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72章 之森

前方高能
     “我想起來了!”四號的目光如同實質,剜著眾人,令得十幾個垂死躺地的信徒都接收到了他的殺機,都相繼強撐著坐起了身。

    修士更是感到他不友好的凝視,突然腦海之中靈光一閃,終于想起來了一件事。

    “暗河之森!”修士如同絕處縫生,興奮到極至,他甚至有些失態的伸手去抓愛德華的手臂:

    “這里是暗河之森啊!”

    “廢話!”四號毫無尊老愛幼的美德,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修士的話:“我們都知道這是哪里。”

    地圖無法打開,就意味著眾人已經迷失了方向,對于試煉者來說,自然是很不利的一件事,因此四號此時的心情非常的惡劣。

    倒是修士這樣一提醒后,圣徒們倒是很快都想起了一件事:

    “暗河!”

    “對。”可能是想起了一條重要的線索,修士并沒有計較四號的語氣,而是解釋道:

    “這里有一條暗河!”也正因為這條地底的神秘河流,暗河之森才因此而得名。

    不等四號開口,他接著又說道:

    “相傳暗河之森里,有一條河,連接深淵領地。”這是大陸惡龍統治的黑暗紀元就一直流傳在世間的消息。

    數百年前,第一個進入過暗河之森的而又僥幸從迷窟之中活著走出來的冒險者在脫險之后,向世人宣布發現了暗河之森內有一條流域。

    此后陸續有不少追尋著傳說前往,想要在暗河之森中尋找到龍蛋的冒險者們,也都確認了在這地底世界發現了暗河一事。

    “當年神廷建立魔法陣的教廷人員,也曾有人說看到了暗河,曾記錄在教廷的大事紀之內。”

    愛德華也跟著出聲,算是肯定了老友的說法:“只是能不能連接深淵領地,就不得而知。”

    圣女、精靈等人也相繼點頭:

    “神廷的大事紀之內,確實有關于暗河的記載。”

    不過因為暗河之森位于地底,此地魔力又受到限制,所以神廷之中暗河之森的記載,大多源于傳說以及冒險者之間相傳的說法,及當年教廷人員的話記錄而成。

    此地魔力受限,既不能制作魔法地圖,又沒有眾多人證,同時查驗也異常困難,并不保證真實。

    總的來說,暗河的存在只是一種傳說,雖然有記錄在案,但卻并沒有真憑實據。

    只是大家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修士說的話難免就令所有已經感到絕望的人又生出幾分希冀。

    “傳說如果屬實,我們只要沿著暗河,一樣可以到達深淵領地。”那位僥幸存活的火車司機有些興奮的出聲,修士點了下頭,算是肯定了他的猜測。

    大家都有些興奮,只是最先提出了‘暗河’存在的修士此時卻又有些猶豫:

    “可是這只是傳說而已……”

    他給眾人帶來了希望,調動了大家的士氣。

    可見到大家都將希望押到了這條暗河之上,他不免又有些忐忑,深怕最終的結果不如意。

    “不用擔心。”宋青小在此時出聲了。

    她的目光明亮,語氣輕柔卻又堅定。

    哪怕經歷了奧格村的意外、魔法傳送陣方向出現了偏差,她都表現得從容不迫,并沒有露出過慌亂、憤怒的樣子。

    仿佛所有的麻煩在她眼里都不值一提,一團亂麻般的情況落到她手中,好像都能迎刃而解。

    此時她站在那里,態度顯得從容不迫,不知為什么,她說出這話之后,修士心中的惶恐不安,及擔憂眾人將希望撥高之后最終落空的擔憂等種種情緒,在聽到她這一句簡單的話后,瞬間被撫平。

    修士一時之間覺得既是感動,

    又有些羞愧。

    “我……”他動了動嘴唇,好像想要說些什么,但最終他只是將頭低了下去。

    “目前來說,有兩個方案可行。”宋青小伸出手,比了個‘2’的數字:

    “先找離開這里的方法,沿路看能不能找到暗河的存在,先找到哪個方向,就照著哪個方向走。”

    她的語氣輕柔,卻又帶著強大的自信,從進入迷霧森林以來,她的實力表現令人不自覺的折服,對她的話不敢有置疑。

    宋青小的話音一落,此事算是拍板定論。

    如果可以離開暗河之森,脫離了魔力受限的桎梏,魔法地圖又可以重新使用,自然能再度確認眾人位置。

    而若在找到離開此地的道路之前,找到傳說中連接深淵領地的暗河,自然也不怕找不到深淵領地。

    至于圣徒們所擔憂的‘暗河連接深淵領地’這一說法,宋青小倒是半點兒不在意。

    根據她參與試煉任務的經驗,試煉場景中的傳說十有八九都有一定根據。

    所以暗河連接深淵領地這一說法哪怕未經人證實,但應該屬實,當務之急,只需要找到暗河就行。

    她與四號的神識雖說也受此地影響,被壓制了幾分,但總的來說避開危機尋找出路卻沒有問題。

    大家說了會話,又休息了這一會兒,都緩了許多。

    再加上眾人還是很擔憂青魔蜥群重新追上來,所以并不敢多停留,又重新站起了身,準備再次前行。

    宋青小領頭,圣徒在暗河之森內力量消失,反倒被信徒們包圍在中間,四號走在最后,負責警戒,一行人一頭鉆入了前方不遠處的石窟入口之內。

    一入石窟之后,里面的黑暗之氣比外面還要濃郁。

    石窟內部似是纏繞著一股終年不散的死氣,夾雜著若隱似無的霉腐之味,令人備感森然、壓抑。

    眾人的到來將這里的平靜打破,凝固的空氣被激活,大家行走、呼吸都像是透過環環相接的石窟發出陣陣回音。

    ‘呼——’

    ‘咚、咚咚。’

    ‘嗒嗒、嗒嗒。’

    呼吸聲、心跳聲與腳步聲融合到一起,像是從四面八方傳來。

    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里,摸黑前行的眾人總覺得周圍像是有‘人’與自己迎面走來,亦或是并肩而行。

    越是看不清,豐富的想像越是容易給人帶來恐懼。

    只是大家并沒有談話的興致,無盡的黑暗,以及像是永遠看不到盡頭的石窟,都在消磨著人的意志力。

    隨著時間的流逝,飽受精神折磨的信徒們不少都已經開始出現幻覺。

    前方像是永遠沒有盡頭,領路的宋青小沒發出半點兒聲音,像是已經將大家拋棄。

    這么長時間以來,眾人機械的往前走,也不知過了多久,走了多遠。

    那些腳步聲、喘息聲如影隨形,像是陰魂不散的幽靈,緊跟在眾人身側,形成巨大的折磨,攻擊著眾人緊繃的心神。

    “我們是不是出不去了?”

    不知走了多久,終于有人忍耐不住心中的恐慌,打破了沉寂。

    石窟之內看不到一絲光明,沒有圣女的祝福加持,再加上沉重的心理壓力,令得六圣徒及信徒們都走得格外疲憊。

    大家的喘息像是破損的風箱,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音。

    這個時候,關于暗河之森內的傳言一一浮現在大家的腦海之中。

    “傳說之中,進了暗河之森的人,就再也走不出去。”

    “我們會死在這里——”

    “這里有迷霧森林的地下墓地之稱——”

    哪怕是經歷了黑焰蛇、骷髏巨龍的襲擊,以及奧格村事件,都并沒有將信徒們的意志摧毀。

    可此時走在黑暗之中,甚至還沒有遇到黑暗生物以及魔獸的襲擊,光憑想像力及傳言,就輕易令這些信徒的心理防線崩潰。

    這會兒的修士已經累得氣喘如牛,全憑意志力及劍士偶爾的扶持,才能走到如今。

    聽到信徒們惶恐不安的話后,他已經察覺到不妙。

    興許是因為魔力受到了壓制,圣女不能施展祝福,解除大家生理、心理疲憊的緣故。

    黑暗像是沒有盡頭一般,令人無法看到光明,所以信徒原本堅定的信仰開始產生裂隙——

    對于‘光明’派系的六圣徒來說,這實在不是什么愉快的好消息。

    他們的實力已經一降再降,如今唯有信徒的信仰之力,才可以增加一些他們的力量。

    如果信徒的信仰發生異變,對于他們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宋——”驚恐交加之間,修士下意識的呼喚宋青小的名字。

    這個年邁的老人也受到了黑暗環境的影響,似是永遠沒有盡頭的石窟之底,讓年老的修士也生出了一種自己可能再也走不出去的悲觀感覺。

    他甚至也隱隱有種這地底之下可能不會有什么暗河的念頭,此地全是石林,偶爾大家還能聞到一種陳舊的腐朽之氣。

    好像尸體腐爛之后積陳多時的味道,因為沉悶的環境而揮之不去,形成的一種死亡氣息。

    漫長而沒有盡頭的道路,以及可怕的傳聞,還有無所不在的黑暗死靈之氣,化為絕望牢牢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意識到了問題之后,修士又大聲的喊了一句:“宋。”

    他的聲音沙啞,像是大量缺水所造成的喉嚨干澀。

    修士接連喊了宋青小兩聲,他的聲音很大,將信徒們不安的談話都壓了下去。

    “宋——宋——宋——”

    石窟的四周接連不斷的傳來他的陣陣回音,顯得陰森而又詭異。

    “嗯。”半晌之后,宋青小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與焦躁不安的眾人相比,她的語氣并沒有變化,好像并沒有受到壓抑環境的影響似的。

    黑暗無法對她造成困擾,仿佛她曾經獨自在黑暗之中前行過,早就已經遭受過更殘酷的磨煉一般,心志異常的堅定。

    她這會兒的冷靜態度,對于修士等人的安撫是巨大的。

    在聽到她回應的瞬間,修士竟然大大的松了口氣,這才伸手去撫摸自己的衣領。

    他衣領之處別著一枚小小的徽章,冰冷硌手,修士死死握住之后,被那徽章的一角刺得指尖疼痛了,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力道過大了一些。

    徽章是來源于神廷,是當年兩位大圣賢鑄造,并由‘日’賢者親自頒布給他的。

    這么多年來,除了徽章之上的特殊力量之外,早就成為了修士信仰的象征。

    無論是危險、歡喜還是焦慮的時候,他都會緊握這枚徽章,將其當成自己的信念,陪自己熬過去。

    可是在這暗河之森底下,發現問題的那一瞬間,他第一時間并沒有像以往一樣將徽章抓住,而是本能的先喊了宋青小的名字。

    直到她回應了自己之后,修士才像以往一般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徽章。

    以往堅定的信仰,在此時好像成為了他的第二選擇。

    相比起黑暗,這一點更嚴重一些。

    他的信仰不再像以往一樣的堅定,黑暗力量的折磨之下,他的心理開始偏移,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但最可怕的,是修士此時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得到宋青小回應之后,修士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問了一聲:

    “我們進入石窟,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已經多長時間了?”

    他急于想要得到一些答案,不止是安撫自己內心逐漸生出的焦慮,還有想要借宋青小之口,安撫感到害怕、絕望的信徒們。

    她實力強大,而且又十分冷靜,無論是奧格村、魔法傳送陣前的表現,還是青魔蜥群中她闖出一條道路,領著大家逃生,都令一行人對她依賴感很深。

    黑暗的地下石窟危險而又壓抑,可沒有來由的,修士就覺得她并沒有受影響。

    好像什么樣的問題她都可以解決,明明她的年紀并不大,對于大陸的情況了解也不深,可修士對她卻有一種莫名的信任。

    “兩個多小時了。”

    果然不負修士的期望,他問完這話之后,宋青小給了他一個答案。

    “才兩個小時嗎?”精靈的聲音響了起來:“我還以為我已經走了很久了。”

    暗河之森里沒有光明,沒有其他的聲音,在黑暗之中穿行于石窟之間,對于眾人來說,時間的流逝便顯得格外的緩慢。

    大家都有種度日如年之感,總覺得已經走了數日數夜,卻沒料到才過去了兩個多小時而已。

    “事實上我們從進了石窟之后,只走了七八里路而已。”宋青小索性停了下來。

    她已經感覺到這個隊伍士氣的低迷,大家精神上的壓力增加了肉身的疲憊。

    這一夜發生的事情太多,被青魔蜥群圍困逃命的時候,大家就已經消耗了不少力氣,這會兒進入石窟之后摸黑前行,更是感到疲累無比,速度慢得驚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