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67章 二月六日的忙碌

工程大佬
     2月6日,又是寒冷的一天。

    早上八點陳陽就給蔣天雷打電話,一是告訴蔣天雷別墅工地上的人今天放假了,二是告訴蔣天雷水庫上的工程款就今天或者明天就會撥下來,叫他去公司守著。

    當然陳陽也向蔣天雷提了提別墅工地上的工錢,讓他給他姐夫提一提,看能不能再拿一點錢給他付工地上工人的工資。

    蔣天雷是隨口答應了,具體他要不要給他姐夫那里提一提,陳陽就有些不得為之了,而陳陽又不想給李學斌打電話,不然他根本就不會讓蔣天雷代說。

    2月9日就是除夕之夜了,距離過年的時間也就兩三天而已,而這兩三天陳陽要辦理的事情的確有很多,他感覺自己有些忙不過來。

    而且家里已經打了幾個電話問陳陽什么時候回家,陳陽只能說工地上的事情還沒有忙完,可能要在除夕那天才能回去。

    早上十點,陳陽來到別墅施工現場,他正安排這里的工人往搶險工程協助的時候,管道飲水工程的楊總打電話告訴陳陽,工程款今天就要撥下來,問陳陽什么時候過去。

    陳陽預計的今天中午就趕往梁子鄉去一趟,把梁子鄉的事情給處理一下,順便把那里的工人帶回搶險工程上去協助,只是沒想到楊總提前一步打電話給他。

    別墅工地上的工人全部要撤離,現場就只能麻煩陳勇的父親幫忙看管一下,至于看管的費用兩人協商后每天給陳勇的父親一百元。

    之后陳陽在當地找了三個面包車把工人全部送走后這才開著車前往梁子鄉去,下午三點過的時候陳陽才到梁子鄉。

    來到梁子鄉后陳陽直接前往楊總的辦公室里,手里自然沒有空著去,而是把購買回來的特產也拿到了楊總的辦公室,至于楊總早就在辦公室里等候陳陽多時了。

    “陳老板,你再不來我都準備放假了,那你的錢只能等到明年才能拿了!”楊總看見陳陽來后打趣道。

    陳陽急忙給楊總把煙散上:“實在抱歉啊楊總,我那邊也忙。對了,這次工程款有多少?”

    “總共是897612.45元,這次總包總共就只撥了百萬左右,扣除其他的你的就只有這么多。”楊總緩緩的說道,“還有點零碎的工程量沒有記上去,等明年開工了計量的時候才計上去。對了陳老板,這點錢應該能夠把工地上的民工工資和其他擺平吧?”

    管道飲水工程上的民工工資陳陽基本上支付了一半左右(自己手下工人的工資),剩下最大的一筆費用就是機械費用。

    陳陽之前算了算,工人工資這一塊大概要支付二十多萬出去,而機械這塊費用大概要支付十多萬左右,剩下的一些零碎費用也就在十萬塊錢左右。

    這樣一加起來支付出去的錢也就是六十萬左右,而撥的工程款接近有九十萬,陳陽完全能夠擺平。

    “能夠,絕對不會差他們一分錢。”

    “這樣最好。總包那邊可是打過招呼的,哪個施工隊伍的人因為工錢的事情去總包鬧,那么他們將給與罰款,

    這罰款的數目有些過大,鬧一次一兩萬的罰,沒有誰扛得住。”楊總緩緩的說道。

    陳陽笑道:“放心,我這邊絕對不會有人去鬧。”

    “還有一點,總包那邊正式規定的放假時間是從2月7號開始,至于上班時間沒有規定,大家都心里明白,工人要大年十五過后才出打工,所以一般工地上要大年十五之后才陸陸續續復工。”

    “而我們項目部的人就不一樣,總包規定我們2月19日正式上班,到時候你那兒也安排幾個人過來在你們辦公室值班,我們還是要給總包一點面子,對不對?”

    陳陽笑道:“我這邊完全服從項目部安排,2月19日我會安排人員來這里值班的。”

    “我這里也就是這些事情給陳老板你說一說,到時候把值班的名單交給我,我這里好交給總包。”楊總說道,“現在把字簽了,畫押,然后我打電話叫財務給你打錢。”

    兩三分鐘的時間陳陽就搞好了一切,然后告別了楊總快速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里。

    接下來陳陽的事情就有些多了,他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后就通知房東過來把房租給結算了,在這一過程中陳陽又通知了挖機沈老板。

    房租也就是幾千塊錢,陳陽直接把房租付到這個月月底,然后把煮飯阿姨的工資也付了,之后就等著挖機沈老板來。

    半個小時后挖機沈老板來了,兩人算了算后陳陽要支付挖機費用一共是十三萬多(后面又增加了一臺挖機沈老板的新挖機,總共三臺)。

    由于陳陽身上沒有足夠的現金,陳陽只能叫沈老板把銀行卡號寫在條子上,等他有時間了去銀行給沈老板轉賬,而陳陽身上的現金是要留著給工地上的工人發工資的。UU看書.uukanshu.com

    處理完挖機沈老板的事情后陳陽開著車就上山去了,他今天必須把工人的工資給發了,明天一早陳陽要帶著自己工人離開到搶險工程上協助。

    陳陽開車來到蔡家村,他通知初級管理員和初級施工員叫本地工人下班后直接來蔡家村拿工資,而距離下班的時間還有接近一個小時左右。

    他本想去工地上轉一圈等工人下班發工資的,但是今天他奔跑大半天后有些疲憊了,所以趁著工人還有一個小時左右的下班時間就在車上躺著睡了過去。

    下午七點過,陳陽被一陣敲擊聲吵醒。

    原來是幾名蔡家村的村名從工地上回來,看見陳陽躺在車上睡覺,所以才敲陳陽的車門喊陳陽去他們家吃飯。

    陳陽想了想后也不客氣,干脆就去村名家把晚飯給解決了才發工資。

    吃完晚飯后已經接近八點過了,此刻周圍幾個村在陳陽工地上干過活的村名都聚集在了蔡家村陳陽的車旁,而陳陽手下的員工些也來了一部分,這是陳陽通知他們來。

    陳陽坐在車里看著車周圍圍著的村名,他拿著工資本本翻看了一下后對著車窗外的村名喊道:

    “現在開始給你們發工資。我喊到誰的名字,誰就站在我的這扇車窗旁,聽明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