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八十二章,太陽出來我爬山破

從1994開始
     那禎笑瞇瞇的說,“那就回百花胡同吧,只是你今晚碰不成我了。”

    碰不成了?

    那怎么行,林義當即腆個臉又軟語一番,兩人才往煙袋斜街的四合院走去。

    半路上,那禎知道他沒吃好,但也知道他是個愛干凈的人。

    于是問他是先墊飽肚子再回去?還是回去洗完澡再出來吃東西?

    “有些不自在,先回去洗澡吧。”風塵仆仆趕了一路,林義早就覺得油膩了,對于他來說,飯可以停一頓不吃,但個人衛生是絕對不能馬虎的。

    回去的路上,兩人有一叨沒一叨說起了各自的大半年里發生的大小事。

    出租車上,那禎不經意里問,“機場那些人都是你的合作伙伴?”

    林義知道她問的是蔣華和唐慕一行人,也記得曾跟說過自己在外面做了點小生意。

    當即說,“算,也不算。”

    那禎若有所思的看了他眼,隨即把無欲無求施展到淋漓盡致,不再往下深問了。

    這...,

    這突如其來的“冷場”,讓有話要說的林義委屈極了。

    本來還想跟她透露一點自己的事業,免得將來和盤拖出時嚇到她。

    卻沒想,她老人家自制力也太強了點。

    真是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無力。

    林義試探著說,“你就不能滿足下我的虛榮心?配合著問一問?”

    那禎巧笑著特意看了他眼,手心慵懶的一握,就“氣吞萬里如虎”的表示:

    “現在問不問都無關緊要,等我和我的小義結婚了,該管的自然會管的,該清掃的垃圾自然也會清除。”

    看著這熟悉的笑面虎,聽著這語氣不重卻隱隱有所指的話。林義頓時想打自己一耳光,自己問這傻問題是自討苦吃啊。

    別人不了解她,

    難道自己還不懂她么:別看人家平時佛系的不要不要的,但并不代表什么都不在乎,相反精明的很,手段也是...

    哎...

    這婚暫時不能提,不能結,等感情再深點再說...

    一定得等糾纏再深點再說...

    林義背后冒著冷汗,心里碎碎念的回憶了好幾遍阿Q精神。

    緊趕慢趕,兩人終于來到煙袋斜街,下車付完錢后,林義心想:老是擠公交、打出租也不是辦法,應該在京城也有一輛自己的車。

    這么想著,林義就決定等會給唐慕打個電話,要他幫著弄輛好點的奔馳過來。

    一年過去了,煙袋斜街還是老樣子,街景、人文和氣氛感覺沒太大變化。走在里頭就像來到了一個老舊世界一樣,最具市井氣息的嘈雜有別于外頭的燈紅酒綠。

    很接地氣。

    林義問要不要買些洗漱用品。身側的女人說不用,知道他要來,被褥和洗漱用品都準備好了的。

    “那禎姐對我真好。”

    “知道姐姐的好了。”

    “嗯,真好。”

    “可是我這些東西都是放暑假之前就準備好的。想著你要是十一還不來,我就把它們丟了。”

    那禎說這個“丟”字時,咬的比較重,意思是那么那么的明了,就差說要把你人也給丟了。

    林義眨巴眨巴眼,不接話了,人家是撒怨氣呢。不過不說話沒事,還可以動作安慰嘛。

    逮著鄰家低頭掏鑰匙之際,林義張望了一眼四周,見安全后,也是迅速在她側臉吧唧了一口。

    感覺左臉上的親切感,那禎也是涌出了久違的思念,此時不但沒有像往常那樣懲罰他,反而笑盈盈說,“快,右邊也要。”

    “好嘞,馬上。”林義也是知情知趣的快速挪騰到右側,低頭印了下去。

    就在這時,大門開了。

    低頭的林義沒在意,以為是那禎打開的,繼續低頭親昵。

    而那禎卻暈圈了,手里的鑰匙剛從包里拿出來,都還沒碰到門鎖,門怎么就開了呢。

    瞧著里面那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楊,再看看大門,上面壓根沒掛鎖。

    因為小義來了,自己高興的大意了,那禎如是想。

    不過她也就暈圈一下子,哪怕在老楊的注視下,右臉被蓋了章,也是那么的淡然如水。

    門里門外,母女兩瞬間對視。

    那禎的眼神仿佛在說:好個老楊,你讓我對你刮目相看,竟然知道跟蹤我。

    楊龍慧的眼神也是不甘示弱:姜還是老的辣,我可是你娘。別以為你偷偷給那個小王八蛋置辦被褥、衣服和洗漱用品我不知道,我可一直跟在后頭看的。想甩開我單獨見他,沒門。

    對的,看到林義當著自己的面親禎寶,表面強忍著平靜、內心則已經氣極的楊龍慧現在給他安了個代號:小王八蛋!

    突如其來的變化,林義頭皮也有點發麻,自己可做不到那禎的從容不迫,畢竟當人面親人家的心頭肉呢。

    真的是心頭肉。

    在林義的幾十年認知里,這位嬸嬸她自己可以吃差的穿差的,卻絕對不會委屈了女兒,哪怕就是在偏僻農村,那禎從小也是過著三天兩頭有肉吃,月月有新衣裳的“富貴”日子。

    心里打鼓的林義厚著臉皮喊,“嬸嬸也在啊。”

    “嗯,”雖然應的不情不愿,但楊龍慧卻是村里少有的“賢惠”之人。

    一般不會在外人面前給丈夫和女兒太過難堪,哪怕是家里的公公,她也是以這樣的禮數對待。

    再加上從不和人吵嘴,鄰里鄰居借小東西小錢有求必應,在村里可是搏得了非常好的名聲。

    村里人在背地里都是這么評價的:要是誰主動去找楊龍慧和黃奶奶的茬,那也真的是不講理到極點了。

    聽聽,這就是人家幾十年下來積累的聲譽。

    哪怕林義非常有理的和楊龍慧頂嘴皮子,傳到村里肯定是自己的不對,而且是非常的不對。

    面對這個村里的大好人,面對將來的岳母娘,林義雖然經常在電話里氣氣對方。

    但當著面還是得畢恭畢敬的。不提自己和那禎的感情,就說從小到大,自己也是受了這位嬸嬸許多小恩小惠的,人的有良心。

    當然了,林義規規矩矩,不代表那禎被捉現場就慫了。

    只見她進門時還漫不經心說,“老楊你去燒飯吧,我們還沒吃晚餐的。”

    進門走幾步后又補充了一句,“老楊記得多燒幾個菜。”

    林義汗顏,默默的給她點個贊。要是那禎說自己沒吃飽,這位生氣的嬸嬸指不定胡亂做一通應付了事。

    而那禎說自己沒吃飯,那鐵定不一樣,不說花樣繁多,但菜肯定干凈、精致。

    在那雙“吃人”眼睛的注視下,眼觀鼻、鼻觀心的林義也跟著那禎進了門。

    許久沒來,這個四合院和之前比,有了很大變化。

    除了許多地方修葺一新外,院子里也多了些花花草草,看樣子那禎是用心了的,顯然是把這里當做今后常住的地方對待了。

    不過最打眼的,要屬院子中間的那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

    桌子中央擺放著一碟花生米,一碗豬頭肉,還有一小壺米酒。

    桌子邊沿還有個磁帶錄音機,里邊正放著火風的歡快歌曲《大花橋》:

    太陽出來我爬山坡

    爬到了山頂我想唱歌

    歌聲飄給我妹妹聽啊

    聽到我歌聲她笑呵呵

    春天里那個百花鮮

    我和那妹妹啊把手牽

    ...

    聽著這歌,林義和那禎對視一眼,眼里默契的帶了笑意。

    這嬸嬸真是執著和念舊啊,這個磁帶在村里的小賣店都被她放爛了,沒想到在京城還能聽到,心里頓時多了幾分熟悉和親切。

    那禎對著自己母親的悠閑生活打量了會,就對林義說,“你先去放水洗澡吧,等會出來陪我喝一杯。”

    林義用余光偷瞄了眼后頭的楊龍慧,放下背包,拿上換洗的衣物也是利索的去了后院洗澡間。

    不過坐下沒多久,剛吃了幾粒花生米的那禎就起身了,走到廚房問,“老楊,你有沒有在洗澡間掛了自己的貼身衣物?”

    楊龍慧聽到也是反應過來,頓時說,“我下午過來時剛洗了澡,用了你擺放在那里的新澡巾。”

    聽到用了自己為小義準備的新澡巾,那禎轉身就要去后院。

    楊龍慧眼疾手快的拉著心頭肉,急忙問,“你要去洗澡間?”

    那禎平靜注視著自家母親,緩緩說,“我不去,難道老楊你去?”

    楊龍慧語噎,但還是氣呼呼說,“那個小王八蛋可是在洗澡!”

    那禎這次沒和楊龍慧浪費時間了,繞過她時還留了一句話,“老楊你糊涂啊,在洗澡間不就是洗澡么。”

    三步做兩步,兩步做一步,那禎此時走路比平時快了很多,來到洗澡間外頭就喊,“小義。”

    剛脫完上衣的林義聽到外邊的喊聲,也是趕忙開了門,第一時間問,“是不是新毛巾不對?”

    那禎嗯了一聲,問,“你沒用吧?”

    “沒,我感覺不對。你路上說今天還沒來過這邊的,現在這天氣洗完澡,一天毛巾就算沒全干,也應該半干了吧,所以我猜測是嬸嬸用過的。”

    那禎松了一口氣,立時笑瞇瞇說,“你等著,我去房里給你拿一塊新的。”

    “好。”

    等到那禎拿了一塊新毛巾來到門外時,一時心癢難耐的林義一把想帶過那禎進洗澡間。

    但這女人早有心里準備,一個步子就靈巧的躲開了。

    突然襲擊竟然沒得逞,林義如喪考妣,悲傷的望了會,末了只得打感情牌,“那禎姐,你不想我?”

    聞言,那禎笑著退了一步。

    瞧這動作,林義不滿了,“我就這么可怕?”

    那禎輕輕點了點頭,又退了一步。

    林義只得使殺手锏,“有嬸嬸在,我們十一都不一定有機會呢,你忍心么,我可是日思夜想期待了好久的。”

    那禎不為所動,甚至又退了一步。

    感覺沒戲了,林義無力的嘆了口氣,轉身嘀咕一句,“難道還真得等我娶了你才可以好好親一回么。”

    聽到“我娶了你”,瞬間異動的那禎晃頭盯著他的背影看了看,隨即跟著進了洗澡間。

    還沒等林義驚喜時,后進來的那禎已經主動踮起腳,纏上了雙手。

    兩人親昵一番,緩口氣的那禎雙手捧著林義臉孔笑瞇瞇的說,“小義,姐姐喜歡這種熟悉的味道。”

    林義亮著眼睛問,“有多喜歡?”

    那禎不說話,只是笑吟吟的啄了他一口,然后在林義的享受中,又輕輕啄了一口。

    又是互相欺負了一會兒。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禎突然抓著那只違規攀登的安祿山之爪,退一步說,“好了,你趕緊洗澡吧,我要是還不出去,老楊可能會來查崗的。”

    沒曾想,“查崗”二字才出口,就聽到外面有東西落地了的聲音。

    兩人對視一眼,沉默了。不用猜,肯定是有東西被偷聽的楊龍慧不小心弄倒了。

    那禎原地閉上眼睛靜了好一會兒,等到再次睜開眼睛時,她不僅松開了那只制止林義的手,還前進一步重新回到了林義懷抱:

    “小義,吻我。”

    聲音雖然不是很大,但卻也比那禎平時說話的聲音大了些許。

    果然,當“小義,吻我”四個字說出來時,外間又驟然傳來了聲響,看樣子又一個東西被不小心撞到地上了。

    ps:票啊票,打賞啊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