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93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間之蠹
     響徹云霄的三個字不斷在天空回響,就在沈冰以為鬧事者已經悄悄逃離了的時候,一個聲音從下方傳來。

    “氪金尊者,我舉報,是他們!”

    又是一個受過沈冰恩惠的朝陽群眾。

    朝陽群眾指著幾個發色各異的少年少女說道。沈冰在天空掃了一眼,七個少年少女的頭發倒是非常有特色的,染成了紅橙黃綠青藍紫,姑且稱之為彩虹小隊吧。

    沈冰并不知道,這些人的頭發并不是染的,而是他們原來的發色就是這樣。

    朝陽群眾的指認頓時惹惱了七人。

    “你敢污蔑我們?”拿著長劍的紅發少年一個飛躍,便向著那朝陽群眾砍去。不管那朝陽群眾說的是不是真的,這群人敢在沈冰的地界當街行兇,這種行為就是在作死。

    “冰箱!”一道魔法將那朝陽群眾護持在堅硬的寒冰之中,按照沈冰的認知,這一下應該能保證那朝陽群眾不受傷害了,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一閃!”只見那紅發少年大吼一聲后,矮小的身形瞬間便從那朝陽群眾面前移動到了朝陽群眾身后。

    冰箱并沒有碎裂,然而其中的朝陽群眾卻被一刀兩斷。腰間噴涌而出的血液撒滿了冰箱魔法的內部。

    稀奇古怪的技能千千萬,能夠透過冰箱的守護直接攻擊目標的技能,沈冰雖然沒見過,但并不代表就沒有。

    “呵呵,哈哈哈哈,干得不錯!你們!!都要死!!!!”李勁松,朝陽群眾,一個又一個自己人就死在自己面前,沈冰發狂的聲音在天空中回蕩。

    彩虹少年們站在了一起,擺了個陣形,凝神面對著天空中的沈冰。而周圍原本站在幾人身邊的人群,也紛紛避讓開去。看熱鬧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果真的想看的話,站遠一點,看個大概。

    七個人凝神靜氣的面對飛在天空中,面容扭曲的沈冰,看起來還頗有一種刷BOSS的感覺,沈冰是那個BOSS。

    不過,無論是電視里還是游戲里的BOSS,一般都是大反派,這會兒,沈冰卻不是反派,他只是要讓這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年付出代價。如此視性命如草芥,鬼知道他們都做過什么,教育他們是上帝的事,沈冰只需要送他們去見上帝。以殺止殺從來都不是一句玩笑話。

    沈冰降落在地,將冰箱消去,所幸,那朝陽群眾雖然死了,但尸身還是完整的。當著眾人的面,從空間里取出一瓶復活藥劑,澆在了那朝陽群眾尸身上。這是為他做事而死的人,不能讓周圍圍觀的人冷心。

    復活藥劑很快就起作用了。紅毛那一劍直接從他的肋下斜著劃過左胸,切開了心臟,血流了一地。而在復活藥劑的作用下,兩段創面巨大的尸身互相牽引著接近,而后吸附在一起。

    雖然衣物上面依舊有著一刀兩斷的傷痕與黑紅色的血跡,但是那朝陽群眾的傷口卻是仿佛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幾秒后,朝陽群眾醒轉過來。

    復活藥劑!

    真的是復活藥劑!

    雖然南江沈氪金的尋人啟事已經傳了三個多月,

    但真正獲得復活藥劑的人很少。除了商楚華就只有程力曾經從沈冰手上獲得過藥劑,商楚華還被沈冰送到了修仙位面。這點兒數量,在大片前來碰運氣的人群中,實屬鳳毛麟角。正因為如此,有人懷疑沈冰根本就沒有復活藥劑,無論是不是真的見過畫像上的范敏,前來告訴沈冰他都會說,他要找的不是這個人。

    而這會兒,沈冰居然把復活藥劑用在了一個舉報他仇人的朝陽群眾身上?這說明了什么?這說明復活藥劑對沈冰來說,真的如他所說一樣,根本算不得什么。圍觀者一片嘩然。

    “這,這是復活藥劑?”彩虹戰士里面的紅毛驚訝道。

    幾人眼睜睜的看著沈冰救活了朝陽群眾,期間有很多的機會可以動手偷襲,但是他們卻都沒敢出手。

    沈冰冷哼一聲,沒有回答紅毛的疑惑,而是冷然到:“接下來改算算我們的賬了,李勁松是不是你們殺的?”

    “什么李勁松殺不殺的,你在說什么?”黃毛小子矢口否認道。

    “就是他們,我親眼看見的!”朝陽群眾剛剛復活,但是身體的虛弱確是實打實的。一個瞬間就經歷了一次生死輪回,他的記憶非常清晰,當自己說出那句話之后,那紅毛劍客是怎么攻擊自己的。

    沈冰的保護,紅毛劍客的長劍斬過自己身體的絕望,而后就是現在,原本應該死去的自己居然復活了過來。

    只要是在這個廣場的,基本都聽說過,氪金尊者手里有無數的復活藥劑這一傳聞。他很自然的就能聯想到,自己的復活到底是什么原因。身下全是帶著新鮮血腥氣的鮮紅色液體,他不至于傻到以為自己只是睡了一覺,做了個夢而已。

    “你是一次沒死夠么?”橙發的是個肌肉男,舉著一面盾牌,應該是隊伍里的前排。彩虹小隊職業倒是一應俱全,劍客,坦克,法師,牧師,還有盜賊弓箭手。一眼掃過去沈冰就知道,這幫家伙估計是哪個游戲的發燒友,連裝備都是朝著對應的職業方向配置的。他還不知道這幫家伙,根本就不是地球人。

    還敢當著自己的面威脅自己的證人?沈冰五指并攏化掌成劍,凌空一揮,一道劍氣直接沖著那橙毛就斬了過去。那橙毛反應也是快,見沈冰揮手,寒毛直豎,立刻將盾牌擋在了自己身前。

    然而他這種行為并沒有讓自己逃過一劫,沈冰的劍氣連魔鋼鑄成的半米厚鋼門都能切成碎塊,他這盾牌能有什么作用呢?

    “噌!”一道金鐵交擊的聲音之后,橙毛癱倒在地,瘋狂的抽搐著,就如同之前的朝陽群眾一般,被沈冰的劍氣一刀兩斷。巨大的塔盾也被一分為二,散落在地上。

    “天霸!”驚呼聲響起:“絲絨,快治療!”

    “治愈!強效回復!……”綠發少女揮舞著魔杖,一道道白光灑落在橙發少年的尸身之上,只是這種傷口,除非有復活藥劑,否則神來了都沒用。

    “天霸……”淚水迷住了紫發少女的眼睛。

    對于自己造成的這種生離死別的景象,沈冰鐵石般的心臟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甚至可以說,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這種感覺,還不錯吧?開心么?看著自己的隊友倒在面前,以這樣的方式。”

    冷漠的目光和那紅發少年滿腔怒意的目光交匯,沈冰冷冷的說道。這是沈冰的報復,對于他們肆意虐殺朝陽群眾的報復。無論他們有沒有殺李勁松,無論朝陽群眾是不是誣陷他們的,敢于在這片廣場上,在自己面前肆意殺戮,這就是他們要付出的代價。

    代價,沈冰現在非常喜歡這個詞。即使是自己,做錯了事也要付出代價,憑什么你們就想一走了之?

    紅發少年死死的捏著手中的長劍,仿佛下一刻就要動手。但沈冰一副滿不在乎的神色,還是把他嚇住了。沈冰是見過他的一閃的,但是他卻依舊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這就讓他開始懷疑,沈冰是不是有辦法抵擋他的一閃。

    事實上,技能書是規則的產物,就跟沈冰裝配的首飾一樣。他要真的使出來,連沈冰都不確定到底能不能夠擋得住。之所以這么淡定的原因,根本就是因為沈冰有不死之身啊。

    紅發少年能夠忍住出手的沖動,卻不代表所有人都像他一樣畏首畏尾的。

    “屠龍斬!”黃毛一劍就向著沈冰斬來:“魂淡,你居然敢殺了天霸,我要你償命!”

    先說話再打的話,敵人就有防備了,先打了再說話,反正只要技能名喊得夠響亮,就不算偷襲。

    “天地無極,真罡護體!”沈冰掐了個印決,之前紅毛的技能還是讓他有些忌憚,如果不小心應對,說不定今天就要翻車了,雖說這對自己并沒有什么影響,但是既然是打架,能不能打贏是一回事兒,打的好不好看,就又是另一回事兒了。

    小黃毛的巨劍呼嘯著斬來,UU看書www.uukanshu.com 高速移動的巨劍帶起的風壓讓眾人看起來像是帶著一道殘影似的。沈冰打了真罡印之后,并指為劍,想要把他的巨劍斬斷,卻突然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了。黃毛的屠龍斬技能鎖定了他,規則的壓制力約束著他要讓他正面挨著一劍。

    但沈冰是誰?沈冰是間蠹啊!

    “哼,雕蟲小技!給我破!”間蠹的天賦讓沈冰瞬間攪亂了周圍規則之力的封鎖,揮手便迎上了小黃毛那一劍。

    “什么?你竟然……”彩虹小隊沒想到沈冰居然可以沖破屠龍斬的束縛,頓時目瞪口呆。

    沈冰的斬擊威力他們都見過,那可是連天霸的塔盾都能一分為二的恐怖威力。

    “鏡像!”拄著法杖的藍發少女趕忙救援,一道水鏡般的波紋橫隔在沈冰和小黃毛之間。鏡像的傳送之力想要把小黃毛進行位移,離開沈冰的攻擊范圍。

    但沈冰是誰?沈冰早就是紅袍了,要不是沒參加過白袍大會,他現在已經是個白跑了,區區鏡像魔法,還是帶著空間傳送規則的魔法,在沈冰面前就是板門弄斧頭。

    嘴角劃過一絲邪笑,沈冰的精神力強行破開了發力模型的保護,改變了鏡像魔法的構造……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