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43章 和4局的飯局

工程大佬
     酒局就如一個戰場,端起酒杯的那一刻雙方都在斗智斗勇之中,棋高一籌者往往就是最后的勝利者。

    不過,今晚這場酒局可不是屬于斗智斗勇系列,這是一場在利益上尋求合作關系的酒局,簡單點就是要陪對方喝得高興,玩得盡興,要使對方認同你,承認你。

    而今晚劉宏能夠把四局的人請來,這說明四局的人還是有那個意向想要劉宏他們參與進來,這就是一個不錯的開端。

    酒局進行到一個小時了,喝白酒的六人已經喝掉了三瓶白酒,陳陽三位年輕人喝掉了一箱半的啤酒。

    陳陽今天喝酒的狀態還不錯,目前他已經喝了六瓶啤酒了,腦子還是處于清醒狀態中,不出意外今晚他能夠喝到九瓶以上。

    “劉總,新經濟開發區規劃的市政公路有幾十公里長,劃分為三個區域也就是三個標段,這其中屬第二標段的施工稍微有些難度,不過總價是最高的,達到了一億兩千多萬。目前,前面五家的意向都是第一標段和第三標段,如果劉總想要做第二標段,那么你把你們公司的情況報上來,我上報給總部。”李局簡單的說了一下情況。

    此刻小團隊聊天已經回歸大團隊聊天的局面,陳陽和周新金及四局眾人都聽到了李局的這一番話。

    劉宏笑道:“李局,我也了解過三個標段的情況,第二標段確實有些難度,不過這難度也只是相對于第一標段和第三標段,我們公司的意思就是做第二標段。”

    第一標段和第三標段競爭的對手有點多,雖然劉宏有那個能力去爭取做簡單的第一標段和第三標段,但是劉宏不想那樣做。

    這規劃的市政公路雖然有些難度,但它那難度有陳陽所做的管道飲水工程焊接管子的難度大嗎?

    劉宏可是非常相信陳陽的能力,不管多難得活,只要交道陳陽手中的工人手里,那么都不是事,最終都會以一個非常滿意的結果呈現出來。

    “那你最近幾天把資料報上來,我這兒看了后立即往上報上去,不出意外一個星期后就會有結果了。”

    劉宏需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只是公司的資料到現在都沒有弄好,不知道攀市的李總明天能不能把公司的資料帶過來。

    大家共同舉杯碰了一下,然后把杯中的酒都喝完。

    “李局,這規劃的市政公路出來了,其他的工程設計出來沒有呢?”劉宏好奇的問道。

    開發新的經濟區可是一個工程浩大的項目,并不只有市政公路這一小塊,這只是先頭部隊中的一點點工程。

    市政公路修好后肯定要細分每個區域,然后再細分規劃的每個區域,那時候工程項目就非常多,比如新修住宅區,辦公樓等等一些工程,而劉宏的就是想把市政公路做完后在做其他的工程。

    “哈哈哈,劉老板,我們四局并沒有全部拿下新經濟開發區的所有項目,我們只拿下了幾個億的活,而這市政公路就接近三點五個億,剩下就只有綠化和一些安置小區的修建。”李局說道。

    劉宏自然知道四局拿下了哪些工程,

    他這樣說無非就是想告訴李局,下次有工程請一定要聯系自己而已。

    接下來大家又閑扯了一陣,直到大家都不想喝了這才結束這場酒局。

    不過就一場酒局顯然是不能把四局的六人陪高興的,所以在吃完飯后劉宏又帶著他們走進了一家歌城。

    吃飯,唱歌,燒烤簡稱三部曲,今晚劉宏的意思就是把這三部曲走完,然后才把四局的送回去。

    九人又在歌城吼到了十二點才結束,然后又奔向下一場—燒烤。

    其中陳陽在歌城里又喝了七八瓶小瓶的瓶酒,當從歌城里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有些扛不住了。

    燒烤桌上陳陽不敢再喝酒了,而走到這一步也沒有幾人在喝酒,大家都是吃點燒烤填填肚子。

    陳陽返回賓館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過了,簡單的洗漱一番夠便上床睡覺。

    1月24日早上十一點。

    陳陽聽見有人在敲自己的房門,快速的穿上衣服去開門。

    門打開,只見劉宏和周新金站在房門外看著他。

    “怎么樣?恢復過來了嗎?”周新金笑道。

    陳陽說道:“基本上恢復過來了,就是腦袋還有點暈。”

    兩人隨著陳陽身后走進了房間。

    “今天有什么安排?”陳陽詢問道。

    “等一下攀市的張總和李總會帶著公司的資料上來,然后我們劉哥帶著他去四局辦公樓把資料交上去。”周新金說道,“我們兩個基本上算沒事了,可以返回寧會縣城做自己的事情。”

    陳陽聽后心里頓時一松,心想總算是把事情辦完了。

    “陳陽,你什么時候去梁子鄉工地上?”劉宏詢問道。

    現在陳陽手里的工地有五個,陳陽想要跑過來完全是不可能的,UU看書 .uukanshu.com 這其中最遠的工地就數梁子鄉的工地。

    所以,陳陽一般很少往梁子鄉跑,而且陳陽知道跑一趟梁子鄉至少要在那里呆兩天才行。

    “我打算月底去一趟梁子鄉!”陳陽回答道,“最近幾天我要盯著搶險工地上的事情,我希望盡快把擋墻給澆筑起來。”

    “周老板,搶險工程的搶多久撥下來?”

    這又過了一兩天時間了,而這搶險工程的第一筆工程款卻一直沒有信息。

    周新金說道:“資料全部交上去了,我今天回去就問一問他們,什么時候把錢給我弄下來。如果在敷衍我,那么我就只有再一次停工了!”

    啊,又要停工?

    陳陽頓時感到一陣無語。

    “行吧,我聽你的安排。”陳陽回答道。

    這時,劉宏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劉宏拿出手機一看,立即對兩人做出一個禁聲的手勢。

    “喂,張哥,您好!嗯,昨晚已經和他們溝通過了…等一下我要去四局…嗯,知道了…”

    陳陽好奇,是什么人給劉宏打電話,居然讓劉宏這樣“卑躬屈膝”的。

    “好的,謝謝張哥了。我知道,我一定會好好干的!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