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514章 混

天阿降臨
     看到A計劃炮,林兮也吃了一驚,隨即搖了搖頭,說:“真奢侈。”

    “在我們這里不是。”楚君歸道。

    林兮當然知道4號行星有取之不盡的能源,也不推辭,就將炮收了。這門炮在設計時就考慮到了天鵝號的改裝問題,接口也都是使用的盛唐標準接口,大約24小時就可以安裝完畢。

    A計劃炮一裝,她原本的三門炮就只能保留一門。林兮索性將那兩門炮都給了楚君歸。在對飛船進行改造時,楚君歸迅速瀏覽了近期的戰報。

    這段時間林兮因為又多了兩個幫手,艦隊規模變成一艘輕巡、兩艘驅逐艦和一艘護衛艦,已經算是一支實力不容小覷的獵殲艦隊。她也一改往日風格,頻頻出擊,遇到優勢敵人就跑,對小股敵人則是趕盡殺絕。

    戰術風格也從過去的以擊傷敵人重要星艦為主,轉為尋求擊毀小型星艦。因此在過去這段時間里,林兮已經擊毀了三艘護衛艦,并重創一艘驅逐艦,累計軍功超過10000,就算是要分一部分給艦隊成員,她自己的軍功也仍然超過5000。

    天鵝號在戰斗中,林兮也有意用裝了復合材料裝甲的部位去承接敵方的火力。聯邦星艦艦員都相當精銳,看到這些部位護盾薄弱,當然集中火力往死里打,等到他們發現這些地方出奇的皮糙肉厚時已經晚了,天鵝號早就有超出一個級別的火力摧毀了對手。

    戰報顯示,這種小規模的艦隊戰才能真正發揮林兮的能力。在單艦戰斗時,林兮遇到實力相當的對手往往是以小損換對手的中損,有時還會兩敗俱傷。

    而當她實質上開始率領一支艦隊時,哪怕只是最小規模的艦隊,林兮卻打出出色得多的戰績。前后四場戰斗,她有三次都是成功擊毀敵艦,并且逼迫對手撤出戰斗,戰績可說是大勝。

    只有一次與對手打得有些膠著,但最終重創對手的一艘冒進的驅逐艦,自己則僅是輕損,可說小勝。

    林兮這一階段的戰績已經足以讓聯邦感到有些麻煩了,憑著這些戰功,尤其是在如此惡劣環境下取得的戰功,足以讓她獲得一枚王朝二等勛章。

    和前幾次一樣,楚君歸一分一秒都沒有浪費,說完那句給你準備了禮物后就帶著成群的工程師們在林兮身邊呼嘯而過,分散到天鵝號各個角落,分頭檢查維修。

    這次楚君歸帶上了智者,效率大增。智者一邊匯總工程師們反饋的數據,一邊對現有修理和補強方案進行調整,即時更新并分發新的維修方案。隨著數據的完善,智者的效率也越來越是恐怖,到后來甚至開始對天鵝號的內部結構進行改動。

    它直接指揮工程人員在天鵝號內部開了好幾個大洞,并且搭建了十余條臨時通道,以確保工程人員能夠抵達指定位置。

    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這些通道和大洞頂多就是有些不好看,如同在一個裝修好的房屋里面再搭一層腳手架。但算著算著,智者開始自由發揮,居然準備對天鵝號的內部承力結構下手。

    楚君歸一眼就看穿了它的圖謀,智者是打算把天鵝號徹底改造成符合霧族審美和戰爭觀的星艦。楚君歸當然不能讓它得逞。否則天鵝被改到最后,一看就知道不是人類的星艦,光解釋說明就是大麻煩。

    楚君歸接過了維修方案的審核權,所有方案都要通過他才能下發。智者似是有所不甘,突然加大了申請審批的方案數,瞬發數量由十幾個驟增至數百!

    楚君歸不動聲色,一一核驗審批,然后分發到各個具體執行工程師手中。整個過程耗時僅為一秒。

    智者氣焰立刻重挫,再也不敢多事,老老實實地分析和優化方案,然后呈送楚君歸審批。

    楚君歸接著逐個核驗,有的直接修改,有的通過,有的則是駁回。天鵝號的修理終于向著楚君歸期待的方向改變。

    此刻楚君歸意識中,戰術欺騙一聲冷笑,“區區一個單細胞生物,也想和我們比計謀?”

    政治組件亦道:“文明的積累是漫長的過程,可不是能靠幾個所謂天才在幾天里搞出來的。”

    這一次楚君歸沒有把組件關閉,而是由著他們互相吹捧。三大組件也都學得乖了,在無數次被強行關閉的過程中懂得了什么叫適可而止,彼此吹捧時都不忘帶上楚君歸。就算如此,他們也只是說了幾句,就安靜下來。

    剛剛智者其實是想給楚君歸一個下馬威,這家伙雖然投降了,但是從出生一刻起就跟隨道哥,大霧族主義早已刻印在它細胞里的每個蛋白質分子里。在它眼中,世界一切活的都是低等生物,死的全都可以啃,霧族的世界觀就是這么樸素。

    智者想要考驗的是楚君歸的算力,這是一切智慧的基礎,所以它驟然發送大量方案,就是想看看楚君歸的處理極限是多少,順便可以鄙視一下這個低等多細胞生物。

    楚君歸瞬間就識破了智者的意圖,然后采納了戰術欺騙的方案,把絕大部分看上去沒什么問題的方案通過,然后在余下部分方案里尋找可以改進之處,找到就直接修改,一時找不到的就隨意指出一點問題,再給打回去。

    這樣一來其實楚君歸認真處理的方案還不到總數的十分之一,以楚君歸自身以及芯片的超卓性能,總共只用了一秒就完成了全部工作。

    政治組件指出,這種工作方式其實在人類社會中自古以來就有傳統,哲人曰無為而治,賢者稱有所為有所不為,現代人倒是直白得多,就一個字,混。

    楚君歸就這么混了過去,順帶狠狠震懾了一下智者。

    戰術欺騙對于智者的幼稚想法嗤之以鼻,要是換了它來做,絕不會立刻發難,而是會精心準備幾個似是而非的方案,非要仔細核對過程細節才能發現問題的那種。再混入大量常規方案中一起發給楚君歸,只要看到這幾個方案中有無修改通過的,就可以判定楚君歸有沒有認真去看。

    楚君歸感覺,自從跟政治組件頻繁交流后,戰術欺騙似乎又有要升級的趨勢。而跟藝術組件往來越多,它越容易降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