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517章 看得起

天阿降臨
     星空中,一支聯邦星艦艦隊高速飛過,全力運轉的推進引擎在星空中留下點點光痕。

    艦隊以一艘重巡為首,后方是一艘輕巡和兩艘驅逐艦。這是一支數量雖少但戰力強悍的艦隊,而且都是高速型號。

    重巡上,一名面容堅毅將軍緊盯著面前星圖上艦隊前方的光點,看著雙方之間的距離正在一點一點地拉近。

    忽然前方逃跑的艦隊中分出了一只星艦,向側方飛走。將軍頓時冷笑,“又來這套?無非就是想要我分兵并且埋伏我嘛!好,就如你意!”

    他在星圖上虛點幾下,輕巡就率領一艘驅逐艦向著前方艦隊分出來的光點追了下去。

    將軍沉聲道:“如果發現你們追的是天鵝號,不要和它力戰,咬住就行,然后呼叫我來支援。”

    “明白。”輕巡的艦長回答。

    將軍點了點頭,目光又回到了前方的光點上,雙方距離越拉越近。

    這時副官提醒道:“前方已經進入N7703星系范圍,目標正在逃向最外緣的9號行星。”

    將軍冷笑,“在行星后面藏了埋伏啊,就這點手段了嗎?”

    負責情報的主官說:“在這個星系一直有不明身份的勢力活動,據點是4號行星,據說已經偷襲了我方的艦隊一次。”

    “戰報呢?”

    “全都是地面戰報,沒有艦隊戰的戰報,只有一次遭遇的簡要通報。”

    “沒有戰報?”將軍一怔。

    情報主官說:“應該是某個大家族的核心子弟戰敗,所以動用關系刪去了戰報。至于損失會由家族承擔一部分。”

    將軍哼了一聲,說:“這些廢物,打仗不行,搞別的手段倒是挺厲害了。算了,不用管那么多,我們直接追過去。”

    負責作戰的主官影像出現在指揮臺上,說:“將軍,對方如果是天鵝號,已經確認它的主炮經過改裝,威力完全不亞于我們的主炮,您要小心。”

    將軍冷道:“它畢竟是輕巡,就算走極端路線把主炮威力弄得跟我們一樣,難道它的防御、續航和護盾也能和我們一樣?它如果繼續跑也就算了,只要敢停下來戰斗,那就是給我們送上來的戰功。”

    他又接通了跟在后方的驅逐艦,說:“一會開戰的時候,你負責牽制對方的援軍,等我解決了天鵝號就來幫你。”

    驅逐艦艦長說:“將軍放心!說不定我也能收獲一筆戰功。”

    將軍點了點頭,說:“雖然已經確認對方驅逐艦級別以上的星艦都不在這片星區,但是你也不能大意,對方有幾個驅逐艦很能打。”

    “再能打難道能憑空變出能源嗎?我只要和它拼消耗就行了。”

    將軍很是贊許:“嗯,這是王道。”

    這時情報主官說:“已經確認對方星艦型號,確認是天鵝號!”

    將軍精神一振,說:“好!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它逃了!注意,一會開戰的時候不要著急,主炮保持在80%功率輸出,距離也不要太近,先慢慢消耗它的能量。一艘輕巡搭載重巡主炮,肯定支持不了多久。等到它能量支持不住要跑的時候,我們再全力攻擊。”

    “大概用不了多久,第九艦隊的就沒幾艘能動的星艦了吧?”驅逐艦艦長開起了玩笑。

    聯邦重巡和驅逐艦一先一后,緊追著前方的天鵝號,繞到9號行星的背面,就看到天鵝號和一艘奇怪的星艦停在那里。

    將軍壓抑著心中的激動,再重復了一遍命令,重巡就緩緩向天鵝號逼近,一副小心謹慎、生怕有埋伏的樣子。

    天鵝號內,林兮對指揮臺上楚君歸的影像說:“看來艦隊內部有內奸,而且等級還不低。”

    “為什么這么說?”

    “他顯然知道艦隊其它量級星艦都不在這個星系,這才表現出一副謹小慎微的樣子,想要消耗我的能源,生怕我跑了。”

    楚君歸回道:“消耗能源是個好主意。嗯??”

    林兮看到那艘驅逐艦以雷霆萬鈞之勢向楚君歸撲了過去,愕然之余,才想明白原因,笑道:“人家是準備掃清你這個誘餌,然后再回去配合主將圍攻我。”

    楚君歸默然片刻,說:“他這么看得起自己?”

    林兮笑,“就你那個尺寸,沒法看得起你啊!”

    楚君歸一怔,“我這艘船都有130米了,區區一艘驅逐艦也敢看不起我?”

    “隨便哪艘護衛艦都比你大一圈還多吧?”

    “那怎么一樣?我這艘船已經有12名艦員了。”楚君歸依然不服氣。

    “好了好了,你厲害。”林兮也不打算和楚君歸較真,說:“需要我拖延多久?”

    楚君歸沉吟一下,說:“對方畢竟是一艘星艦,我對自己的炮心里還有點沒底,你盡量拖到十分鐘以上吧。”

    林兮哈的一聲,說:“我還以為要一個小時。”

    “那也太看得起它了,它只不過是艘驅逐艦而已。”

    “一會見,我先去當魚餌了。”林兮和楚君歸打了個招呼,就切斷了通訊,操縱天鵝號小心翼翼地迎上了對面的重巡。

    聯邦將軍頓時精神一振:“大魚上鉤了!都給我小心著點,收著力打,千萬不能把它嚇走了。對了,通知邊上那小子,讓他不要沖那么猛,萬一把那艘小船嚇跑了,連帶著天鵝號也給嚇跑了怎么辦?都給我打起精神,把這出戲演好了!”

    將軍的命令迅速拆分成無數具體指令,在通訊頻道中以光速下達到該下的地方,于是猛沖的驅逐艦速度驟然一緩,而重巡則以比天鵝號還要謹慎小心的姿態,甚至與天鵝號保持距離,好像對面才是重巡一樣。

    戰場中唯有那枚海膽一樣的小飛船異常活躍,每一根尖刺都閃爍著光芒,撲向了驅逐艦。

    論尺寸,它還不過對面驅逐艦的一半,當然論體積可能差距沒那么大,畢竟它是圓的。可是考慮到它身體表面眾多尖刺,實際上的體積也沒看起來的那么多。

    在這一方戰場上,小飛船就如一頭剛剛斷奶的比熊,嗷嗷叫著撲向了對面的狼犬。驅逐艦的艦長一時都有些不知所措,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把對手給打壞了。萬一嚇走了天鵝號,那罪名可不是自己擔得起的。

    他終于有了決斷:“主炮鎖定開火!60%功率,一點都不許多!”

    爆裂海膽號終于進入了射程,它的每根尖刺都在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