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06章 暴露

間之蠹
     空間戒指一只都是李七言所想要的東西。

    主要是體積小。

    如果李七言有一枚空間戒指的話,他就不用呆在十一層碰運氣撿點技能書了。裝備什么的,都能裝出去。雖說這些裝備類的東西,對李七言的幫助并不是很大。但就像喜歡收集財寶的巨龍一樣,有些東西,雖然沒用,但人們就是想要。

    倒不是沈冰不愿意帶李七言來十一層,只不過沈冰是個實用主義者,給李七言配齊一套裝備后,就不愿意天天陪著李七言呆在十一層碰運氣了,畢竟開戰利品寶箱本質上還是碰運氣,運氣差起來,一整天都找不到可以提升自己實力的東西。

    沈冰有自己的事情,他要找范敏,要等待類似于唐甜這樣的人來給他提供范敏的消息,她要分析范敏往哪個方向前進了。不可能天天把事件耗在李七言身上。

    而李七言就是明白這一點,才會仗著自己的不死之身來底層碰運氣。

    沈冰說過,不要進入十二層,這點,李七言時時刻刻記在心里。

    大佬說的話,總是不會錯的,雖然沈冰沒有說原因。

    此刻,盯著葛濤手上的戒指,貪婪的火焰從李七言的眼中冒了出來。

    李七言心中飛快轉過了千萬個念頭。

    換?葛濤肯定不會換。裝備是可以替換的,空間戒指確是永恒的,可以用一輩子。技能書這種東西,李七言又拿不出來,說到底他還是沒有什么資本。而且他也并不知道,葛濤現在最想要的,其實是復活藥劑。

    搶?這可是在沈冰面前!沈冰不會在意這些東西的,以他的性格,也根本不可能幫自己把這空間戒指奪過來。畢竟是許諾出去的東西,開出什么,全憑兩人運氣。

    那就只有靠自己了。

    李七言摸了摸下巴,動手要趁早,要不然等幾人經歷的事情多了之后,要改變他們的印象就沒那么容易了。

    李七言很果斷,果斷的連他自己都害怕。只要是他親身經歷過的場景,由于有個參照,這記憶的捏造是最簡單的。

    大功告成。

    李七言盯著葛濤說道:“看完了么?看完了就把戒指還給我吧。”

    朝著葛濤伸出手,李七言的骨爪此刻已經再次化為正常的手掌了。

    聞言,葛濤愣了一下,撓了撓頭,恍然大悟。

    他清楚的記得,剛剛李七言從寶箱之中開出了一個空間戒指,然后自己很驚訝,借過來玩了一下。這不,戒指就在自己手指上好好戴著呢么?李七言說的,應該就是這枚空間戒指了吧。

    真可惜,開出空間戒指的不是自己。

    瑪德,別人開出了個空間戒指,自己高興個什么勁!

    葛濤摘下戒指,很是猶豫的“還”給了李七言。

    快得手了,要得手了,已經得手了,喔!!!

    李七言飛快的將空間戒指戴在了自己手指上,心率飚上了一百八十碼。

    他不是第一次在沈冰面前做這種事情,但卻是第一次在沈冰知道前因后果的情況下做這種事情。同樣的,也是第一次修改沈冰的記憶。

    偷偷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沈冰,發現沈冰皺了皺眉,李七言頓時心率更高了。但沈冰并沒有注意到他,似乎是在想些別的事,于是他松了一口氣。

    戒指,到手了。

    沈冰并沒有明確的知曉李七言動了自己的記憶,但這并不妨礙他察覺到異常。

    很莫名的,沈冰就是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感覺縈繞心頭,像是螞蟻在他心中亂爬一樣。

    “我忽略了什么嗎?”沈冰自言自語道。

    這一開口,李七言被沈冰嚇了一跳。

    “是不是忘了什么和范敏有關的東西?”李七言問道。

    他察覺到了,果然,他察覺到了!李七言已然平復的心率再次泵上了一百八。他曾經就有過想法,沈冰這么強悍的人,自己去動他的記憶會不會被發現。

    記憶被強行修改總是會有那么一絲蛛絲馬跡的,如果李七言敢于對沈冰記憶中的范敏操刀,那么迎來的絕對是沈冰瘋狂的反彈。但他這次僅僅只是動了沈冰毫不在意的一部分記憶,空間戒指,沈冰不在意,葛濤這個人,沈冰更不在意。

    即使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沈冰依舊察覺到了異常。李七言有些慌,趕忙將沈冰的注意力吸引到范敏身上。

    不得不說,他這種做法還是起到了效果的。沈冰撓著頭想了一會兒,想不出有關于范敏自己有什么疏漏的地方,便撓著腦袋催促到:“挑完了沒有?挑完了我們就走吧。”

    “嗯,挑完了。”瘋狂的喜悅之后,才發現,那戒指居然是別人的東西。葛濤感覺就像是自己新婚之夜,老婆特別漂亮,結果臨上臺的時候,別人告訴他:葛濤,新郎不是你,你往臺上走啥?是一樣的感覺。

    “叔叔,我也挑完了。”唐甜早就不哭了,這小丫頭雖然臟兮兮的,眼淚沖刷了臉上的塵土留下了一道道淚痕顯得一點都不漂亮,但聲音還是很好聽的。

    沈冰撓了撓頭,回憶了一下,一二三四五,唐甜的數量沒問題。一二三四……

    “喂,你不是才挑了四個寶箱么?”沈冰對著葛濤說道。

    糟了!忘了這茬了!李七言的心情,在這段時間里就像是坐過山車。只要沈冰提到有關于他修改記憶的異常方面的事情,李七言就會提心吊膽。畢竟他做的也不是什么光明的事情。

    戰利品的寶箱沒有空的,李七言現在沒辦法在葛濤手中加一件戰利品,他也不敢再去動沈冰的記憶。鬼知道會不會真被沈冰察覺到。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展下去。

    該死的,這簡直就是在玩火!李七言心中暗罵。自己簡直是豬油蒙了心了,干嘛要為了一個微不足道的空間戒指去觸碰沈冰的記憶,這簡直就是個雷區,一點就炸。后悔,這種情緒從李七言的心中滋生出來。

    “是么?”葛濤有點懵:“我想一下。”

    葛濤皺著眉頭揉著太陽穴,他總感覺自己似乎忘記了什么東西,但剛剛發生的一切卻又歷歷在目。除了那個空間戒指被李七言要走讓他有些心態爆炸之外。

    修改記憶這種事情,就像是撒謊,謊言總有被拆穿的一天,除非這個謊言已經被大家所遺忘。而修改記憶,也會在不經意之間,留下一點點蛛絲馬跡。比如說葛濤開的第二個箱子里面出來了空間戒指,他在開第三個箱子的時候就會想:這是我開的第三個箱子。

    但是李七言強行改變了他關于第二個箱子的記憶,這就導致了他記憶的錯位。無論是沈冰還是葛濤,都能夠感受到一絲不妥,但是他們并不知道自己的記憶被人動過,不會有人往這方面想,這才是最燈下黑的一點。

    “好像的確是四個,但我總感覺我已經開過五個箱子了,奇怪。”葛濤撓了撓頭,將這種奇怪的感覺甩了出去:“那我還能再開一個,對吧?”

    沈冰也有這種感覺。

    如果僅僅是他一個人有這種感覺的話,那還可能是自己的問題。但是現在,葛濤也有這種感覺,這就讓沈冰警覺起來了。

    走過千萬時空,形形色色的事情經歷過千千萬,難道自己不知不覺之間,踏入了另一條時間線?

    沈冰還是沒有向著自己記憶被人動了手腳的方向去考慮。但是,笨人有笨人的解決方法。沈冰仔仔細細的回憶了一下葛濤開箱后的記憶。在葛濤開箱的同時,李七言也在開箱。這點并沒有毛病。好不容易沈冰進來一趟,能夠護著他們出去,李七言肯定要抓緊時間整幾件想帶出去的東西。

    然后,李七言就開出了空間戒指?

    沈冰目光中略帶狐疑,看向了李七言。

    李七言簡直快崩潰了,難道,他知道了?

    不過,很快,他就不需要這么糾結了。

    沈冰逆流了時間,回到了幾人開箱之前。

    葛濤打開一個箱子,李七言也在開箱。但沈冰發現,此刻李七言的站位與自己記憶中的不太一樣。

    葛濤打開了第二個箱子,UU看書 www.uukanshu.com這個箱子,明明是之前李七言開的那個。

    歷史是具有慣性的,只要沈冰不出手,按理來說,歷史不會被改變。副本空間雖然是一個小型的事件碎片,但也依然具有這種未來導向性。

    那么結果就顯而易見了。

    沈冰轉頭看去,李七言盯著葛濤手中的戒指,神色間寫滿了貪婪。

    葛濤將石頭收進了空間戒指中,又拿了出來。伴隨著這些動作,被塵封的記憶露出了水面,沈冰想起來了,接下來,應該就是李七言用某種能力或者技能,改變了三人的記憶,把這個戒指變成了是由他從寶箱中開出來的,然后再讓那葛濤把從他那里“借”過去的戒指“還”給他。

    “嘖嘖……”沈冰皺著眉頭,該怎么處理這件事呢?身邊跟著一個可以改變記憶的家伙,還真是一件令人感到恐怖的事情啊。

    “小七……”沈冰開口了。

    李七言渾身打了個激靈,轉頭看向沈冰。此時的他,才剛剛設計好自己打開戰利品寶箱取出戒指的情節……

    發生……什么了嗎?

    ……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