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301章 真正的5色巨龍計劃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我明白了。”

    面對死亡之翼的回答,防火女十分坦然,因為向王效忠是每個臣民應盡的義務,她不用激動,也不用感激,更不用去夸獎和稱贊死亡之翼,因為死亡之翼并不是為了那些毫無意義的東西才冒死相救的。

    防火女知道死亡之翼想要什么。

    死亡之翼也知道防火女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那就是勝利!

    既不牽扯榮譽,也無關乎信仰,就是單純無比的勝利。防火女不能輸,洛斯里克也不能輸,因為她們輸了就要死,她們根本輸不起!

    不想死,所以就要勝利,不論對手是人還是神,是正義還是邪惡,只要是為了活下去,就絕不會手下留情!

    這就是洛斯里克的精神。

    高貴時,這精神就像是百折不撓的騎士,盡顯榮耀!

    低賤時,這精神又像是寡情絕義的屠夫,冷酷無情!

    但防火女知道,洛斯里克雖然人體改造,宗教獻祭,侵犯禁忌,六親不認,但它是個好國家,它的人民也是一群好人民。

    沒有誰是天生的屠夫,騎士拿起刀劍的目的就是能放下刀劍。

    如果能夠過上正常的生活,羅莎莉亞或許只是個單純的宅女,艾麗斯瑞也許會騎著摩托周游世界,灰心哥和瑪格達會如普通的夫妻一樣為了茶米油鹽奔波,阿爾肯那個好男人說不定也會找到人生中的第二個伴侶。

    但這些,洛斯里克都沒有。

    他們必須去戰斗,即使悲傷,痛苦,失去戰友,失去親人,他們也必須去戰斗!

    防火女覺得,人不該這樣活。

    或者說,她的人民不該這樣活。

    她身為王者,天命所歸,就該受萬民供奉,穿錦衣玉食。但終有一天,她也應回饋萬民,燃燒己身,去為人民驅散黑暗,照亮前路!

    你們無法實現的愿望,我來幫你們實現!你們無法戰勝的黑暗,我來幫你們戰勝!

    不管你們愿不愿意,接不接受,這就是王的義務!

    所以,擁護我吧,愛戴我吧,侍奉我吧,追隨我吧!

    我就是洛斯里克之王,一切艱難險阻只是我必定成功之前一些微不足道的波折,這次也不例外!

    現在死還太早了,戰斗才剛剛開始而已!

    遠方連續不斷的爆炸聲傳來,那是伊戈與聯軍戰斗發出的聲響。坦白說,戰機群根本不是伊戈的對手,戰艦群還差不多。新星軍團的指揮官也發現了這個關鍵所在,便與戰友拖住伊戈,讓星爵前往防火女處進行救援。

    拜勇度所賜,星爵的駕駛技術十分高超,他很快在防火女附近降落,跳下戰機抱著一堆急救用品就沖過來急頭巴腦的說道:“怎么樣,大家伙還活著吧?要不要先止血,還是先消炎?該死,勇度那個混蛋為什么不多教我點醫術!”

    勇度沒教,是因為他也不會,

    畢竟他只是個平平無奇的外星人,有不會的東西再正常不過,但星爵卻沒有發覺,他心中的勇度不知何時已經變的無所不能,就像父親。

    “不用了。”防火女搖頭說道:“他的傷已經沒救了。”

    “呃……”星爵一陣無語,下意識想說個調皮話,但悲傷的氣氛卻不允許,最終他長嘆一聲,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面具,認真的說道:“對不起,都是為了救我大家伙才死的,請……請不要太難過了。”

    “難過?我為什么要難過?”防火女歪著腦袋問道。

    星爵被這個問題給問楞了:“為什么,當然是因為大家伙要死了啊,他不是你的龍嗎?十一歲那年我的莉莉死了我就傷心的不行,我想你現在也一樣吧?”

    防火女好奇的問道:“莉莉是?”

    星爵自豪的回答:“我養的外星蟑螂,有三十二支腿和三只眼睛,它最喜歡咬我的腳趾了!”

    “滾一邊去!”死亡之翼氣的一邊吐血一邊說道:“竟然拿我跟蟑螂比,要不是本大爺動不了非要一尾巴把你拍成二次元你信不信!”

    面對責罵星爵不怒反喜,興奮說道:“還能罵的這么精神,看起來你傷的也不是太重嘛!”

    “不,他真的要死了。”防火女撫摸著龍頭上的鱗片,緩緩的說道:“他也無比的清楚這一點。”

    星爵急忙道:“別這么著急下結論啊,新星帝國的醫療水平很發達的,就算沒了半個身體也不一定死啊,說不定他們就能給大家伙換個鋼鐵身軀,保證一點也不影響將來去泡小龍女!”

    泡小龍女,你信不信楊過用玄鐵劍掀翻你前臉兒!

    防火女搖了搖頭:“不,這不是醫療水平的問題。”

    “那是什么問題?”星爵指著戰斗機群與伊戈戰斗的方向說道:“是因為伊戈?別擔心,我的兄弟們已經完全控制住了場面,只要再過幾分鐘,他們就能把那個老不死給打成碎片了!”

    他說的是非常自信,但話音才剛落,就見一只巨手從地底深處,又一具由星球能量凝聚的伊戈分身鉆出地表。這玩意可比光炮要靈巧多了,兩只大手一劃拉,跟打蚊子一樣就擊落了大片戰機,可以看見不少駕駛員啟動了緊急逃離程序,天空中頓時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降落傘,救下他們一命的同時也讓他們完全變成了活靶子一樣的存在。

    但伊戈卻沒有再攻擊,不是他突然改邪歸正,而是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邁開雙腿,一步一個腳印的像防火女和星爵的方向走來,每一次落腳,都會引得大地一陣震顫,給人一種無法抵抗的壓迫感!

    星爵嚇的都快漏尿了,但他還是用顫抖的雙手給能量槍換上了新彈夾,硬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對防火女說道:“別別別別怕,現在輪到我來保護你們了!”

    “保護?不,彼得,你什么也做不了!”伊戈的話音傳來,還不等星爵說點騷話來反擊,地面的泥土和石塊就好像活了一般纏上了他的身體,讓他只露個臉在外面,再也動彈不得。

    “你賴皮?有種跟我單挑啊!”

    伊戈沒理會自己的坑爹兒子,而是蹲下身子,戲謔的向防火女問道:“失敗的你,難道不想發表些感想嗎?”

    防火女搖頭:“我并沒有失敗。”

    伊戈哈哈大笑:“這是我聽過最好的笑話,你敗了,不止你我知道,聯軍的士兵也知道,克里人,山達爾人和索維林人都知道,很快,全宇宙也要知道,知道偉大的天神伊戈在光榮的戰斗中堂堂正正的擊敗了一名超凡者,哦,是邪惡的超凡者!那些非生命肯定會為我立個雕像吧,真是期待呢!”

    但防火女依舊搖頭:“不,我沒有敗,因為我還活著。”

    “活著又怎樣!”伊戈輕蔑說道:“你現在離死就差一口氣,又能做點什么?”

    防火女認真回答道:“我會先切斷你的雙腿,然后踩著你的胸膛,斬下你的腦袋。”

    “憑什么?”伊戈被逗笑了:“就憑你現在這具殘破不堪的身體嗎?別開玩笑了。看清現實吧,你敗了,敗的徹徹底底。我也不會殺你,因為你體內的能量實在太危險了,我會用星球能量專門為你搭建一個小牢籠,希望你會喜歡那里,因為那就是你后半生的整個世界了。”

    “很遺憾,不足兩百平米的房間可配不上高貴的我,你那可憐的小牢籠還是留給別人吧。”防火女說著咳了口血,她擦擦嘴角又接著說道:“不過你說的對,這副殘破不堪的身體的確什么也做不了,所以我剛才的說法有個錯誤,我會先治愈自己,然后切斷你的雙腿,踩著你的胸膛,再斬下你的腦袋。”

    “治愈自己?”伊戈大搖其頭:“或許你治愈的了肉體,但你絕對無法治愈精神。我也見證過不少魔法文明的崛起于沒落,知道你們這些法師的弱點所在。精神力是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恢復的,我打賭,你就算恢復了健康,也一定放不出什么像樣的大型魔法。”

    對于伊戈的質疑,防火女非但沒有反駁,還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我短時間內的確沒法再釋放大型法術了。”

    一旁的星爵聞言頓時翻了個白眼,吐槽道:“就算真是這樣你也不能說出來了,騙他一下啊,他傻不拉幾的很好糊弄的!”

    你才傻不拉幾,你全家都傻不拉幾!

    伊戈差點氣死,完全搞不明白自己這么聰明的人,怎么會生出這樣一個笨兒子。

    他瞪了星爵一眼,又向防火女說道:“放不出魔法的你又要怎么和我戰斗?你又怎么切斷我的雙腿,斬下我的腦袋?”

    “用這個!”防火女說著,拿出了一把殘缺不堪,且布滿黑色碳斑的大劍,那大劍的造型十分奇怪,護手的部分并沒有異常,但劍刃卻是螺旋狀的,仿佛是不斷糾纏的命運一樣。

    “就這?”伊戈差點沒把巖漿笑出來,他毫不掩飾的嘲笑說道:“就憑這把黑不溜秋的破劍?”

    “這不是破劍,而是螺旋劍,它還有個名字,叫做傳火大劍。當然,那是要在我傳火之后才會被認可的名字。”

    武器:傳火大劍!

    傳承初始之火的薪王們的武器,是如神明般的他們的化身。

    這是在他們遠離的王位面前,那把存在已久、刺進篝火的螺旋劍。

    眾所周知,螺旋劍不只有一把,每一位薪王都會有一把屬于自己的螺旋劍,而在他們傳火之后,螺旋劍就會隨他們的靈魂一起被初火吸收,變成這把獨一無二的傳火大劍!

    防火女并沒有傳火,所以她本無法使用傳火大劍,但奈何她是篝火的化身,而篝火是初火的延續,作為同一個體制內的存在,防火女來一招公車私用也不是不行,更何況她體內匯聚著魂世界六大力量中的五個,初火哥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賣她個面子不是?

    所以,防火女拿到了傳火大劍,也就是這把被初火煅燒了不知多久的螺旋劍。

    “你又提到了邪惡的傳火,真好奇那是怎樣的儀式。”伊戈輕蔑的說道:“好吧,就算這是什么傳火大劍,你又要怎么用它來殺我?”

    防火女搖了搖頭:“實際上,這把劍還不算是傳火大劍,它僅僅是一把螺旋劍,而螺旋劍也不是用來殺你的,它要殺的,另有其人。”

    伊戈好奇問道:“是誰?”

    一個低沉的聲音回答道:“是我!”

    伊戈和星爵驚詫的向聲音的來源投去目光,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瀕死的死亡之翼!

    瀕死,就是沒死,所以就可以被殺。

    伊戈無比震驚:“難道你要……?”

    星爵慌亂不已:“別別別,別沖動!”

    但防火女卻絲毫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她雖然傷痕累累,但揮劍的力氣還有。

    或者說,為了死亡之翼,她就算沒有力量,也要生出力氣來揮出這一劍!

    一龍一人的目光短暫接觸,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然后手起劍落,巨大的龍頭應聲而斷。

    沒有血,只有滾燙的烏路金溶液,那溶液流暢開來,熱量燒著了花草,點燃了樹木,火便燒了起來。

    伊戈驚呆了,遠在克里旗艦上的女執政官和阿耶莎也驚呆了。

    阿耶莎甚至還抓住這個機會落井下石道:“執政官閣下,你看到了吧,這個惡女人竟然殺死了自己的戰友和伙伴,你還說她不是邪惡的?”

    女執政官一臉復雜,無言以對,她也不理解防火女為什么要這么做。

    而地面上的星爵哇的一聲就哭了,他親媽死的時候他都沒有哭的這么慘過,他哽咽著大叫道:“你殺了他,你親手殺了他!”

    “不,我是讓他活在了我的體內,我將與他同在!”

    肉眼可見的黑暗能量從死亡之翼的體內涌出,如同是被太陽吸引的流星,瘋狂的向防火女體內涌入。這是死亡之翼的靈魂,而他作為洛斯里克新時代的超級兵器,其靈魂含量無疑是高的驚人。

    初火靠靈魂補充力量,而篝火就是初火的延續,作為篝火的化身,防火女當然也能從靈魂中補充力量,修復傷勢。

    “洛斯里克的騎士們在戰場上會親手殺死重傷的戰友,他們相信,那會讓戰友的靈魂進入自己體內,壯大自己的力量。對他們來說,那只是一種美好的期盼,但對于我來說,這就是真正的事實。伊戈,你以為死亡之翼是一件武器,其實他是一件裝備,一件獨屬于我,唯我能用的裝備!”

    在黑暗能量的灌注中,防火女的傷勢開始恢復,體力開始增長,除了藍量不多暫時無法使用大型法術之外,她的身體機能都有了極為顯著的提高,套句游戲里的話來說,就是力敏智信耐力信仰直接翻番,從一個水桶號,一躍成為了一個……超級水桶號!

    伊戈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道:“這,這太荒謬了!原理呢?原理是什么?”

    原理?你不知道我們神秘側早就把原理統統喂狗了嘛!

    瞧你這大驚小怪的樣子,鐵定是沒看過幽游白書,但凡是知道飛影的人都懂,邪王炎殺黑龍波不是用來打人的,而是用來打自己的超級興奮劑。

    死亡之翼也是黑龍,所以他跟邪王炎殺黑龍波的作用一樣,也是防火女的外置血包加力量增幅器。

    攻擊力?抱歉,那只是副產物,就跟生孩子一樣,都是實現主要目的過程中的一個意外。

    只不過,邪王炎殺黑龍波意外的特別猛,死亡之翼也意外的特別強而已。

    說到底,洛斯里克都是個獨裁國家,全體國民為之奮斗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國王,就是防火女。五色巨龍計劃其實是強化防火女的計劃,會宣稱是洛斯里克強化計劃的理由也很簡單,防火女就是洛斯里克,我們強化防火女,不就是強化洛斯里克嗎?

    所以這說法沒毛病!

    隨著防火女力量的提升,伊戈坐不住了,他之前話嘮只是因為防火女沒威脅,但現在防火女已經開始爆種了,他再話嘮就是智障了。

    伊戈自認為是大聰明,所以他當機立斷,抬手一拳就沖防火女砸了下去。

    頓時地動山搖。

    強大的力量在大地上添加了天文數字級的壓力,死亡之翼的軀體即便有楔形石皮膚也在這一擊下灰飛煙滅,伊戈星上又出現了一個巖漿湖,而伊戈則自豪無比的大叫道:“這么近的距離下就算奧丁也擋不住我的一擊,那個女人必死無疑!”

    星爵被伊戈用星球能量拿在空中,他一臉擔憂的向下望去,但接著這份擔憂就變成了驚訝,然后又變成了驚喜。

    因為從巖漿里伸出了一只潔白的手臂,那手臂纖細又美麗,但它卻毫不動搖的擋住了伊戈山岳一般的拳頭。

    在手臂出現之后,防火女毫發無損的從巖漿里站了起來。

    伊戈難以置信道:“這怎么可能!”

    “因為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防火女說道:“魔法是有極限的。”

    伊戈一愣:“什么?”

    防火女仰起頭用四十五度角看向天空:“在與你的戰斗里我明白了一件事,越是使用魔法,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就越會發現魔法是又極限的,我想要勝利,除非不用魔法。”

    “不用魔法你用什么?”伊戈一頭霧水:“你到底想說什么?”

    防火女回過頭,大聲說道:“我不做法師了,伊戈!”

    “啊?”伊戈和星爵這父子倆齊齊驚訝出聲。

    “面具戴久了就會忘記自己的本來面目,其實我也是剛剛才是想起來了的。”防火女手中螺旋劍一掃,伊戈的手腕應聲而斷。

    能量構成的巨手掉下來濺起沸騰的巖漿,就在這灼熱無比的巖漿雨中,更加動人心魄的熱力正從防火女身上涌現出來。

    防火女微微一笑說道:“我啊,其實是個戰士!”

    玉手輕撫劍身,螺旋劍便燃起了熊熊烈火,雖然依舊是黑不溜秋的破劍,但卻散發出一股不可言喻的威嚴與悲壯。

    毫無疑問,這就是真正的傳火大劍!

    “古往今來的英雄們啊,將你們的力量借給我吧!”

    火焰纏繞上了防火女的身體,無數火星從她的身上開始不斷飄落,站在伊戈面前的,正是魂世界一切歷史與故事的起源。

    薪王,降臨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