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八十四章,驚呆了,步步高電子竟然林義的

從1994開始
     早秋的陽光從云層中漏下來,倦倦的,讓人有點發懶。

    兩人在巷口等了會,就見林旋丈夫開了一輛桑塔納過來。

    “那禎姐,我走了。”

    “好,晚上要是沒時間過來,就給我提前打個電話。”

    “嗯。”

    林旋丈夫很有禮貌,特意下車熱情地邀請那禎去家里坐坐。

    不過那禎看了眼林義,就笑瞇瞇的拒絕了,說家里還有親人,走不開...

    十一的京城,人流量有點多,有點堵。車子一路等等停停,等等停停,竟然花了70分鐘才趕到林旋家。

    一進門就聞到了菜香味,六、七個菜熱氣騰騰的擺在客廳的餐桌上,甚是誘人。

    而客廳的沙發上此時也坐了3個人,都是認識的,分別是宋梅、宋其潤和蔣華。

    看蔣華那一身職業西裝,應該也是剛進門不久。

    見林義兩人從外邊進來,系個圍兜正端著一碟糖醋排骨的林旋立馬笑著招呼:

    “我們林家精華來啦,快去洗手,等鍋里最后一個菜出爐就準備吃飯。”

    林義貓了眼色相味俱全的一桌子好菜,問你們這是早餐中餐一起吃了?然后又裝著苦惱的說吃過了。

    但身后的林旋丈夫不依,一本正經說:老弟你好不容易來次北京,哪有第一次進姐姐家就是看著人家吃飯的。

    說的挺有道理,林義對著站起來打招呼的蔣華點了點頭,示意她不要客氣,就去了洗漱間。

    洗完手,又捧了清水撲到臉上,感覺清爽了才用白毛巾擦干水珠子。

    磨磨蹭蹭出來后,林義又尋著香味去了廚房,對著冒白霧的砂鍋有些好奇:

    “這是燉的什么?這么香?”

    “人參老鴨湯,郊區一朋友送了只老麻鴨,說是喂了有5個年頭”

    解釋一通,

    林旋隨即意味深長的低聲打趣,“小義,聽說這補虛氣效果不錯,等會姐給你多乘幾碗。”

    林義冒了一個白眼,也是臉不紅心不跳的回應,“你也不看看我姓什么?是誰家的種,用得著這個?”

    林旋抿笑了一番,看一眼外邊就說,“我那老媽子昨晚電話聽說你今天要來,都還一個勁囑咐我,要我撮合你跟其潤。

    我覺得你有必要把米珈帶到她老人家跟前晃一晃,讓她開開眼。”

    林義,“......”

    無話可說。

    林義即對死心眼的大伯母無話可說,也對這個一心想著看熱鬧的姐姐無話可說。

    在四合院吃過早餐的林義,上桌本來只是想意思意思的,奈何這老鴨湯味道確實美味,忍不住喝了一碗,又一碗。

    喝到最后還在想,這東西這么好吃,以后完全有必要作為常備菜譜之一。

    不過就算這樣,林義還是比別人吃的快很多。

    林義在沙發上坐著有些無聊,于是隨手打開了蔣華帶來的資料。這是為下午見工信局領導時要用的。

    本來林義這次只打算走走過場,目的是結識一些高端人脈,以顯示步步高電子的重視、和對別人的尊重。

    至于具體的專業技術知識,林義一般都交給專業團隊去弄,不然手下這么多產業,要是都去親歷親勞的話,保準活不過三十。

    ...

    其實,說起國產手機,前生作為一個在步步高工作許久的人,大體脈絡還是知道一些的。

    回顧國產手機的歷史,就像一部老電影,一幀一幀的向人們講述著它們經歷的一個個故事。

    從最初的第一臺真正的國產手機開始,再到群雄逐鹿的后世,許多國產手機老品牌,80后可能聽說過或者用過,90后可能全都不認識。

    雖然它們大多在歷史長河中泯然眾人,但確確實實銘記著中國制造到中國智造的這段艱辛的歷程。

    比如,1990年,東信開始代工摩托羅拉手機產品,成為中國第一家引進移動電話生產線的廠商。

    這是一個積淀的過程。

    只是它在今年,東信的摩托羅拉代工業務基本被富士康和北極光微電子搶走了。

    它的未來還會不會沿著歷史軌跡迸發出短暫光芒,有點未知。

    但林義知道一點:由于這年頭國家對手機行業準入采取了嚴格的控制政策。所以手機牌照審查的非常嚴,而且名額在定期內的發放也是極其有限的。

    是真的極其有限的。

    現在這年頭,國內哪家企業,如果能拿到手機牌照,無形中就會提升企業的逼格。因為它代表自身的實力,代表背后的人脈,代表未來。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東信也是步步高電子申請手機牌照的敵人之一。

    除開東信,大家耳熟能詳的波導手機也是不得不說的一個過去。

    1992年10月28日,奉化波導公司成立,2004年到2005年是波導最風光的時候,期間,曾經創造國內波導神話,當時年銷售突破1000萬臺。

    海外出口方面,截止到2005年,波導品牌手機出口已經覆蓋五大洲、6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包括法國、意大利等歐洲發達國家,以及俄羅斯、印度、墨西哥、巴西等各個國際品牌巨頭重點爭奪的市場。

    但是僅僅一年,真的僅僅只用了一年,到了2006年之后,波導快速走入下坡路,市場份額迅速萎縮到不足1%...

    而像后面的迪比特、南方高科、科健、夏新、熊貓、TCL等都是有海外大集團或大型國企在背后背書,也都曾曇花一現,成了盛極一時的大品牌。

    想起這些即將會出現的敵人,單論市場競爭,搞宣發出身的林義不怎么怕。擔憂的是這些企業背后都有大佬,在爭奪手機牌照這一塊會造成比較大的壓力。

    林義有時候也會想,要是能像后世那樣,任何企業理論上都可以申請手機牌照該多好。

    不過也只是想想,畢竟太不現實了。

    如果沒記錯的話,手機牌照的歷史拐點出現要到2004年去了。

    到時候國務院會出臺文件,首次把移動通信類產品從需要審批的行業項目中剔除。

    當時《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項目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文中表示:“根據對現行行業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決定,國務院將對所屬審批項目進行清理。”

    而清理的結果是,根據412文件詳細列出的“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項目目錄”,在涉及“通信、電子投資項目”的立項審批時,明確提出“不包括移動通信類產品”。

    至此,國內的手機行業才迎來百花開放的春天。

    而在這之前,僅僅因為手機牌照審批制度的堅冰。像神州數碼、創維、明基、廣州金鵬等30多家非常有實力的國內外企業只能對手機行業“望洋興嘆”。

    曾有一位業內鼎鼎有名的大佬明確炮轟:手機項目如果不再需要進行審批,這對商家進入手機行業絕對是一個重大利好。

    當然了,林義憂心歸憂心,但內心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原因有二。

    一是步步高電子在自身行業內展現出來的無與倫比的強大實力。

    真的是強大實力!!!

    比如,在VCD行業,步步高VCD是國產中的實際霸主,就算名義上的行業協會主席--龍頭新科在銷售份額上,至少也要落后6個百分點。

    這6個百分點不是領先一天兩天,一月兩月,而是每個季度、每個年份至始至終都存在的巨大差距。

    從未被縮小過。

    就像在今年7月份,新科老總在記者招待會上,面對有記者給他冠名VCD第一人的高帽子時,他就很謙虛的表示:自己從來沒拿過第一,新科也從來沒拿過第一...

    這是一個很大的遺憾...

    另外,步步高電話機的名聲在國人心中比步步高VCD名氣更甚。

    它不僅是國內第一個拿到入網許可證的知名品牌,也是穩穩坐住國內電話機行業的龍頭霸主。

    記住是占據市場份額大頭的絕對霸主。

    除開VCD和電話機,而步步高電子的優盤就是一個更輝煌的bug存在。

    步步高優盤不僅被譽為改變世界IT的十大發明之一,而且也讓步步高電子在世界范圍內揚名。

    在這年頭,這是國內大部分企業很難企及的榮譽和高度。

    而關于優盤的專利曾引發的一連串官司,步步高電子像神話一樣,每打必勝!

    管你國內碰瓷的,還是國外的勒索的,步步高電子就沒慫過。

    不僅不慫,而且還主動挑起官司,最可貴的是都還贏了。

    試問國內企業有誰有此氣魄?誰有此能力?

    國企?or私企?

    它們中個別就算有這個實力,卻也沒那個膽去起訴國外的巨無霸企業。

    就像艾先生曾因優盤專利官司事件開過的玩笑一樣:林總別來無恙,你可是連續上國辦紅文的“大人物”...

    有了VCD、電話機和優盤的兜底。再加上步步高電子的學生電腦、相機、電視、好記星學習機...

    以及正在研發的手機、電腦、筆記本和DVD。

    步步高電子就像眾多媒體報道的一樣:這是開始浮出海平面的巨無霸!

    不過說到這,林義也是慶幸,幸虧當初對步步高電子進行了vie架構改組,把法人給了蔣華,不然憑借它今日的聲譽,林義肯定每天都要面對長槍短炮。

    所以,林義有那個自信,哪怕是步步高電子是私企,它也一樣閃亮夜空,要是這樣的企業都拿不到手機牌照,那其他民營電子企業還有希望嗎?

    當然了,按林義的沉穩性子,也不是一個喜歡空談的人。

    比如工信部的幾位大領導今天下午愿意出席林旋組的飯局,其實就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林義相信,只要自己等人再努把力,再加上李國x為了幫王傳喜脫困而承諾的助力,沒有理由這么強大的陣容最后會敗北。

    ...

    吃完飯,林義、蔣華和林旋呆在書房里就今天下午、以及今后關于手機牌照可能要面對的問題進行了周密的長談...

    這一談就是三個多小時。

    導致沙發上看完書、又看了會電視的宋梅最后也是忍不住問了憋悶一上午的疑問。

    看向林旋丈夫,問:“剛才那個蔣華是不是步步高電子的總經理?我好像在報紙上看到過這人的照片。”

    林旋丈夫看了書房方向一眼,就贊同說,“是的,她就是步步高電子的總經理,經常上報紙的。”

    宋梅有點驚訝,真沒想到自己就這樣稀里糊涂同一個這樣的女強人在一個桌吃了一頓飯。

    好奇心更甚了。

    宋梅離林旋丈夫近一點,又悄悄問,“剛才那個林義進來時,我看到蔣華都特意起身打招呼,那,那他們是什么關系?”

    看到自己母親問這個問題,一向不屑于林義這個花花公子的宋其潤也是把注意力從電視上轉移了過來。

    兩個小耳朵也是第一時間立了得尖尖的。

    林旋丈夫看著這對母女倆的反應,也是心里苦笑不已,有心想為小義保密,卻好像又有點欺負人家的智商。

    更何況這是媳婦的親舅媽,關系非常要好,而且對方家里也很不俗。

    內心權衡一翻,林旋丈夫也是迅速有了決定,習慣性看一眼書房方向。

    就非常鄭重地說,“蔣華是小義的下屬,不過舅媽可要為我保密。”

    保密?宋梅好像抓住了問題核心,回憶起林義曾在邵市臥室當著自己打過的英文電話,連忙問,“步步高電子是林義的?”

    林旋丈夫嚴肅的點了點頭。

    驚呆了!

    真的驚呆了!!!

    宋梅張著嘴,眼睛瞪得很圓,要不是知道林旋丈夫是個不開玩笑的人,她都以為是個鬧劇。

    太天方夜譚了!

    感覺比說書的還會扯。

    那可是步步高電子啊,國產有數的電子大品牌。

    自己家里的VCD、電話機和優盤,以及女兒用的好記星學習機都是這個牌子的。

    用了幾年,感覺非常耐用,質量都是個頂個的好,從此自己成了這個牌子的忠實客戶。

    可今天有人告訴自己,這個大公司是曾經自己看不上的農村娃的。還曾因為對方農村人的身份非常反感大姑子夫妻的撮合。

    想到大姑子一直在撮合林義和自己女兒的婚姻,宋梅從驚訝中醒了點,目光也是本能的轉向女兒。

    卻發現曾對林義左一個不屑、右一個花花公子的女兒,此時也是呆若木雞。

    不僅女兒手里的電視遙控器掉到了地上,嘴里的“大大大”口香糖吹出的泡泡也覆蓋在嘴唇上,白白的一片卻也不曾注意。

    哎...

    到底是自己看走眼了,白活了?還是這個世界都變了?在上外當了十多年英語老師的宋梅如是想。

    同時又在思忖,要是這個林義不花心,自己還真覺得如此才俊是女兒的理想良配...

    宋其潤此時不知道自己親媽的心思。她只是在想,這個花花公子曾在邵市臥室打電話時說的內容,動不動幾百萬美金,竟然都是真的!

    難怪在新加坡海邊能摟著那么漂亮的少婦...

    思緒到這,宋其潤覺得老天真是不公平。給了他禽獸的性子,竟然還給他這么大的能力和財力,縱容他的禽獸行為。

    客廳三人在沙發上不同程度的想著關于林義的事情時,書房門開了。

    渴壞了的林義一溜煙兒的跑到客廳,準備從茶幾上拿橘子打打口干。

    卻不經意里發現有三雙眼睛一直在看自己,從書房出來的那刻就開始看自己。那6個黑眼珠子隨著自己動一下也齊齊的轉一下...

    詭異!

    干他娘的詭異!

    發生什么了?怎么這么怪?

    被這場景弄得頭皮發麻的林義,以為自己出現錯覺了。于是試著從茶幾左邊移到右邊,沒想到那6個黑眼珠子也從左邊眼角無聲無息的移到了右邊眼角。UU看書 .uukanshu.com

    ???

    竟然真的在看自己!

    就這樣子...一時間...

    四個人寂寞里對峙半晌,忍不了的林義最先打破僵局,疑惑著問,“請問是不是我的臉很臟?”

    三人本能的下意識搖搖頭。

    林義再問,“那是我臉上生了花?”

    這下子...

    三人一瞬間清醒了,然后尬尬的各自忙碌。

    泡茶的泡茶,看書的繼續看書,嘴巴被口香糖黏住了的趕緊用手撕...

    ps:最近日更平均6600字。

    求一波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