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七十四章,針鋒相對

從1994開始
     耗時半年之久的官司終于要有結論了,林義那顆懸著的心也可以慢慢落地。

    之前是真的擔憂啊!

    試問一個剛出毛驢的“小年青”驟然面對郭老板這樣的商界強權人物、以及鴻海和富士康這樣的巨無霸公司,要說心里不擔憂那肯定是假的。

    這和林義的“年紀”無關,而是和閱歷有關。

    雖然前生也能做到中心總這樣的高管職位,但畢竟也是人家手下的兵,只是這個兵的身份比普通的大頭兵稍微好一點而已。

    但做普通高管和自己帶領公司獨自面對這樣的艱難險阻,那肯定是一種完全不一樣的體驗。

    真是應了那句話: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不養兒,不知父母恩。

    不過這個官司的最核心部分還是管一路的突然認罪作證,基本上該由北極光微電子承擔的責任,都被他一力承擔了。

    如果沒有意外,管一路只怕會被重判,估計的在牢里呆好些年。

    盡管管一路罪有應得,自己犯不著同情,也不會去悲天憫地的做圣人。但林義卻還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這不僅是自己心里堅守的底線,也是做給別個看。

    對此,站在窗前的林義望著外面城市遠景思考了會,就給明天將要回國的王欣打了個電話:

    “雖然管一路曾經背叛過我們,但我們做事要一口唾沫一顆釘。你回來后,就去管一路家里看看吧,如果他的老父老母、以及妻兒子女有什么需要幫助的,你也盡力幫幫。”

    聽到林總的信守承諾,以及寬宏大度,電話那頭的王欣也是松了一口氣,這才是自己心里希望的林總,于是高興地應了聲,“好。”

    明面上看,北極光微電子的翻盤和管一路的認罪息息相關。

    但林義心里明白,其實深城大家長的背后出力也同樣重要。

    要是沒有深城大家長在幕后背書,北京九州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有關負責人趙軍、陳勇及劉付興,也不會涉嫌幫助毀滅、偽造證據和收受富士康的賄賂。

    對的,這三人之所以這么做,也是得到了私下里的相關承諾。幫忙在關鍵證據鏈上來個釜底抽薪,事后他們每人都會得到400萬元的好處費。

    雖然聯系這三人的組織是深城大家長方面的,但這1200萬還是得林義出。

    想了想,電話里說這個錢的事總覺得不安全,于是林義召來了何慧。

    當面說,“這個900萬,你分三個賬戶在瑞士銀行給他們存進去。另外,給郭青也劃500萬過去,算作酬勞費用。”

    說到這,林義一臉嚴肅的慎重囑咐,“這筆錢的去向,我不希望留下任何證據和痕跡。你要是沒辦法做到,就請會做這行的行家出手。”

    何慧記好筆記,抬頭望著林義眼睛鄭重承諾,“林總請放心,我知道輕重的。雖然相關操作對于我們來說并不太難,但為了穩妥起見,我還是會請香江那邊的行家里手幫忙。”

    林義很欣賞她的小心,

    “行,那這事你趕緊去辦吧。”

    “好。”

    看著何慧起身,看著她關門離去。林義心里也是肝疼。

    是真的肝疼,要說一下子出去1700萬,心疼不心疼?

    在這年頭,1700萬可是筆巨款,不心疼怎么可能?自己的錢都是一分一分掙來的血汗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心疼歸心疼,但林義卻看的明白。

    要是沒有這筆巨款的誘惑,身處那種香餑餑職位的北京九州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有關負責人趙軍、陳勇及劉付興,怎么可能會輕而易舉的犯險?

    怎么可能輕而易舉的幫林義實行計中計,一邊主動向富士康索賄?一邊配合著將計就計把富士康所有的官司優勢推向深淵?

    要知道,鑒定中心和富士康聯手干骯臟事,那鑒定的結果還具備效力嗎?

    答案肯定是沒的。不僅鑒定結果得不到法律的認可,還把之前的有理變成了無理。

    你們都相互勾結了,北極光微電子怎么可能愿意當冤大頭啊。

    所以,當然,畢竟這三人要坐幾個月牢的,而且還要丟掉飯碗。

    沒有大的利益怎么可能動心?

    不過郭老板之前怎么也不會明白,一直以金錢開路無往而不利的他會在這里栽了跟頭。

    林義心里不由小小得意:內地可不是灣灣,生態環境不一樣,老郭同志這次就權當給你一個教訓吧。

    當然了,為這個官司付出了這么多錢,值不值?

    不要問,就算傻子也知道值,而且是大值特值。

    不說其他的相關利益,就說一點最直接的:贏得了官司,就意味著把那一萬多份“克隆”過來的機密文件徹底洗白了,這些技術的知識產權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用,也正兒八經的成了北極光微電子的核心技術。

    得到了知識產權,得到了技術,那和摩托羅拉的手機代工合作就沒有了任何阻礙。

    和讓人羨慕的、成堆的高新技術相比,和整個代工行業的未來巨大紅利相比,區區1700萬又算的了什么!

    其實,林義也隱隱知道,或者說,很多有識之士都隱隱明白,其實在這件案件中,有關機構是無形之中偏向北極光微電子公司的。

    畢竟一個是內地本土非常具有潛力的高科技公司,一個是灣灣企業。對致力于改革開放,趕上世界尖端技術的內地來說,有這種無形中的偏幫其實也是沒什么可說道的。

    到了現在林義才恍然大悟。前生吧,好多企業的官司在內地都能打贏,自身實力固然最重要,其實也是占了“引進技術”這一國策的光。

    越這樣想,越這樣判斷,林義就覺得自己分析的越對。

    比如,官司快要塵埃落定后,卻少有大報紙在后面質疑,在后面說七說八。

    就連之前公開叫板北極光微電子的京城青年報,此刻雖然不甘的也在分析官司的種種情形,但到底是雷聲大,雨點小,翻不出什么花樣。

    當然了,林義更明白:如果北極光微電子不是在這種尖端技術行業有所作為,又或者北極光微電子在這次官司中表現的很平庸,那有關機構也不會偏幫。

    畢竟內地大企業、明星企業多如繁星,誰還會把過多精力放在你這個爛泥扶不上墻的公司上。

    畢竟與世界接軌之際的大環境下,一切東西,至少明面上都要說得過去。

    官司要有定論了。

    林義還沉浸在喜悅中的時候。憔悴的郭老板在今早的富士康內部高層會議上,面對幾十雙眼睛罕見的沉默了。

    而沉默過后,郭老板宣布了一項公司戰略:要把富士康的生產工廠逐漸往內地省份轉移。

    有下屬不解問:為什么?

    現在中國最有潛力的經濟中心就是珠江三角洲,而內地大部分省份都還是以傳統農業為主,這不是相當于放棄香餑餑去啃糠咽菜么?

    會議室內的下屬們怎么想怎么覺著都不劃算,怎么看怎么都看不明白。

    面對手下質疑,一向強權的郭老板這次罕見的沒發火,而是喝一口茶耐心講:

    “這次我們雖然受了天大的委屈和不公,但內地經濟騰飛在際,要我們放棄這個大市場是不可能的。

    但這次事件,我思來想去、以及事后向一些朋友請教,才明白過來我們雖然官司是輸給了北極光微電子,但其實我們也是輸給了自己,也是輸給了大勢。

    我們在深城是干不過北極光微電子的。有北極光微電子在,我們在珠江三角洲的優勢都會被制約掉...”

    經過這次官司,老郭同志一下子看明白了很多,深城機構不看好他,何必在那里投入更多的資金技術?中國版圖那么大,不要計較一時得失,去其他省份不一樣香嗎?

    不過韌勁十足的郭老板也不是那種一下子就泄氣的人,只見他隨后召開新聞媒體表示:

    “這次我們失手了,不代表什么。在代工領域我們依舊是巨人,北極光微電子依舊是矮子,在今后的競爭中,我們要給他們好好上一課,做技術做生意:光會偷是不行的,光是嘴炮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面對郭老板重整旗鼓之后的叫囂,北極光微電子也針鋒相對的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消息不多,就4條:

    第一條,鄭重宣布北極光微電子與摩托羅拉正式達成了手機整機的代工合作協議。

    林義授意這時候發布新聞發布會,目的就是赤果果打臉。你郭老板不是自喻為代工巨頭嗎?我們不是矮子嗎?

    那好,我先從你自認為的基本盤里分一杯羹再說,就看你氣不氣。

    第二條,北極光微電子宣布分別在米國和歐洲成立辦事處,目的是和世界巨頭公司方便業務往來。

    北極光微電子的此舉意圖非常明顯:你富士康不是要競爭嗎?

    那我們北極光微電子怡然不懼。就算你不競爭,我們都已經擺明架勢要和在世界范圍內和你郭老板搶食了。

    第三條,由于上次第一批試單圓滿的達成了蘋果公司的要求。北極光微電子現在和蘋果公司進一步達成了合作協議,下一步將會組織部分電腦元件的代工生產線。

    我們北極光微電子的目的非常明確,希望以此為契機,將來能為蘋果公司代工電腦整機...

    第四條,面對眾多媒體的提問,王欣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過去一個月在歐美除了購買先進的生產設備和相關專利外,其實也在和一些世界級巨頭進行業務談判。

    有媒體緊著追問,“王經理,請問能說的具體一點嗎?有歐洲媒體報道說,它們在諾基亞門口看到了你的身影,請問這是不是意味著北極光微電子要和諾基亞達成合作協議了?”

    王欣抬手微壓,示意會場安靜,然后笑著表示說,“確有此事,我們和諾基亞雖然還沒有就手機代工達成最終協議。

    但雙方也在切磋相關細節之中,希望不久的將來可以給大家帶來更好的消息...”

    新聞發布會后,在街邊一家特色菜館里,一口氣點了三個菜的王欣問,“我這次表現的如你意吧。”

    林義拿過兩杯子,一人倒一杯啤酒就說,“很滿意,UU看書www.uukanshu.com 估計郭老板都不會想到打臉如此的快吧。

    不過郭老板畢竟家大業大,經驗和手腕也是大行家,你可不能有一點松懈,后面要繼續努力。

    來,干一杯。”

    王欣點點頭,也是愉快的舉起杯子輕輕一碰,一口喝掉就感嘆說,“還好這次的官司快塵埃落定了,不然我那茶飯不思的父母都快焦急成人干了,生怕官司輸了我要去坐牢。”

    林義聽著也是一樂,打趣問,“那他們現在放心了吧,是不是又有時間和心思催你找對象結婚了。”

    “哎...”

    又郁悶的嘆口氣,面對這事王欣也很是無奈,跟著吃了幾口菜,隨后又說,“馬復制和劉志西約我們一起吃飯,你什么時候有時間?”

    林義笑說,“時間擠擠總是有的。不過你身份估計早瞞不住了,這次準備好多喝酒吧。”

    林義認為時間擠擠總是有的,郭青也是這么認為:你林義一直推脫沒時間和我見個面,這次總可以擠出時間了吧。

    這不,時刻關注林義動向的郭青一見林義來了深城,也是化好妝容就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林義住的酒店。

    堵他來了。

    ps:抱歉,回來晚了,更遲了,早安,順手求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