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八十章,這個夜不太平靜

從1994開始
     指縫很寬,時間太瘦,悄悄地就來到了9月29號。

    今天早上有別于平日里,一大早就從操場上傳來了大喇叭聲響,放的是國歌。

    接著是一片又一片震天歡呼,緊跟著就是一陣陣“一二一...”的整齊喊聲。

    趕了個早的李杰趴在窗口往操場方向看了會新生軍訓總結大會。然后就興奮地提建議說,“我們今天來一套整活吧?”

    所謂一整套活就是這年頭三個校園流行詞組合在一起的。

    一曰打望,這年頭每到飯點時,就見食堂外或蹲著、或站著一溜在吃飯的男生,這就是打望。

    這些個男生在打量著一個個從眼前飄過的女生。

    二曰“貝多芬”,就是形容那些看著背影很漂亮,但正面卻很丑的女生。

    所謂“背多分”―――背后可以打很多分。

    三曰臥談會。男生臥談的主題多半是如何追求女生,或者亂點鴛鴦譜。女生臥談的主題多半是分析案情――那些戀愛女生的“案情”,或者當心理理療師,撫慰那些在愛情中迷茫的女生。

    不過打望和貝多芬一般都是發生在大一時。

    而到了大二、大三、大四,這些人一般都成了老油子,什么樣的風花雪月都見過,可就是沒自己的份,早就死心了。

    心酸心酸的,還不如在宿舍里搓幾盤麻將、打打斗地主拖拉機、或酣暢淋漓的扭屁股跳一場舞實在。

    一回首,兩年過去了,大一發生的事情仿佛就在昨日。所以李杰這個建議讓趙志奇蠢蠢欲動,林義也笑著沒反對,甚至連昨晚通宵一夜的晃停都默默同意了。

    可惜馬平彥焉兒吧唧的沒點精神,他說要去車站接父母。

    聽到接父母,馬上就想到了掛科留級的事情,幾人互相看了眼,默契的不再提剛才的事,只是講:等畢業時再說,等畢業時再說。

    ...

    吃中餐時,大長腿給林義舀了一勺瘦肉蒸蛋,就用期待的眼神問,“十一我和冷秀去金妍家玩,一起去吧?”

    林義吃了口瘦肉蒸蛋,嫩滑嫩香的感覺真好,“金妍家不是在南京嗎?這么遠,你們買票了?”

    大長腿輕聲說,“還沒買,不過他舅舅會幫著買的,金妍問你去不去?好買票呢。”

    林義連忙問,“他舅舅是不是叫金壽?”

    女人偏頭想了會,隨即迷糊著搖搖頭,說只是短暫見過兩次,好像沒問過人家名字。

    林義沉吟一下,就起身去了書房,開始耐著性子從一摞摞“羊城日報”上找圖片。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一張7月份的報紙上找到了。

    這是一次剪彩儀式上的照片,中央C位站的是羊城一號人物陶仁波,右邊就是金壽,他們笑口常開的在鼓掌。

    “你看看,金妍舅舅是不是這位?”林義指著金壽圖片問。

    大長腿打一眼就認出來了,

    有點驚訝說,“還真是他呢。”

    林義本想問,金妍怎么和舅舅一個姓,但看自己女人這幅表情,也隨即熄了問的心思,估計也不知情。

    反倒是大長腿端著報紙讀了起來,一會兒功夫從之前的驚訝變成了滿臉震驚,“金妍舅舅是大官...”

    林義點點頭,人家以前就是羊城市秘書長、市委常委,馬上又要高升去深城任職了,確實算的上大官。

    大長腿說,“我突然有點緊張了。”

    林義樂呵著開懷笑了,頓時打趣,“李伊萊父親以前也是大官,也沒見你害怕過,還不是經常去人家家里蹭飯。

    再說了...”

    說著說著,林義恬不知恥的把臉湊過去,“再說了,你男人我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擱以前金壽想見我還得預約呢。”

    林義心里默默說,那是擱以前。現在人家要高升了,自己倒也不能隨便打馬虎眼。

    “德性~”鄒艷霞片他一眼又刻薄著歡快說,“難道我現在也是在和大人物吃飯?”

    林義本想得意的“嗯”一聲,哪知道人家又輕輕跟了個白眼,“誰信?”

    “我...”

    林義不干了,一把拉過女人緊到懷里,就趕著把頭往人家嘴上湊,女人小小驚呼一聲,偏頭不讓他得逞。

    但林義是誰啊,偏頭有用嗎?根本沒用。逮著在膩白的脖子和鎖骨上游離一會兒。

    寸移寸移過足了癮,休息間隙,林義略微抬頭就對臉紅紅的女人說,“這下信了不?”

    呼吸有點紊亂的大長腿,顫抖著眼皮,還是死擰的低聲嘀咕,“誰信...”

    嘿,還不信是吧?

    林義用一種餓狼般的眼神瞄了眼衣襟,接著瞄了眼薄薄的嘴唇,又瞄了眼衣襟,接著又瞄了眼薄薄的嘴唇,然后附耳哈著熱氣為難道:

    “好為難啊,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自己選一個,下一步我該親哪里?”

    女人扭動著身子掙扎,卻發現越掙扎越緊,最后無奈的朔起嘴皮子,“死性~,休想。”

    林義就當沒聽到,把視線放到衣襟那里,不管不顧,準備湊嘴巴過去。

    見這情形,女人很是慌亂,急急乎用雙手攔著,語調也是難得的高了幾分,“呀~,林義,你個臭德性!”

    聞言,林義偏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然后把頭稍微往上移了點。

    移了點,又移了點...

    這次女人羞懶的細密抖著眼睫毛,倒也不敢再躲避了。

    靜謐里,兩人就著陽臺上透進來的午后陽光,那樣子輕吻在了一起...

    良久,良久...

    被欺負慘了的大長腿輕輕推了一把身上的人,眼黛如春地看著他,柔聲問,“和我們一起去南京玩不?”

    娘希匹的...

    你怎么還記得這事。林義心里碎碎念一句,本來自己東拉西扯的不想去提這事,沒想到繞一圈女人還沒忘記。

    真心的,本意是一輩子都不想對她撒謊,這個女人他很珍惜。

    但感受到她的隱隱渴望,林義只得硬著頭皮說,“十一我得去趟京城,去我旋姐家有事。”

    聞言,慢慢偏頭的大長腿反復片了片嘴,最后緊著嘴巴輕聲說,“飯才吃一口的,好餓,我們趕緊吃飯吧。”

    “嗯。”

    林義有些心虛,所以吃飯的時候破天荒的、極盡溫柔的給她夾菜,看著連綿不斷的、堆積在碗里的菜,又看著飯都不吃專心給自己夾菜的身邊人。

    女人垂了下眼皮子,等再張開的時候,她開始使壞了,每樣菜只吃一半,就把剩下的那一半放到林義碗里。

    瞅著林義眨巴眨巴眼就開始悶頭吃了起來,大長腿是越夾越歡快,樂此不疲的,最后嘴角都彎出了一絲明媚。

    見這情形,林義終于松了一口氣。

    心想判斷的沒錯:今生由于相處年限的關系,這女人對自己的用情可能還沒有前世深,但到底是對自己永永遠遠都是個心軟的。

    吃完飯,兩人頭靠著頭在沙發上原原本本的說了一番學校里各自發生的趣事。

    這樣子差不多到了下午2點左右,在女人提醒他該去上“管理”課時,才結束這份叨嘮。

    慢慢悠悠下了書店三樓,林義意外地見到了楊婷婷,以及她男朋友。

    兩人共乘一輛自行車,男的在前邊騎,女的在后邊一只手扯著他的衣服,一手提了一些東西。

    兩人有說有笑,歡聲笑語很是快活。

    對著那個男人瞅了眼,林義發現人家雖然談不上英俊瀟灑,玉樹臨風。

    但也高高大大,一身周正。

    撇開家庭條件不談,其實人家有模有樣,看起來也算和諧。

    中大門口下車時,楊婷婷驟然見到林義一開始還有些不自然,不過也就一下下的事情,然后大大方方打過招呼就說,“這是...”

    林義笑著說,“我知道,你男朋友。”

    見林義知道,楊婷婷也不意外,她一戀愛后,就把這事和宿舍姐妹分享了的。

    管理課上。

    楊婷婷按照兩宿舍的不成文規矩,開始挨個發喜糖。

    輪著發到晃停時,晃停踟躕了下,還是接了,本想跟著大家道一聲“恭喜”,嘴巴卻張了張,怎么也出不了聲。

    后來更是讓人無語,找個借口上廁所就再也沒回來了。

    楊婷婷和她男朋友沒和眾人坐一起,而是選擇了最角落的位置。

    吃著糖,前邊的連珠炮唐靜翻過身來八卦著問,“你們覺得婷婷男朋友怎么樣?”

    怎么樣?林義幾人互相瞅了瞅,然后默契的抬頭望天,哦,不,望天花板。

    幾人心想:就算潘安來了,在哥幾個這里也沒答案,或者說那個小子不怎么樣。

    后來李杰突然伸頭問,“義哥,我戀愛發過喜糖了,老趙戀愛也發喜糖了,劉燕、唐靜、楊婷婷也都發了,你和你那青梅竹馬戀愛好像還沒發喜糖啊,什么時候發?”

    這問題一出,兩宿舍人猛的安靜了。

    前面的曠藝林偷偷瞄了瞄旁邊的孫念,然后就翻過身來對著自己男友開始橫眉豎眼,蹬鼻子上臉的仿佛在說:不會說話,就別亂說話。

    ...

    傍晚時分,眾人在宿舍見到了馬平彥父母,出人意料的,兩夫妻長相都挺好,穿戴也蠻不錯。

    穿戴不錯大家不意外。畢竟95年剛開學那會兒,馬平彥的生活費就有200一月,在那時候也是秒殺了很多同學的存在。

    可這長相...

    就很有說叨了。

    只見李杰又開始了大嘴巴,“你們說老馬會不會是他們夫妻撿的?”

    正在看微觀經濟學的晃停聞言,抬頭插了句嘴,“不會的,老馬曾經說,他是剖腹產出來的。”

    這瓜娃子...

    幾人好笑又好氣,無奈的真是一點也沒辦法。

    夫妻兩在管院應該是受委屈了,晚間再次來到宿舍時,都是眼紅紅的,顯然哭過。

    尤其是馬平彥母親,嗓子都有些嘶啞。

    不過人家依然很有禮貌,挨個和宿舍眾人打招呼的同時,還拜托大家幫一幫馬平彥,監督他多學習。

    夫妻倆連夜走了,說家里還有一個生病的老人在醫院,還有一個讀小學的女兒在家,要趕回去照看。

    見自己父母走了,一直立在一邊默不作聲的馬平彥勁直爬上了床,衣服也不脫,就那樣用被子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

    真的想捆粽子一樣嚴嚴實實。

    然后...

    然后開始了哭天喊地。

    兩年來從沒見流過眼淚的大男人,第一次哭,就哭的這么傷心。

    聲音聽起來很悲慘,很受傷,很委屈。

    很讓人同情。

    怎么說呢,這種悲痛林義只在農村里哭喪時見過。

    綿綿長長,悲悲切切...

    林義心里在想,他們這一家子肯定在管院,前所未有的低聲下氣了吧。

    馬平彥的哭聲持續了很久。也驚動了旁邊的幾個宿舍,要不是趙志奇把宿舍門關的死死的,說不得又要怎么被人看把戲,又要怎么在背后傳了。

    從小苦過來的林義見不得眼淚,也見不得哭聲,只是陪著呆了會,就起身去了書店三樓。

    ...

    林義一進門,竟然看到了大長腿,換個鞋子走過去立時問,“今晚你不是說要去宿舍睡的么,怎么這個點了還在?”

    鄒艷霞起身來到跟前,安安靜靜看著他,那眼神仿佛要把人刻在骨子里一樣。

    好一會兒才柔聲說,“你明天不是要去京城么,趕緊去洗澡吧,換下來的衣服放外邊,我幫你洗。”

    林義被這份安靜感染了,道一聲“好”,就去了主臥淋浴間。

    早秋的單薄衣服很容易洗,等林義從浴室出來時,大長腿把衣服也洗的差不多了。

    陪著一起到走廊上晾完,林義就抓過她的手,也不說話,也不管女人身子都酡紅的不像樣了,就那樣牽著硬往主臥帶。

    這個夜晚有一段時間不是很平靜。

    外面有蟲鳴...,里面也有蟲鳴...

    最后依依不舍的從大長腿衣服里抽出右手的時候,林義還咬著女人的耳垂,囈語:

    “嗯,今天就到這吧,我很喜歡...”

    接著又臭不要臉的說,“我們慢慢來,我保證,我保證能掌握好分寸,大學畢業那一晚剛好能占領最后一塊高地。”

    大長腿白了他一眼,自己二十多年的清白身子,就那樣被他渾輪了個遍。

    氣的,“臭德性~”

    9月30號,這一天學校放假。

    但因為兩人一個要去南京,一個要去京城,所以還是起了個大早。

    知道林義一空腹就會暈車,大長腿特意張羅了米飯做早餐。

    就著一個簡單的清炒大白菜、和一份辣椒炒肉,兩人也是吃的實誠。

    吃完飯已經快8點了,兩人趕忙背上各自的行李,準備出發。

    只是臨出門時,鄒艷霞說“等下”,然后急急匆匆打開冰箱門,從里面提了一袋子東西遞給林義,“這是我給你準備的新鮮水果,洗干凈了的,帶著路上吃。”

    “好。”打開背包收好,林義又問,“你自己的準備了沒?”

    大長腿憋著笑意說準備了,然后說一聲“到點了,我先走了啊,金妍和冷秀已經在等了”后,女人就像一陣風似的下了樓,瞬間不見了蹤影。

    望著眨眼就空空蕩蕩的樓梯,林義感覺心里有點不得勁,平時都是她送自己先走的,哪有今天這樣的?簡直像逃跑一樣。

    對,就像逃跑似的一樣。

    真的是...

    帶上刀疤,兩人開車在白云機場匯合蔣華一行人后,開始檢票登機。

    檢票的隊伍有點長,林義抽空給那禎打了個電話,告訴她航班和大概到達時間,又聊了一小會兒,才剛好輪到自己。

    每次飛機上升階段,暈車厲害的林義也同樣暈機,好不容易熬到了平流層,暈暈乎乎的林義一下子想到了大長腿為自己準備的水果。

    順過背包,打開拉鏈,林義把水果袋提出來,看都沒看就習慣性伸到刀疤和蔣華面前:

    “帶了點水果,你們也吃點。”

    “好。”

    “好。”

    都是老熟人了,蔣華和刀疤也沒太客氣,隨即伸手從袋子里拿。

    只是,

    只是當蔣華和刀疤準備拿到嘴邊開吃時,雙雙滯住了,看著水果,兩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異樣表情瞬間爬上了臉,那瞪圓的眼珠子都差點掉到了地上。

    隨后,兩人默契的看一眼水果,看一眼林義...

    蔣華用手捂著嘴忍不住偷偷的笑,偷偷笑著笑著,就笑出了聲。

    刀疤也沒好到哪里去,開始背著身子還能憋住。但當蔣華笑出聲后,也是情不自禁的跟著笑。

    刀疤笑的那寬厚的肩膀都在打顫,臉上的橫肉都在抖。

    看著突然抽風的兩人,林義有點莫名其妙。不過下一秒,當他掏出一個水果來到跟前時,嗡嗡嗡的腦袋一片空白,死機了。

    你猜看到了什么?

    圣女果竟然缺了個口!

    竟然缺了個口子!!!

    那被咬掉的部位,UU看書 www.uukanshu幾顆牙齒印清晰可見。

    不用想,這牙齒印太熟悉了,一看就知道罪魁禍首是誰。

    林義帶著莫名的心拿過刀疤和蔣華的水果查看,果然,那一小排清晰的牙齒印是那么的打眼。

    那么那么的打眼。

    林義那個郁悶啊,怔神了會,有些不死心,敞開袋子一一查看剩余的水果。

    沒有意外,沒有僥幸,無一例外的都被咬過了。

    看著這袋水果,死心了的林義一下子就明白了。

    難怪她昨晚不在宿舍而在書店三樓;難怪今早臨出門才敢給自己水果;難怪她憋著笑意;也難怪她下樓梯那么快。

    那是在跑路...

    同時心里在想:大長腿清楚自己去京城,肯定會去見那禎的,所以就用這一招...

    用這一招表示她的情緒,表示她的心思。

    深呼吸一口氣。

    這女人,也太記仇了。

    這女人,也太不省心了。

    ps:今天票票都好少,好少,好少...

    月票才2張呀。

    老同志們給點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