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64章 王局長把字簽了

工程大佬
     2月5日,天氣寒冷。

    昨晚陳陽陪劉大鵬喝了兩瓶啤酒回到賓館后躺在床上一覺睡到了今天早上九點,睜開眼的瞬間透明面板就浮現在眼前:

    【主線任務:承包一項三百萬元以上工程并組織人員施工--水庫整治工程】

    【工程完成獎勵:三百四十七萬】

    【隱藏任務:增加五百方擋墻】

    【工程任務時間:十天(2月5號之前)】

    【隱藏任務完成獎勵:工程專用皮卡車一輛--正在發放】

    沒想到水庫上的隱藏任務完成了!

    這次隱藏任務的獎勵沒有金錢獎勵,只獎勵了一輛工程專用皮卡車,不過這樣的獎勵已經讓陳陽很滿意了,因為陳陽現在就差車輛的使用。

    “工程專用皮卡車明天才到,到時候喊別墅工程上的初級施工員開回去。”

    由于昨天陳陽在銀行取的錢基本上用完了,所以今天他一早又去銀行取了一點錢放在車里,畢竟這接近年尾了,工地上用錢的地方挺多了。

    取完錢的陳陽去街上買了兩件羽絨服,這寧會縣城的天氣是越來越冷,他身上穿的衣服有些扛不住這股寒冷,所以只能買厚一點的衣服來穿。

    接近十點的時候陳陽來到水庫上的項目部,他算了算水庫上自己的人后放了二十三份帶回來的特產放在項目部,下來叫初級管理員給自己的工人分發一下。

    期間陳陽詢問了一下初級資料員資料的情況,初級資料員告訴陳陽資料已經交上去了幾天了,可惜到目前還有沒有一點反應。

    陳陽立刻開著車來到太平管理局,正巧他遇見劉監理在他的辦公室外面洗車。

    “哦,陳老板,你回來了!”

    陳陽從后排座位上拿下事先就分好的禮品提到劉監理的車后面,示意劉監理趕緊把后備箱打開,他好把禮品放進去。

    “從蓉城給你帶回來了一點特產,你嘗嘗味道。”陳陽笑道,“劉監理,我們工地上的計量資料報上來好幾天了,現在已經走到哪一步程序了,你知道嗎?”

    劉監理把后備箱關好后說道:“反正兩天前我就把你們的計量資料審核簽了字交給鄧小子了,你問問他計量資料是不是在他那兒。正好他今早沒出去,你上樓去問一問他吧。”

    “行,我上去問一問他。”

    陳陽上樓來到鄧江的辦公室,往辦公室里一發現只有鄧江一人在哪里玩著電腦。

    “鄧兄弟,在忙什么呢?”陳陽笑嘻嘻的走進去。

    鄧江見陳陽走了進來立刻起身:“陳哥,你來了!我在玩游戲。”

    “我來問問,我們工地上的計量資料在你這兒沒有?”

    “這事我哪敢耽誤,我昨天審核完后簽完字就交給我姨爹了,你去問問我姨爹吧!”鄧江說道,“我姨爹今天沒出去在他的辦公室里,你趕緊去問一下。”

    水庫上的計量資料撥款有點點相對復雜,

    首先是現場監理必須審核簽字,然后交給現場業主負責人審核簽字,目前計量資料已經走到了這一步。

    接下來就是管理局王局長審核簽字,王局長這一關過了還要送到政府那里簽字,不過只要王局長這里過關了,政府那里就快得多了。

    以上的程序走完后這工程款算是基本上搞定了,所以最主要的一關還是王局長那兒,第一次的工程款就是因為計量資料在王局長那里停留的時間過長,幾天都沒有把字簽了,所以導致工程款延遲了。

    陳陽下樓去把鄧江那一份禮品提上來送給他,然后提著王局長的那一份禮品來到他的辦公室,反正現在太平水庫管理局的人沒幾個,這樣悄悄的提著禮品送人陳陽覺得應該沒事。

    “王局長,您好!”

    “我從蓉城回來給您帶了一點特產回來,您嘗一嘗!”

    陳陽進屋后就把禮品放在了角落里,主要是這個角落不易讓人發現,而王局長見是陳陽提著禮品進來后只能眼睜睜看著陳陽。

    王局長見陳陽放好禮品后才說道:“真是謝謝陳老板了!這幾天去蓉城玩得怎樣?”

    “王局長,我這哪是去玩了,不是大學寢室的一個兄弟伙訂婚,我都不愿意去。”陳陽‘訴苦’道,“工地上那么多事情忙不過來,老實說我真不想跑這一趟。”

    “哈哈哈,你小子,出去耍了一趟還抱怨,你看我們這些老家伙想去一趟都沒機會,真是不知道珍惜!”

    接下來兩人又閑吹了幾句后陳陽問道:“王局長,我想問問我們工地上的計量資料你審核簽完字了嗎?”

    “我就知道你會問。放心,昨天鄧江交給我后就立馬審核簽完字了,今早我叫人送到上面去簽字。你把你那邊的手續發票開好,我想明天或者后天就能把工程款給你撥下來。”

    王局長居然這么快就把字給簽了!

    “感謝王局長!”

    “謝什么,這馬上就要過年了,我才不想在最后幾天你帶著工人來我這里要工錢。”王局長說道,“其實主要還是你工地上干得好,UU看書 www.uukanshu 進度令我十分的滿意,加上你小子又合我意。”

    陳陽嘿嘿一笑,王局長對他的評價讓陳陽感到滿意。

    “陳老板,什么時候有時間我們在打打牌,你那牌技不行,得多練練才行。”突然王局長笑道。

    牌技不行?

    得多練練?

    恐怕是想讓自己多交點學費吧!

    當然陳陽心里只能這樣想想,他可不敢明面上表現出來,表現出來豈不是要惹王局長不悅。

    “王局長,我這幾天沒時間啊。等我這幾天忙完了在找您打打牌,您看如何?”

    “行,可以!”王局長也沒有強迫陳陽什么時候必須打牌,“你看這記性,怎么把這事情給搞忘記了!”

    陳陽一愣,看著王局長:“什么事情?”

    “我有一個大學同學在市里中了一個標,好像是修一座橋,現在他在找這方面的施工隊伍。陳老板,你會修橋嗎?”

    修橋?

    王局長這是要給自己介紹工程做?

    自己雖然不是很懂橋梁這一塊,但是自己下面的人肯定有懂的啊!

    “會,我的施工隊伍對橋梁這一塊非常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