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96章 保命的技能

間之蠹
     再次進入了副本之中,那紅發少年的尸體就這么直挺挺的躺在湖邊。

    取出一瓶復活藥劑,倒在那少年身上。那少年再次活了過來。

    那少年一醒過來,就拔劍準備對沈冰出手,旋即又愣了一下,又將劍撤回了劍鞘之中。

    “坐一會兒吧,我的實驗已經做完了。你運氣不錯,活下來了。”

    無視少年一肚子的疑問,沈冰嘆了口氣。可惜,伴隨著副本重置,李勁松的尸體也消失了。要不然的話,沈冰還能把他救回來。

    “你的實驗,是針對我的耐心么?你想招我做你手下,幫你辦什么事?所以我算是通過你的考驗了?”紅發少年在沈冰身邊坐了一會兒,見沈冰不說話,于是問道。

    這該死的中二少年,你到底腦補了些什么?

    沈冰閉著眼,捏了捏睛明穴:“你想的太多了。這樣容易老,我的想法,不是你能夠理解得了的。”

    那紅發少年盯著沈冰的臉,恍然大悟。旋即不吭聲了。

    該死,感覺好像挖了個坑把自己埋了。沈冰覺得有點頭大。

    剛剛想到哪里了來著?給這家伙打斷了思路。

    對了。

    沈冰先是帶著少年出了副本,然后回來改寫了這段時間線的歷史,將那紅發少年擊殺在此處。但是由于地球現在的特殊性,沒有過去和未來,這就導致了李七言看到了原本應該死掉的少年,與沈冰呆了五分鐘。

    由于副本中的少年已經死去,時間線對這個少年的看法就變成了死物。也就不能如同商博洋那個實驗那樣,瞬間消失在副本內。

    本質上來講,時空的規則針對生命和非生命的處理方式是不同的。這也是沈冰能夠復制無數的復活藥水,卻復制不了生命的原因。

    然而身處地球的紅發少年,卻因為副本中過去的自己身死,而導致狀態變成了“死亡”,從而無法繼續參與地球時間線的演變,被瞬間從地球時間線抹去。

    這就是李七言看到,沈冰剛踏入副本,那少年便“瞬間消失”的原因。

    少年的尸體依舊在副本內。沈冰現在又把這少年復活了。他又從死物變成了一個生命。

    但是沈冰比較好奇的是,如果把他殺了,再把他的尸體復制幾十遍,到時候復活其中一具,剩下的尸體會發生什么奇妙的反應。被復活的那個又會發生什么奇妙的反應……

    咳咳……

    沈冰!你是魔鬼么???

    沈冰不是魔鬼,所以這種事情,暫時他還是做不出來的。不過還是在他心里種下了一顆種子,說不準啥時候有機會可以試試。

    起身拍了拍屁股,沈冰說道:“走吧,出去吧,別愣著了,再待下去,馬上要過劇情了。”

    紅發少年依言起身,再次踏上了沈冰的“魔毯”。不過,他腦子里可沒有第一次踏上沈冰魔毯的記憶,只有莫名其妙被沈冰殺了一遍的記憶。

    兩人離開了副本,出現在了廣場。

    “冰哥,他???”李七言見到了那紅發少年,顯得非常驚訝,愣了一下之后,轉頭對那紅發少年說道:“你是怎么進的副本?”

    “???”紅發少年一頭霧水:“我走進去的啊。”

    “好了,別糾結這些小事了。”沈冰開口打斷了兩人的交流,轉而說道:“對了,現在你可以走了,帶著那兩個小女孩。”沈冰指了指一邊的藍發少女和綠發少女。

    “你不是要收我當手下?”紅發少年顯得有些驚訝。

    “我說過,找你就是做過實驗,運氣好你就能活下來,運氣不好你就死的連尸體都找不到,你的腦瓜子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還有以后別濫造殺戮,再被我看見了,你知道會有什么后果。”

    一命換一命,同樣都被沈冰用復活藥劑救了起來,倒也還算公平。

    有機會離開,當然不能放棄。紅發少年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冰,而后便帶著兩個崩潰的少女離開了。

    伯格盯著離開廣場的三人,眼中看不出什么感情,也不知是羨慕還是不屑。

    “你也要一起走么?”耳邊傳來一個聲音,伯格轉過身,發現沈冰就站在自己背后。

    伯格咬了咬牙,說道:“不,我留下。我跟他們不一樣。”

    沈冰沒明白伯格這句,我跟他們不一樣的含義。只是點了點頭,從隨身空間中掏出了一個箭筒,里面有十幾支當年在精靈族的時候搞到的魔法箭矢。

    “既然你要留下的話,這些箭矢就當做我給你的見面禮吧。雖說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用上。”伯格的箭矢都是能量箭矢,并沒有實體,沈冰也不確定他會不會射實體箭。拍了拍伯格的肩膀,沈冰也沒說什么升職加薪之類的屁話。轉身就離開了廣場。

    冷靜了一小段時間的廣場再度陷入了熱鬧之中,彩虹小隊留下的幾具尸體自然是有人來處理。而沈氪金的有情有義和復活藥劑的真實性,則變成了眾人茶余飯后的談資。

    “真的,我親眼看見的,那人都被斬成兩段了。復活藥劑一澆上去,瞬間人就活過來了。真的,騙你的是狗,生兒子沒。”

    ……

    入夜,李七言敲響了沈冰的房門。

    “冰哥,睡了么?”

    打了個呵欠,沈冰爬起身來開門:“沒睡呢,怎么了?”

    李七言鉆進房間,順手帶上了門。

    沈冰依然穿著哪一件小熊睡衣,范敏的離去帶走了一切,而沈冰回來的急,也沒留下什么念想。這一身小熊睡衣,算是唯一能夠讓沈冰還感受到一絲溫暖的東西了。

    臥室內的墻上,貼滿了范敏的畫像。上了色的畫像。

    不得不說,好吃好喝好裝備供著的畫師團隊,還是有點水平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嗜好,花大價錢去養一只沒什么戰斗力的畫師團隊,雖然李七言覺得不太妥當,但既然這是沈冰的嗜好,那他也無話可說。

    李七言已經帶上了沈冰給的那條項鏈,他現在對沈冰的防備,已經沒有那么深了。

    “冰哥,我想求您件事兒。”支支吾吾的李七言,沈冰已經很久沒見過了。

    皺了下眉頭,沈冰說道:“憑咱們的關系,你怎么還用‘您’這個詞,這也太見外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說,只要冰哥能解決的,肯定不遺余力幫你去辦。嗯?難不成你看上哪個小姑娘了?”

    沈冰的調笑并沒有讓李七言輕松下來,沈冰可以看出來,李七言那渾身散發的,肉眼看得見的緊張。

    “冰哥,你那里有沒有什么保命的東西?”李七言一只以為,沈冰有復活藥劑,即使自己死了,也不用太擔心,冰哥這么強,總能把自己救回來。但是,李勁松的死,著實是讓他嚇了一跳。

    沈冰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待在他身邊。如果有人殺了他,然后把他的尸體毀了,那豈不是代表著就算沈冰最后幫他報了仇,也沒辦法救活他了?

    呵呵,但是,報仇有什么用?報了仇自己就能活過來么?這個世界,終究還是活著更重要。

    沈冰知道,李七言說的不是復活藥劑。

    瞇著眼自己想了一下自己小金庫的庫存,一個個世界走過來,還真沒有符合李七言要求的東西,除了……

    “想要活下去,最有用的東西并不是什么道具,而是自身的實力。”沈冰還想勸一下。

    “我知道,但實力總有極限,無論我怎么提高,這世界上總會有比我更強的存在。我的天賦并不出眾。”李七言有些頹喪。即使是同樣的技能,別人釋放出來,威力還是要比他釋放的更大。并不是技能出了問題,而是人出了問題。同樣的力道打一個人,打擊軟肋跟打擊屁股能是一樣的效果么?李七言做不到:“冰哥,我沒辦法做到像你一樣無敵,所以我還是想走個捷徑,就類似于那個飛燕一樣的技能,冰哥,你能幫我弄一個么?”

    李七言已經跟伯格交流過了,他知道飛燕的隱匿技能有多變態,如果不是伯格的技能恰好克制她的話,她根本不可能敗的那么輕易。雖然不確定沈冰有沒有辦法找到隱匿中的飛燕,但李七言的假想敵也不是沈冰,他早就放棄了對付這個變態的念頭。UU看書 .uukanshu

    沈冰心說,其實我也不是無敵的啊。畢竟修仙才十幾個年頭,就算自己間蠹的天賦足夠優秀,也沒成為那頂尖的一小撮人,更別提飛升后的世界了,那邊沈冰是完完全全見都沒見過。

    不談別的,就說自己空間里的貓蜘蛛口糧——那只鬼謠的尸體,就不是自己這個等級能夠撼動的。真不敢想象,如果這樣的存在哪天通過傳送門出現在地球上……

    沈冰打了個寒顫。沒了世界意識的地球,真的能夠應付得了那種存在么?到時候,恐怕真的就是世界末日了吧?

    話說,鬼謠的尸體能夠復制么?

    ……

    沈冰愣了一下。旋即又晃了晃頭,看向了李七言。

    “這東西,我有是有,但我也不知道它是好是壞。技能書我可以給你,但是學習這本技能的后果,要你自己承擔。”技能書都是規則之力的顯化,如果李七言學了這技能書后出現了什么異常,沈冰還真就幫不了他。

    將那本尸儡掉落的技能書抽了出來,沈冰把它遞到李七言面前。

    李七言接過技能書,瞬間瞪大了眼睛,神情間出現了些許猶豫……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