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76章 徽章

前方高能
     “傳說之中,深淵領地在暗河之森的哪一端?”宋青小并沒有將四號幼稚的舉動放在眼里,她抓著燈焰把玩,問了修士一聲。

    修士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她把玩著火焰的手指所吸引,聽到宋青小的問話,隔了兩三秒的功夫才回過神來:

    “哦,傳聞之中,深淵領地有一個水潭,深不見底。”潭中的水往下沉溢,形成暗河,環繞暗河之森:

    “不過我們當年并沒有找到水潭所在地。”

    只是既然傳聞中的暗河都已經出現,那么深淵領地中的水潭估計也是存在的。她

    “也就是說,無論從哪個方向走,都能到達深淵領地。”

    四號的視線也在宋青小指間打轉,見她手指動彈間,那紫焰在她指縫間靈活的鉆來繞去,看上去無害、美得,宛如一個小精靈,看得他眼熱無比。

    “那就從下游而上。”宋青小將指尖一彈,那團明艷至極的紫焰一下被她彈上半空。

    火星飛散開來,如同天女散花般,均勻的分布在眾人頭頂,一閃一閃宛如星辰,將暗河照明。

    只見繁星之下,長長的暗河宛如與天相接,仿佛從天而降,看不到盡頭似的。

    紫焰映照之中,河水呈一種妖冶的淡紫色,看上去寧靜而又美麗。

    雖說傳聞之中暗河是環繞地下石窟,無論走哪個方向都可以。

    但既然有傳說暗河是由深淵領地中的深潭之水涌出,那么就證明深淵領地在暗河之森的上游,只要順著河道往上走,總能找到深淵領地的。

    四號對她的決定并無異議,修士等人更是對她敬如神明,此時自然也都點頭應是。

    決定了要走的方向之后,宋青小這才將手一攤,目光落到了修士身上:

    “羅德諾。”她喚了修士的名字,說話的功夫間,那分散開來的紫焰再度重聚為一團火焰,飛入青燈之中,連燈帶火,一下落到她的掌心。

    “你的徽章,好像有變化。”

    從奧格村一直到現在,修士等人精神緊繃,并沒有留意到徽章的變化。

    此時聽到宋青小這樣一說,修士愣了一愣,接著伸手去拉自己的領口。

    在火車上的時候,他對于徽章的存在頗為避諱,一直小心翼翼的遮掩。

    可這會兒大家已經同甘共苦,經歷了不少風險,宋青小再提到徽章的時候,修士的態度明顯就要坦然多了。

    “徽章嗎?這是兩位大圣賢當年在抗擊巨龍之后,以強大的魔力所鑄成的。”

    這是代表了神廷的意志,盾牌象征守護,交叉的雙劍代表著為大陸、聯邦及各族人民而戰的勇氣。

    他翻開衣領,將那枚小小的徽章露了出來:

    “徽章一共有十三枚,除了路西法之外,每枚徽章之上都融入了我們各自的魔息,同時還施加了兩位大圣賢的獨特血魂,代表著各自的門徒及身份。”

    從徽章鑄成之日到現在,十三圣徒從不將其離身。

    它們除了代表十三圣徒的身份象征之外,同時還有大圣賢的血魂之力,供給他們信仰傳承。

    “徽章所到的地方,如圣賢親臨……”修士說到這里,低頭看了一眼,接著發出一聲大驚失色的呼聲:

    “啊——這怎么可能?”

    那枚徽章原本紅底黑劍,雙劍相交,形成一個劍尖向上的‘X’字形。

    可此時徽章上交叉的黑劍像是漏了墨,黑氣從劍中蔓延開來,已經將整個徽章全部染黑。

    整個徽章的表面已經全黑,就著燈焰的光,從凸出來痕跡隱約還可以看得出來兩柄交接的細劍雛形。

    只見那劍體仍是交叉,

    卻已經并非劍尖朝上,而是劍身已經歪斜。

    仿佛在這一路逃亡的過程中,受到了邪惡的黑暗之力的影響,使得那徽章發生了某種詭異的融解。

    修士這會兒才算是明白宋青小說的‘徽章有變化’的原因,他慌得手一抖,竟一下將那徽章從自己身上扯落,抓在了他手心。

    十三圣徒的徽章之內都含有兩位大圣賢的血魂、主宰的信仰之力,使得圣徒與大圣賢之間的關系相聯緊密。

    此時修士的徽章出了意外,其他幾人不知有沒有出事。

    精靈等人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也都各自現出獨屬于自己的那枚徽章。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發生異變的并不僅止是修士的徽章,擁有這枚圣徽章的每一個‘光明’派系的圣徒的徽章之上,這會兒都出現了相同的情形。

    六枚徽章都已經被黑氣所密布,劍體發生了傾斜。

    修士、劍士的徽章情況相似,看上去黑氣密布最多,也最嚴重。

    精靈、愛德華次之,拉斐爾及圣女的情況稍弱一些,黑氣還沒有彌漫整個徽章表面,但劍體也有了轉移。

    “神明在上,這是受了邪惡的黑暗之氣影響嗎?”最沉穩的修士這會兒也難以維持鎮定,顫抖著雙手,用力以指腹去擦拭徽章上的黑氣。

    只是那黑氣像是縈繞在徽章之中,無論他怎么擦拭,始終無法將其清除,反倒觸碰之間里面的絲絲黑氣像是活了過來一般,微微繞著小巧的盾體轉動不迭。

    徽章的異樣令大家都慌了神。

    從三百多年前,兩位大圣賢合力鑄造出這枚徽章頒發給十三圣徒之后,這枚象征著身份、傳承及與大圣賢之間聯系的徽章就從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你們說徽章的存在代表著大圣賢的意志,有徽章在身,便如大圣賢親臨。”宋青小目光在六枚已經幾近全黑的徽章之上轉了一圈,看著六圣徒如喪考妣的樣子,不動聲色的道:

    “現在發生這樣的變化,會不會意味著大圣賢的意志在削弱呢?”

    “不——不可能。”修士這樣的話本應該說得更加斬釘截鐵的,畢竟‘日’賢者在他心中,便如光明之神,光華萬丈,連半點兒冒犯的念頭也不可能生起的。

    若說這話的是其他人,他說不定還會生出一種受到冒犯、侮辱之感。

    可偏偏這會兒說了這話的是宋青小,再加上徽章的異變,使得他在反駁之時,語氣有些猶豫,顯得并不那么堅定。

    “大圣賢如神明,意志堅定,不可能會發生這樣變化的。”

    修士第一時間就已經察覺到不妙了。

    他的心態在進入迷霧森林之后,就已經開始發生了轉變。

    危機重重之中,宋青小強勢崛起,所展現出來的力量給圣徒們造成了極大的沖擊,顛覆了他們以往的認知。

    黑暗之中,‘光明’力量受到削弱,面對黑暗生物襲擊之時,圣徒們發揮不出多大的余地,使得他們的信仰之心不開始出現了懷疑。

    “糟糕!”修士的內心閃過這樣的念頭,他們力量減弱的緣故,興許并不一定全是因為受到黑暗影響及‘日’賢者受了傷的緣故。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他們的信仰不再像以前那樣堅定,所以信仰給他們帶來的力量便減弱了下去。

    而修士、劍士的徽章黑氣彌漫最為濃郁的原因,極有可能是因為兩人的信仰已經是六人之中最不堅定的。

    換句話說,這兩人已經出現了‘叛徒’的潛質!

    如果徽章的異變來自于兩人信仰的不堅定,那么問題就大了。

    “我的天啊。”修士不知想到了什么,一瞬間的功夫,臉色就陣青陣白,痛苦、不安、自責等情緒從他灰藍的雙眼之中一閃而過。

    這個歷經三百多年時光,對于神廷一直忠心耿耿的年邁老修士,沒料到臨到老了竟然才會出現這樣的信仰危機,無異于老馬失蹄。

    面對同伴的目光,他感到一股無法遏制的恐慌從內心深處生根發芽,并茁壯成長。

    同樣慌亂的還有劍士,甚至因為他丟了長劍的緣故,他比修士還要沒有底氣并惶恐。

    他幾乎不敢去直視那枚小小的徽章,而是將手心緊握,一副掩耳盜鈴的架勢之后,臉色好了許多。

    “光明之上在上,原諒你有罪的信徒——”

    圣女已經開始懺悔了,其他人雖然沒說話,但表情卻都十分凝重。

    “未必與你們有關。”宋青小看到明顯已經失了方寸的圣徒們,不著痕跡的將話題帶往別處:

    “這里是暗河之森,是黑暗的領土。”

    這個時候圣徒們恐慌而又害怕,宋青小的話無疑對他們來說是個極大的安撫。

    “‘日’圣賢受傷,魔力受阻,黑暗的力量蔓延,都有可能會帶來這樣的變故。”

    在這一趟任務之前,她對于大陸、神廷一無所知。

    若是在火車上的時候,宋青小說出這樣的話,必定會引來圣徒們不贊同的反駁。

    可這會兒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因為不想承認自己的信仰不再堅定,使得徽章發生這樣的異變,也不愿去想徽章異變之后的后果,宋青小說出這樣一番話后,大家內心都‘信了’。

    她的態度太淡定了,仿佛徽章發生的異變在她看來只是一樁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

    修士等人的態度與她相比,反倒顯得過于的夸張了。

    信徒們聽到他們說的話,開始看到徽章發生異變的時候也受到圣徒們的神態感染,有些心中沒底。

    但見到宋青小若無其事的樣子后,大家又覺得好像問題不大了。

    “這里離臨近深淵領地,‘月’賢者被封印的意識如果已經蘇醒,出現這樣的變故也有可能是正常的。”

    大家很快被宋青小的理由說服,都松了口氣點了點頭。

    “休息一會兒吧,接著趕路,到時總有解決的辦法的。”

    她說完這話,神色緊繃的修士及劍士都露出一絲慶幸的笑容,點了點頭:

    “都聽你的。”

    修士此時甚至有些慶幸做出了聽從她吩咐的決定,有她領頭之后,仿佛架在六圣徒身上的沉重責任都瞬間被分出去了大半之多。

    凝重的氛圍松懈了一些,眾人或躺或坐,此時都不再說話,專心休息恢復體力了。

    四號冷眼旁觀了這一幕,以神識傳音給宋青小:

    “你真的覺得問題不大?”

    這件事情未必這么輕松,被封印的‘月’賢者,出現異變的徽章,他感覺其中還有蹊蹺。

    “怎么可能?”

    宋青小的聲音傳進四號識海之中,她盤膝坐下,手掌一握間,青燈已經被她重新收回身體之中。

    黑暗降臨,她冷淡的面龐消失于暗夜之中。

    “徽章絕對有問題。”她的聲音透過神識,緩緩傳進四號的識海之中:

    “我留意到哈亞斯他們的徽章。”

    兩者都同樣是盾形,色澤也相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黑暗’派系的徽章兩柄交叉的長劍卻是紅色。

    與‘光明’派系徽章的劍尖向上的造型不同,以哈亞斯等人為首的‘黑暗’派系的徽章中,兩柄交叉的細劍則是劍柄向上,劍尖往下的。

    如今修士等人的徽章發生了變化,除了徽章顏色改變之外,劍體也在傾斜,這種情況像是已經在向‘黑暗’派系靠攏。

    估計六圣徒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圣女才會在面色大變之后,出言禱告、懺悔,恐怕是想祈求寬恕。

    之后宋青小說的那番寬慰的話未必是真的,這一點圣徒們也心知肚明的。

    但他們這個時候已經走投無路,唯有將所有的希望押到她的身上,所以這個時候也愿意相信她說的話就是真的。

    他們應該也認為徽章的變化,應該跟此地黑暗力量縱橫有關系。

    再加上他們自身魔力被阻隔,力量施展不出,黑暗籠罩大地,根本看不到‘日出’,絕望之下才會令他們信仰動搖的。

    所以他們寄望于封印蘇醒的‘月’賢者,如大預言術所說,將黑暗驅逐,令光明重回大地,讓一切重回正軌,將徽章的異變扳回來。

    “我們真是要幫忙封印‘月’賢者?”四號說這話時,都覺得有些恍惚。

    可能是平時落井下石的事情干得太多,冷不妨要干一件受人感激的好事了,四號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事到如今,他與宋青小的任務還沒有眉目,僅猜測純潔的心應該是跟‘月’賢者那顆已經被他隱藏起來的心臟有關罷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