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55章 打牌卻不敢贏錢

工程大佬
     工程款在某些節日或者時期相對于要好拿一些,所以很多做工程的老板都會趁這個機會多拿一點工程款回來。

    比如學生開學了,在工地上務工的工人就會找老板預支家里孩子的學費及生活費,而老板就會以這個借口找業主要錢。

    比如過年這個節日,很多老板都是欠了工人一大筆工錢,所以這些老板都會以這個節日多要點錢回來,不然就會帶著工人去業主哪里鬧。

    反正工人沒有拿到一分錢,工人要工錢就得配合老板去業主那兒去“哭訴”,不然老板哪有底氣去多拿工程款回來。

    “劉監理,陳老板他們做了多少工程量你好好的核對核對,資料盡快交上來我看一看,如果沒問題我會把字簽了的。”王局長緩緩說道,“我知道大部分工人都等著過年拿錢,你們只要做了工程量,那么我就不會拖你們的錢。陳老板,這樣總可以了嗎?”

    陳陽自然希望是這樣,資料一交,大家核對好簽字,緊接著工程款就撥下來,這就是最完美的結果。

    然而現實就有些不一樣,資料是交上去了,但是一層一層的審核上去沒有個把星期根本就完事不了,所以這才是惱火的。

    “可以可以。我預計的是2月5號放工人的假,爭取2月6號把工人的工資全部結算讓他們回家,所以我希望工程款就在2月5號左右能夠撥下來。”

    “這差不多還有一個多星期嘛,完全沒有問題。”王局長笑道。

    接下來王局長陪同大家一起把水庫周邊的截水溝方量給收了,而方量收完后都已經快十二點了。

    時間都到了這個點上陳陽不可能不喊眾人吃飯,所以在王局長要離開的時候陳陽立刻邀請他,一番勸說下王局長同意了大家一起吃頓飯。

    本來陳陽準備找一家農家樂的,哪知道王局長有這方面的熟人,所以在同陳陽找家農家樂吃飯時當場就拿出電話給他朋友那兒打電話,叫他朋友準備一桌飯菜。

    太平水庫距離農家樂很近,眾人開車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到了農家樂,幾人坐上桌后十多分鐘后菜就端了上來。

    中午大家都不怎么喝酒,也就只有劉監理喝了兩瓶啤酒,王局長喝了一杯白酒,陳陽和鄧江作為年輕人陪他們喝了一瓶啤酒。

    酒足飯飽后陳陽以為就結束了,哪知道王局長提議玩一會兒牌在走,而且劉監理居然還同意了,這讓陳陽就有些不得不舍命陪君子了。

    鄧江是不在外面打牌的,打牌的就只有陳陽、王局長和劉監理,所以只有三人就只能斗斗地主。

    陳陽可是記得鄧江說過,王局長斗地主可是非常厲害的,所以導致陳陽都有點心虛害怕。

    不過為了陪好領導陳陽也豁出去了,今天不管是輸多少錢也要陪王局長和劉監理高興,萬一他們一高興自己這工程款或許就下來得很快。

    假如沒有把他們陪高興,這錢可能就會給你拖到那個時間臨界點才給你撥下來,那樣才讓人心焦。

    三人斗地主開始!

    第一次打牌三人也沒有打多大,五塊一百六封頂,陳陽還算能夠接受。

    最開始陳陽的手氣確實不怎樣,頭三把就輸掉了一百多,最大的贏家就是劉監理,王局長還算穩得住,只輸了幾十塊錢。

    然而沒一會兒陳陽的手氣不知道怎么的就開始好了起來,兩張大王基本上常駐他家,甚至時不時手里抱著兩三個炸彈,打得王局長和劉監理是毫無還手之力。

    當打了一個小時后陳陽都贏了七八百塊錢,而輸得最多的居然是王局長,這讓陳陽不得不懷疑鄧江之前給他說的話。

    又是半個小時后過去了,陳陽已經贏了一千多塊錢了,而反觀王局長和劉監理兩人基本上都輸了五六百,兩人輸得差不多一樣多。

    “陳老板,你今天的手氣不錯,居然一洗二,打得我們沒有一點反抗的力量。”王局長開玩笑道。

    劉監理到一旁附和道:“陳老板今天的手氣真的厲害,我的牌那么好都沒有打贏他,真搞不懂這是怎么回事。”

    陳陽也不知道說什么,聽兩人這口氣可能輸得有些不高興了,陳陽見狀勢頭不對,今天是自己陪他們高興,不是他們陪自己高興,這樣下去可能不行。

    現在陳陽是高興了,但是對面兩位領導卻不高興了,這可是對陳陽非常的不利,萬一他們把不高興的火氣灑在撥款上,UU看書 .uukanshu 這可就遭了。

    不行,自己不能在贏錢了,得把贏的錢“還”回去。

    可是眼前這種局勢,手氣那么好,自己只有亂打了。

    “兩位領導,我也只是這一會兒運氣好,等一下或許你們的運氣就回潮了,那時候你們可要手下留錢哦。”陳陽笑道。

    兩人仿佛不相信陳陽說的話,不過兩人也沒有說散場,還要繼續斗下去。

    接下來陳陽就開始亂打了,他的目的就是要把贏的錢“還”給他們,甚至自己也要輸點錢出去,讓兩位領導高興高興。

    半個小時后陳陽就輸掉了五百塊錢,兩位領導也沒有發現這是陳陽有意的行為,反正見陳陽輸錢了他們就露出一臉的微笑。

    陳陽見他們高興心里也暗自高興,反正只要最后這兩位領導高興了那這次打牌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咦,陳老板,你這運氣好像沒有剛才好了,你這一把就輸掉了三百六,剛才贏的錢恐怕已經都輸出來了吧。”劉監理高興的笑道。

    目前就劉監理把輸的錢贏回去了,而王局長恐怕還輸了兩百多塊錢,至于陳陽處于贏了幾十塊錢的情況。

    王局長說道:“陳老板你打牌關鍵是穩不起,如果不那么沖動是輸不掉那么多的。你在這樣繼續下去,恐怕兜里不摸幾張鈔票出來是不行的。”

    陳陽笑道:“就是啊,我開始還穩得住,但是打到最后就有些穩不住了,感覺沒有什么心思再去算牌。”

    “哈哈哈,這就是你們年輕人的通病。陳老板啊,你現在還年輕,做什么事情都要穩得住,做大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