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77章 往事

前方高能
     僅憑猜測,還不確定‘月’賢者的心臟是不是宋青小與四號所需要的‘純潔的心’的情況下,真的要幫忙這些人出力封印‘月’賢者?

    先不說這‘月’賢者的力量能控制得了君主級的黑暗生物,又可以密布迷霧森林,造成如此大的影響,就可以看出這‘月’賢者絕非十二圣徒這樣的弱雞。

    同時還有道士等人虎視眈眈,等著給他們搞破壞呢。

    青魔蜥群中宋青小禍水東引,已經與道士他們結下死仇了,雙方恐怕不死不休。

    宋青小的實力雖說有可能已經達到了分神境后階,可一個尚且不知道實力的‘月’賢者,以及在此地力量可能不受多大影響的‘黑暗’派系圣徒。

    還有三個對手,其中道士被迫‘剃度’,恐怕已經氣瘋。

    相比之下,己方除了自己與宋青小,拖著六個大廢物及一群小廢物。

    更別說‘光明’派系的領頭人‘日’賢者如今傷重,龜縮在神廷不出。

    雙方實力懸殊如此之大,趟這渾水真是吃力不討好了。

    這樣的情況下,四號發出靈魂拷問:

    “我們真的要幫他們封印‘月’賢者嗎?”

    “到了深淵領地再說。”宋青小并沒有正面回應四號的問題,而是給了一個籠統的答案,四號就不再說話了。

    反正他已經盡到了提醒的義務,此次任務他已經跟宋青小站在同一聯盟,到時宋青小怎么決定他就怎么做。

    如果情形不對,他撤身開溜就是了。

    他的靈力損耗不小,奧格村、墜龍山谷及青魔蜥群中他雖說沒出多大的力,但他體內的力量卻在之后被混沌青燈吸走。

    到達深淵領地后可能還會面臨惡戰,無論如何他得調整自己的狀態保持巔峰。

    四號不說話后,宋青小則是趁此時機再一次整理此次任務的線索。

    試煉任務要求獲得純潔的心,她一開始在火車上的時候,聽修士等人提及當年封印‘月’賢者的始末,說‘月’賢者的心臟不見下落之后,其實第一時間也曾懷疑過這顆心臟是不是任務要求的那一顆。

    但隨后宋青小就已經否認了這種猜測,因為鉤太直了!

    任務需要獲得純潔的心,很快就得到了‘心臟’的線索,無論怎么看,這也實在太過巧合。

    六個試煉者,除了那至今暫未露面的紫發女外,分為兩隊。

    宋青小的腦海里一一浮現出其余四位試煉者的外貌,從外形看來,無論是一號女人、表現颯爽的三號大漢,還是英姿勃勃的五號道士,都看起來正義凜然。

    相反之下,四號外表兇惡,身材壯碩,眼珠一轉,看起來心機就多,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輩。

    沒料到自己竟然淪落到與四號這種神態兇悍的壞人為伍,一時之間宋青小內心深處什么滋味都有。

    “……”她沉默了半晌,突然開口:“我看起來不像好人么?”

    她這話自然不是問圣徒們及四號的,‘聽’得到她這問題的,就只有暫時寄居在她神魂之內的蘇五。

    四號修為還不到家,哪怕近在咫尺,但她與蘇五交流,四號是感應不到的。

    “嗤。”神魂之中傳來蘇五一聲毫不掩飾的嘲笑,感覺自己原本陰郁的心情都被她逗樂了:“沒料到你也會有在意這種問題的時候。”

    蘇五笑完了,又頓了片刻,才淡淡的道:

    “好人壞話,誰又看得出來呢?”

    他這話意味深長,像是觸感頗深:

    “有些人是好人,可是干的事卻未必是對的。”

    對于蘇五來說,宋青小的性格是很有意思的。

    她謹慎而細微,冷靜得近乎冷漠。

    試煉之中,她心狠手辣,該出手時就出手,絕不猶豫含糊。

    蘇五看她一路從踏入修行之門走到如今,她膽大心細的性格絕對占了主要作用。

    但狠辣之余,她又像是留了一分余地。

    這絲與她性格并不相符的溫和,沖淡了她身上的戾氣,使她整個人哪怕看起來并不好親近,卻在放下心防與她相處之后不由自主的信任她,將她當成真正的盟友。

    “你是什么樣的人,又哪里輪得到別人來評論呢?”蘇五冷淡的道,“說你不好的,殺了就是了。”剩下的自然就是說她好的了。

    “……”宋青小好像又明白蘇五為什么會惹上殺身之禍的原因了,他行事太任性,太過隨心所欲沒有束縛。

    如果不是他實力強大,可能早就被人干掉了,根本不會輪到后面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人動手。

    這個問題問他不是很適合,宋青小識趣的轉移了話題:

    “你跟四號認識?”

    “不認識。”蘇五前一刻還慵懶冷清的嗓音一下陰沉了許多,話音里一副山雨欲來之勢,仿佛原本好不容易雨過天晴的心情,又陰沉下去了。

    “他說的那個人,不是你嗎?”

    宋青小沒料到蘇五竟然會說不認識四號,在青魔蜥群中的時候,四號召喚出的那頭火鳥幻影,分明引起了蘇五的關注。

    她這會兒看似以這樣的話題與他閑聊,實則也是在借此機會看蘇五是不是‘醒著’。

    在自己沒有以神識強行將他喚醒的情況下,僅憑一句意念就能令他快速現身,就證明他根本一直都在。

    應該是青魔蜥群中意識蘇醒之后,就再也沒有隱匿過,而是一直在窺探著。

    再結合四號所說的話,宋青小本來還以為四號口中的‘那個人’就是蘇五的概率已經十拿九穩了,哪知他竟然否認了。

    “不是我。”蘇五的語氣陰沉了許多,他像是又有些想逃避,這話說完之后,沉默了許久。

    這樣的態度一下就令宋青小頓悟,看樣子四號口中的‘那個人’就算不是蘇五,應該也跟蘇五的過去有關了。

    她不是好奇心強烈的人,可此時卻不由對于蘇五的過往感到有些好奇了。

    只是這個念頭在她腦海之中一閃而過,很快又被她按捺下去了。

    “他召喚出來的火鳳,是長離世家所特有的本命秘術。”

    兩人神魂共居一體,宋青小這樣的小念頭蘇五自然也感應到了。

    她是個聰明人,猜得出來他的過往復雜,卻從來都沒有開口問過。

    知情而識趣,從不碰觸人的傷口。

    可能是因為她獨特的成長環境,養成了她這樣‘體貼’的性格。

    恰恰這種無言的包容,又正好是蘇五所需要的。

    所以兩人相識多年,他指點過她修為,告知她一些天外天的情況,偶爾教她一些常識,但涉及到各自私隱的那一面,卻誰都沒有聊過。

    興許是他實在太寂寞了,從出事之后一直到現在,知道他還‘活著’,可以與他聊天說話的,這個世界上只有她了。

    也有可能是有些話埋藏在他心中太久,日夜折磨著他,讓他需要一個宣泄的渠道;

    亦或者今日四號的出現,召喚出他熟悉的火鳳,所以令他難以平靜,想要找個人說話的緣故。

    宋青小對他來說,既是熟悉卻又對他的一切陌生至極,開了這個頭后,蘇五發現有些話并沒有自己想像中那么令他難以啟口。

    “長離世家擁有鳳凰血脈,先天就是強大的火系靈力修煉者,嫡系血脈完全進化之后,能召喚出不死鳥,甚至進化到極致,可以化身返祖鳳凰。”

    可能是陷入回憶之中,蘇五原本清冷的嗓音有些低沉。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會愿意提及過往,但他既然說了,宋青小自然也就聽進心里了。

    他提到長離世家的時候,宋青小就想起這個世族了。

    蘇五當年曾經說過,長離氏已經被他屠殺殆盡了,不知后來他被太康氏驅逐,有沒有這個緣故。

    不過她并沒有貿然開口打斷蘇五的話,而是聽他接著說道:

    “數千年前的長離氏,實力鼎盛之時,是有入圣之境后階巔峰之境的老祖坐鎮的,子孫之中出現返祖現象的血脈也多。”

    千多年之前,長離世家人才輩出,是天外天中甚至隱隱壓蓋過了太康氏、梵音氏的超強宗族。

    他們占了血脈的便利,修行尤為迅速,且火系威力及本命秘術強大的威力,也使得他們的宗族子弟實力不弱。

    “但據聞長離氏的血脈也并非沒有弱點發,越是精純,修煉到后面便會進入一生中最大的關卡。”

    這樣的關卡如同一個詛咒,隨機的會出現在長離氏的血脈每一個修行的階段之中。

    “一旦這樣的詛咒出現,若不能破除,長離氏的子弟終其一生就只能止步于此。”

    且之后的時間,中了詛咒的長離氏血脈會以飛快的速度掉落修行、境界,并如曇花一現般迅速衰老,直到隕落。

    不管多么強大的天賦血脈,不管多么深厚的資源堆積,不管怎么樣的勤奮努力,以及修為達到什么樣的通天地步。

    只要這個詛咒出現在長離氏的人身上,那么他此前的修為便是他將來一生的巔峰了。

    幸運而又不幸的是,這種詛咒在長離氏那位已經達到入圣境后階巔峰的老祖身上出現了。

    “諷刺么?”蘇五冷冷的笑了一聲,問道。

    長離氏的人修煉一直以來順風順水,旁人遇到的瓶頸不會有,修煉的速度也比一般的修行者快得多。

    這位坐鎮的祖宗當年號稱天外天的第一人,已經達到入圣之境,再差一點兒,就能窺探到傳聞之中的大道之境了。

    “從混沌靈力的時代過去之后,數千年來,這個界位之上再也沒有出現過大道之境的強者。”

    當年的長離世家的老祖,是已經半步入道。

    大道之境,是屬于傳說之中的神之境,進入大道之境,甚至可以分享神獄話語權,獲得更多。

    若是可以突破星域的封鎖,從此可以遨游星際之間,脫離肉身、年紀的枷鎖,實現真正的成神之夢。

    可偏偏時也命也,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位長離氏在恰好即將臨門一腳突破的剎那,被禁錮了。

    說來既是幸運,也屬不幸。

    “如果沒有品償過修行的美妙,沒有碰觸到更高的天空,興許被禁錮的時候,便不會感到那樣的難過。”

    蘇五有感而發,這樣的話不知是在說長離氏的老祖,還是聯想到如今自己的情況了。

    對于普通人來說,長離氏的這位半步大道之境的老祖已經是許多修行者修煉的頂峰。

    不少人終其一生,恐怕也難以達到他的地步。

    宋青小聽到這里,點了點頭。

    修行越到后面,便越難進階,這一點她是深有體會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她如今即將突破合道之境,已經是幸運至極,萬中無一了。

    而合道之境相較于入圣來說,又算不得什么。

    這位長離氏的老祖在即將突破大道之境的剎那,偏偏因為血脈天賦的影響,從而止步于大道之外,這可謂是成也血脈,敗也血脈了。

    “長離世家的隱患終于爆發,他們急于想要突破這種血脈帶來的枷鎖。”

    從那以后,長離氏翻閱古籍,想盡一切辦法,“最終他們從‘神’的口中,得到了一個解決的方法。”

    “哦?”宋青小聽蘇五說到這里,終于第一次出聲回應了。

    能被蘇五稱之為‘神’的,她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掌控神獄的幕后之主。

    “解鈴還需系鈴人。”蘇五感應到了她的念頭,雖說并沒有回應她的猜測是否正確,但他默認的態度無疑是已經表明了許多:

    “長離氏當年的血脈來源好像有些古怪,所以這血脈之中帶著詛咒。”

    他對于長離氏的秘辛了解也并不多,畢竟這關乎人家族群的性命,自然不會與他一個外人講解得特別清楚。

    “總之最終的結論是,上古大妖鳳凰血脈需要涅槃重生,唯有如此,才會獲得永生的生命。”

    蘇五說到這里,不由笑了:

    “可是性命只有一次,哪怕可以奪舍重生,可那都已經面目全非,不是自己了。”

    長離世家為了破除詛咒,也曾想過各種各樣的辦法,其中包括奪舍再重。

    但奪舍之后,新的問題同樣來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