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57章 蓉城里走1趟

工程大佬
     “滾,自己沒有記性還想找我負責,門都沒有!”

    聽到電話那邊周小桂的叫罵聲,陳陽只能嘿嘿的笑起來。

    “對了陽子,劉躍海那家伙給你打電話沒有?”突然周小桂問道。

    劉躍海,他們大學寢室里的另外一個兄弟,大學期間成績最好的一位,同時家里也是最有錢的一位,在大學期間三人基本上都被他“救濟”過。

    陳陽疑惑:“那家伙沒有給我打電話啊,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看來你還不知道。這家伙2月2號訂婚,他已經打電話通知我了,原來還沒有給你打電話。”周小桂緩緩的說道,“不過也不應該啊,他都給我和李義打了電話,不可能不給你打啊。難道是因為你沒在蓉城的緣故,所以就沒有通知你?”

    什么?

    劉躍海這家伙要訂婚了!

    “這才剛剛畢業沒多久,這家伙就訂婚了,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陳陽驚呼道,“還是之前耍的那位女孩嗎?”

    劉躍海在大四的時候認識了隔壁學院的一位同屆的女孩,兩人那是一見鐘情,基本上只要有時間兩人就黏在一起,羨慕死陳陽他們三個了。

    如果劉躍海要訂婚,那陳陽也只能猜想是那位女孩了!

    兩人當初說的就是一畢業就結婚,現在大家都畢業了,看來訂婚的就是他們兩個沒錯。

    “就是鄧思瑤,除了她誰還能把劉躍海收拾得服服貼貼。”周小桂笑道,“既然沒有通知你參加他的訂婚宴,想必是因為你離蓉城太遠,你應該來不了,所以就沒有給你打電話。”

    來不了?

    鬼扯!

    當初寢室四人可是說好了,不管誰結婚生子都要到場,這訂婚也相當于是結婚中的一個步驟,陳陽就算再忙也要趕去參加。

    “這家伙真是不夠兄弟,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通知我。幸好你通知我了,不然我還被蒙在骨里。當初我們四個可是說過了,沒想到這家伙居然這樣。算了,就不和他計較了,我看明天或者后天就上來一趟,你可不要告訴他們兩個,就當我是一個驚喜吧!”陳陽說道。

    周小桂聽到陳陽要上來,當即就驚呼道:“你說你要上來?你確定?”

    “這家伙訂婚了我怎么不到場。”陳陽說道,“就他們城里人講究,結婚之前還要搞個訂婚,真是不嫌折騰。”

    “對了,我要上來這事你千萬不要給他們說了,如果泄露了看我不暴打你一頓才怪!”

    “你只要上來我肯定不說。那你上來了給我打電話,我到時候來接你!”

    “好的,就這樣,掛了!”

    1月31日,陳陽很早就起床了。

    由于9月2號要參加劉躍海的訂婚宴,所以陳陽必須在這一天的時間內把工地上的所有事情安排好才能離開。

    陳陽先是把水庫工地上的事情安排了一番,

    順便把周新金需要工人的事情給現場初級施工員交代了一下,當周新金需要人的時候就叫初級管理員開上皮卡車拉上四人過去。

    太平水庫上工地上安排好后陳陽又趕到別墅工地上,他記得2月1號要給本地的工人結算工錢,現在看來那一天他是不能在現場了,所以陳陽把工錢拿給了現場的初級管理員幫忙代付。

    反正初級管理員是自己的人,把錢拿給他陳陽非常的放心,順便也安排了一下初級管理員,如果周新金那兒需要人這里就安排四人過去支援,帶他們過去的任務就只能麻煩陳勇。

    別墅工地上安排好后陳陽又跑到一中教學樓工地上,這里的現場正干得熱火朝天,陳陽想了想還是把周新金的事情安排了,這樣一來周新金需要的人基本上就安排得差不多了。

    反正陳陽盡量給周新金湊足二十個人,至于最后周新金能不能把錢要回來就看他的自己的本事了。

    搶險工程工地上的事情陳陽先是給現場初級管理員打了電話安排了一番,然后又給周新金打了電話,主要就是告訴周新金自己要離開幾天,最遲也就是2月4號回來。

    管道飲水工程陳陽沒有通知劉宏和楊總,那邊一般陳陽都是每天打個電話詢問一下情況就行了,實在需要自己他就只能跑一趟。

    不過最近陳陽要走的這幾天管道飲水工程可能不會需要他,總包通知放假的時間在2月6號,陳陽在那天到梁子鄉去也不遲。

    一切安排好后已經是下午四點過了,陳陽去客運站看了一看明天前往蓉城的車票,然而客運站的售票員告訴陳陽,明天前往蓉城的直達車票已經賣完了,他只能先坐到市里去轉車。

    陳陽覺得轉車太麻煩,索性決定自己開車前往蓉城,如果坐車的話可能要坐十多個小時,但是自己開車九個多小時就到蓉城了。

    但是陳陽想到自己才剛剛拿到駕駛證,實習期間他不能開車上高速,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就讓陳陽有些為難了,難道冒險開一次高速。

    如果開車走老路去蓉城,那又要多開接近三個小時的車,這樣和坐客運車又有什么區別。

    “到底開不開車去呢!”

    陳陽思考了很久后決定還是不開車,實習期間萬一被逮到了那可就不好了,所以最后陳陽把車停在了一中施工工地上,買了今天縣城里的最后一趟前往市里的客車,明天一早又從市里坐車前往蓉城。

    2月1日,天氣寒冷。

    昨天陳陽到市里就去客運站看了看,今天前往蓉城的最早班車是六點半,所以陳陽六點就起床,簡單的洗漱后就直奔客運站買票。

    上車后陳陽就埋頭睡覺,等他再次睜眼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過了,這個時候他已經非常清醒了,不過距離蓉城還有一半多一點的路程。

    “喂,陽子,今天你要上來嗎?”

    十二點不到,周小桂打來了電話。

    “我已經在車上了,你在哪個位置,把地址發給我,我自己趕車過來!對了,你沒有告訴他們我上來了吧?”陳陽說道。

    “你都強調多遍了,我哪敢告訴他們。好了,我直接到客運站去接你,反正我今天下午也沒有上班。就這樣,要到了給我一個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