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七十四章,富北案大結局

從1994開始
     韓小偉說,內蒙女同學這事本來坐牢的他不應該知道的。

    但韓小偉哥哥曾經南下去順德打工時,來探過監,告訴他村里的那位嫁到內蒙的女同學出事回來了。

    根據村里人傳的滿天飛的八卦,那女同學離婚的理由就是出軌韓小偉。

    那女同學的父親為此氣的茶飯不思,整天躲著不敢見人。

    而那女同學的母親是個沒受過教育的野性子,脾氣比較烈,屬于一點就著火的那種。她把女兒的不幸都歸功到了韓小偉身上,說是韓小偉勾引的她女兒。

    以這個想法和邏輯延伸下去,這女同學的母親三天兩頭就來韓小偉家鬧事。

    大半年下來,誰也不服輸的兩家婦女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已然成了那村落里的固定娛樂節目。

    ...

    時間很緊,男同胞們聊完的時候,留給女生宿舍的時間只剩下了五分鐘。

    也不知道她們急急忙忙說了什么。

    出來以后,曠藝林當著眾人面主動挽起了李杰的手。讓這份大家感覺隨時可能出問題的感情似乎又凝固了幾分。

    而孫念也有異樣。

    只見她直直的來到林義跟前附耳低聲說了一句很突兀的話,“我的原裝膜真的還在,不信的話找個機會讓你試試。”

    原裝膜...,試試...

    孫念神色這么認真卻說著這么不要臉的話,林義心里腹誹一番就晃了一記白眼。

    這種問題真的不知道怎么搭茬。反正順毛驢也好,逆著她的性子也罷,這厚臉皮的姑娘都能找到理由和自己糾纏。

    索性,林義就假裝耳聾,看不見,聽不見,也許是最好的。

    離開中山,眾人乘車回到羊城的時候,剛好是午餐時間。

    提到午餐,女生宿舍的姑娘們言而有信,說要吃大戶宰林義,就真的要宰林義。

    只見她們聚在一起嘰里呱啦,然后選了一家賣相看起來非常不錯的商務酒樓。

    點菜前,唐靜瞟一眼林義就故意問曠藝林,“藝林,買一輛進口奧迪A6L,要多少錢?”

    知情知趣的曠藝林也是笑著看了林義一眼,很是配合著說,“要好幾十萬,你吃不窮他的。”

    旁邊的矮個子李智慧也幫尖,“這話在理。就算某人這次帶的錢不夠,還有某某人會出頭的幫他解圍的,咱們就吃好喝好吧,不要去抄心咯。”

    唐靜立馬小雞啄米似的猛點頭,“是我想岔了,是我愚昧了,是我膽小了,既然吃不窮,那我就不客氣點菜了哈。”

    果真是不客氣。

    一通下來,128元一道菜的魚子醬蟹粉芙蓉,每人點了一份,味道是真不錯,就是分量也太少了點,舌頭還沒打濕就完事了。

    ...

    回寢室的路上,在岔路口男生女生剛剛分開不久,

    劉燕就問負責點菜的唐靜:“這頓飯吃了多少錢?”

    唐靜崴著手指算了算,就說,“賬是林義中間離席付的,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數字,但估摸著也有2600左右了吧...”

    2600!!!

    這個令人驚訝的數字讓一眾姑娘瞬間你望著我,我望著你,有點咋舌。

    她們吃的時候只覺得味道不錯,很好吃,酒樓服務也非常周到。卻沒感覺花了人家這么多,事后才覺得太太那個了...

    劉燕又一次扶額嘆氣,“哎,大一的時候就覺得他是一個潛力股,沒想到大三才開學,就已經發展成了優質股。還是孫念你有眼光,一定要堅持住了。”

    提到孫念,眾人就不約而同的想到了飯館見到的米珈,然后齊齊不正經的望向她。

    孫念表面顯示的很鎮靜,面對眾人慢慢悠悠的說,“他林義就算有錢,也不會比我家有錢,誰在乎呢...”

    誰在乎呢...,看到心里明明在乎的要命、嘴巴卻不服輸的孫念。大家都是默契一笑,卻也不忍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揭好友傷疤。

    林義回到書店三樓的時候,大長腿也是剛從外面回來。

    對著擺放在茶幾上的觀音菩薩細細觀賞了會,林義問,“你去寺廟了?”

    “嗯,”鄒艷霞應了一聲,就解釋說上午宿舍六人一起去的光孝寺,說著說著又掏出一個小小的福袋給林義:

    “里面裝了你的生辰八字、一張符和一些其他辟邪的東西。

    人家師傅說要堅持隨身攜帶三個月,洗澡時不要打濕了,睡覺的時候可以放枕頭下壓著。”

    福袋很精致,甚至可以說的上美觀。上面有一根常見的吊配紅繩,林義打量一番卻沒接,只是眨巴眨巴眼把頭伸了過去。

    見狀,大長腿抿嘴片了他一眼,又片了他一眼,然后很是自然的給他帶上。

    林義問,“這個花了多少錢?”

    女人說,“688。”

    林義有點木,“這么貴?”

    大長腿說,“也有便宜的,但我挑寺廟里最好的師傅幫你化的符。”

    林義也不知道這東西有沒有用,但關于佛的事情講究你情我愿,買都買了,他倒也不去犯忌諱說什么,只是稀糊,“您老人家可真舍得。”

    大長腿又白了一眼,“掙那么多錢不花干嘛,你有個好身體比什么都強。”

    接著女人也不和林義啰嗦,讓他喝一口茶緩口氣。然后就提一把菜刀一個碗去了樓下殺雞,一只開了叫的大紅公雞。

    按照老家的土辦法,大長腿打算用它的血辟邪。

    晚餐吃雞肉,飯到尾聲的時候,林義從書房里把在香江買的鉆石手鏈拿了出來。

    不由分說,在大長腿的安靜注視下,拽過她的左手,輕輕給戴了上去,末了打量一番還說:

    “看吧,我的眼光不錯,很適合你的氣質,尺寸也剛剛好。”

    確實好看,大長腿滿心歡喜,歡喜后又有點忐忑的問,“是不是很貴?”

    林義扁扁嘴,揮揮手就把她剛才的話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掙那么多錢不花干嘛,你好在我心里比什么都窮。”

    女人臉紅紅的道一聲,“德性~”

    見他這么小心眼,嘴角片起老高老高的大長腿最后還是忍不住輕輕笑了,然后很是自覺的把手鏈用袖子遮好。

    之所以遮好,因為她心里明白,跟他這么多年了,林義就不是一個小氣的人,親自送自己的手鏈肯定價值不菲。

    而剛才之所以問貴不貴?而不問具體價格,就是兩人的默契所在。

    畢竟談錢傷感情,這粗淺的階段在這些年里,不知不覺的早已經不適合兩人了。

    9月4號,天不下雨,也不刮風,更沒有說要嫁娘。

    前段時間深城大家長讓林義“等消息”的事情終于有了結果。

    根據刀疤第一手傳回來的消息,深城羅湖分局的某位實權領導因為身體原因,驟然宣布前提內退。

    而新上位的那人據說是深城大家長的“死忠”。

    這個消息很是讓林義興奮,心道餓死的駱駝比馬大,深城大家長還是給力了一回。

    同時林義也從這消息里琢磨出了味道,看來這位大家長離開深城去廈門的日子不遠了。

    理由很簡單,要不是深城大家長離去之前給自己的派系鋪路,羅湖分局的那位實權領導也不會短時間內這么暴力的被拿下。

    畢竟咱們的文化傳統講究中庸之道,斗爭一般情況下都是圍繞“和”字暗中進行的。

    而這明顯不屬于一般情況,屬于“暴力”的特殊情況。

    同時,也得力于深城大家長的暗中助力,北極光微電子副總經理夏全被捕四天之后,又一次因證據不足而被釋放。

    由于擔心這件事還有可能鬧大,在林義的授意下,北極光微電子公司果斷進行了處理。

    9月4日下午,北極光微電子發布公告稱:北極光微電子副總理夏全先生由于個人原因,已于1997年9月4日中午辭任。

    通過這件事,林義要制造一個假象:讓外界認為,顯然北極光微電子想要暫時先疏遠夏全與公司的關系,以防之后讓他人找到意想不到的口實。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

    不甘心于北極光微電子就這樣過關。夏全事件剛告一段落后,富士康又步步緊逼地公布了另一與侵權案相關案件的進展。

    公安局對涉及侵犯富士康科技集團商業秘密案件的前北極光微電子員工潘文清、周軍、王強和許少青等人分別進行調查。

    三名前富士康全資附屬公司富泰宏的雇員離職后,均獲得北極光微電子聘用并任職重要崗位。

    基于公安局的這個調查結果,周軍、王強和司少青被深城市寶安區人x檢察院及深城市龍崗區人x檢察院分別控以侵犯富士康科技集團商業秘密罪。

    深城寶安法院發現,周軍等人通過指示鴻富錦精密工業前雇員后受聘于北極光微電子的潘文清。

    自富泰宏另一名前雇員王維處取得富士康科技集團的上千份文檔,從而非法取得屬于富士康科技集團的商業秘密。

    許少青也在受聘于富泰宏期間違反對富泰宏的保密責任,自富泰宏之處所帶出了若干檔案,用于北極光微電子同類檔案的編撰制定。

    深城寶安法院參考了中國科學技術部知識產權事務中心就潘文清取得的文件作出的鑒定結論。

    同時也參考了北京九州島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從潘文清在北極光微電子辦公室的計算機中取得的被查獲硬盤中的文檔作出的鑒定結論。

    經過當庭質證,深城寶安法院認可了兩份鑒定結論的合法性及可靠性,并接納了被鑒定的文件載有非公知信息及可對擁有該信息者帶來經濟利益的結論。

    1997年9月16日,潘文清被深城市寶安區人民法院判決侵犯富士康科技集團商業秘密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4年。

    1997年9月22日,周軍、王強和許少青被深城市龍崗區人民法院判決侵犯富士康科技集團商業秘密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四個月。

    對這個判決結果,北極光微電子不服,隨后提出了強烈的抗議和上訴。

    北極光微電子方面認為,夏全于1997年8月31日被羅湖x安局拘留,只因協助調查,且由于缺乏證據,夏全已于1997年9月4日獲得羅湖x安局釋放。

    根據北極光微電子公司法律顧問葛律師的反對意見:

    按照有關中國刑事程序法律,一名人士在中國被x安局正式逮捕前,會被拘留調查。而該人士只會在被正式逮捕后始會被x察院起訴。

    此外,被深城中級人民法院定罪的周軍、王強及許少青為公司前雇員。其與公司的雇傭關系已于其被定罪前終止,且彼等任職本公司期間均非高級管理層成員。

    彼等是個人被定罪,故公司無需因其被定罪而負責。北極光微電子相信,公司整體業務、營運或財務狀況,不會因任何上述事件而受重大不利影響。

    同時葛律師團隊方面辯護說,夏全任職北極光微電子副總理期間,負責的是法律及審查部門、電腦中心工作,監管公司一般營運。

    但從未參與日常業務運作、生產及銷售分部及研發部門的工作。

    所以隨意被拘捕是不得當的。

    ...

    至此,經過葛律師團隊的精心編織,北極光微電子于1997年9月26日晚間,披露了富北案的最新進展。

    北極光微電子公布的進展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近日,本公司收到x安局出具的《撤銷案件決定書》,因案件證據發生重大變化,x安機關撤銷了對本公司的刑事調查。

    為案件進行司法鑒定的北京九州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有關負責人趙軍、陳勇及劉付興,因涉嫌幫助毀滅、偽造證據和收受賄賂,已經被x安機關執行逮捕。

    二、原北極光微電子員工管一路,涉嫌非法接受富士康和比亞迪的雙重賄賂,在案件中為富士康誣陷北極光微電子、在出事前為比亞迪非法竊取本公司保密文件。

    目前其已被x安機關逮捕,由x察機關控罪并追究刑事責任。

    三、本公司總經理王欣收到x安機關出具的《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據此,x安機關基于案件證據發生重大變化終止了對王欣小姐的所有調查。

    北極光微電子公布的三條新進展使得整個富北案出現了驚天大逆轉。

    在外界鋪天蓋地的媒體眼里,北極光微電子稱得上是絕地反擊。

    此前,北極光微電子一直是案件的被告方,從兩家公司長達半年的歷次交鋒來看,北極光微電子幾乎總是處于被動防守的局面。

    這一次不同了,終于“反咬一口”,給了富士康一個下馬威。

    當然了,最痛心疾首的還是比亞迪王傳喜,莫名其妙就被卷進了這樁大官司中。

    但做過下作事的王老板也是有苦說不出,畢竟北極光微電子有圖有證據,關鍵時刻不僅管一路齜牙咧嘴狠狠咬自己一口。

    就連以前的助理也是出庭作證:聲稱北極光微電子公司很多的關于富士康的機密文件,都是他們根據王老板的授權而做的。目的是以北極光微電子為踏板而獲得技術,事后不用受行業指責。

    誣陷!赤裸裸的誣陷!

    法庭里,王老板面對曾經的心腹顛倒黑白的指控,心都快崩潰了...

    ...

    先拋開王老板的委屈不談。

    在整個富北案中,x安機關從北極光微電子公司查封的一些電腦內資料是否構成證據成為了關鍵,雙方對此有不同看法。

    北京九州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在1997年6到7月對這些證據進行了鑒定。

    正是由于這一次鑒定,使得整個案件的進展急速突然朝向不利北極光微電子的方向發展。

    而葛律師就是在這里找到了突破口。根據深城大家長的暗中幫助,揭發出為案件進行司法鑒定的北京九州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有關負責人趙軍、陳勇及劉付興,UU看書www.uukanshu.com涉嫌幫助毀滅、偽造證據和收受賄賂,而行賄的顯然就是富士康公司了。

    如此一來,證據發生了重大變化,所以相關部門對北極光微電子的調查幾乎一筆勾銷。

    包括撤銷對北極光微電子公司的刑事調查,終止對王欣的所有調查。

    到此時,這個被稱為“中國高科技領域知識產權第一案”的富北之爭,在外界專業人士看來離結案不遠了。

    這些專家和媒體一致認為:北極光微電子幾乎立于不敗之地。

    同時他們也感嘆,這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官司,北極光微電子竟然也能翻盤!

    太顛覆常識了,太驚嘆了!

    僅此一次世界電子行業矚目的大官司,北極光微電子的名氣更上一層樓。

    當然,這次的大官司,除了北極光微電子收益外。其幕后的大功臣,葛律師及其團隊也成了大贏家。一躍成為東亞最頂級的律師事務所之一。

    ps:在境外見客戶。終于抽時間把這個官司了解了,哎,不容易,真的松了口氣,因為這個官司三月沒少被人噴...

    另:求一波票票,票票,票票,訂閱!

    對了,每次三月的ps都是卡數字,不收錢的,這是職業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