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83章 天1

前方高能
     雖然這個結果早在眾人意料之中,但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劍士的聲音依舊有些干澀。

    這里不是‘光明’派系六圣徒的主場,‘日’賢者受傷未到,而深淵領地則早就已經被‘月’賢者掌控。

    ‘月’賢者一旦出現,愿意放下當年被封印的仇怨,重新收納哈亞斯六人回到他的信仰之下,無論是‘月’賢者還是‘黑暗’派系的六人,實力又會比現在更加強大得多。

    ‘光明’的陣營雖說有宋青小、四號在,可看樣子‘黑暗’的陣營中道士也不弱。

    這一次的新人說不定實力都非同一般。劍士腦海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神情當即更加緊繃。

    “你們感應到‘月’賢者的氣息了?”

    宋青小以神識將道士等人鎖定,一面側頭問了修士一句。

    她的神識已經發現此地魔氣開始出現異樣,但暫時并沒有發現有其他強者的氣機出現。

    從哈亞斯等人的表現看來,像是已經發現‘月’賢者的存在,這令得宋青小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因為某種魔力的隔閡,使得自己不能第一時間就感應到‘月’賢者的現身了。

    “沒有。”修士的聲音干澀,搖了搖頭,表情微苦:

    “其實是因為,”他扯了扯嘴角,像是想要露出一個笑容,最終卻失敗了,嘆息著:

    “從當年封印了‘月’賢者后,三百多年的時間,我們已經沒見過月亮了。”

    這話中的這信息量很大,足以令宋青小一瞬間就明白哈亞斯等人見到月亮的剎那,就激動的態度意味著什么。

    當‘日’得勢后,‘月’隨著‘月’賢者被封印也隨之失去影蹤,同時也意味著‘月亮’受到了‘太陽’的驅逐。

    將情況相結合,消失了三百多年的‘月亮’重現,也就意味著‘月’賢者已經蘇醒了。

    此地既然能見月亮,極有可能就是當年封印了‘月’賢者之處,修士等人的記憶確實出現了失誤,大家的路并沒有走錯。

    但如果這里是‘月’賢者被封印之地,明面上大家都是為了再度封印他而來,為什么他會將眾人迎入這個地界之中呢?

    種種疑問從宋青小的腦海里一閃而過,但此時她已經沒有功夫去細想了。

    說話的功夫間,深淵水潭中的水流轉動得越發急促。

    水位疾速上升,里面像是有無數陰影在游動。

    地底也開始‘轟隆隆’的晃動,仿佛有什么東西即將蘇醒了。

    準備動手的道士雙眼一瞇,被四號特意激起的怒火這會兒終于在異變之下清醒過來了。

    他含恨瞪了四號一眼,側了臉沖著身后的一號女冷聲吩咐:

    “靜觀其變。”

    情況對他們有利,沒有必要在此時輕易出手。

    想起青魔蜥群中的情景,道士眼中掠過一道戾色,為了防止再被宋青小與四號坑一次,道士強忍心頭燒得旺盛的怒火,冷喝了一聲:

    “退后。”

    四號聽了這話,就知道這架暫時打不起來了,眼里不由露出一絲隱藏的失望之色。

    他的實力被壓制得很厲害,半點兒安全感也沒有。

    雖說與宋青小同為隊友,但實則兩人之間并沒有多少真正的交流,理念也未必真正相同。

    隊伍中的隊友兩人實力相差巨大之后,便容易造成一方異常強勢,另一方淪為附庸。

    此時的四號就感覺自己半點兒話語權也沒有。

    任務的未知、被送入空間魔法中、自己實力被壓制、宋青小在隊伍雖獨一無二的行事風格,都令他異常忐忑。

    最令四號感到不安的,是他先前為了取信于宋青小,

    率先交了底,透露了自己的任務。

    這就讓四號陷入了被動之中。

    雖說隨后宋青小也表露出她的任務與自己一致,青魔蜥群中時也坑了道士等一把。

    可四號此人疑心極重,在沒有到任務最終一刻的時候,根本沒有辦法相信這一點的。

    如果宋青小的任務與自己相逆反,那么四號簡直不敢去想后果。

    所以他進入這片深淵水域之后,心中的暴怒便可想而知,見到道士之后極力攛掇,想要雙方動手,到時自然便能看出一番端倪了。

    沒想到這半禿竟然能壓制怒火,飛速退后。

    這會兒的四號心中還是很恨道士的,見他們退后之后,一直用一種憤怒的眼神盯著他看。

    道士感受到他目光中非同尋常的怒火,心中揣測:青魔蜥群中,莫非暗算我的就是此人?

    他一想到被抓裂的頭皮,心中立下重:稍后找個機會,先殺死四號再說!

    無盡的水流表現開始出現波折,水流化為浪花,一波一波拍打而來。

    深淵內的黑氣竟然順著淌流而下的瀑布,開始往四面八方蔓延了。

    這黑氣蔓延的速度快得驚人,頃刻之間已經鉆上深淵,逆著水流的速度即將到達眾人面前了。

    ‘嘩啦’的水流聲響里,這些宛如密集游蕩的黑發狠狠往每一個人纏繞了過來——

    “啊——”除了圣徒們外,信徒們見識到這可怕的一幕時,不由發出驚呼。

    眼見那黑氣即將把眾人纏住的剎那,宋青小伸手一抹。

    水平面迅速凝結出一層冰筏,被水波一沖,迅速蕩漾在水面之中。

    “上來!”

    她說話的同時,順手將修士抓起,扔到上面,自己則是靈力一轉,身體騰空。

    所有光明派系的圣徒、信徒一見于此,都慌忙爬上這層冰筏之上。

    生死關頭,所有人的動作都異常迅速。

    在他們爬上冰筏之后,黑氣瞬間蜂涌而至,‘轟’的一聲沖擊冰筏底部。

    但此地是宋青小的主場,水系靈力對她有極大的加持重用,冰系靈力牢不可破。

    黑氣的沖擊力下,冰筏高高蕩起,引起冰筏上的人一陣驚呼。

    但緊接著冰筏墜落下來,‘啪’的一聲再度落回水中。

    這股震懾力下,纏繞的密集黑氣被拍散,只是很快又重新聚攏。

    而另一邊道士等人已經利用修行者的優勢,飛往半空。

    ‘黑暗’派系的圣徒們臉色緊繃,還未各顯神通,便見那些黑氣十分順滑的與他們相結合。

    沒有傷亡、沒有痛苦,甚至這些黑氣鉆入他們的體內,使得他們所展露出來的氣息明顯比之前強了許多。

    “這是信仰之力!”紫袍克羅利的臉上露出狂喜,大聲的喊了一句之后,很快閉上了眼睛,一副極度貪婪的享受之色。

    大家逃亡的動作一頓,黑氣已經蔓延過來了,一個離黑氣最近的信徒被卷中。

    很快黑氣化為萬千發絲,從他被浸泡在水中的雙腿之中鉆入。

    大量黑氣從水中升騰而起,‘嗖’的扎入他腰腹部。

    “啊——”黑氣入體的剎那,這名信徒發出一聲凄厲異常的慘呼,表現與‘黑暗’派系的圣徒截然不同。

    但很快的,他的身體被大量魔氣封鎖,如同當初宋青小在玉侖虛境的石窟凹槽內看到結成了魔氣黑繭的意昌一族。

    大股大股繞纏的黑氣將他包裹,‘淅淅瀝瀝’的血液被黑氣抽走。

    他的眼珠暴突,蒼白的皮膚下,能看到無數密集的黑絲交纏著,從他的脖子鉆入他的臉部。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石火間,此人已經無法再痛呼。

    只是從他扭曲的神情看來,他這會兒被極度的痛苦、絕望所包裹。

    黑氣所到之處,將他的生機抽走。

    最終黑氣在他臉上交匯,他整個人如同被蒸干了水份的枯木,‘啪嗒’斷為粉截,‘嗤’的一聲輕飄飄蕩入水中,被澎湃的水流一沖,便化為灰色的粉末,與黑氣相融。

    這可怕的一幕駭得眾人面色疾變,不僅止是跟隨了哈亞斯等人的信徒們被嚇得不輕,就連冰筏之上的修士六人及十九信徒都嚇到了。

    “快上來!”

    修士到底心軟且仁憫,一見有信徒死亡,當即便向水中其他信徒伸手。

    眾人已經嚇得肝膽俱裂,修士的及時出聲,對于他們來說便如一根救命的稻草,當即瘋狂的往冰筏的方向靠攏。

    “不能讓他們過去。”身穿武士袍的三號一見此景,當即大聲吩咐。

    其實三號等人的任務至今也沒有完全顯形,但基于絕對不能給對手送‘人手’的念頭,三號寧愿這些信徒相繼死于黑氣之下,也絕不能讓他們落入‘光明’一系手中。

    ‘黑暗’派系中黑色魔法袍的枯瘦老頭兒反應最為迅速,他雙手一動,那水中的魔氣翻涌。

    先前死于水中的信徒骨灰重聚,頃刻之間化為一具枯黑的可怕骷髏,‘嗒、嗒’的淌著水,往冰筏走了過去。

    哈亞斯也動了,他身上涌出大量的血紅色霧氣。

    每一絲霧氣之中都蘊含著強大的血絲,與水底的魔氣相融。

    在此處,他們展現出來的實力比火車上的時候還要強大得多。

    血霧所到之處,被籠罩的兩名信徒接二連三的都發出慘呼。

    這些血霧之中隱藏的血絲鉆入這些信徒體內,被血絲牽制的信徒化為提線木偶。

    血液被瞬間吸干,尸體‘撲通、撲通’栽入水中。

    修士等人看得既驚且急,圣女忙不迭施展圣光盾,意圖將剩余的二十多名信徒罩入其中。

    精靈張開雙手,一股碧綠的藤芽從他掌中飛出,將那具被枯瘦黑暗法師召喚出的骷髏纏住。

    一旦有人動手,十二圣徒剎時便將那層原本就不厚的窗戶紙捅破,眾人紛紛動手。

    可是受魔氣影響,‘黑暗’派系的六人有了黑色的信仰之力的加持,如虎添翼。

    相反之下,‘光明’派系的圣徒則受到壓制,很快便落入了下風。

    那被黑暗法師所召喚出來的骷髏掙脫了精靈的束縛,已經快接近冰筏處。

    ‘光明’一系的圣徒的力量薄弱,但他們有個強大的依仗。

    “宋——”

    眼見愛德華召喚出的雷電擊落到了那骷髏身上,僅留下淺淺的傷口,令它身體一晃蕩,可很快又恢復過來伸手抓向冰筏之時,修士突然放聲呼喊宋青小的名字。

    他的呼喊很快得到了回應,宋青小伸手一握,一柄冰劍出現在她手中,沖著水面的冰筏揮出。

    “你的對手是我們。”

    道士對她與四號早就恨之入骨,此時見她要壞事,當即身形一閃,與三號一起站成一排,攔在了宋青小的前頭,擺明了要插手。

    “哼,就憑你們兩個!”四號內心欣喜若狂,沒想到先前挑動雙方大戰不成,此時道士卻又主動送上門來了。

    他心中歡喜,臉上卻露出不屑之色:

    “三個一起上吧!”

    “……”道士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決定要先搞死四號再說。

    他扣在手中的數枚銅錢被他拋出,銅錢飛往半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化為七顆明亮的星辰,以北斗七星之勢分布在半空。

    只見那星光之中靈力翻涌,每枚星光位置有一道神念影像閃出。

    這些神念影像大多與被迫剃頭的四號之前形象相似,都以發髻挽頭,身穿道袍,手抱青劍,雙目閉合,面色嚴肅。

    “七星北斗?”

    四號不愧見多識廣,在見到這北星七星召喚出的神念的剎那,就像是已經認出此秘術。

    他臉上強裝出來的狂妄自大之色一收,瞬間秒慫,離宋青小近了些,小聲提醒著:

    “這是天一門的秘術,他是天一門的傳人!”

    此時并不是宋青小問‘天一門’來歷的時候,但她也能隱約看得出來這道士術法的門道,與當日她闖進皇城時,裴家的人以梵音世家的佛珠召喚出來的佛影差不多。

    “跟梵音圣珠的攻擊方式有些相像。”

    她不開口則已,一開口不止是令四號震驚,就連那面容扭曲的道士都滯了一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四號開始反思自己。

    他從一開始發現宋青小實力暴漲之后對她的評估就一再加高,此時聽她提到梵音圣珠,又覺得自己是不是仍然低估她了。

    “是像,因為本身兩者就是系出同源。”

    四號舔了舔嘴角,在認出道士身份之后,他就已經暗叫不妙了。

    他得罪道士太狠,此人必定是要殺他而后快的,絕對不能讓他活著出這神獄之中。

    “天一道門實力強橫,是天外天九大世族之一,如今力量不下于太康氏,要將他留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