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八十三章,黃老學說

從1994開始
     氣頭上的那禎雖然罕見的有點生氣了,但兩人只是淺嘗輒止就松開了,倒也沒敢太放肆。

    不知道外邊有人還好,知道門外有人肯定不能再心安理得的親吻。

    畢竟,怎么說楊龍慧也是兩人長輩,在這種情況下那護女狂魔還能忍著沒沖進來,兩人也是知道輕重和進退的。

    開門,又緊著關門。

    那禎出來了,視線剛好捕捉到自己親媽偷偷摸摸離開的背影一角。

    似乎只有零點零幾秒,這個背影一角也是迅速在拐彎處消失不見。

    跟著來到廚房,那禎掃了一眼,果然,菜都還沒開始洗。老楊蹲在那里正有模有樣的擇菜。

    見女兒過來,楊龍慧也就心虛了那么片刻。然后想著自己可是她娘,也就理直氣壯的開始打量禎寶,視線有意無意在女兒嘴唇處停留。

    那禎蹲下來幫著擇小白菜,過了好一會兒,看自己母親沒完沒了的瞧個不停,于是氣人的問:

    “老楊,你能瞧出痕跡?難道我嘴皮子被小義親紅了。”

    這下楊龍慧真是不能忍了,覺得有必要正面說一次,下意識的瞄了眼廚房門口,沒人。

    當即對女兒說,“禎寶,你跟你媽說說,是不是真的看上小義了?”

    聞言,那禎抬頭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家母親,漫不經心的問,“老楊你好歹也是高中畢業的,除了小義,你看我和哪個異性走的近過?”

    楊龍慧氣悶,“我是怕你和他在一起吃虧,你外公也是遠近有名的八字先生,黃老學說從小我也是跟著學了一點的。

    媽跟你講,那小義,不是,那小王八蛋的眉宇和年輕時的林惜財一模一樣,就怕...”

    “就怕”后面的話有些不可啟齒,楊龍慧也怕傷了女兒,所以幾次張口最終也沒能說出來,只是用一種急切的眼神看著她,希望禎寶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那禎一時間沒做聲,她雖然從小就不信鬼神,不信玄學。

    但卻聽聞過林惜財這人是多風流的,

    也是知道小義身邊一直有個尾巴存在。

    一直以來她都不怎么放心上。一是她覺得彼此需要尊重,二是因為她信奉自己將來有絕對的把控能力。

    恍然若夢的想了一番,那禎就笑瞇瞇的問,“那你有沒有讓外公給小義算過卦?”

    提到這,楊龍慧啞口無言,她何止偷偷摸摸算過,還算過好多次。

    而且除了自己親爹外,還私下拿著林義生辰八字和照片找不同的八字先生算過卦,看過相。

    可算來算去,每個八字先生的說辭都不一樣。

    有人說那小王八蛋一生富貴;有人說他一生清貧...

    有人說那小王八蛋是個妻管嚴,愛家愛妻愛子女,敦厚賢良;可也有人說他生性風流,20歲左右就會有子女...

    反正吧,楊龍慧都被他們說暈頭了。

    有時候也氣。尤其是這個說林義20歲左右就有子女的算命瞎子,早被楊龍慧拉黑名單了。

    也不想想,那小王八蛋還過一個月都實歲21了,虛歲都22了,還在上大學呢,哪來的子女,不是騙錢么...

    但不管怎么說,這些老不死的,不,自己父親不是老不死的,呸,這些人都異口同聲覺得那小王八蛋和自己禎寶是良配,彼此旺對方。

    見老楊被問的不出聲了,那禎也是心里頭松了一口氣。自己可是太清楚自家母親了,肯定找很多人算過,不用問,答案肯定也是五花八門。

    這就證明黃老學說不可信。

    舒舒服服洗完澡,不情不愿洗完衣服,林義從后院出來的時候,四個小菜也剛剛好。

    院子中央,三人圍坐在小圓桌上開始吃,旁邊的磁帶錄音機還在反復放那一個磁帶。

    當又一次聽到火風的“大花橋”時,林義心想,太陽出來我爬山坡,哎,今天就差一點就可以爬到山坡,可惜了,可惜了。

    林義和楊龍慧兩人在那里埋頭大口吃飯,大口吃菜;

    而那禎只是小口小口的喝了一點點酒,不過菜倒是吃了許多。想來也還是不適應北方的飲食習慣。

    飯后,林義拿出手機就給唐慕打電話,讓他弄輛進口奔馳過來。

    隱晦的、偷偷的看了會院子那邊閑庭散步打著電話的林義,楊龍慧小聲問女兒:

    “不是聽說手機很貴嗎?小義什么時候買的手機?他那種手機要多少錢?”

    聽著令人發指的三段式問話,那禎偏頭就說,“不是那小王八蛋了?”

    楊龍慧氣結,咬牙切齒的壓抑著聲音說,“是那小王八蛋。”

    那禎笑了,然后瞅了眼打電話的小義,想了想就說,“小義去年就有手機了的,只是家里沒信號,沒拿出來用。”

    楊龍慧重復問,“多少錢?”

    那禎瞧她那好奇樣,也不再吊胃口,“應該不便宜,買的時候5000總要的。”

    “這么多?”

    不怪楊龍慧驚訝,他們夫妻兩,再加上個經常給人做篾匠的公公,除去一切儉用開支,三人一年到頭也就存個9000左右。

    這還是現在年景好了,還是村里頭比較能存錢的了。

    擱前幾年,這個數字想都不敢想。

    驚訝完后,楊龍慧突然想起了村里有一個大家茶余后飯的大笑話:據說去年夏天,小義那林家大伯母60大壽的時候,林義給封了個12888的大紅包。

    聽到這個消息時,當時村里好多人都在諷刺那個好事的造謠者。這不明擺著的么,林義還在讀書,哪里來的這筆錢。

    可現在...

    楊龍慧突然信了,意識到自己竟然信了,她心里非常堵,怎么能向著那個小王八蛋呢。

    有心想向女兒多問幾句,可看禎寶明顯不想就這個話題多談的模樣,內里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家里那個“死人”不和自己一條心,心頭肉禎寶也不向著自己...

    好難!

    這個夜,有氣的楊龍慧說一個人在生床睡不著,要和女兒睡。那禎笑笑也就由了。

    這個夜,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奔波了一天的林義睡得很踏實。

    第二天吃過早餐,放下筷子的那禎問林義今天有空沒,有空的話三人一起去爬長城。

    林義說沒空,要去林旋家辦點事。

    那禎又問,“那今晚還過來嗎?”

    林義說,“來,只是可能要晚點,晚餐不用等我了。”

    “嗯,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看著女兒送林義離開,楊龍慧心情復雜,兩人全程問話,去哪里玩,十一怎么樣安排,竟然全程沒問自己這個長輩。

    ps:最近每天凌晨2起來寫稿,還天天被噴個死。在此三月想說一句,您不愛看就默默離開,不必要告訴我。

    我又不掙錢,何必浪費我時間去封禁你。還影響我寫作業心情,不利人也不利己,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