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03章 謠言4起,人心叵測

間之蠹
     只要沒有明顯的陷阱,這世上總會有第一個敢于吃螃蟹的人。甚至于或許有些人連自己是哪個吃螃蟹的人都不自知。

    隨著沈冰掌控下的廢棄副本火熱起來,氪金幫也漸漸走上了正軌,一項項活動也在李七言的張羅之下開展了起來。高薪聘請素描畫師,氪金幫收人,重賞尋人等等等等。而李七言本人,也忙里偷閑時常溜進副本中撿戰利品。

    除了第十二層,前面十一層的不死生物都被沈冰清除了大半。最下面幾層別人去不了,不代表李七言去不了。

    就在沈冰以為,一切都步入正軌的時候,意外還是發生了。沈冰還是低估了人性的貪婪。總有人覺得自己的運氣是無敵的,滿地的戰利品還不需要與怪物作戰就能撿,有不少人抵御不了這個誘惑,踏入了自己無法應付的地界,而后就再也沒有出來。

    這里的不死生物基本都是有意識的。被限制在某個樓層不準離開,還被沈冰屠殺了大半,所有的不死生物,對人類的敵意都是空前的。報復的念頭使這些不死生物不再徘徊,而是在自己的樓層瘋狂巡邏,只要一見到出現的人類,必然是全力出手,當場擊殺。

    這些人的死,說起來和沈冰并無關系,只是欲望和貪婪讓他們迷失了自己,最終隕落在這誘惑的絞肉機中。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他們總是忽略自己已經得到的東西,轉而盯著自己未得到的東西,極盡謀劃。

    既然你沈氪金已經這么強了,能夠清理地宮中的大部分不死生物,那你為什么不把所有不死生物都清理完呢?為什么偏偏要留下一小部分來威脅人類的性命呢?同樣是上繳四分之一的戰利品,你把所有怪物都清完,讓大家安安心心沒有威脅的獲得戰利品,這樣不好么?

    這些只是稍顯平和的論調,還有更加離譜的流言。

    地宮副本只是沈氪金和不死生物做的一個局,目的就是騙人進去送死。這就是沈氪金與地宮領主之間的協議,地宮里的怪物們需要新鮮的人類鮮血與靈魂!

    流言傳的有模有樣的,連帶著氪金幫新招的工作人員都有些死氣沉沉。

    吃瓜群眾看熱鬧不嫌事大,不明白真相的人,只要聽到一個略顯合理的解釋,就會自行腦補,把這個解釋的合理性無限放大。主要是因為沈冰的行為本就存在著不合理。

    既然你都能清場了,為什么不把怪物殺完?既然你要收四分之一的戰利品稅,為什么不把所有戰利品都自己收走?非親非故的,你為什么要把利益分給我們?

    這不合理,對,所以一定是陰謀。

    不明真相的人拼命的往沈冰身上潑著臟水,而既得利益者卻偷偷摸摸的悶聲發大財。你們鬧吧,最好這種論調甚囂塵上,這樣就沒人來跟我們搶滿地的戰利品了。

    是的,這群人就是這么自私。距離沈冰開放副本已經四五天了,原本滿地的戰利品被人撿走了一小半,密度遠不如剛開始那會兒。這幫利益既得者已經意識到了,地上的戰利品是有限的,所謂的十倍爆率,在副本之初其實是要比這個比率更離譜的。

    但是隨著時間的變換,這個十倍會逐漸降低。所以,他們不想有陌生人來分一杯羹。

    甚至這樣的流言,到底是不是這幫體會過戰利品滿地撿的人故意散布出去的,這一點都要打個問號。

    這突如其來的人性試煉讓沈冰有些不知所措,他找到李七言,想問問他有沒有什么解決辦法。

    “小七,最近有很多說咱們和地宮里面的不死生物勾結的謠言,你聽見過沒有?”

    看著沈冰憂心忡忡的樣子,李七言打了個呵欠:“冰哥,我說你也太小心眼了吧,嘴長在別人身上,隨他們怎么說唄。風言風語這么多,也沒見進副本的人變少啊。”

    對于副本的人流量,李七言是最有發言權的。誰都不是傻子,只要是體會過那種滿地撿戰利品的感覺的人,都不會放棄這誘人的副本。

    “名聲啊,問題是名聲,我又不在意他們多少人來副本拾荒,但是特么的拿了好處不說句好話么?這樣下去,我怎么讓他們幫我找范敏?”沈冰有些煩悶,被人潑臟水的滋味并不好受。如果是平時,沈冰可以完全無視這幫沒事找事的家伙,但現在不一樣,沈冰需要托人辦事,需要有一個好的名聲,需要別人敢來把范敏的信息告訴他。

    現在的地球,對陌生人的防備太嚴重,如果沒有足夠的聲望,即使尋找范敏的尋人啟事發布了出去,也沒有人會愿意來把已知的消息告訴沈冰。

    李七言又打了個呵欠,這幾天,他天天過著白天干活晚上摸金的生活,每天不死個幾十次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去過副本。好幾天沒有睡過覺的李七言,現在腦子轉起來都是遲鈍的。

    “冰哥,要我說啊,這事情還得怪雪豹幫。這流言怎么起來的,他們心里能沒點逼數么?只要是去過一次副本的人,都恨不得沒日沒夜的吃住在里面,哪有空跑出來散布謠言啊。這要不是雪豹幫干的,我把頭砍下來給你當球踢。”

    李七言現在賭咒發誓是真的硬氣,說到把頭砍下來,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沈冰也不知道把那技能書給了這個這么能作死的家伙,到底是好是壞,他親眼見證了李七言從一個說話做事都小心翼翼的老茍,變成了現在這樣浪到飛起的鐵頭娃。

    “去去,我要踢你的頭干啥,腳感又不好。別逼逼,趕緊給我想想辦法,怎樣才能止住這些謠言。我現在愁的覺都睡不好。”

    謠言起了兩天了,前幾天還有人或多或少的會來提供一些范敏的消息,無論真假,這都是沈冰找到范敏的機會。這兩天,已經完全沒人來了。如果沈冰真的是那種串通不死生物,坑害人類的強者,又怎么可能用復活藥劑來換取范敏的信息?別傻了。

    李七言被沈冰晃得頭暈,心里吐槽道:我才是真的沒睡過覺好不好?

    念頭一轉,李七言又開始不嫌事大了:“冰哥,說真的,這謠言肯定是雪豹幫散布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讓咱們好好發展。你去把雪豹幫打一頓,打服了,打到他們不敢搞小動作了就好了。反正整個雪豹幫也就只能刷到第五層,以你的實力,還是手到擒來的。到時候,威信也有了,散謠的也沒了,打聽范敏的消息也方便些。”

    李七言慫恿著沈冰干蠢事,反正自己現在不怕被人報復,沈冰也不怕。至于伯格,李七言才不管他去死。伯格的前隊友殺了李勁松的事情,沈冰可以不計較,李七言卻是一直像是一根刺梗在心里。

    “你這出的都是些什么餿主意。”沈冰一腦袋黑線,盯著李七言。

    “冰哥,我幾天沒睡了,我是真的困,要不然你等我睡會兒,睡醒了我再幫你想辦法。”李七言不死的體質不代表不會累,每天忙前忙后的,進了本還要被到處追殺,不累就有鬼了。腦袋里一片混沌的李七言,沈冰想要他想出一個靠譜的方法來,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看著搖搖晃晃的李七言,沈冰擺了擺手:“滾吧滾吧,趕緊滾去睡覺,別猝死了。我自己想辦法吧。”

    見沈冰放話,李七言趕忙轉身離開,他現在只想睡他個三天三夜。

    熬夜不是什么好習慣,這是一種透支生命的行為。

    所謂人言可畏,大抵不過如此。

    即使有著絕強的力量,沈冰也掌握不了人心。除非他能夠狠下心來,整一出文字獄來,誰敢瞎說,就干掉誰。

    不過,沈冰沒這么冷血,在現在這個沒有誹謗罪的地球,別人要這么整,沈冰還真沒辦法。除非真的如李七言所言,殺雞儆猴,把雪豹幫打一頓?

    在沒確定是雪豹幫搞的小把戲之前,沈冰是不會這么做的。

    李七言一覺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等他睡醒來找沈冰的時候,沈冰正等著他。

    “小七,來看一下我新搞的活動。”沈冰拿著一張紙,遞給了李七言。

    這是一張傳單。

    依舊是老樣子的傳單,UU看書.uukanshu 正面印刷著范敏素描,只是反面寫著的活動內容變了。從原本的找到范敏送三瓶復活藥劑,提供確切消息送一瓶復活藥劑變成了:找到范敏送大墓穴副本一日暢游,提供范敏的確切消息可以在大墓穴十一層任選五個戰利品光點,開到什么全憑運氣。

    “怎么不送復活藥劑了?”李七言有些奇怪。

    “我想了一下,送復活藥劑到底還是不利于宣傳。不是每個人都剛好有最近陣亡的親友的,復活藥劑給出去,別人也沒辦法驗證,除非出現之前伯格他們這樣,前來鬧事的人,才有機會讓他們都相信復活藥劑確有其事。而大墓穴中的戰利品確是真真切切的,拿到了就是拿到了,遮遮掩掩也沒用。”

    “那還不如把復活藥劑再加上,這樣面子里子都有了。”李七言翻了個白眼,沈冰居然要把十一層的戰利品送出去,這不是在跟自己搶食吃么?不同意歸不同意,李七言還沒傻到為了這點事兒跟沈冰鬧翻。畢竟這個副本都是沈冰打下來的,怪也是沈冰殺的。惹毛了沈冰,他拍屁股不干了,李七言上哪去找人幫他刷十一層的怪去?輕重緩急他還是分得清的。

    “好辦法!就這么干了……”

    “……”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