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七十六章,你要不要吃頭餐?

從1994開始
     “那你能給我帶來什么好處啊?”

    聽到好處,郭青換了個姿勢,就聲音裊裊的說,“我可以幫你在深城和廈門適當要政策和拿地,可以幫你阻擋來自朝野的麻煩。”

    郭青把“朝野”兩個字咬的很重。

    “朝”代表什么?兩人心里都很清楚。

    而“野”就更有說叨了。林義不方便、不敢干、不能干的事情,她會看著可以幫著清理。

    至于郭青有沒有這個能力,林義一點也不懷疑。能套牢深城大家長,就不是一般女人可以做到的;能瞞天過海的反跟蹤偵察兵出身的刀疤,能在她自己的酒店里不露自威、一言九鼎。怎么看都不是個簡單貨色。

    不過有點費解的是,對方的注下的很重!

    林義面色沉靜如水,心里一下就有了猜測,是不是風華正茂的郭青在深城大家長那里要失勢了?所以抓緊時間找出路?

    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想,林義試探著說,“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閃了舌頭,這話你背后的人都不敢承諾。”

    林義的突然變臉讓郭青一愣,隨即她對著林義嫵媚一笑就站了起來。

    只見她熟練的解開三粒襯衫扣子,走到林義跟前彎腰露出隱隱風情說,“口氣?那你知道我最大的資本是什么嗎?”

    郭青妖嬈的這樣說著的時候,右手食指還從她咽喉往下輕輕劃了一條線。

    眼睛隨著她的手指寸寸移動,暗贊果真是絕佳模具,林義突然鬼使神差地問,“你這模具制造過多少樣板?”

    模具???

    樣板???

    郭青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但當她反應過來時,隨即媚眼如絲的又解開了一粒扣子,吹口靡靡之氣說:

    “你知道女人什么東西最珍貴嗎?那就是讓別人看得到、得不到的才最珍貴。我要是接待的人多了,就也成了大路貨,那還有何資本。”

    兩人距離很近,彼此都差不多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更何況還尼瑪的五粒扣子開了四粒,這...

    林義瞳孔深處放光的欣賞了一遍,然后才抬頭盯著郭青眼睛說,“看來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很重?”

    郭青笑語嫣嫣的觀察著林義,不過一聽到這話就立馬直起了身子,一邊把扣子一粒一粒系上,一邊坐回去翹起二郎腿說:

    “我年輕的時候就是鐘情他的果敢和毅力,才選擇義無反顧的跟了他。

    他也待我不薄,家務話他和他妻子交心,而把所有的男女之事都托付給了我。

    但我知道,隨著我們年歲的增大,隨著他愈發的位高權重,隨著他女兒的長大,我以后也會敗于他的果敢和毅力。

    所以...”

    說到這,郭青收斂了玩味的神情,而是一臉認真的看著林義說,“所以趁現在我還得勢、還不是浮萍的時候得為自己選擇一個退路。”

    四目相視互相試探了會。

    林義琢磨出味道了,郭青之所以這么說,是在隱晦的告訴自己,她目前的是那人的心頭好,甚至到了“獨寵”的地位。

    同時這女人也在表明,背后的人默認了她為以后選擇退路的行動。

    看來那個嚴肅的深城大家長還是個有情有義的啊。

    不過林義也是風里雨里幾十年的人了,頓時不可置否的說,“那你也不應該把他的“默認”用到我的事業上,我這人可不喜歡分享。”

    郭青收了二郎腿,神色又認真了幾分說,“四個原因。一是我不想為錢太過折騰,最好找到一勞永逸的金蛋蛋;二是因為你有潛力,值得我下注。三個是你菱角分明,有恩報恩,有怨報怨。

    至于四么...”

    女人又改了臉色,一臉異樣的說,“四是因為你的女人多,尤其是你的老相好,蘇溫。”

    看林義還是不接話,郭青頓了頓,點燃一根煙吸一口繼續講,“受他的影響,我喜愛讀史書。我發現自古多情的男人基本和人面畜心掛不上勾。

    而你對蘇溫的有情有義,就證明你不是一個寡情之人,同你合作不用太擔心你的人品。”

    女人看問題的角度果然不一樣,不過林義也直呼人家看的準。

    ...

    后面兩人聊了很多,但不論郭青怎么舌燦蓮花,怎么誘惑,林義都不表態。

    不過郭青顯然也是有心里準備,一點也沒有表示出不耐,抬眼看了看外邊的天色就玩味的說,“今天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去扮演角色了。

    這事情不急,你仔細想好了再給我答案。”

    說著女人起身準備離開,只是要臨到門口時,郭青又側身戲弄林義,“等會我就去喂鷹了,想不想在這之前吃一次頭餐?”

    林義眼睛在她身上掃了一圈,安靜里說,“他可不是一個好易與之人,要是知道你這樣子,估計...”

    “估計?易與?”郭青哂笑一聲,又回到林義跟前吐氣如蘭的挑釁道,“能在社會上出人頭地的誰好易與?

    你?我?還是坐到那個位置的他?

    不過你大可以放心享用,我以往十來年間,人前人后留給他的印象非常好。”

    林義往后移了移,“請你好好遵守職業道德。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郭青風情一笑,跟進附耳麻麻癢癢的低聲哈氣說,“遵守職業道德是應該的,不過人不能太死板,現在職場上不是流行上下銜接么,端著上家的碗,找下家的飯。”

    林義不以為然的斂了斂眼皮,說,“大概是吧。可我這人沒有吃大鍋飯的習慣。”

    郭青瞬間收斂了笑容,“你是看不起我?”

    林義搖搖頭,“談不上。工作不分貴賤,職位不分高低,這個世界上誰又比誰干凈多少?”

    這次輪到郭青沒接話了,就筆直的那么站著,眼睛盯著林義不放過任何一絲可以辯明真偽的線索。

    良久,平靜如水的郭青,不咸不淡地說了句“后會有期”就離開了。

    郭青走了。

    林義也緊跟著來到窗戶邊,挑開窗簾一角,靜靜地看著酒店門口來了一輛平治,靜靜地看著郭青上車。

    同時心里在想,今天的郭青有點反常,是有點操之過急了?還是在試探自己?

    但不管是哪種情形。

    大概,也許,可能還有自己不知道的隱情。

    ps:求能見到日落。

    月票,推薦票,打賞砸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