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八十七章,老楊,去開門吧

從1994開始
     見林旋拒絕了奔馳,唐慕找個空擋悄悄問,第二輛奔馳怎么處理?

    是退貨?

    還是留著用?

    林義對著兩輛車的車牌號看了一番,決定自己留下帶8尾號的奔馳。

    “既然買了,就留著吧,你把它開回京城分部,自己看著安排。”

    自己家大業大,買回來的東西還退貨,這多人看著,丟不起那人。

    林義干脆眼睛一閉,大方的手一揮,讓唐慕自行處理。

    畢竟京城不比別處,有頭有臉有身份的人多,說不得就像傳說中的那樣,在大街上一抓就是一簇簇的。

    如果步步高電子分部有輛像樣的車,開出去談事都是臉面。

    唐慕點點頭表示知道,然后又靠邊打了個電話,說豐田凱美瑞明天下午可以到貨后,也是見機的趕緊溜。

    晚餐吃的盡興,挨坐著的姐弟倆滋點了紅酒,一起說了好多往事。

    回憶中最狗血的還是小時候林旋回村里老家第一次見林義的場景。

    當年,林旋一進門就覺得這個弟弟看的好順眼,好舒服。回家后硬是一個勁的唆使自己母親把這個弟弟領養過去。

    林義就問她:不是說自己那個親姐完全繼承了便宜母親的容貌么?應該更好看才是,怎么不見你動心?

    林旋舉著杯子和他輕輕碰一下,就笑呵呵地說:同性相斥,異性相吸。那時候雖然年紀不大,卻也知道有個那樣好看的妹妹不好,怕被爭寵。

    瞧瞧,瞧瞧,這可是嫉妒了...

    聊著聊著...,林旋突然看著滿桌子好菜生了感慨:

    “時光太磨人了,不知不覺那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沖動少年已經成了回不去的記憶。”

    聽到這話,兩世為人的林義當即怔了怔,感觸好深。

    前生人到中年的時候,閑暇時間里總是幻想:若能回到少年,再體驗一遍光陰里的人和往事,才覺得人這一輩子沒有遺憾。

    可是重生來過后,發現時間還是走的太快,忙忙碌碌的奔波中驀然回首時,又是一地雞毛,一地心酸。

    走過的路太干、太直了,旁邊的好多風景依然沒來的及看...

    心情有些復雜,有些怔,有些不是滋味。

    不過好在攪局者來了,沒有給兩人太多感慨春秋的機會。林義諾基亞的聲響一下子把他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接起一看,是一個陌生的區號座機,不過林義有一種直覺,應該是大長腿的。

    接通,果然是她老人家,鄒艷霞一開口就是關心他的身體,然后又說了許多南京好玩的地方...

    兩人嘮叨了一通瑣碎,掛斷電話之前,還隱約聽到冷秀拉著金妍在旁邊故意說:

    妍妍,你說林義這么有錢會不會變壞,會不會在北京臨時找女人...,然后又說林義這種狐貍一般的人,就算找了女人也不會讓艷霞知曉的。哎,有錢容易使人變壞,為什么我們就遇不到有錢人呀,我好想遇到個有錢人...

    林義臉一黑,速速囑咐一聲,趕緊掛了電話。

    不過大長腿的電話才掛斷,回到客廳餐桌上屁股都還沒坐熱,手機又響了,那禎打來的。

    那禎笑瞇瞇問,“你吃飯了沒,今晚還回來嗎?”

    一旁的楊龍慧聽到“回來”二字,看著女兒一副妻子等待丈夫歸來的懶散模樣,心里頓時不是味,禎寶看來是真的對那個小王八蛋上心了。

    林義掃了眼悄無聲息豎起的幾雙耳朵,嘴角抽了抽,于是長話短說,“那禎姐,我正在吃晚餐,吃完就回來。”

    這句那禎姐,這句吃完就回來,讓桌上的眾人表情各異。

    林旋一臉的笑,笑的很開,很詭異,很玩味。

    心中念數著:蘇溫、那禎,還有個不清不楚的米珈...

    林旋丈夫這么個嚴肅的人,此時也是憋出了一臉異樣,雖然不是那么明顯,但也是控制的很辛苦。

    蔣華有點意外,她一下想起了飛機上那被咬的水果,以及咬水果的女主人,那個有點單薄卻很清冽的鄒艷霞。

    她是真的沒想到這邊還會冒出一個那禎姐,用的字眼還是“回來”。

    什么樣的身份能讓林總從堂姐家里離開、去那里,才算的上“回來”?

    她可是知道的,林總在京城就林旋一個親戚,而“回來”的字眼讓她直覺到電話那頭的女人身份不簡單...

    而宋梅母女極有默契的對視一眼,眼里都是:新加坡海邊的漂亮少婦,花花公子...

    一圈人下來,只有刀疤坐在那里一臉平淡。

    不過他也只是表面平淡,心里其實也在替媳婦琢磨。自己媳婦賭的是中大那位將來會成為正室,一直殷勤殷勤的緊著人家送菜、送米、噓寒問暖...

    向鄒艷霞靠攏和抱大腿的姿態已然很明顯。

    ...

    晚餐喝了點紅酒,可能是喝急了的緣故,起身離開的時候林義竟然有點頭暈。

    迫不得已,只得讓刀疤開車送。

    不過臨行前,林義有些不放心也喝了點酒的刀疤,問:“還能開么?”

    刀疤伸出粗實的手,把著方向盤,擰了擰鑰匙,說這點酒口都沒潤濕,不會有問題。

    ...

    見車子離去,宋梅突問林旋,“你這弟弟有幾個女朋友?”

    幾個女朋友?

    這問題問的...

    林旋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想到其潤妹妹知曉蘇溫的存在,UU看書 .uukanshu.com 就順著這位舅媽的話說,“我會把情況和老媽子說清的。”

    聞言,宋梅松了一口氣,她現在還記得陽華曾經在邵市說過的一段話:

    “你看這對母女很美麗吧,也很傲氣吧。不過沒關系,咱就喜歡傲氣的,華哥我支持你把那小的追到手,肚子弄大后就分手,媽了個巴子的看不起咱鄉里人,不能慣這種社會風氣。”

    隨著接觸,隨著從林旋這里了解的更多。

    宋梅其實蠻避諱陽華那種不按套路出牌的混子。但更擔心愛好女色的林義心里記仇自己當初看不起他的那一幕,要是偷偷摸摸真用錢砸自家的寶貝女兒...

    想到這里,宋梅不敢再往下想了,只是希望從小懂事乖巧的漂亮女兒不要再和林義有任何形式、任何空間的接觸才好。

    作為在社會上走過的中年女人,深知金錢的可怕。

    ...

    夕陽西下,絢爛的晚霞染紅了整條煙袋斜街。

    啪啪啪...

    有人打門,院子中央的小桌上,正在小口小口吃著飯的那禎貓一眼自家母親,就懶懶的說:

    “老楊,去開門,小義回來了。”

    隔桌而坐的楊龍慧頭都不抬,裝作沒聽到,心安理得聽著歌,吃著飯。

    見狀,那禎握著筷子立在碗中央,偏頭慢慢悠悠地說了一句,“老楊,我去開門,小義會親我的。”

    哐當一聲,楊龍慧不輕不重的把筷子拍桌上,對著磁帶錄音機一按,聲音沒了才起身往院門方向行去。

    ps:凌晨的鬧鐘沒鬧醒三月,睡死了,沒起來寫。

    白天又太忙,又加上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寫了,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