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82章 喋血之夜

間之蠹
     展示完自己的寶貝尸儡,伯克頓再度沉下臉來,轉身盯著芭啦啦,惡狠狠的說道:“這是你最后的機會了,你還是不肯把你那奸夫供出來么?那就只有把你喂給我的寶貝尸儡了!”

    伯克頓那陰狠的神色把芭啦啦嚇了個半死,想象著滿身是嘴的尸儡,趴在自己身上瘋狂撕咬的場景,芭啦啦覺得自己寧可要一個痛快點的死法。

    那也太恐怖了。

    這會兒她也不敢再堅持自己是在午睡了,努力的眨眨眼,憋走了眼淚,環視著在場的眾人,希望尋找到那與自己一晌貪歡的男人。如果伯克頓報了仇的話,或許大概可能會饒過自己吧?

    雖然活下去的希望很渺茫,但她還是想要嘗試一下。后悔這種情緒,早就侵滿了她腦子。

    那個那人不在場,沈冰清晰的記得那人的長相。即使在場,想必此時也躲在眾人身后,肯定是不敢給芭啦啦看見的。

    巡視了兩圈之后,芭啦啦一無所獲。她沒發現那個與自己偷歡的男人。不過,這會兒如果說他不在場,伯克頓肯定是不會相信的,畢竟自己騙了他太多次了。于是,她把目光放在了沈冰身上。這個男人是她之前選定的獵物,不過不知道為何,忽然就溜走了,沒給她搭訕的機會。

    “是他,那個人!”芭啦啦雙手被架著,但卻不妨礙她指向沈冰的方向。

    伯克頓見到芭啦啦指認,頓時滿臉怒意的沖著沈冰的方向看來,周圍的人皆盡散開,只有沈冰站在原地沒動。

    芭啦啦的手指堅定的指在沈冰身上,并沒有隨著周圍離開的人群而移動。

    沈冰笑了,笑得很嘲諷。發生這種事情,倒是讓他很是意外。

    “是你嗎?”伯克頓男爵很憤怒,卻還沒有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依舊給了沈冰解釋的機會。

    沈冰淡定的搖了搖頭,說道:“當然不是我,中午我在花園里吃了點點心之后,就去湖邊的長椅上坐了一會兒,而后,還結識了不少新朋友,例如……還有這位……除此之外,還有……”

    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通過暴力來解決的,沈冰一五一十的將自己來到這個副本之后所遇到的人,聊過的內容都大致說了一遍,而那些與他聊過的人,大多都愿意為他作證。

    這些人都是人精,指認別人的事情太得罪人,他們不愿意去干,但是如果是為他人洗脫嫌疑做個證而已,并不會得罪人,反而還能結一份善緣。何樂而不為呢?就算得罪人,也只是得罪了將死的芭啦啦而已——他們可不認為,伯克頓男爵會好心的放過給自己戴了綠帽子的芭啦啦。

    見到芭啦啦還敢誣告,伯克頓男爵出離的憤怒了,看來這個女人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尸儡就在桌子上面愣愣的看著這一切,伯克頓一揮手,四個提醒剽悍的女仆就抓著芭啦啦的雙手雙腳,把她強行抬到了桌子上。

    瘦弱的芭啦啦,掙扎顯得那樣的無力。

    四個女仆把她架到桌子上后,分別扯著她的四肢,使她平躺在桌子上。芭啦啦口中發出凄厲的哀求聲,

    解釋著是因為那男人不在場,她才隨意指認了一個。

    隨著伯克頓一聲令下,尸儡撲了上去,撕咬著桌上的那具嬌軀。棗核大小的嘴巴,一點一點把她撕碎,這種痛苦,不比凌遲要好多少。

    “啊!救命!啊!該死的伯克頓,該死的!你們都該死!我詛咒你們,你們都會死在與我同樣的痛苦之下!我詛咒你們!我詛咒……”伴隨著芭啦啦臨死前的慘叫,一幕震撼人心的場景就這么呈現在眾賓客面前。

    沒人敢這時候離開,伯克頓因憤怒而充血的雙眼盯著在場的眾人,尋找著可疑人物。相反,反倒是沈冰,受到了優待,沒有被他那懷疑的目光上下打量。

    作為一個背叛者,外加誣告者,獲得這種結局,沈冰并不覺得過于殘忍。他只是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有些好奇。目前來看,尸儡的行動,還是聽從伯克頓的號令的,到底是什么致使這一切失控,朝著伯克頓無法掌握的方向發展的呢?

    是芭啦啦!沈冰反應過來了。

    伯克頓的研究手冊上,有關于人負面情緒的研究,說不準他就會把這項研究成果應用于尸儡身上。畢竟七情六欲這種東西,是很難人工制造的。

    尸儡吞食了芭啦啦之后,發生了變異,開始仇恨這結界之中的所有人,于是,這場屠殺就開始了。

    而在改寫時間線之前,沈冰并不在場,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在沈冰沒有去往地下室之前,尸儡并沒有攻擊他。伯克頓知道尸儡爬不出密閉的容器,所以把自己關在了地下室,而沈冰恰好是那個能夠打開地下室的人。

    至于在地下室之中,尸儡攻擊沈冰,原因不外乎是它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單純的食欲迫使它偷襲了沈冰。

    沈冰冷哼一聲,接下來,就看這伯克頓怎么作死了。

    尸儡不光吃肉,還吃骨頭,鋒利的牙齒啃噬芭啦啦的骨頭時候發出的擱置聲,格外的瘆人。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指認那個冒犯我的人,那我也只好冒犯一下各位了,來人,去把城堡里的所有賓客都請出來,我要逐一排查下午這段時間,大家都在干些什么!”伯克頓朝著在場的眾人說道。

    從這場事件中摘出來的沈冰,此刻正戲謔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伯克頓指揮著仆人把人都聚集到了廣場上,而尸儡就在一旁啃食著芭啦啦的尸體,原本嬰孩拳頭大小的身體,沈冰估摸著這會兒已經得有自己的拳頭那么大了。

    它甚至還打了個飽嗝,卻沒停下,依舊繼續啃食著。

    伯克頓開始排查賓客,沈冰的自由倒是沒有受到限制,一場鬧劇就這么持續到了深夜。

    伯克頓最終還是沒有找到綠了自己的人。

    沈冰看到了,但他不說。那家伙不知道許諾了什么條件,買通了幾個人幫他作偽證,把自己摘得干干凈凈的。這幫人,一個個看起來道貌岸然的樣子,如果有利益的話,這種活兒也不拒絕。

    伯克頓在廣場上發了一大通的火,并且放言,這一片區域已經被結界覆蓋,不經過他的允許,任何人都別想出去。如果沒有找到那個男人,誰都別想走!

    知道這件事情的畢竟是少數,第一眾人之前都不認識芭啦啦,自然不會去關注她的一舉一動。再者說,芭啦啦做這種事,肯定也是盡可能的低調,怎么可能鬧到人盡皆知?

    不過,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都知道知道這事情的人也有不少,得罪人的事,總想著讓其他人上。

    這會兒跳出來,不就擺明了告訴伯克頓,我知道這事情,但我之前沒有出來指認,我騙了你么。

    這事情,傻子才干,反正住在這里伯克頓也不會餓死他們,出來游玩肯定安排好了一切,多住兩天,不礙事。瞧著吧,總有人忍不住會去向伯克頓告密的。

    誰也不知道,這兩天里,到底會發生什么樣的慘劇。

    除了沈冰。

    在伯克頓的指揮下,尸儡打著飽嗝,聽話的爬入水晶盒子中。

    原本顯得很寬敞的盒子,在尸儡吞噬了芭啦啦之后,倒是顯得有些擁擠,伯克頓在考慮著要不要給它換個大點的水晶盒子。這么下去的話,很快,就只能野生放養了。

    但是這小東西,兇性十足,野生放養的話,伯克頓又怕它襲擊人類。這些仆人都是自己的資產,培養了這么久,對于自己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都有著足夠的了解。死一個他都要肉疼半天。

    可憐而又可恨的芭啦啦,就這么除了一灘血跡,連個頭發絲兒都沒留下,唯一存在過的痕跡,怕也只是那巴掌大小的尸儡了吧。

    尸儡被關進了水晶盒子里,顯得很是慵懶,打著飽嗝伴隨著仆人的腳步左右搖晃,一副沒精打采的模樣。但沈冰知道,這是在努力的消化和養神呢。用不了多久,等它成長結束,它就會獲得伯克頓所說的化形能力,而后開始四處屠殺。

    這場宴會真的很好混進來,過來的上流人士遍布布蘭堡公國各地,這些仆人甚至都不會問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UU看書 www.uukanshu 當沈冰找上她們的時候,她們就為沈冰安排了一個房間,并且準備好了一切。完全不需要沈冰操心其他。

    沈冰洗了個熱水澡之后,美美的睡了一覺。第二天醒來,卻發現,整個世界都變了模樣。

    沈冰是被吵醒的,伸了個懶腰后打開門,入目皆是一些慌亂的仆人和無頭蒼蠅似的貴族。

    “發生什么事了?”沈冰拉過一個人問道。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那人連說話都說不利索:“血,全是血……”

    放棄了這個家伙,沈冰找了一個還算冷靜的仆人,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主……主堡的人都死了,房間里全是血。”

    仆人的話讓沈冰想起了自己剛進入這個副本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不用去,沈冰也知道主堡發生了什么。必然是隨處可見的鮮血痕跡與消失無蹤的尸體。

    尸儡從那水晶盒子里逃出來了,殺光了一整座城堡的人。

    “來人,來人吶!”伯克頓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沈冰走出去,發現他神色有些凝重。

    他應該知道這場殺戮的源頭……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