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天阿降臨繁體版

第520章 前程

天阿降臨
     黑曜石號的失蹤不光震動了聯邦,也驚動了王朝高層。在苦苦支撐的N77戰區,王朝已經很久沒有取得輕巡級別的戰果了,更別說重巡。

    一艘重巡失蹤絕不是小事,失聯一天以上更不是常態。基本可以確定黑曜石號已經遇難,只是不知道究竟怎么出事的。

    人類踏入星際已經有1000多年,星艦發展得相當完善,普通的宇宙災難根本摧毀不了黑曜石號這樣的大型星艦,更何況在已知星域并沒有觀察到任何宇宙災難的記錄。那也就是說,黑曜石號多半是在交戰中被擊毀。

    被分出去追擊誘餌的輕巡艦隊證實,黑曜石號是追擊天鵝號進入了N7703星系,然后失蹤。在N7703星系外圍,證實觀察到了星艦的殘骸碎片,確信屬于當時跟隨黑曜石號的驅逐艦。

    這個結論一出,聯邦內潛伏的王朝間諜立刻想辦法將情報送到了王朝,然后就驚動了整個星艦聯合司令部。

    移動基地青蘋內,盧卻云十指交叉,支撐著下巴,默默看著面前屏幕上的命令。這道命令并不長,只有寥寥百余字,但是他看了一遍又一遍,仿佛根本就看不懂一樣。

    他對面坐著許昝年和另一名看上去約40左右的少將,兩人都是面無表情。那名少將的軍服上有特殊的長劍標志,那是憲兵部隊的特殊徽章。

    辦公室內的氣氛壓抑得如同凝固了一樣,誰都不說話。終于,盧卻云抬起了頭,嗓音都有些沙啞,說:“這道命令,你們也都看到了。上面這次直接催問,為何沒有黑曜石號的戰報。”

    許昝年的臉色有些許的灰暗,就像很久沒有睡過好覺一樣。他清晰感受到盧卻云的目光,于是清了清嗓子,以一慣的緩慢說:“在我們掌握的體系里,沒有任何關于黑曜石號的消息,所以……”

    “許昝年!”盧卻云突然提高了聲音,“收起你這一套,現在不是讓你耍嘴皮子的時候!我們掌握的體系?你想說什么,是不是想說林兮根本脫離了指揮,是不是還想說她叛國?!”

    “這本來就是事實。”許昝年依舊一副不死不活的樣子。

    “事實就是,叛國的可能是她,也可以是你!我完全可以先把你斃了,再來討論誰叛國的事!”盧卻云用力拍著桌子。

    這時負責憲兵的少將見情勢不對,趕緊打圓場,“叛國罪只能由軍事法庭裁定,我們也只是調查事實然后上報,具體如何認定那是上面的事。不過現在林兮那邊聚集的星艦已經不少了,統計下來確定跟她一起行動的有3艘驅逐艦,3艘護衛艦。另有2艘驅逐艦動向不明,可能已經加入到她那一邊。最為可慮的,是條紋海鷗號也可能加入。那樣的話,她手上就有兩艘輕巡。這完全是個實力不弱的獵殲艦隊,我們就是派出重巡,恐怕也難以壓制。”

    “壓制?”盧卻云一聲冷笑,“你們就只會看紙面上的數據嗎?要是一艘重巡就能壓制,那黑曜石號就不會失蹤了。我們現在手上的重巡可都比黑曜石號落后了十幾年。”

    憲兵少將說:“就算是林兮集中兵力擊沉了黑曜石號,自己的損失也必然十分慘重……”

    他說到這里就停了下來,許昝年接著說:“如果我們這時派出艦隊,應該有很大機會把天鵝號收回來。”

    盧卻云沉聲道:“我手上沒有任何機動兵力可用。”

    許昝年道:“我們在這里還有兩艘主力艦……”

    嘩的一聲,盧卻云忍無可忍,拿起面前的水杯,一杯水潑到許昝年的臉上。

    許昝年端坐不動,甚至眼睛都沒有多眨一下。他也不擦臉,任由那杯茶水順著面頰流下去。

    憲兵少將吃了一驚,苦笑道:“盧中將,大家都共事多年,這又是何必?”

    “既然共事多年,那你們也該知道我的脾氣,做到這一步已經是我的極限。在這種時候還想要自相殘殺,也配稱王朝軍人!你們要是想讓我調兵去鎮壓林兮,那我還不如直接在這里把你們給斃了!”

    憲兵少將連忙擺手,“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誤會了。我是想說,林兮打了這么多場仗,能源和物資想必都見底了。我們要不要擠點庫存出來,偷偷給她送過去。她支撐得越久,我們也就能堅持得久一些。”

    盧卻云臉色稍微好看了些,說:“這件事我也想過,不過實在是沒有任何多余的物資了。現在王朝每周只能給我們一次補給,連最低的標準都差得遠。絕大多數能源和補給都要供兩艘主力艦使用,只要它們還在,我們才有堅持的可能。另外軍中的規矩,你們也不是不知道,每艘主力艦的艦長都是聯合指揮部直接任命,我雖然名義上是戰區司令,但實際上也不太能指揮得動他們。”

    憲兵少將點了點頭,說:“那現在這封命令怎么辦?”

    辦公室里的氣氛再度凝重,又沉寂片刻,盧卻云方道:“派艘護衛艦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林兮,向她要一份戰報吧。另外,讓她把近期戰功匯總一下,一并報上去。”

    憲兵少將道:“好,我這就去安排。”

    “等等。”盧卻云叫住了他,問:“那份關于林兮的報告,已經送上去了嗎?如果沒送,那就先緩緩……”

    “前天已經報送上去了。”

    盧卻云臉色一變,“走的憲兵通道?”

    少將搖了搖頭,說:“嚴格來說,我覺得林兮的行為還不好界定,所以走憲兵通道并不合適。那份報告走的是正常通道。”

    說罷,他向許昝年看了一眼,然后就離開了辦公室。

    許昝年沒有動,盧卻云也沒讓他走,就那樣盯著他。許昝年依然是一副休息不好的樣子,臉上的肉都有些松馳和下垂。

    盧卻云盯著他看了半天,最后知道他不會開口,于是緩道:“這是關于上校的報告,這么重要的事,走正常通道,沒有的簽字也能發出去?你這是越權!”

    許昝年沒有說話,眼神十分平靜。

    盧卻云嘆了口氣,說:“老許,你真的瘋了。只要林家這次不是被連根拔起,你還能有好下場?徐冰顏絕不會出頭保你的。”

    許昝年終于開口,“只要我的孩子沒有事,我怎么樣都無所謂。”

    “不受影響?”盧卻云搖了搖頭,說:“你如果沒有好的結局,消息公開,你的孩子們也別想抬頭做人。他們這輩子,可以說是毀在你手上。”

    許昝年終于有了些許驚慌,說:“老盧,如果我有不好的結局,能不能為我保密?”

    盧卻云冷冷地說:“很抱歉,不光不能為你保密,我還會申請案例公開。我要把所有涉及這件事的人都拉到陽光下曬一曬。”

    “看在我們多年兄弟的情份上……”

    “從你把那份報告送出去的一刻起,我們就不再是兄弟了。你走吧,另外,不要再有任何越權行動。否則按照戰時軍規,我有權直接拿下你和你的一切幫兇。你手底下那些人跟你的年頭也不少了,別毀了他們的前程。”

    說罷,盧卻云就向房門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