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87章 大魚

前方高能
     這黑鵬的鳴叫聲中含有威壓,震懾著空間,攪動著翻涌的靈力,使得四周的空間都似是扭曲。

    巨大的沖擊力從上至下灌壓下來,壓迫著騰空的試煉者們往下方的水中墜落。

    水底的黑氣轉動,像是壓制在深淵底部的水被一瞬間釋放,使得水位一下升高了數米之多。

    冰筏被巨浪重重掀起,洶涌的水流‘轟’的一聲將哈亞斯等‘黑暗’派系的圣徒全部吞沒。

    “啊——”

    這狂風巨浪打得冰伐之上的信徒們驚慌失措,水的力量沖擊之下,原本堅固無比的冰筏發出‘喀喀’的聲響,出現數條裂縫。

    ‘轟隆隆’的水流聲、黑鵬的鳴叫聲將信徒們的尖叫淹沒,眾人唯有死死抓住冰筏,將其當成唯一的救贖。

    風暴之中,宋青小極力控制著自己的身形,盡量不被突然暴發的洪流卷中,也不能離頭頂以魔氣聚集而成的黑鵬太近。

    危險!

    這是她的第一個感覺。

    魔氣所形成的黑鵬,遠比玉侖虛境中那頭九龍匯聚而成之后新生的龍王氣息還要危險得多,已經令她感到不妙了。

    飛濺的浪花暗含勁道,拍打到人的身上,已經帶有一定殺傷力了。

    四號已經鉆進了他自己先前召出來的金塔之中,被風暴卷起的洪流拍打到寶塔之上,發出如同撞鐘一般的震耳欲聾的回響。

    那浪頭每擊打一次金塔,便在塔身留下一道深深的凹痕。

    寶塔表面的靈光也暗淡許多,數下之后,這件上品的法寶便已經出現數條可怖的裂縫,最終‘哐鐺’碎裂了。

    躲藏在其中的四號狼狽跌出,現出他已經被水澆透之后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的面容。

    他‘哇’的吐了一口血,看到碎裂開來的法寶時,臉上露出一絲肉痛。

    只是最終他并沒有伸手去撈,寶塔碎成這樣,根本無法再修補,很快被高高卷起的水浪‘轟’的吞沒。

    四號的靈力在此地受限,根本不起作用,他的身形在狂風之中搖搖晃晃,險些被水潭下方的漩渦吸入其中之際——

    一條青色的長尾橫掃而來,‘呯’的將他攔腰擊中。

    水域之中涌出大量白霧,即將把四號的身形吞入其中。

    四號駭得肝膽俱裂,此時無論什么神通,在這樣的可怕力量之下都不適用。

    他靈力被制,神識更是被輾壓得不起任何作用。

    腦海之中一片空白,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耳中卻聽到一聲疾氣聲響,緊接著一股巨力將他身體抽中。

    鈍痛感從四號被抽中的地方擴散開來,四號僵冷的身體終于感應到除了冷、木之外的其他知覺了。

    下一刻,那股裹挾著他向下的束縛消失,另一道奇大的力量將他的身體高高拋起,飛往半空之中。

    “謝,謝了。”

    四號爭取到了這一挑之力,趁著身體復蘇,以靈力強行在半空之中將身體穩住,一閃之后出現在宋青小的身側。

    他眼神之中殘留著驚魂未定,同時又帶著一絲劫后余生的喜悅。

    對于宋青小四號原本是頗感忌憚,卻沒料到在危急時刻竟然會被她出手相救,這會兒說話的時候表情都顯得比先前要真誠了許多。

    片刻功夫,黑鵬出現之后引起的風暴逐漸平息,雖然仍有無數股旋風,但對于試煉者們已經不再構成威脅了。

    四號勉強站穩了身形,看到面前的一幕,瞪大了雙瞳: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鵬浮于天際,將月光擋住。

    它尾巴的方向,拖拽著大股的黑氣,那是它從深淵之中沖出來時所絞纏的。

    這會兒那黑氣并不斷,而是將它與深淵相鎖縛,令它無論怎樣扇動翅膀,也僅能在深淵上方轉動。

    深淵的水鋪溢出來,與整片水域相連接,形成一片汪洋,內里仍有大量黑氣在浮動。

    整個汪洋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乘趴在冰筏上的圣徒、信徒們隨著那漩渦而轉動,一臉的惶恐。

    “水下有東西。”

    宋青小并沒有回答四號的問題,她已經感覺到了水底之下像是還有一股氣息隱藏著,其危險程度不亞于她頭頂的黑鵬,甚至像是比黑鵬還要恐怖。

    道士、一號、三號都閃了過來,這三人不知為何,在先前可怕的風暴襲擊之下竟然沒死。

    不過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氣息也很是萎靡,顯然就算各顯神通保住了性命,依舊也是付出不小代價的。

    一號、三號靠過來的時候,以警惕而忌憚的目光盯著宋青小看,不約而同的離她遠遠的。

    顯然先前一番大戰之后,兩人吃了宋青小的虧,此時又各負了傷,很怕宋青小在此時突然動手。

    三人謹慎的站在了宋青小與四號兩人的對面,過來的時候正好聽到了宋青小的話,大家不約而同的低下了頭。

    只見水面的漩渦還在徐徐轉動,只是無論聲勢、速度,都比先前慢了許多,像是已經在逐漸平靜下來。

    除了那與天空中的黑鵬相連的黑氣未斷之外,已經看不出異樣了。

    余波之下,托著六圣徒及眾信徒的冰筏順著水的波紋微微打轉,一副驚魂未定之色。

    ‘咚咚!咚咚!’

    四號在此地實力受壓制,再加上他的修為境界又比宋青小低了許多。

    他根本沒有感覺到水底有東西出現,可是他的神識感應不到,身體的本能反應卻已經受到那股氣壓的影響了。

    一股深深的顫栗感從他心臟之中生起,透往四肢百骸,令他控制不住的手足俱抖。

    “是,‘月’賢者?”他深呼了一口氣,壓下恐懼感,聲音輕顫的問了一句。

    “不清楚。”宋青小搖了搖頭。

    當年的大戰,唯有經歷過的十二圣徒最清楚,‘月’賢者究竟擅長什么樣的魔法,與眼前的黑鵬到底有什么關系,她也是一無所知的。

    話音一落之后,宋青小的神色一冷,提醒道:

    “來了。”

    她的話令四名試煉者的身體都重重一抖,最后一個字音剛落,只見水底之下,有一大股黑氣潛了上來。

    像是一團瞬間暈開的墨,墨汁將清澈的汪洋染透,水的波紋推蕩開來,一張深淵巨口向上潛了出來。

    大量洪流無聲的灌入那張巨口之中,就連卷在漩渦之中的冰筏眼見也要隨著水流被它吸入。

    它動作迅疾如閃電,又似是幽靈般悄無聲息,冰筏上的圣徒們壓根兒沒有察覺,還以為已經逃過一劫了,根本沒想到危機又至了。

    唯有幾名試煉者站在最高處,清楚的看到了這一幕。

    宋青小手掌一揚,在冰筏即將被吸入那深淵巨口的剎那,冰筏化為一條冰龍,將暈頭轉向的圣徒、信徒們卷入半空。

    “啊——”

    大家驚慌失措的叫聲之下,水中的深淵巨口‘哐’的一下重重合攏,僅咬住了冰龍的尾部,撕裂了一塊冰尾吞入腹中。

    那巨獸一咬失誤,終于現出其真身了。

    從半空之中看來,那像是一條巨大而可怕的魚,魚身的厚實、緊密的鱗甲通體呈黑藍色,閃著令人不寒而栗的光澤。

    魚身的兩側、下腹長滿了長而密集的骨翅,隨著水流的波蕩而微微擺動,如同無堅不摧的觸手。

    它的長尾一擺間,就似是能掀動風云,將這方天地淹沒。

    雖未能將‘光明’派系的圣徒一口吞沒,但它依舊在水底之下輕快的悠游,每轉一下,水波便會出現強烈的動蕩,使人不敢輕易靠近水域。

    “這又是什么?”

    四號見到這頭大魚現世,不由面露苦笑之色。

    上有黑鵬,下有可怕的巨魚,且每一樣看起來都并不好惹。

    試煉者們被夾在中間,空間被封鎖,進退無路。

    事到如今,不止是沒有找到純潔之心,甚至連封印在深淵領地的‘月’賢者都不見影蹤。

    四號按壓著自己被抽得皮開肉裂的腰,一臉陰晴不定之色。

    “二號,暫且停戰,我們合作,如何?”

    同樣感到不安的,還有道士三人。

    黑鵬與大魚的相繼出現,令得這三人都感到不安了。

    一號、三號受了傷,戰斗力大打折扣,道士雖說有北斗七星陣在手,但他卻有自知之明,憑借自己如今僅剩的靈力,就算不惜代價以秘法催動北斗七星陣,也未必能擋得住這兩尊妖獸夾擊的。

    雖說他心中恨極了宋青小與四號,可在巨大的危機面前,道士仍是強行壓下了心中的怨毒,提出了合作的請求。

    “二號……?”四號愣了一愣,看了宋青小一眼,臉上露出意動之色。

    他自然知道道士并非好鳥,提出這樣的建議恐怕也只是權宜之策。

    此人并非善類,恐怕一旦找到了機會,必會狠狠陰兩人一把的。

    但四號明知如此,卻仍是對道士這個提議份外心動。

    他損失了一件防御重寶,又受了些傷,此時又受兩頭巨獸夾攻,在這時空領域又不能像暗河之森那樣調頭閃躲,暫時休戰合作對幾人來說生機都要大得多。

    只是隊伍之中并不由他作主,宋青小才是真正的領頭,在宋青小沒有發話之前,他就算心動,也不能開口。

    宋青小沒有理睬道士的話,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另一側的半空。

    修士等人壓根兒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冰龍卷著飛上了空中,靠往宋青小的身側。

    直到看到宋青小的時候,修士慘白的臉色才顯得好看了許多。

    他死死抱著冰龍,半點兒安全感都沒有:

    “宋……”

    “深淵領地之中,除了被封印的‘月’賢者之外,有沒有聽到大魚與黑鵬的傳說?”宋青小不等他多說話,直接就將自己心中的疑問說出:

    “當年的‘月’賢者背叛,到底是什么緣由?他的心臟到底有沒有真的失落?”

    這些都是問題的關鍵,在火車上的時候,修士可能出于謹慎亦或是某些緣故,并沒有說得很清楚。

    但事到如今,已經不能再讓他隱瞞下去了。

    弄不清楚這黑鵬、大魚的來歷,若是引起這兩頭巨獸夾攻,宋青小感覺這一場大戰會份外艱難。

    “大魚?黑鵬?”修士愣了一愣,他們先前在冰筏之上的時候,被水氣、黑霧所籠罩,壓根兒沒有注意到四周的異變。

    黑氣沖騰而起的剎那,他們就已經被魔氣所包裹,緊接著就聽到了一聲震耳欲聾的鳥鳴,以及那山崩地裂般的失控洪流。

    此時他仰頭往天上一看,就見到已經遮蔽了月光的巨鵬,那黑鵬展開的雙翅幾乎將整片天空全部擋住。

    眾人在它的陰影之下,渺小得不可思議,如同蜉蝣。

    身處半空之中后,眾人低頭往下一看,才見到了下方水里的大魚陰影。UU看書 .uukanshu.com

    它霸占一方水域,儼然形同掌控這片空間的霸主。

    難怪冰筏會突然化為‘魔獸’,顯然是因為宋青小救了眾人一命的緣故。

    “沒,沒有!”修士慌忙搖頭,喉間因為所見而干澀,連說話的聲音都在抖:

    “不過深淵領地據說是惡魔誕生之地,這,這有可能是魔域打開之后,有惡魔被召喚出來了。”

    他的話對于此時的情況半點兒幫助沒有,雖說大家已經料到這樣的說法,但當真正聽到修士這樣一說的時候,四號的臉上還是忍不住露出一絲咬牙切齒之色:他就知道這些圣徒沒什么用。

    “當年‘月’賢者的心臟受到了污染,信仰之力已經不純粹了。”

    與他同為大圣賢的‘日’賢者感應到了這位搭檔的變化,所以在‘月’賢者背叛了大家之后,開始引領圣徒們追殺、封印他。

    “至于他的心臟——”涉及到神廷的隱秘,修士在說的時候面露一絲猶豫之色。

    不過他并沒有猶豫太久,宋青小數次三番的相救,已經贏得他的好感與尊重。

    他只稍停了片刻,緊接著說道:

    “其實我們準備擊殺他的時候,發現他的心臟只剩了半顆,而且實力下降了很多。”

    這是神廷最大的隱秘,十三圣徒為此保密三百多年,從來沒有對外透露過。

    包括冰龍背上的信徒們聽到這話的時候,都面露詫異之色,顯然也是頭一次聽說。

    “半顆?”

    修士的話如同一盆涼水,將四號滿腔沸騰的熱血澆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