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304章 母與子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莉莉安妮是隆道爾黑教會的三當家,當然不是啥善男信女,所以融合了莉莉安妮部分靈魂的龍傲嬌一聽是要她干救人這么無聊的事,頓時一臉的意興闌珊,秒變咸魚。

    防火女才不管那么多,拉著龍傲嬌來到星爵面前說道:“那些黑霧很危險,你去召集聯軍士兵,她會帶你們離開。”

    星爵看看防火女又看看龍傲嬌,滿頭霧水的說道:“這位是……你的姐妹?”不然怎么長的一模一樣。

    防火女還在想該怎么解釋,就聽龍傲嬌滿是不屑的對星爵說道:“男人果然都是蠢貨,她才不是我的姐妹,她是我媽!”

    星爵呆了,防火女也呆了,但前者是在想那個混蛋這么幸運能跟防火女生孩子,而后者略一愣神就狠狠一個腦瓜崩敲在龍傲嬌的額頭上。

    轟隆一聲,大地碎裂,龍傲嬌直接原地升天,化為灰灰……

    星爵嚇傻了,一言不合就殺閨女,洛斯里克還真是冥風淳樸啊!

    防火女也有點意外,她忘了自己現在被強化了一萬多倍,這全力一擊下去伊戈的分身都得涼,更別說她的分身了。

    但既然都是分身,那伊戈可以批量生產,防火女也可以批量生產,所以下一秒,一個全新的龍傲嬌就從她身體里跳了出來,氣急敗壞的說道:“你有毛病啊,干嘛打我?”

    防火女更加氣急敗壞:“誰讓你亂說話,我什么時候成你媽了?”

    龍傲嬌質問道:“難道我不是你生的?”

    “呃……”防火女一陣語塞:“生雖然是我生的,但……”

    “但什么但?”龍傲嬌趾高氣昂的說道:“你生的我,你不是我媽是什么?”

    “嘶”防火女倒吸一口涼氣,滿頭黑線的說道:“你的生理衛生是羅莎莉亞那個傻白甜教的啊,我說的生和你說的生是一個意思嗎?而且嚴格來說,我生出你根本既是個意外,是被動的,是不存在主觀意愿的,你到底明不明白!”

    “誒,過了過了。”星爵突然開口,他雖然是個老色批,但童年經歷讓他對孩子有著特別的關愛,所以聽到防火女說到“我生出你是個意外”這句話,他立刻扯了扯防火女的衣角,打圓場道:“相信我,沒人比我更討厭這種意外。但我要說的是,孩子是無辜的,你不能將自己的過錯歸咎到她的身上,這是一種不成熟的行為,更不是一個母親應有的行為。答應我,跟她好好談談,她擁有跟你一模一樣的容貌,也一定會擁有跟你一模一樣的性格,我堅信,你們母女一定會找到共同話題,最終體會到親情的溫暖和偉大!”

    龍傲嬌意外的看了星爵一眼,稱贊道:“沒看出來你長的像個傻子一樣,說起來話來到挺有一套的嘛。行了,你的小命我保了,一會你就安心躲在我身后吧!”

    誰長的像傻子一樣,我明明是玉樹臨風的大聰明好吧!

    媽蛋,熊孩子真討厭啊!

    星爵是強顏歡笑,防火女就是欲哭無淚了。

    她哪里想過,自己竟然會有被人說不成熟的一天,

    而且還是被星爵這逗比說的。開玩笑,論不成熟,誰有你這個一拳打出復聯四的男人不成熟,我心黑手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從不相信真善美一直奉行黑深殘這還叫不成熟嗎?我特么熟的都要出水了好吧!

    “死,你們都要死!”

    七八具伊戈的分身叫叫嚷嚷的沖了過來,防火女這邊正上演鬧心的家庭倫理大戲呢,哪有閑工夫搭理伊戈這個癟犢子,額頭青筋一冒,掄起傳火大劍,回身一劍就劈了過去:“滾一邊去,沒看老娘正忙著嘛!”

    這一擊含怒出手讓威力直接提高了20%,就見巨大的力量壓縮了空氣,帶起了強風,雖然伊戈分身尚在百米之外,但無形的沖擊卻好似猛獸一般碾碎地面,浩浩蕩蕩的撞了過去,那些分身甚至都沒來得及反應,就呼啦一聲被攔腰斬斷,仿佛如同一堆大型垃圾一般被摧枯拉朽的吹到了數公里開外。

    星爵目瞪口呆。

    伊戈也是一樣。

    深淵如果有汗腺,這時候一定是滿頭大汗。

    龍傲嬌吐了吐舌頭,怕怕的說道:“完蛋,我媽是真生氣了。”

    “都說了,我不是你媽!”防火女氣的牙癢,但又無可奈何,她總不能再把龍傲嬌打成灰灰吧。她可是自己力量中代表暗之力量的那一部分,自己一劍劈了她就跟左手打右手一樣,吃虧的都是自己呀!

    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防火女單手揪住龍傲嬌的領子,露出一個虎式微笑說道:“把聯軍士兵和星爵都安全送回戰艦上,聽明白了嗎?”

    龍傲嬌雖然傲嬌,但是也懂的趨吉避兇,連忙小雞啄米似的點頭道:“明白,完全明白!”

    “很好!”防火女松開手,將宇宙魔方和以太粒子召喚出來塞給龍傲嬌:“這兩樣東西你拿著,它們能幫你減少一點阻礙,會用吧?”

    “會用是會用。”龍傲嬌分別把宇宙魔方和以太粒子吸入左右手,有點擔心的說道:“但你把它們給了我,你怎么辦?那個叫伊戈的本來就不好對付,現在他還被深淵侵染變成了個杠精,你分出力量給我的話……”

    “才兩歲多的小屁孩少廢話。”防火女沒好氣的說道:“給你你就用,我現在是力量號,魔法物品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我用不上,拿著也是占格子,懂?”

    龍傲嬌鼓著腮幫子說道:“不準再叫我小屁孩,不然我就……”

    “就什么就,沒看到伊戈的分身又沖過來了嗎?廢話這么多可一點也不像我!”防火女伸手狠狠在龍傲嬌臉上揉了一把說道:“快走,別回頭!”

    龍傲嬌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擔心:“真的不用我幫你?”

    “就你那兩把刷子還想幫我,做夢呢?快點帶著星爵他們離開,你在這里害的我都不能開大了!”

    龍傲嬌咬了咬嘴唇,開始默默施法。

    星爵好奇的問道:“我們不能留在這里嗎?我是說,我們可以躲的遠遠的,保證不干擾你戰斗,至少讓你的女兒能留下來幫你!”

    “都說了她不是我女兒。”防火女一陣無語,然后擺擺手道:“算了,現在也不是計較那些旁枝末節的時候,看到周圍漂浮的那些黑霧了嗎?那是深淵,是能蠱惑人心的可怕病毒,我這么說你明白了嗎?”

    星爵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我們留下會被那些病毒殺死?”

    “不!”防火女面無表情的說道:“是會被我殺死!”

    星爵:“……”

    “深淵絕不能擴散。”防火女解釋道:“所以你們感染深淵并不會死,但為了防止傳染,你們必須死。”

    “好吧,我明白了,的確是非常人性化的做法。”星爵聳聳肩又問道:“我能說臟話嗎?”

    “可以!”

    “我C……”

    “但代價是你不用等感染就得死!”

    “我……超級支持你的做法,雙手雙腳支持。所以我們什么時候走?我覺越快越好。”

    星爵臨時改口,不過他也是個老二皮臉了,這點隨機應變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防火女沒有廢話,直接下令道:“去召集聯軍士兵,這次別再回來,不要白白浪費我和死亡之翼的努力!”

    星爵低聲道:“我們只是想幫忙。”

    “你們幫的全是倒忙!”

    星爵忍不住吐槽道:“嘿,這話說的也太無情了。”

    防火女哼了一聲:“但也很現實。”

    星爵不吭氣了,一言不發的去收攏殘兵。

    片刻之后,聯軍士兵集結完畢,龍傲嬌用以太粒子為基礎制造出來的魔法穿梭機也構建完畢,星爵等人剛上去,防火女就喊道:“等等!”

    接著她對用手指對著宇宙魔方一點,羅南和一堆克里士兵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星爵大喜,上前緊緊抱住羅南:“太好了兄弟,你還沒死!”

    “當然沒死,因為我說過,今天沒我的同意,誰也不準死。他們有惜別保命,在遭受攻擊的一剎那我就把他們傳送到了伊戈星的另外一邊。”防火女說著停頓了一下,又將傳火大劍高舉,認真說道:“雖然是幫倒忙,但你們不負戰士之名,能與你們并將作戰,是我的榮幸,愿陽光永遠與你們同在!”

    星爵一愣,然后笑了,他拔出腰間的能量槍也高高舉起,與傳火大劍輕輕碰撞,獻上了掠奪者最崇高的祝福:“那也是我的榮幸!女士,愿你的船艙堆滿財寶,永遠不會被星際條子追上!”

    星際條子?

    新星軍團的指揮官一斜眼,頓時不能忍了,他上前說道:“這話可真是罪大惡極,至少也應該被判處三十年的監禁才行。不過我在剛才的戰斗中聽力受損,所以什么也沒聽見。”他說著拿出腰間的警棍也高高舉起,與傳火大劍還有能量槍輕輕碰撞,誠摯的說道:“但有幸能在您的領導下作戰,那是我一生的榮耀。愿法律與秩序之光永遠守護您!”

    羅南見狀也來湊熱鬧,他舉起戰錘說道:“為強者而戰,是克里人的天職。愿鐵與血祝福您!”

    接著,聯軍士兵也走上前來,形形色色的武器都被高高舉起,有長劍,也有激光槍,有利爪,也有動力臂,這些武器雖然各不相同,但它們的主人卻有同一個身份,那就是……戰士!

    沒有政治詭異,也沒有利益瓜葛,僅僅是為了勝利而賭上性命的一群人,他們在此奉上敬意,獻上祝福,因為這就是對浴血奮戰之人應有的擁護!

    “走吧,不要回頭!”防火女抽回了傳火大劍,又叫住了龍傲嬌:“喂!”

    龍傲嬌一臉不高興的問道:“干嘛?”

    “這個給你。”說著,已經殘破不堪的烏路金戰衣就從防火女身上剝離下來,穿在了龍傲嬌的身上。

    防火女咳嗽兩聲,撓著臉說道:“那什么,小心點,別死了。”

    一聽這話,龍傲嬌的眼罩內頓時滑下兩滴清淚。

    眾人無不感動,尤其星爵更是深感欣慰,雖然嘴上都兇巴巴的,但總歸是母子連心啊。

    防火女也有點意外,不好意思道:“行了,你到底也是我‘生’的,關心你一下也是理所應當,你不用感動的落淚吧?”

    龍傲嬌哽咽說道:“不是感動。”

    “不是感動?”防火女好奇道:“那你為什么哭?”

    “因為……燙!”龍傲嬌癟著嘴說道:“你沒看你這戰衣都燒紅了嗎,少說也有幾千度,這么燙的東西穿在身上,我能不哭嗎?”

    敲,你個死丫頭,把我的感動還回來!

    防火女柳眉一豎,龍傲嬌立刻發動魔法,撒丫子就溜,總之就是一句話,裝完逼就跑,特別刺激。

    她的聲音也從高空傳來:“你也是,別死了啊!”

    哼,死丫頭!

    防火女罵了一句,又彎起嘴角:“很抱歉,我這種禍害可不會輕易的死掉!”

    一具伊戈分身從突然從她腳邊的地面鉆出,UU看書 .uukanshu.com抬手就是一拳向她砸下。

    “我是正義的天神伊戈,擾亂宇宙的邪魔外道,給我去死!”

    但防火女斜跨一步就躲開了攻擊,然后劍刃拖地,與地面摩擦劃出火星,然后這火星又變成熊熊烈火,隨著一道橘紅色的弧線,一記勢大力沉且漂亮無比的上挑斬猛的揮了出來,巨大的威力劈開了伊戈分身的手臂,身體,頭顱,甚至連天上的云彩都被一分為二。

    防火女歪歪頭,嘆氣道:“正義的伙伴一般死的都早,為什么總有人不明白呢?”

    強大的星球能量在蠻力下再次崩潰,就算是被深淵控制失去理智的伊戈也不禁發出難以置信的叫喊:“為什么?這到底是為什么?”

    防火女回答道:“當然是因為我比你的分身更強!伊戈,別在躲藏了,出來直面我,直面你真正的恐懼!”

    但伊戈的回答是又派出了五具分身,結果仍然毫無懸念,被防火女一劍帶走。

    “不出來嗎?沒關系,你既然不愿出來,那我就進去!”防火女高舉傳火大劍問道:“伊戈,洛斯里克給你拜年了!”

    “拜年劍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