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七十五章,那你能給我帶來什么好處?

從1994開始
     吃完晚餐,與王欣道別后,喝了些些啤酒的林義也是邁著悠閑的小步子回到了下榻的酒店。

    一邊按電梯,一邊心思活泛的想:自己老是住酒店也不是回事,看來得抽時間在一些重要的城市多買幾套房才行。

    比如深城、羊城、長沙、滬市、京城等...

    其實買房這事,是完全可以假手他人的。但林義心里有芥蒂,總覺得自己看過才有安全感,自己親自拍板的才有溫情。

    而溫情,是林義從始至終一直都特別在意的東西。

    當然了,如果是蘇溫幫著買房的話,不但沒有疏離感,還會十分的放心和親切。

    可蘇溫買的話,也有一個問題,那自己以后的行蹤太容易被她掌握了,那這樣子還怎么四處開花結果呢。

    想了想,深城和羊城一部分房產可以讓她買。至于更多的,哎,不知不覺人就會不經年,得趕緊買,得及時行樂才行喲。

    花花腸子灑了一地,林義也是打開了房門,只是卜一進去,就呆愕了。

    房間里竟然有人,一身黑色衣服緊致的包裹了勻稱,立在窗前看著外頭的身影,很是讓人想入菲菲。

    果然是深城大家長這么嚴肅的人也會犯錯的存在,還是很有料的,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熟女風駕馭的非常完美,很有氣質風情。

    林義以為自己進錯了房間,還特意倒退出去看了眼銘牌號,發現沒弄錯才又走了進來。

    事關這敏感的女人,林義本能的敞開房門不關。

    蹙眉問,“你怎么知道我來了深城,你又怎么進的我房間?”

    聽到聲響,郭青也是及時轉過了頭,不僅把林義剛才的意外表情看在了眼里,也聽出了對方的不友好。

    不過郭青既然來堵門了,也早就有這種心里準備。

    只見她瀟灑的吸一口煙,走過去把房門關上就似笑非笑的對林義說,“一個酒店而已,我想進來就進來了。”

    好一個我想進來就進來了,果然不愧是能夠風輕云淡把“胡姨”逼得喝男神油的厲害角色。

    不過,有脾氣也得裝著沒脾氣,這女人現在林義還有點摸不清,而且暫時也不想去得罪她。

    俗話都說,打狗還得看主人。

    這女人背后靠著深城大家長,林義現在剛和人家男人的關系是最好的時候。更何況這只狗也不是簡單貨色,也忍忍就過了。

    瞧著林義一言不發的自顧自的倒茶,喝茶。

    郭青又說,“也不知道你和王經理吃飯、談事情要耽擱多久,所以一個人呆著無聊,沒經過你同意,就在你房里吸煙了。”

    聽到這話,本想忍忍的林義猛然轉身,眼睛直突突的死盯著對方,語氣非常不善的道:“你在跟蹤我?”

    對林義的變臉,郭青不以為意,又吸幾口煙,才在煙霧繚繞說,“談不上跟蹤,畢竟你也派人跟蹤我兩月了,

    咱們最多算是信息互換而已。”

    說到這,女人見林義臉色愈發不善,于是也緊著一口氣把說完,“我說這些,并不是想讓你誤會,或者彼此成為仇人的。

    只是想讓你明白,我們的身份是對等的,這為以后我們的合作能打下“友誠”的基礎。”

    合作的事,林義并沒放心上,而是在心里郁悶地琢磨,刀疤這是怎么跟蹤人的?

    被人反跟蹤了還不知道?

    瞧著林義的臉色,猜到他心思的郭青就說,“其實你手下的業務能力還是不錯的。只是以林老板的手腕也應該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強中更有強中手,不在太糾結。”

    不要糾結?

    林義怎么能不糾結?看來有必要把關哥叫回來才行了。

    心里這么想著,剛才還不友好的林義也是慢慢恢復了平靜,安靜坐好就問,“說說吧,三番幾次想見我,到底為何事?”

    “林老板果然是做大事的,爽快。”看著林義短時間里整理好表情,郭青也是把手里的煙吸完,然后坐在他對面翹起二郎腿表明來意:

    “我知道你即將在廈門和滬市開設新的歐尚shoppingmall,我的目的很簡單,想參一股,超高溢價參一股。”

    林義瞇了瞇眼,不動聲色問,“是你的意思?還是背后那人的意思?”

    都被人跟蹤這么久了,自己那點破事早已經不是秘密,于是郭青也是直接坦誠,“是我的意思。”

    林義第一時間沒說話,只是暗中觀察著對方。

    而郭青也表現的光棍,就那樣晃著二郎腿吸著煙,微笑著接收林義質疑的目光,期間還問他要不要來一根煙。

    煙沒接,但沉默過后,林義就選擇相信了她的話。

    理由很簡單,如果是深城大家長的意思,那郭青會更加的理直氣壯,也會比她說“自己的意思”有力量的多。

    因為如果深城大家長要參一股的話,林義雖然也不會同意,但想要拒絕也是得花代價的。

    想通了這點,林義就有些不解的看向對方,不過還是沒說話。

    郭青說,“我的為自己的出路做打算。”

    人老色衰,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更何況郭青這樣以se伺人者,大部分都難逃被拋棄的下場。

    但是郭青現在正是風華最好的時候,是個男人占有了也不會一下子放手的吧。

    林義雖然明白卻依然不說話,靜靜地看著對方,等待下文。

    看林義這骨頭這么難啃,郭青就進一步說,“他和我透露過,成功任職廈門就象征著他已經邁過了最艱難的關卡,以后很可能平步青云。”

    這話,林義感覺懂了,卻懂了之后感覺又困惑了。

    郭青說這話,是在暗示嗎?隨著深城大家長的位置越來越高,水漲船高的她自己以后的分量更重?

    還是說:深城大家長通過這種透露,無疑是在向郭青隱隱的攤牌,為了前途,必須揮劍斬情絲。

    眼睛悄悄的在郭青身上流轉,林義一時間也是有點摸不透是哪一種可能。

    畢竟通過自己的觀察,深城大家長這人平時還是比較自律的。下班也很少去飯局,有空就回家陪妻兒子女,一副好丈夫好爸爸的形象。

    講真。要不是刀疤意外發現人家和郭青有一手,林義至今都不會把深城大家長往這方面想。

    沉吟許久,林義問,“以你現在的位置,瞌睡了有的是人愿意給你送枕頭,為什么選擇我的事業參一手?”

    “我這位置,確實有很多人愿意送枕頭,甚至連人都愿意爬著送上床。”

    說著,郭青用一種奇異的目光上下掃了眼林義,還大大方方在某個地方停留了幾秒,“但你和那些俗氣的人與眾不同,讀了你的生活閱歷,我打心底里看好你。

    更何況,你羊城的歐尚shoppingmall的格局非常宏大,我事后私自請了十多位知名專業人士評估過,他們贊譽很高。

    人家評價說,在商業購物廣場這塊,歐尚shoppingmall在國內無人能出其左右,理念至少領先國內同行十年以上。

    就算放眼世界,也是別具特色...”

    林義被這種目光看到渾身不得勁,這女人的目光里透出的媚真心叫人難受。

    果然是專職以身伺人者,現在的眼波流轉和第一次在酒店見到的那個逼下屬喝男神油的清冷形象,仿佛是兩個人。

    林義心底里暗道一聲厲害,同時也是愈發的感到棘手。對面這女人不僅承認系統的調查了自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而且私下里又對羊城的歐尚shoppingmall這么的“盡心盡力”,看來是抱著志在必得的心思啊。

    思慮一番,林義面色平靜的又問,“你說的超高溢價是怎么個溢價法?”

    郭青不繞彎的直接豎起手指說,“1.3倍。比如你羊城的歐尚shoppingmall預算是10.3億元左右,而我愿意以13.7億左右進行投資。”

    這個價還算有誠意,沒仗勢欺人地打著白嫖的心思來,林義心里一下舒服不少,抬頭看向對方,“哦,那你想投資多少股份?”

    郭青說,“10%到15%之間,不會影響你的主體地位。”

    確實是不能影響自己的主體地位,可林義心說這可是商業廣場,是一本萬利的生意,是可以作為遺產福澤子孫后代的。

    甚至從一定程度講,它雖然沒有步步高電子和北極光微電子有前景。

    但貴在更穩固,畢竟科技行業更新換代太快,今天是行業巨無霸明天可能就不值幾個錢了。

    所以,憑什么隨便給你分啊。

    不過林義并沒有直來直去的說叨,而是盯著對方眼睛,一字一字的問,“那你能給我帶來什么好處?”

    ps:突然卡文了,推薦票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