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45章 兌現監理的工資

工程大佬
     劉村長家里。

    “趙老頭家的大白菜,三角一斤,前前后后是七十五斤,一共是二十二塊五!”

    “劉婆婆家的萵筍,五角錢一斤,總共是一百三十斤,一共是六十五元錢!”

    “李小子家的土豆,五角錢一斤,總共是二百斤,一共是一百元!”

    …………

    “我家的菜一共是八十四元錢,加上我買的肉一千三百五十元,其他佐料…一共是一千七百二十七元錢!陳老板,你看對不對?”劉村長把小本子遞到陳陽的面前。

    陳陽接過劉村長遞過來的小本子一看,然后把上面所有的錢加了一遍,十幾家人戶的菜錢總共加起來三千元錢都不到,當然最大頭的還數劉村長家。

    因為劉村長會騎摩托車,會騎三輪車,所以陳陽就麻煩劉村長幫他到鎮上去買肉,而且這個買肉的錢還是讓劉村長墊著的。

    這次遇到劉村長陳陽就是怕他墊不起肉錢,所以在劉村長說沒帶記賬本時陳陽也要跟著回他家把錢給結算一下。

    陳陽把菜錢全部結給了劉村長,其余人家戶的菜錢就讓劉村長去幫忙付,這讓陳陽省了不少的時間。

    “劉村長,你們村的菜是不是很多?”陳陽付完錢詢問到。

    劉村長他們村在一個小山坳里,陳陽進村的時候看見一梯田一梯田的菜地。

    “我們村就是靠種菜為生的。”劉村長說道,“村里的菜外面的菜販子都會來收,每隔一天來一趟,然后運到縣城里去賣。不過他們收菜的價格太便宜了,而我們不賣菜就會爛在地里,所以只能賣給他們。”

    “對了陳老板,你放心我們賣給你工地上的菜和菜販子收菜的價格一樣,我們并沒有賣高價錢給你們。”

    陳陽點了點頭,他知道劉村長并不會這樣做,在說劉村長他們賣的菜錢比縣城里便宜很多了。

    舅媽告訴過陳陽,縣城里最便宜的大白菜最低也要八角一斤,像萵筍,西紅柿這些沒有一塊五根本就買不下來。

    每一次隨便買幾十斤菜百多塊錢就不見了,這一個月算下來基本上買蔬菜都要花去一兩千塊錢左右。

    陳陽把菜錢付給了劉村長,當然陳陽也給了一點辛苦費給劉村長,他不能白讓劉村長替自己忙。

    開車回到縣城的時候已經下午六點左右,陳陽把車停在賓館的停車場,拿出手機翻看起通訊錄來。

    突然,陳陽看見了水庫劉監理的電話。

    糟糕,居然把這事給搞忘了!

    水庫工程款已經撥下來了,按照自己給劉監理的承諾,工程款撥下來就要給劉監理一筆辛苦費,而自己拿到工程款后卻把這事給搞忘了。

    好像每個月要給劉監理五千塊錢,這都快兩個月了,就給他一萬元錢吧。

    這次的工程款劉監理沒有給陳陽使辮子,陳陽的資料員把資料一交上去劉監理半天的時間就把字給簽完了,簽完字后立即就報給了太平水庫管理局業主,

    可以說監理已經很對得起陳陽他們了。

    既然如此陳陽也不會拉稀擺帶,只不過這幾天忙忘了所以沒有把這事記起,不過現在好像也不是很遲。

    當即,陳陽就撥通了劉監理的電話。

    電話撥通后得知,劉監理正從水庫工地上回縣城,再過十多分鐘就到家里了。

    陳陽覺得時間剛剛好,他剛剛回來也沒有找到吃飯的地方,所以就邀請劉監理一起吃個便飯,順便把承諾給他的工資錢給他。

    劉監理接受了陳陽的邀請,陳陽把吃飯的地點告訴他,然后就在餐館里等他。

    巴適火鍋店。

    陳陽訂了一個包間,他象征性的點了幾個菜,也不知道劉監理喜歡吃什么菜,所以剩下的就等劉監理來自己點。

    大概等待了半個小時后,劉監理終于來了包間里。

    “不好意思,從工地上下來一身有些臟,回去換了一身衣服。”劉監理進入包間后說道,“怎么,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陳陽笑道:“沒事,我也沒到多久。今天是單獨請你吃頓便飯,如果有其他人參與那就有些不太好。”

    劉監理把外套脫下,然后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還是陳老板想得周到。最近都沒有看見陳老板在工地上,你這是去哪兒忙去了?”

    “也沒忙什么,就是到處尋尋哪里有工程可做。劉監理,這是菜單,你看看喜歡吃什么,喜歡就點。”陳陽把菜單遞給劉監理,“喝點酒嗎?”

    “好的。酒嘛,那就喝一點!”劉監理拿起筆就在菜單上勾起來,“那就喝點啤酒。陳老板,你喝一點不?”

    “既然劉監理都喝酒了,那我肯定要陪你喝一點。不過我可說好,我喝酒可不行,劉監理你可要讓著我哦。”陳陽笑到。

    “我喝酒也不行的。”

    很快,服務員就抱了一箱啤酒進來,陳陽一下子就給劉監理開了兩瓶放在他的面前。

    “陳老板,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水庫上的工程款應該下來了吧?”劉監理把菜單交給抱酒進來的服務員后詢問道。

    陳陽說道:“前幾天就撥下來了,本來撥下來就想請你吃頓飯的,由于去了一趟市里,所以沒有來得及。這不從市里回來就馬上請你,這一點還請劉監理見諒。”

    有些客套的話還是要說的,雖然都是一些不切實際的話,但是這話或許別人就愛聽,好這么一口。

    “哪里哪里,我可不是那樣的人。”

    陳陽立刻從手提包中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一萬塊錢放下劉監理的面前。

    “劉監理,工程款下來了,這是答應給你的工資,你請收好。”

    看著放在自己面前那脹鼓鼓的信封,良久之后劉監理才把錢收起來放進外套的兜里。

    “陳老板,謝謝。來,喝一杯。”

    話落,劉監理就倒好一杯酒敬起陳陽來。

    陳陽笑道:“謝什么謝,我才是要謝劉監理對我們的支持。話說,這段時間真的是辛苦劉監理了,你看水庫上你那么認真負責,有你的指導我們少走好多彎路。”

    “對了劉監理,我聽我的現場施工員說,你給我們增加了兩段攔土擋墻,是不是真的?太平管理局的人同意增加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