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79章 狡詐的戲耍與強勢的滅殺

間之蠹
     沈冰拿著魔法書來到了室外。

    被龍卷風卷掉了一大圈地皮之后,這魔鋼打造的地下室就像是一個低洼處的鐵箱子一般。

    沈冰翻著書來到了箱子邊緣,坐了下來。

    這本書,說是魔法書,倒不如說是一本研究筆記。這本筆記的主人,也就是地下室冰墻之中封印著的瘋子,是一個生命系的巫師。關于他的來歷,這本筆記中并沒有太多的說明。

    沈冰一頁頁的翻下去,筆記中記載的各種各樣實驗方法,沈冰是越看越心驚,越看越頭皮發麻。有些事,壓根就不是正常人類能夠做的出來的。

    做點人體實驗對他來說只是小意思,活生生的人類在他眼里,只是研究的素材罷了,為了研究負面情緒,他甚至將活人釘在十字架上,強迫他們喝下痛覺敏銳的藥劑之后,用盡各種折磨的手段,只為了試試,負面情緒到底能不能夠收集。

    誰會相信,這樣的巫師,居然是一個生命系的巫師呢?

    “相信我,這是研究生命的必然代價,你們的付出,將值得被全人類銘記。”這句話,是筆記中出現次數最多的口號。

    恐怖,混亂,惡心,殘酷。這本筆記,沈冰翻了幾頁就再也看不下去了。這種人,也無外乎他能夠創造出尸儡這種古怪的玩意兒。最終引火自焚,整個城堡毀于一旦,自己躲在魔鋼地下室中茍延殘喘,這一切,都是自找的。

    “這種人,死一萬遍都不夠!”沈冰吐了口唾沫,忽然想起來,那被大火燒死的尸儡,似乎沒有掉落戰利品。

    難道,自然死亡的野怪不會掉落戰利品?

    幾天的經歷,沈冰已經大致明白了地球現在的部分規則,這戰利品的規則,就是其中之一。

    沈冰爬起身,將這本筆記收入隨身空間中,而后伸了個懶腰,朝著地下室走去。

    火焰已經熄滅了這么久,想必下面的空氣應該稍微好一點了吧,實在不行的話只能用風系魔法來換換氣了。

    沈冰要下去和那個恐怖的生命系巫師聊一聊,去讓他也體會一下,他的這些實驗品曾經經歷過的那些事。

    這也是研究生命的必然代價,相信把這句話作為口號的他,一定可以理解的吧。

    一邊走著,沈冰一邊思考著這個副本中存在的問題。

    這一段時間線的碎片,既然能夠依附到地球主位面之上,那說明地球現在的規則中,肯定有支持其力量體系的規則。不說全部,但部分是肯定有的。

    那本筆記,沈冰看不下去。但這不代表所有人都看不下去。

    那些抓了人類,提煉出其中的生命能量的邪術,沈冰不屑于去用,但這不代表所有人都不去用。副本是不斷刷新的,而其中的任何戰利品或者原有的物資,都能夠帶回地球。

    如果有人在地球主世界去研究這些黑魔法,甚至于制造出了尸儡那種惡心的東西,沈冰不敢想,這世界會變成什么樣子。

    自己如果要把這個副本作為自己的發家副本,

    真的合適么?沈冰不確定這片古堡中的黑魔法手冊,是不是只有自己手里這一本。

    地球永遠不缺少天才,人類最是如此。

    僅憑一本魔法手冊,沈冰研究不出什么東西,不代表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是這樣的。

    沈冰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多聰明,他充其量只是運氣好一點,而因此成為了一只間蠹。

    或者說,運氣差了一點……

    要是這個副本的情況,傳出去了之后,不說這里面的魔鋼,就說這本黑魔法手冊,還有那個結界水晶球,甚至于其他城堡里的一些魔法玩意兒,說不得得在地球上引起多大的波瀾。

    想著這些,沈冰回到了地下室三層的小房間里。站在門口,卻忽然愣住了。

    自己走的時候,是沒關門的吧?

    廢話,當然沒關門。這門都被自己一腳踹飛了,哪來的門可以關?

    但這會兒,那被自己踹飛了的門,居然莫名其妙又回到了門框上,這讓沈冰一度以為自己走錯路了。

    “副本重置過了?”沈冰捏著下巴,站在門口陷入了沉思。不對啊,自己明明沒有感受到副本頭尾交接的時空排斥力加身,而且一路走過來,那些被自己破壞掉的鎖頭也依舊是損壞狀態啊。

    搖了搖頭,不管了,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推門而入,面前的一切讓沈冰愣住了。

    原本應該是冰墻的位置,現在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地上滿是一些血痂的碎片。這是血液濺落在冰墻上之后凝固,冰墻消失后掉落在地的渣滓。而那原本應該被燒焦,死亡的尸儡,此時卻只是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個燒至焦黑的外殼。

    這東西還會裝死???

    沈冰驚了。

    沈冰原以為是那瘋子想辦法破開了冰墻的束縛,轉而帶走了尸儡的碎片。但仔細一想,那冰墻附近的血痂碎片就沒辦法解釋了。只有可能是那尸儡,裝死,在自己離開之后,殺死了那瘋子。

    尸骨無存,地上的血痂倒是跟之前在城堡里所見到的場景一模一樣。

    這明顯就是那尸儡干的!

    會裝死,會關門。她居然有智慧,這是沈冰萬萬沒想到的。

    而后,就是一種被戲耍的憤怒直沖天靈蓋。特么的,自己居然被一只人造物給戲耍了。真是丟人!

    就這智商,要什么時候才能找到范敏?

    副本還沒有重置,而這片結界之中,除了沈冰與那只尸儡,應該再無其他智慧生物了。湖底還有沒有怪魚,沈冰不想知道,即使有,要么就是被尸儡吃了,要么就是并不會對副本的結束造成影響。

    沈冰冷靜的思考了一下,之所以這一輪的時間環還沒結束,只有一種可能,地下室那鎖死的大門擋住了尸儡的侵襲。要么那瘋子餓死在這里,要么那瘋子受不了饑餓的折磨,跑出去尋食物的時候,被尸儡所殺死。

    只有這兩種情況下,這一塊的事件碎片,才算是講述完了它的所有故事。

    沈冰并沒有經理過太多副本,不過按照情報販子賣給他的攻略,這些時間線的碎片大致都是如此。

    這狡詐的尸儡讓沈冰火冒三丈,這種行為,簡直就是作死!

    現在,在你面前站著的,是可以不用顧慮天道懲罰隨意穿梭時間線的間蠹,你以為,你能跑得了?

    ……

    被燒至焦黑的碎肉塊之中,一塊塊粉紅色的碎肉塊,撕開了堅硬的焦肉外殼,爬了出來,聚集在了一起。

    冰墻之中的瘋男人面色激動的盯著那破殼而出的碎肉:哈哈哈,沒死,果然沒死,這就是我的杰作啊!

    忽而,又陷入了驚恐之中。

    自己費盡心思躲到地下室中到底是為了什么?那個能夠限制尸儡的男巫已經離開了,而自己卻要被關在這該死的冰牢之中。

    但是,這冰牢能關得住自己,它能擋得住尸儡么?這東西,可是能夠吸取魔力化為食糧的存在啊!

    那瘋子想要喊叫,想要把沈冰喊過來救命。尸儡沒了還能再造,他如果死了的話,那一切就完了。

    尸儡的碎肉再度凝聚,變成了一個肥胖的少女,一絲不掛,白皙而又水嫩的肌膚看的那老瘋子一臉恐怖,他瘋狂的嚎叫著,卻發不出聲音。拼命的撞擊著冰墻,想要弄出一點動靜來吸引沈冰,卻只是在做無用功。

    只見那尸儡撿起了被沈冰踢飛的大門,小心翼翼的關上,而后雙手扶上了冰墻,而后整個肥胖的身體貼了上去,整個接觸面的冰墻都開始融化,然而奇異的是,被破壞了一部分的冰墻,明明魔力結構已經潰散,元素形成的實體卻居然沒有立刻消散。

    這也是尸儡的能力之一么?

    沈冰施了隱身咒,在房間里默默的看著這一切。他想看看這尸儡是如何殺人,如何進食的。如果僅僅是面前這個男人的話,那么他也沒什么心理壓力。

    那瘋子喊不出話來,用肉身撞擊冰墻也鼓搗不出什么動靜來,只能死死的貼著冰墻,拼命的遠離著那融化了冰墻,正在向內蠕動的尸儡少女。

    鮮血飛濺,一整個活人就這么消失在了沈冰的眼前,連一個衣角都沒有留下。看著這一切,沈冰在心中輕嘆一聲,你造的孽,真的不值得被全人類銘記。

    吃掉了瘋子之后,那尸儡又開始吞噬冰墻中殘余的魔力,直到將這一切吞干滅盡,這才搖擺著沒有骨頭的身子,想要遁入黑暗之中。

    沈冰沒有動作,而是眼睜睜的看著她從陰影之中消失。殘破的大門咧開了一條一拳寬的細縫,而后又關上了。她已經離開了。

    難怪,自己在外面的時候壓根就沒看見它的影子。沈冰頓時了然。

    這種存在,也得虧地球人在損失了一百多個開荒者之后,UU看書 .uukanshu.com 明智的選擇了不再探索。不提那高空之中的傳送門,這副本也不是他們能夠刷的,那可真是來幾個死幾個。

    那尸儡只是一團可以變形的軟肉,它沒有弱點,無論是利器還是鈍器都無法對它造成任何傷害。甚至連能量它都能吞食。

    這樣的存在,如果不是沈冰的話……

    逆流時間,回到了幾分鐘之前尸儡正在進食冰墻殘余魔力的時候。

    “該結束了!”

    那尸儡愣了一下,回頭看了看緊閉的拷問室大門,那胖嘟嘟的少女面容上,居然展現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旋即,她就放開了冰墻,朝著沈冰惡狠狠的撲了過來。

    “驅邪咒!誅魔印!”沈冰雙手引動,兩道法訣打出,修仙界的敕鬼之咒對這種腐尸重生的家伙有著別樣的克制力。

    修仙界的力量體系,是那瘋子完全沒有接觸過的,沈冰還不信了,這尸儡連修仙界的元氣都能吃。

    果不其然,在尸儡瘋狂而又痛苦的哀嚎之下,那團白白嫩嫩的軟肉就這么憑空化為了黑氣,灰飛煙滅了……

    這種東西,果然還是不能讓它在地球上出現啊。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