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不讓參加10大燒雞的評選?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份做好的煨肘子,差不多有一斤多重,加上肘子比較油膩,按正常人的飯量來說,一個人絕對是吃不下的。

    但這煨肘子做得實在爛糊,加上本身吃著不油膩,不黏嘴,所以小兩口把兩份肘子吃了個干凈。

    只剩下圍邊用的那些油菜沒吃。

    因為實在吃不下去了,而且吃完肘子再吃青菜,那種口感上的落差也太過強烈。

    倒是蒜泥茄子兩口子吃了個差不多,畢竟吃一口肘子再吃兩口被蒜泥裹著的茄子,那種舒爽的感覺真讓人挺滿足的。

    吃飽喝足后,小兩口癱在沙發上,誰都沒動,因為吃得實在是太撐了。

    徐拙這會兒對于上新的事兒已經不再遲疑,甚至還在考慮著,要不要把這肘子升級到B級,打造成店里的招牌菜。

    讓那些顧客一看到肘子這倆字,就會想起四方酒樓的煨肘子。

    雖然C級菜升級到B級要花費很多菜品升級獎勵,但為了店里的長遠發展,徐拙覺得還是有必要的。

    畢竟這類可以大批量制作,吃起來舒服的菜品,才是大家的最愛。

    而且不管從味道上還是口感上來說,這道菜都非常符合中原人的飲食習慣,所以上新的話,應該會很受歡迎。

    如今店里不愁生意,不缺顧客,是時候打造幾款招牌菜品了。

    雖然說四方酒樓每道菜都很經典,都非常能打,但就算如此,也得分出個三六九等。

    至少得打造一批好制作利潤高銷量大的菜品,而這道煨肘子,其實就非適合。

    兩個以上的顧客來吃飯,都可以點一份肘子嘗嘗,百多塊錢,說貴不貴,但卻讓人很享受。

    至少在家,大部分人都很難把肘子做得這么爛糊和漂亮。

    哪怕會做呢,也不一定有這份精力和時間。

    畢竟大部分人每天都從早忙到晚,好不容易遇到周末和假期,也一堆事兒等著處理,沒多少時間去折騰吃的。

    所以算來算去,

    大部分人想吃這種耗費時間的菜品,還是會選擇飯店。

    徐拙很清楚這些,所以對煨肘子能火就更加篤定了。

    不過這道菜不用急著上新,這道菜越是到天冷的時候越受歡迎,現階段還得把注意力放在燒雞上。

    截止到目前為止,才賣出去了兩千多只燒雞,就這還是大力推廣以及徐拙強壓給陳桂芳不少的結果呢。

    要是光靠四方酒樓的話,能賣出去一半就很不錯了。

    現在還剩下四天時間,徐拙多少有些著急。

    要是時間充足的話,徐拙其實不介意去找一些熟人朋友采買的,但現在他全天都在店里忙活,根本騰不出這個時間。

    只希望團購業務上有所起色吧。

    徐拙癱在沙發上,腦子里想的全都是這些。

    第二天一早,徐拙來到店里,早飯都顧不上吃就來到后院,帶著店里上早班的幫廚開始收拾已經浸泡了好幾個小時的小公雞。

    這些公雞是凌晨時候建國買來的,全都是宰殺好的,肉的品質很不錯,買來之后就浸泡在了后院一個新砌的大池子中。

    先把血水浸泡出來,這樣做出來的燒雞才好吃,顏值也更高一些。

    雖然雞比較多,但因為大家分工明確,收拾起來倒是不慢。

    有剁雞趾甲的,有清理腹腔的,還有清洗雞頭以及雞身上那些雜毛的。

    剩下的人則是給雞整形,把翅膀插進雞脖子里,把雞腿折進雞腹腔中。

    剛開始,就徐拙做得最快,但大家做得多了以后,也就熟悉了流程,做起來又快又好。

    比如整形的步驟,現在好手一分鐘能整三只雞,根本就不看,抓到雞就知道該往哪里使勁兒,該怎么處理。

    忙到七點半的時候,徐拙看到差不多夠一鍋了,便洗洗手,讓大家輪流吃早飯。

    后院有雞的時候,全程都需要有人看守,防止有野貓之類的小動物過來偷雞吃。

    今天早上店里吃的比較簡單,熱干面配炸的面窩,另外還有其他幾樣比較爽口的小涼菜。

    最近店里忙,包房基本上得提前兩天才能預定上,而大堂這邊更是不到十二點就得排隊等位。

    加上徐拙還在后院做燒雞,后廚每個人的工作量都很大。

    這個時候,得吃大量碳水補充體力,所以今天建國讓人準備了熱干面,這種高熱量炸彈,絕對能滿足大家對體能的需求。

    吃了早飯,徐拙來到后院,繼續干活兒。

    今天的任務量更大,徐拙一邊做燒雞一邊琢磨著該怎么提升燒雞的銷量。

    對于徐拙來說,這真挺讓人頭疼的。

    不過更頭疼的事情也接踵而至,徐拙剛把所有整好形的燒雞在麥芽糖水中蘸了之后,馮衛國溜達著來到了后廚。

    “小拙,聯合會那個十大燒雞的評選活動已經開始了,不過你做的這個燒雞,他們都說沒資格參加評選……”

    徐拙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馮衛國有些為難的說道:“因為你這是剛做出來的,還沒賣多少,而其他參賽的燒雞都是有年頭的老品牌。”

    這讓徐拙很無奈,這又不是比歲數大,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扯年份做什么?

    按照他們評選的規矩,三年能夠參賽,這規矩倒是不錯,但不太適合四方酒樓,因為三年后,四方酒樓大概率會搬到京城,不會一直在省城呆著。

    難不成到時候從京城過來參賽?

    而且系統既然給了這個任務,肯定就有解決的辦法。

    正想著的時候,馮衛國又說道:“還有啊,這次參選的燒雞已經有徐家酒樓了,UU看書 .uukanshu.com 假如再上四方酒樓的,他們擔心會有人說閑話。”

    這……

    徐拙真是越來越不懂這個社會了,本來簡簡單單的事情,非得扯那么多。

    這里面肯定有打壓自己的意思,另外也是這些人最慣用的一種手法,那就是人為的制造平衡。

    徐拙嘆了口氣,笑著對馮衛國說道:“行,我知道了馮爺爺。”

    對于這個結果,雖然徐拙有點意外,但卻不是不能接受,畢竟剛開始策劃的時候,他就已經有了備選方案。

    這次,徐拙會用實際行動告訴聯合會的那些人。

    是燒雞的品質成就了十大燒雞的名號,而不是十大燒雞的名號成就了燒雞的品質。

    連這個都拎不清,那就等著被打臉吧!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