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59章 系統扣除工資

工程大佬
     周小桂給他發信息說他約了一個大美女出來吃飯叫他趕緊過來,他一聽有美女哪里還受得了,所以急忙收拾收拾就趕了過來,哪知道現場美女沒看見一個,卻看見一張久違的笑臉。

    陳陽站起來和李義擁抱了一下,然后握緊拳頭給李義的胸口輕輕的錘了一下。

    “好久不見,這胸上的肌肉比以前是更結實了!”

    “那是,我可是經常鍛煉的。對了小桂子,這就是你信息上所說的美女?你也太會騙人了吧,我還以為你要給我介紹女朋友,害我白激動了一路上。”

    “滾!給你們說了多少遍了,在外面就不要叫我小桂子,你們信不信我提刀給你們閹成小桂子。”周小桂瞪著李義。

    李義和陳陽聞言嘻嘻一笑,也只有他們幾人在場的時候才會這樣稱呼周小桂,如果有外人在的話他們斷然是不會這樣稱呼的。

    “你怎么整成光頭了?”陳陽好奇的說道。

    “先別說我的事情。話說,你怎么會想到跑上來?為什么不通知我來接你?你只通知他不通知我,是不是沒有把我當兄弟?”李義有些生氣的說道。

    陳陽笑道:“聽說你在上班所以就沒有通知你。這不你要下班了我就叫小桂通知你,這不正好合適嗎?”

    “你聽誰說我在上班?你來了我這班可以不上,可以專門迎接你的到來。”李義說道,“這都大半年沒見你了,聽說你小子混得不錯嘛!這次上來是不是參加劉躍海的訂婚?”

    “劉躍海那小子沒有通知陽子,他訂婚的事情是我告訴陽子的,陽子為了給劉躍海一個驚喜,所以就偷偷上來了。”旁邊周小桂急忙說道。

    李義一聽:“居然還有這種事?劉躍海那小子居然沒有通知陽子,我這就打電話罵他一頓,這都做些什么事情啊。連陽子都不通知,那他還想通知什么人,真是太不像話了。”

    看著李義摸出手機就要打電話,陳陽當場就出聲制止道:“你把電話先放下,你這電話一打豈不是驚喜就沒了。明天等他見到我后你想怎么罵他都行,可以嗎?”

    李義頓時放下了手機,既然陳陽想要給劉躍海一個驚喜,那么他就先暫時饒過劉躍海那小子。

    三人一邊吃著火鍋一邊聊著天,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大學時期的一些丑事上去了,樂得三人那是哈哈哈大笑起來,引起周圍無數人的側眼相看。

    這頓火鍋吃得很慢,直到晚上八點過才結束。

    周小桂和李義兩人都是合租的房子,所以陳陽就不去打擾兩人了,在周小桂居住的附近找了一家賓館就住下。

    賓館里的床上,陳陽打開了透明面板一看:

    【已有初級管理員、初級施工員、初級資料員、初級工人等等工種已經為宿主服務一個月,當前從宿主賬戶扣除工種的相應工資共計365000.00元--正在扣除】

    【說明:工作未滿月的工人按照實際工作天數扣除相應工資】

    陳陽在火鍋店的時候這條信息就突然彈出來,

    當時三人正聊得嗨,所以陳陽也沒有去關注,直接就關掉了透明面板。

    透明面板上的信息看清楚后,陳陽拿出手機一看上面的那條未讀信息:

    “你尾號xxxx卡2月1號19:00xx銀行支出(跨行轉出)365000.00元,余額5531821.09元【XX銀行】”

    陳陽心里默算了一下,現在系統獎勵給陳陽的初級工人是最多的,大概有四十人左右;其他的就是管理層員工,這差不多有十五人左右,這么一算這筆工錢確實有些嚇人。

    這每個月要支付那么多的工錢,如果不多找點工程來做,還真支撐不了他們的工錢。

    2月2日,蓉城的天空,霧霾遮天。

    今天劉躍海訂婚的時間安排在中午十二半點,所以陳陽也不是很慌,起床洗漱好后才打電話給周小桂,約起一起吃個早餐。

    由于劉躍海訂婚這事,周小桂和李義今天都請假休息,本想睡個懶覺得周小桂哪知道一早就被陳陽吵醒,心里有些憤憤不平外也無可奈何。

    兩人吃完早餐后就朝著李義居住的地方慢慢的走去,因為劉躍海訂婚的酒店就在李義附近,所以順路就去李義那兒看一看。

    “劉躍海這家伙訂婚我們要送禮嗎?”路上,陳陽詢問道周小桂。

    “我也不曉得。不過訂婚送了禮那他們結婚就不用送禮了。”周小桂說道,“我們那邊反正大部分是這樣的,再說現在就是講究,還搞什么訂婚,直接結婚不就得了,非要搞得那么復雜。”

    陳陽也覺得是這樣,雙方覺得可以直接就結婚,弄得這么復雜這不是折磨人嗎?

    不過現在他們兩個都還沒有走到這一步,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嘴上也就這樣發發牢騷,如果真有一天自己的女朋友要求來個訂婚儀式,到時候看他們如何來說。

    “就是,有些太麻煩了!如果這次要送禮,送多少合適?”

    “送六百有些太少,送八百也感覺少。不如送一千二,如何?”周小桂提議道。

    陳陽說道:“我就是想找你們商量一下,我怕我送多或者送少了,最后和你們的不一樣,我們三個送的禮起碼要一樣。”

    “對,我們三個送的禮必須一樣。等一下我們就和李義說一說,那龜兒子都不按常理出牌,生怕他沒有跟上我們的步伐。”

    周小桂知道李義居住的地方,當兩人敲門的時候這個家伙居然還在睡覺,而和他合租的兩位男同胞早就離開去上班了。

    在陳陽和周小桂的催促下李義快速的收拾自己,讓陳陽感到意外的事李義今天居然要穿西裝去參加訂婚宴。

    就在三人即將出門的時候,劉躍海的電話打進了李義這里。

    “李義,這都十一點過了,你到哪兒了?你是不是還在被窩里?”電話那邊劉躍海問道,“小桂子也不打電話給我,你也不打電話給我,你們是不打算來了嗎?”

    “我早就起床了,正準備過去。對了,小桂子在我這兒,等一會兒我們一起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