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七十二,我真是個罪人

從1994開始
     臨睡前,林義接到了等待中的電話。米珈說已經安全到租房了,不用擔心。

    過道盡頭,林義依靠著窗戶,望著慢慢變得安靜的長長走廊好一會兒才說,“淺草的那本書我看了,我很喜歡。”

    ...

    青春期的少年們許久不見,晚上十點的鐘聲剛起,蠢蠢欲動的他們早就心癢難耐的開啟了大三的第一次臥談會。

    第一個話題就是逼問林義關于米珈的事。

    要說論厚臉皮程度、以及轉移話題的能力,這些嫩瓜蛋加起來也不是職場老油條林義的對手,三言兩語,幾下幾下就敷衍過去了。

    此個話題作罷,悻悻然的眾人又別開生面的聊起了各自暗戀過程里的臭事。

    趙志奇說,他的第一次暗戀發生在初中,當時覺得那個女孩好特別。

    但是當后來知道那人的名字叫翠花時,頓時覺得俗不可耐,任性的說不喜歡就不喜歡了。

    馬平彥說,他高中喜歡一個女同桌好久,那時候天真的覺得可以天長地久的喜歡一輩子。

    直到一個夏天,女同桌穿無袖背心上課時,那腋窩里的一簇簇黑色體毛像災難似的把他嚇退了。

    輪到晃停了,他支支吾吾不愿意出聲,后面被逼的么法了,才勉為其難的講了心酸史。

    初中時,晃停說曾對隔壁班的一個女孩有朦朧情愫,后面不喜歡人家的原因竟然是:有一次早操,她伸手抓了一下夾到屁股里的褲子。

    哈哈哈...

    哈哈哈...

    晃停這個不喜歡的理由太強大了,眾人立馬迎來一陣鬼畜...

    而林義呢,要是算前生的話,初中高中都是暗戀的謝雅芳,那可是整整6年時間,真是夠久的。

    就算今生也喜歡了4年多,至于不喜歡的理由還真的沒。只是高中畢業后,各奔東西,再也沒時間和精力去關注對方了,薄莫無情的暗戀才就此終結。

    ...

    開了大半夜臥談會,昏天暗地再次醒來的時候,時針不知不覺走到了清晨七點。

    要不是已經穿戴整齊的晃停開始挨個叫人起床,渾身無力的林義覺得自己還能躺幾個小時。

    立秋以后,羊城的氣候也是肉眼可見的生了變化,那24個酷暑走了,留下的爛攤子變成了如今的早冷夜涼。

    穿個涼嗖嗖的短袖吃完早飯,幾人就開始往校門口趕,生怕去遲了被那群等待已久的姑娘罵人。

    當昨晚李杰告訴曠藝林“咱寢室的義哥是個有錢人時”,醞釀了一晚上的女生宿舍此刻見到林義,那像刀片一樣的目光刮得林義渾身不自在。

    劉燕一副后悔莫及的表情說,“早知道你這么這么有能力這么有錢,我哪還用的著找外國人啊。”

    林義白了一眼這個不省心的。要說錢,趙志奇從一開學就表現得非常具有潛力,也沒見你老人家死皮賴臉湊上去。

    為了平息眾怒,林義很是自覺的付了面包車車費,同是在你一言我一語中,還被迫答應了今天的中餐和晚餐。

    孫念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進面包車就開始發紙包糖,然后就不顧眾人的目光緊挨著林義坐好。

    面對這姑娘,林義也是有點無力,不過畢竟熟悉她的風格了,倒也沒有心里障礙。

    做好心里準備的林義,本以為孫念會和自己扯淡,但車子從羊城都快開到中山了,臨了臨了兩人一路上硬是沒交流過一個字。

    這讓林義感到有點莫名,也感覺有點不妙。

    一行人跟著晃停和穆佳佳后邊,耐心等待兩人辦完手續,眾人才見到了韓小偉。

    晃停和穆佳佳是帶崽第一個見的,雖然不知道里面兩人講了什么。但穆佳佳出來的時候,涕泗橫流,一個176的大女人硬是在那里澀澀的無聲哭泣,看的眾人心情沉重了好幾分。

    而晃停雖然不做聲,但也是滿眼淚花,沉默的抱個孩子蹲在墻角不言不語。

    因為探監時間有限,來不及攀談和安慰,很快輪到林義一群男生了。

    韓小偉還是老樣子,除了是個光頭,一見面還是笑口常開,一點也看不出剛才是怎么把穆佳佳弄得不能自已的。

    李杰是個跳脫的性子,忍不住先開的口,左右瞧了瞧就不解問,“老韓,我是不是看錯了,你坐個牢還能胖了幾斤?”

    聞言,韓小偉哈哈大笑,“中,可不就是胖了嘛。”

    趙志奇問,“聽說監獄表現好的話,可以減刑,是不是真的?你有沒有機會?”

    韓小偉回答說,“是真的,我不是胖了么,就是在里面幫著獄警做一些事情,待遇還算比較好。。”

    說到這,韓小偉央求趙志奇,“你給我郵寄一套應用物理方面的書過來吧,我有用。”

    “好。”趙志奇應一聲,又連忙問,“可以減刑多少?”

    見他還不死心問這問題,韓小偉看了看監督獄警,就用模棱兩可的語氣回答,“也不好說,要是運氣好的話,把項目弄完善了,可以提前一年出來。”

    商量好一人說幾句,輪到馬平彥了,他問,“那個燈罩老板,樊春梅來看過你沒?”

    韓小偉說燈罩老板有來看過,還來了兩次,剛坐牢不久來了一次,UU看書www..com上個月也來了一次。

    同時還告訴說,出事不久,樊春梅就和她老公離婚了,目前又有了新的對象,計劃明年初結婚。

    講到樊春梅又有了新的對象,眾人一時都失了聲。雖然這女人長得一般,且年紀也臨近40了,但架不住有錢啊,找對象簡直輕而易舉。

    時間易逝,這個沉重的話題趕緊揭過不談。

    最后是林義了,不過這次倒是韓小偉先開口,他好像忘記了剛才的怏怏不快,又咧個嘴正經的說:

    “義哥,我在監獄呆了一年,感覺比讀十多年的書都有感悟。”

    林義好奇問,“說來聽聽,什么感悟?”

    韓小偉唏噓說,“做人要善良,要懂得感恩。從監獄里走一遭,我才深刻認識到自己以前太混蛋了,是真的太混蛋了。

    害了自己、害了佳佳、害了父母不說,還害了其他好多人。

    真的是害了好多人。

    你知道嗎,內蒙的那個初中女同學因為我的信件被她老公發現了,也離了婚。

    我真的是個罪人...”

    ps:順便說一嘴,免得有人罵,韓小偉的最終結局本書會在99年交代。

    嗯,求支持,希望成績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