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七十九章,這個不要臉的...

從1994開始
     ......我只會寫紙條和發糖這一招追求人的方式。

    看完這張紙條,林義恍然了,也不知道孫念這話幾分真,幾分假。

    如果是真。

    他在想,要是自己不把米珈“放出來”,自戀如孫念可能到大學畢業也不會坦誠的明明白白。

    誒,米珈就像一只出了籠的老虎啊,竟然讓“天老子第一,我第二”的孫念都開始有一些焦慮了。

    心緒到此,縱然有“林家基因”加成的林義,現在也是腦殼疼。

    是真的腦殼疼。哎,基因太優秀了也不好。

    寫完紙條就不顧周邊人頻頻側目而死死觀察林義的孫念、見他對著紙條發呆,咪蒙了下嘴皮子又提筆。

    她寫到:是不是被本姑娘的驚天美貌給感動到了?

    這個不要臉的...,林義回:你知道女人什么最寶貴嗎?

    孫念寫:知道,身子。難道你想上我?

    林義徹底不會了。本來想說的話也不想說了。

    下面的課,孫念也是在認認真真聽,就像個沒事人一樣。

    本以為幾節課就這樣平和的結束了,沒想到下課鈴響了后,有條不紊收好書本的孫念又有了動靜。

    這次人家不是寫紙條,而是附耳過來用一種異樣的聲音說:“林義,你要賠我一條褲子。”

    沒頭沒尾的,林義聽的有點莫名其妙。

    孫念抿著嘴唇又說,“褲子shi了。”

    林義先是有點楞,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立時窩著嘴驚訝的看著眼前在笑呵呵觀察自己表情的女人。

    有點凌亂,“大白天?”

    孫念見他這個樣子,頓時靠近幾分,有條不紊地低聲說,“大白天怎么了?誰規定的大白天不可以?不信的話,找個沒人的教室你自己摸摸。”

    老男人林義郁悶的走了,留下一臉得意的孫念目送著他的背影。

    ...

    回到宿舍,林義還沒來得及休息一會兒,就聽到了晃停說要請客。

    晃停選的位置不是學校食堂,也不是一般大排檔,而是一家有排面的酒樓。

    馬平彥忍不住問,“老晃,你是不是偷偷摸摸撿到金子了?”

    不怪馬平彥驚呼,大學兩年多了,只有孫念、曠藝林和趙志奇請客才偶爾來這家酒樓,倒也不是一次都消費不起,但也實在是吃的肉疼。

    晃停悶著不做聲。

    其他人面面相覷也是一臉懵逼,也不知道晃停是為了彌補白蹭飯的兩年時光,還是哪根筋搭的不對。

    沒過一會兒女生宿舍的姑娘們來了。

    有唐靜、孫念、曠藝林、李智慧和劉燕五人,卻單單沒有楊婷婷。

    男同胞們瞅著這依次進來的五個姑娘,心里隱隱好像知道了點什么。

    孫念進來就立在馬平彥跟前,平靜的看著他,不言不語。但你還不給本姑娘讓座的意思已經非常明了。

    馬平彥明明白白的提醒,“糖呢?平時你支開人都是用糖開路,我的糖呢?”

    孫念不急不躁說,“今天沒有了。”

    馬平彥不甘,“沒有了,那你去買啊。”

    孫念不說話了,只是輕輕把淡黃色雙肩包卸下來放旁邊座位上...

    “哎喲媽呀,我讓還不行嗎...”見到人家不準備講理了,馬平彥嚇得趕緊起身離開。

    點菜時,大家都有點收著,倒是晃停根據平時大家的喜好開始好好點了一番。

    有馬平彥和李杰在,吃飯的氣氛還算好。

    讓林義意外的是,孫念自從在自己左邊坐下后,一直沒惹他,就算和大家有說有笑的談天論地,也很規矩。

    飯到中間,李杰提出喝白酒,其他幾人紛紛響應。就林義堅決反對,開玩笑自己身體根本吃不消白酒這東西。

    這時候孫念終于出聲了,望著其他四個男同學,不急不慢說,“我替他喝吧。”

    趙志奇偏頭問,“你能行?”

    孫念不說話,起身就去了外面,回來包間的時候,手里已經多了兩瓶五糧液。

    事實證明,敢主動提喝白酒的人,都有量。

    晃停不行了,馬平彥怕了,趙志奇退縮了,就罪魁禍首李杰一個人在苦苦支撐。

    第五杯后,李杰也膽寒了。躲到廁所里死都不敢再出來,不論一群人怎么叫、怎么開玩笑激將,李杰就是不出來。

    李杰躲廁所里叫喊,“孫念呢,要孫念說放過我了,我就出來。”

    孫念人根本不在,她此時也在廁所嘔吐,別看她喝的風輕云淡,也別看她臉色平淡沒變色,其實也不行了。

    曠藝林守在廁所門口望風。

    而里邊的唐靜一邊遞水讓孫念漱口,一邊給她順背,“你喝那么多干嘛,人家也沒見得多感動。”

    孫念洗漱了整整兩瓶水,才直起身子對大學里最要好的兩朋友說,“我不知道怎么辦了,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力。”

    聞言,曠藝林和唐靜對視一眼,沒做聲了。

    孫念來了,笑呵呵親口說放過李杰,這個跳脫的男人才如釋重負的走出了廁所。

    飯到尾聲,孫念終于主動湊過頭輕輕說了一句話,“楊婷婷戀愛了。”

    見楊婷婷今天沒來,林義心里就隱隱有猜測,但此時還是很驚訝,“哪個專業的?”

    孫念說,“不是我們學校的,是她的高中同學。”

    頓了下,孫念又補充一句,“她男朋友在國防科大讀書,聽說畢業后就要進入軍隊。”

    林義看了周邊人一眼,反應過來問,“有關系?”

    孫念點頭,“有的,聽說男方家里的親舅舅是一個師長。”

    聞言,林義視線移到了晃停身上,此時他在和馬平彥勾肩搭背,小口小口喝著啤酒。

    結賬時,服務員說,“一共259元。”

    眾人有點意外,晃停扶了扶眼鏡,本分的說,“我們還喝酒了兩瓶五糧液。”

    服務員說,“五糧液這位女士拿的時候已經付錢了的。”

    晃停隨眾人看了眼孫念,習慣性的摸摸頭,低不可聞的“呃”了一聲,才開始付錢。

    到了學校,晃停掏出一把錢給孫念,但孫念只要了借出去的2000。

    晃停執意要給五糧液的酒錢,孫念平靜地望著晃停說,“你是不是想用這方法引起我的注意?打我主意?”

    晃停一臉囁嚅,在眾人哈哈大笑聲中,慌慌張張趕緊把錢收了回去。

    ...

    當晚,補考成績出來了。

    微觀經濟學,晃停59分,補考沒過,為此他伏在書桌上,傷心的哭了好久好久。

    馬平彥的微觀經濟學補考也沒過,55分。他點燃一根煙就在宿舍里破口大罵,跳著腳來來回回不安分地走,用各種地方土話把教微觀經濟學的唐奇老師家人好好問候了一遍。

    罵累了唐奇老師,眾人以為馬平彥該歇歇的時候,只見馬平彥此時對著鏡子開始狠狠地扇自己耳光。

    他這舉動把林義、李杰和趙志奇三人弄得有點懵,等到馬平彥左右開弓迅速抽了他自己5個耳光、臉上肉眼可見的起了紅條時,三人才回過神來趕緊拉住他。

    馬平彥激動地說,“不要拉我,不要拉我,讓我打醒這個不爭氣的,打醒這個不爭氣的。”

    這個晚上,哭過后的晃停點著蠟燭通宵達旦讀了一夜微光經濟學。

    馬平彥在床上翻來覆去的也睡不著,后來搬個凳子到陽臺上,吹著涼風整整呆了一夜。

    眾人怎么勸怎么安慰都沒用。

    ...

    第二天,導員焦思佳來了宿舍,單獨把馬平彥叫了出去。

    李杰擔心說,“老馬不會真的留級吧?”

    趙志奇也是憂傷,“我倒不擔心他留級,留級不可怕,可怕的是老馬是個愛面子的人,有可能會不讀了。”

    趙志奇說這話是有依據的,唐靜談一場戀愛,都能讓從前愛讀書的馬平彥開始沉淪街機游戲,何況還是留級這么丟份的事情。

    林義想了想,沒有直接理會眼神灼灼看向自己的李杰和趙志奇。而是人一翻,從床上下來去了外面。

    到外邊溜達一圈,還去買了點東西送到大長腿教室,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導員和老馬應該談完了,才悠悠的來到了焦思佳辦公室。UU看書 .uukanshu.com

    林義坐下問,“馬平彥人呢,走了?”

    焦思佳笑說,“這在學校,我可是你老師,你能不能尊重點人。”

    林義跟著笑了笑,“那他是不是沒事了?”

    “也不能說沒事,馬平彥逃課太多了,我們得給他警醒警醒。”

    “怎么個警醒法?”

    “我通知了他父母,要他們過來學校一趟。”

    林義又有點摸不準了,“不會真留級吧?”

    “按道理是該留級了,不過...”焦思佳話說一半,就把眼睛直往林義身上瞟。

    林義頓時會意,看來自己來對了,要是不來,說不得真的留級。雖然自己什么也沒說,但卻是一個態度。表明自己和馬平彥關系不錯的態度。

    明白過后,林義起身說,“晚上我請你們吃飯。”

    焦思佳笑著扇扇手,“不用,晚上我們兩要去老盧父母家,哪有時間吃你的飯。”

    林義出來了,回宿舍的路上在琢磨,導員不一定真的回盧博士父母家,純粹是不想因為功利性的請客吃飯讓雙方關系慢慢變了質。

    這也是一個心思剔透的女人呀。

    ps:老同志們,請給點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