,防火女研究了無名的事跡,自然也包括因無名而誕生的奇跡。

    所謂奇跡,實際上就是某人的傳記和故事,在經過口口相傳和大眾認可之后,便擁有了與其中主角類似或相近的力量。

    比方說陽光之槍,這則奇跡描述的就是葛溫擊敗不朽古龍的壯舉,實際上葛溫本人是不會陽光之槍的,或者說陽光之槍對他來說并不是一個技能,而是一種本能,就像是普通的出拳踢腿一樣,

    而后世的陽光之槍,只是人們對葛溫神力的一種模仿,威力也由使用者對葛溫的信仰決定,充滿了魔法文明典型的唯心主義。

    風暴落雷也是一樣,它講述的是無名從獵龍戰神,轉變為與龍為伍,最終又和風暴龍成為伙伴的故事,其中的真實歷史并不多,看起來更像是一則無腦YY的爽文,但抒寫手法很高明,稱的上是引人入勝,因此它也得以流傳,成為了除葛溫之外,為數不多的雷電系奇跡。

    無名的強大已經毋庸置疑,而風暴落雷更是他巔峰時期身為獵龍戰神時的技能,那威力自然可想而知。畢竟眾所周知,能被叫做戰神的就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比方說某戰神退役回家,竟然發現女兒被賣入青樓,一怒之下召集十萬老兵前來幫女兒沖業績,最終讓女兒成為花魁的故事,就充分說明了戰神的強大!

    防火女對無名的感情很復雜,說不上是愛還是恨,但有一點很肯定,就是她堅信無名的強大,畢竟能叫無名的都是滿血拉二胡,殘血浪全圖的存在,傳過一次火的無名已經殘血了,那絕對就是無敵的存在。

    這份堅信轉變為另類的信仰,讓風暴落雷發揮出了120%的力量,狂暴的金色雷霆如雨般落下,就算伊戈的星球能量也在這種密集的攻擊下分崩離析,毫不夸張的說,防火女的這一擊已經超越了戰艦主炮,達到了戰艦洗地的新高度,而伊戈再強,他也只是個體,這個宇宙到底還是科技為主,被戰艦糊臉就算是奧丁也得涼,更何況是比奧丁弱的伊戈。

    幾乎是立竿見影的,巨大的能量分身被金色雷霆雨撕成了碎片,地底也傳來一聲伊戈的痛呼。這種痛并不是肉體上的痛,而是心痛。剛才那句分身是可是他花了兩百萬年才凝聚下來的結果,現在被防火女一擊打碎,他心痛的感覺都要尿血了!

    但痛過之后,就是憤怒。

    聯軍士兵的歡呼聲才剛過了一半,地面就轟隆一聲裂開一個大洞,里面湛藍色的能量發出耀眼的光芒,然后一道璀璨的光柱就直接射向了天空!

    不錯,伊戈是損失了兩百萬年的能量,但他可不止有一個兩百萬年,身為古老者的他家底著實豐厚,最不缺的就是能量!

    你不是能打散我的能量嗎?來,我讓你打,看你能再打散幾個!

    打到現在這個地步,伊戈也算打出了真火,他知道,這個宇宙不是天堂,自己悠久的生命中總會遇見幾個煞筆,但架不住現在有個煞筆總在自己面前上躥下跳的,這要是再忍的話,他還做不做球了,還讓其他球怎么看他?

    所以,伊戈的仇恨終于被防火女拉住了,而這個結果也是無比恐怖的,因為伊戈已經被憤怒控制了理智,已經不再計較能量的得失,他今天就是要防火女死,誰來也不管用!

    在這個目的下,伊戈直接將星球能量當做炮彈發射了出去。浪不浪費?當然浪費!強不強?那是真滴強!

    就算是沒學乾坤大挪移的張無忌都能在極度憤怒之下一擊打敗成昆,畢竟九陽神功就是九陽神功,不用太多花里胡哨,只要對準敵人把力量放出去就好。

    現在的伊戈正是這么做的,星球能量形成的光柱將防火女完全籠罩,躲不開,逃不掉,防火女自問被擊中的話就算有遺傳自親媽的生之力量她也得涼,畢竟伊戈這一擊可是兩百萬年的能量,跟斗地主上來直接扔四個2一樣,都是無解的存在。

    但解不了也得解,沒有啥大道理,就是因為防火女不想死。

    為了活下去,她就必須拼命!

    “以太,變成盾牌!”

    猩紅的以太匯聚起來,在千分之一秒中變成了一只繪有雙龍圖案的木制大盾。

    武器:雙龍大盾!

    繪有兩頭飛龍的木制大盾。

    是重量最輕的大型盾。

    大型盾是最大型的盾牌,抵擋力、減傷率高,可以輕易揮開敵人的攻擊。

    龍乃洛斯里克的基石,雙龍拱衛正是洛斯里克的象征。

    嚴格說來,雙龍大盾并不是最強的大盾,比它防御力更好的大盾還有好多,但防火女之所以具現化這面盾牌出來,正是因為其雙龍的圖案,因為其代表著洛斯里克。

    神秘側是典型的唯心主義,或許在科學側的眼中防火女只是一位單純的領袖,但在神秘側的理論中,防火女擁有洛斯里克的氣運護身,這氣運是什么,就算神秘側也眾說紛紜,但毫無疑問的是,防火女能從這種氣運中汲取力量。在生死攸關之際,必須要團結一切能團結的力量,哪怕是虛無縹緲的氣運,防火女也不會放過。

    她不想死,更不能死,她還有宏圖偉業沒有完成,她還有帶領著國民走上真正和平的諾言沒有實現!

    既然沒有和平,那就要戰斗,既然還沒有死,那就努力的去活!

    以太形成的雙龍大盾一陣閃爍,防火女又在上面附加了“強力魔力盾牌”的法術。這個法術能以魔力大幅強化手中盾牌,既是是小型盾也能擁有大盾的防御力,而大盾更是能媲美真正的城墻。

    “來啊,看看誰才更勝一籌!”

    防火女手持盾牌不退反進,畢竟在洛斯里克的文化中,盾牌也是武器的一種,既然手持武器,那就要堅定不移的沖鋒。

    轟隆一聲!

    光柱擊中盾牌!

    光柱被一分為二!

    猛烈的能量甚至融化了烏路金戰衣,讓防火女的雙臂瞬間被烤成了焦炭,而在電影中,烏路金可是只有恒星的能量才能融化的存在。

    “看到嗎,這就是我的力量!”伊戈得意的叫喧道:“你以為我僅僅是一顆行星嗎?早在數百萬年前,我就已經擁有了媲美恒星的能量。之所以我沒有變成一顆高溫的火球,是因為我熱愛生命,花草樹木,蛇蟲鼠蟻,我全都愛,但除了你!你的冒犯罪大惡極,你必須一死才能償還!放棄抵抗吧,因為那徒勞無功,乖乖受死吧,因為那就是你的命運!”

    面對伊戈的長篇大論,防火女的回應只有一個,那就是笑。

    先是嘴角輕揚,接著是低聲淺笑,饒是烏路金戰衣紛紛融化,炙熱的金屬溶液在她的皮膚上吱吱作響,她最終變成了放聲大笑。

    那笑聲中有充滿了張狂和不屈,完全跟她恬靜的臉蛋不符,仿佛生死陷入危難的不是她而是別人一樣。

    伊戈竟然被這笑聲嚇了一跳,顫聲問道:“你,你笑什么?”

    “因為我想起了高興的事情!”

    “什么高興的事情?”

    “你這么強,把你拉回去燒掉一定能為初火提供不少能量,一想起這個,我就忍不住要哈哈大笑!”

    伊戈雖然不懂燒掉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初火是什么玩意,但他能聽得的出來,防火女是打算將他“獻祭”,在他悠長的生命中也不是沒見過類似的文明,所以很快就理解了防火女的意思。

    “哼!雖然不知道你來自哪個文明,但依靠獻祭生命來獲取力量,唯有冠以邪惡二字。”伊戈義正言辭的說道:“你的癡心妄想根本毫無意義,因為你注定要死,我伊戈今天就要為了宇宙為了正義消滅你這個邪魔外道!”

    遠在八十萬公里之外的克里旗艦上,阿耶莎也指著衛星畫面說道:“看吧,那女人果然是邪惡的,所以執政官閣下,我拒絕你發兵救援的提議。”

    女執政官精的跟猴一樣,一眼就看出阿耶莎是在公報私仇,她雖然為人圣母,但道德水平著實不低,連忙勸道:“那位女士是否邪惡還尚無定論,至少她現在是在與伊戈作戰,是正義的伙伴,我們理應救援!”

    “伊戈是邪惡的,她也是邪惡的,讓邪惡對付邪惡,那不正是最棒的正義嗎?”阿耶莎翹起二郎腿說道:“我可以派遣遙控戰機救援貴國和克里的士兵,還有那個叫做星爵的,但那個女人存在太多疑點,我們索維利自古以來都是正義之士,是絕對不會援助邪惡的,這是原則問題!”

    屁的正義之士,全宇宙都知道,你們索維林就是一群宗教瘋子,對于任何惹到你們的人,你們都會跟瘋狗一樣不死不休!

    是啊,我們就是宗教瘋子,我們就是一群瘋狗,我們就要說自己是正義之士,有本事你來咬我啊!

    女執政官不是瘋狗,不會咬人,她更不像被瘋狗咬。與阿耶莎對視了一陣,她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就算是只救士兵也比見死不救好,請立刻派出遙控戰機。”

    “放心吧,索維林可是正義的伙伴,當然不會對正義之士見死不救!”

    阿耶莎一聲令下,大片金色的遙控戰機就順著剛才防火女在白光屏障上打開的口子涌向了伊戈星。

    地面上,防火女和伊戈的比斗已經達到了白熱化。

    伊戈的光柱射不穿盾牌,防火女也被牢牢的頂在空中無法前進一步。

    “你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太不科學了!”伊戈無比震驚。

    但讓他更震驚的還在后面。

    他以為寸步難進的防火女已經達到了極限,實際上防火女的表演才剛剛開始。

    就見防火女的身上冒氣白色的光芒,先開始很小,只在胸口凝聚,但卻越來越大,最終覆蓋了全身,甚至包括她手中的雙龍大盾!

    伊戈忐忑的問道:“你要做什么?”

    防火女微笑道:“見過扭曲光的法術嗎?”

    不等伊戈回答,防火女身上的白光就猛的迸發,在空中以雙龍大盾為核心形成了一面巨大的“鏡子”,那鏡子上繪有古樸且典雅的花紋,每一個都玄奧無比,甚至讓伊戈看的有些入迷。

    “見識一下吧,這就是洛斯里克的智慧!”防火女高聲喊道:“扭曲光壁!”

    魔法:扭曲光壁!

    古代黃金魔法國度,烏拉席露的失傳魔法。

    能扭曲光線,彈開法術。

    是操控光的魔法中,相當于秘術的魔法。

    在基本法則被扭曲的瞬間,一切幻影將失去方向。

    很明顯,這個法術是烏拉席露的智慧,但烏拉席露早就亡了,也沒人來向防火女追究版權問題不是?

    防火女說這法術是洛斯里克的,那這法術就是。這份霸道與貪婪,正是為了活下去的明證!

    “光啊,給我折返!”

    隨著防火女一聲令下,光折返了!

    或者說,是能量折返了!

    無可匹敵的星球能量如同擊中了鏡子般原路返回,轟隆一聲擊中了星球表面,直接打到了地心深處,那是伊戈大腦的所在,這一擊只差三公里就會擊中他,徹底摧毀他的意識。

    這就是防火女冥思苦想得來的策略。

    她沒有足夠的攻擊力,但伊戈有,那么,只要把伊戈的能量拿來攻擊伊戈,不就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嗎?

    你的九陽神功很強,我的吸星大法也不弱,你的能量不錯,但下一秒就是我的了!

    “哈哈哈哈!”找出勝利方法的防火女放聲大笑,但笑著笑著她就猛的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畢竟她施展的是吸星大法不是北冥神功,而吸星大法是有隱患,沖哥最后也是靠易筋經才茍了下來。

    防火女沒有易筋經,但她有強悍的體質,所以她選擇硬抗。辦法雖然笨了點,但足夠有效。

    伊戈也看出了這點,所以他又驚又怕的罵道:“你簡直就是個瘋子!”

    防火女咧嘴一笑:“恭喜你,你發現我不為人知的本質,作為獎勵,我請你去死!”

    “死的是你!”

    伊戈一聲怒吼,又是兩百萬年的星球能量射了出來,但防火女已經有了經驗,這次更是駕輕就熟,只吐了三斤血就把能量反射了回去,嚇的伊戈差點漏尿。

    但在真正的恐懼面前,伊戈也擁有了前所未有的進步,他的攻擊一次比一次猛,防火女吐的血也一次比一次多,眼看優勢漸漸向自己方面傾瀉,伊戈又是興奮又是激動的大叫:“再擋啊,我到要看看你還有多少血可以吐!”

    實際上,防火女能吐的血真的不多了。

    她體質強悍不假,但也不是不死之身,現在她直覺的渾身哪都疼,連頭發絲也不例外,她的雙臂越來越沉重,法術構建也越來越慢,毫無疑問,在這場比拼身家的梭哈中,她終究是錢少的那一個。

    噌的一聲,能量光柱再次被反射,但不是射向地面,而是射向了空中,因為防火女已經沒力氣再控制準星了,甚至說,她能反射這次攻擊,就連她自己都感覺不可思議。

    但還不容她松口氣,下一道能量光柱就接踵而至,而防火女此刻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更別提構建法術了。

    要死了嗎?

    防火女心中既沒有恐懼,也沒有悲傷,只有不斷壓縮的力量。

    沒錯,她要自爆!

    她體內有著光和暗,生和死兩對截然相反的力量,想要自爆簡直不要太簡單!

    想殺死我?可以,但代價就是你的命!

    防火女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深知自己的自爆會讓深淵散步到整個宇宙,但那時候她連灰都不剩了,洪水滔天關她鳥事。

    她現在只想勝利,哪怕死了都要勝利!

    我,不懼死亡,因為洛斯里克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我的尸體!

    來吧,與我一起前往地獄,然后再次展開未完成的戰斗,看看誰才更勝一籌!

    光柱襲來,防火女體內的兩對力量也壓縮到了極致,只要伊戈殺死她,那兩對力量就再也沒有限制,會立刻產生湮滅反應,威力有多大防火女也不知道,但伊戈星妥妥要化為灰灰!

    所以我的死期,就是你的死期,來吧,伊戈,與我一起擁抱死亡!

    伊戈畢竟是一位古老者,他也感應到了防火女體內詭異的力量,洞悉了防火女的意圖。驚恐之下他大罵出聲:“你這瘋子,你這該死的瘋子!”

    他想收手,但已經來不及了,射出去的東西就是射出去了,除非提前終止,否則射擊就是一種不受控制的肌肉反應。

    伊戈想罵娘,然后他又想逃跑,但不論什么,他也只能想想,因為光柱轉瞬即至,眼瞅就要擊中防火女!

    伊戈絕望的等待死亡,防火女坦然的迎接死亡,但死亡并沒有降臨在他們兩人的身上,因為死亡之翼擋在了能量光柱的路徑上。

    光柱從他的后腹部射入,從他的胸口射出,瞬間融化了他小半個身軀,而他也憑借著小半個身軀的代價,用暗之力量包裹住防火女,帶著她逃離了光柱的攻擊范圍。

    “干的漂亮,巨龍!”伊戈簡直都要樂瘋了,毫不猶豫的為敵人獻上贊美。

    但死亡之翼并不好過,他飛了沒一百米,就重重的摔在地上,胸前的傷口和巨大的龍嘴里不斷吐出鮮血,喉嚨里發出隆隆的聲響。

    防火女從地上爬起來,UU看書 www.uukanshu. 一邊走一邊滴血,她用殘破的身軀一瘸一拐的來到了死亡之翼的腦袋前。

    “那些人……我把他們送上了前來接應的戰機,所以,我完成使命了,對吧?”

    防火女輕撫著龍頭上的鱗片,抬頭看向空中,苦笑著搖頭道:“很遺憾,看來沒有。”

    死亡之翼的眼珠微微轉動,看到那些士兵去而復返,在回到母艦獲得了補給之后,他們立刻重新投入了戰場。

    星爵駕駛著一駕新星帝國的戰機,帶領著眾人對地洞一邊轟炸一邊大叫:“堅持住啊大家伙,我們來了,我們來救了,等你好起來,我還要給你介紹一頭漂亮的母龍呢!”

    “哼!本大爺才不會被美色所迷。”死亡之翼用鼻孔噴氣,毫不掩飾的罵道:“真是一群蠢貨!”

    “是啊,的確是一群蠢貨,明知必死還要回來。”防火女看向死亡之翼:“就跟你一樣。為什么幫我擋下那一擊?”

    死亡之翼理所當然的說道:“我被制造出來不就是做這個的嗎?”

    防火女在死亡之翼的鼻子上錘了一下:“說真話。”

    “因為你是我的王!”

    就這么簡單。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