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八十八章,一百四十五萬!!!

從1994開始
     寵女狂魔楊龍慧不情不愿的開門,本想著看都不帶看一眼外邊的那小王八蛋。

    但是隨著“吱呀”一聲木門沿軸生出轉動聲音,楊龍慧的眼睛被吸引住了。

    車,這小王八蛋竟然是坐車回來的。而且還不是出租車。

    這車叫什么來著?楊龍慧努力回憶...

    好像是奔馳?

    楊龍慧來北京也快住了半年了。曾在巷子口遛彎的時候聽人說過這個車標,好像叫奔馳,應該是叫奔馳,奔馳寶馬中的奔馳,聽說是一種蠻貴的豪車。

    當稀罕物件看了會,就好奇的問從車上不停拿東西下來的林義:

    “這車是你那個堂姐的?”

    “沒。”

    林義從車中又拿出一箱水果放地上,然后解釋說,“這車是我給嬸嬸你和那禎姐買的。”

    ???

    楊龍慧一愣,以為聽錯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聽到這小王八蛋說這種大言不慚的話。

    又像電話里那樣蒙我?

    氣我?

    見未來岳母娘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林義只得又說了一遍,“這車是我買給嬸嬸你和那禎姐當代步用的。”

    ???

    !!!

    楊龍慧這次倒聽清了,但更暈圈了!

    見還不信,林義無力的望一眼蒼天,都懶得浪費時間去理會她了。

    直接讓刀疤拿著購車憑證給人家好好分析分析。好歹也是一高中畢業生不是,也算一枚小小的讀書人了。

    應該分得清楚對與錯、真與假才是。

    但,刀疤也失敗了。

    失敗的理由很強大,那一串交易數字讓她梗著頭數了好久才弄清是多少錢。

    但人家弄清后比沒弄清前更不信了。

    145萬!

    這是什么概念?

    楊龍慧心想:自己喂雞、喂魚、喂豬、喂羊;家里那個和自己不是一條心的“死人”種田、種經濟作物、做木匠活;以及靠篾匠手藝為生的公公。

    三人加起來一年才掙到11500出頭。

    然后除去儉用開支,一年最多存9000塊。

    而145萬要掙多久?

    楊龍慧發揮高中生的聰明才智,算了好會兒,才得出結論:三人不吃不喝也要150多年才有這么一筆錢。

    150多年!!!

    好絕望的數字。

    但這個小王八蛋,不,這小義,算了,還是小王八蛋吧,竟然有這么多錢?

    想到這,楊龍慧潛意識里還是不信,她一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多錢,他這小小年紀就掙了這么多錢???

    她真是無法想象。

    ...

    得,看到這個徹底懵逼的嬸嬸。林義也是沒法子了,只得進去把吃東西正舒服的那禎給叫了出來。

    見到奔馳,那禎的接受能力就強多了,笑瞇瞇的圍著車轉了一圈,然后從刀疤手里要過憑證細細看了會。

    就對自家親媽說,“老楊,這是真的。”

    “真的?”

    從小就以女兒為榮的楊龍慧這下子倒是信了幾分,要知道禎寶馬上就要當北大老師了,這是刻在她骨子里的榮耀和信仰。

    楊龍慧信了幾分歸信了幾分,但還是打著顫問,“這可是145萬!!!”

    那禎立在她跟前打量了她一會兒,然后幫著整了整親媽的領子。

    整理利索了,那禎最后伸個懶腰,慢慢吞吞的說,“145萬。老楊,那你可知道這幾個四合院一共花了多少嗎?”

    “多少?”

    “也是一百多萬。”

    “什么?幾個四合院也花了一百多萬?”

    楊龍慧大驚,她心里一直以為是幾萬塊一套,因為以前禎寶電話里告訴她就是幾萬塊一套買的四合院。

    “噓,小聲點。”噓一聲,那禎就準備進院繼續吃飯,不過走之前輕輕的留了一句話氣死人不償命的話:

    “老楊,你就心安吧。小義吻我一次都給一萬零花錢呢,不缺這個錢。”

    這么氣人的話,被車子和四合院震驚到了的楊龍慧假裝沒聽見,是真的不能聽見。

    目送禎寶和小義進去了。

    她又轉身盯著這輛奔馳看。看著看著,這人這車,慢慢的,感覺都生了變化。

    只見夕陽下的奔馳s600印照楊龍慧的瞳孔里,以光的速度由1輛變成2輛,4輛、8輛、16輛、32輛、64輛...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楊龍慧的眼里都被奔馳填滿了,再也容不下其它。

    ...

    幫著把水果零食搬到院子里,刀疤提出要走,說是一個戰友會來胡同口接他的。

    這個樣子,林義同意了,在對方臨走時還關心說,“那明天你好好和戰友放松一下吧,不要來我這了。”

    刀疤看了眼那禎,傻樂呵的點了點頭。

    見人走了,那禎收了慵懶的氣息,起身對林義一本正經的說,“跟我進來。”

    見這鄰家罕見的露出嚴肅表情,林義差不多猜到了她想問什么了。

    前世今生,以自己對她的了解,在外人面前、甚至包括她親媽面前,這位鄰家都會表現的充分信任自己,維護自己。

    但到了私下里,人家可一點兒也不會含糊,該有的、不該有敏銳和精明一個都不會少。

    果然,進了書房,只見那禎把門一關就看向林義,認真的說:

    “本來我打算等你畢業了再過問你的生活和事業。但車的事情姐姐心里雖然有一絲猜測,卻還是有些擔心錢的來路。

    所以請我的小義今天清清楚楚的對我說一遍吧。”

    “嗯。”應了一聲,林義在心里權衡一陣,就把步步高電子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來龍去脈。

    不過為了讓她有個緩沖,林義并沒有明說步步高電子是自己一個人的,而是玩文字游戲讓她理解為自己同別人合伙的。

    中間為了讓她相信,林義還給林旋去了一個電話求證。

    擱以往,那禎是不屑于去求證這種事情的。但涉及到全國聞名的步步高電子,她反常的默認了林義的求證舉動。

    對林旋,那禎還是有所耳聞、且相信的,畢竟村里的好事者經常把林旋稱為上村走出去最成功的一位。

    按照村里人的說法:林旋父親是公務員退下來的,母親是老師,親哥哥是市一中主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丈夫馬上就是廳級干部了,再加上她自己的能力和在事業單位的頂好職位。

    在偏僻的村疙瘩里,出現這樣一只鳳凰,想不讓人注意都難。

    花了十多分鐘默默聽完,那禎心里松了口氣。雖然心里很震驚很震驚很震驚,但更多的是欣慰,她當然希望自己的小義越厲害越好,越厲害越好。

    這位鄰家的“毫無波瀾”一點也沒有出乎林義意料,人家就是這么佛系,與生俱來的,刻在骨子里的。再大的事情,再亂的事情,也休想讓她亂了分寸。

    太了解她了。

    當然了,你佛歸你佛,但林義還是裝著不滿說,“我這么辛苦,你就沒點表示?”

    那禎笑意盈盈看了他會,然后微微仰頭對著他,似乎在挑釁說:車子145萬,有本事你就在老楊的眼皮子底下一次性吻145口。

    ps:今天狀態非常不好,將就在12點前趕了一章。

    今天票好少,訂閱更少。老同志們給點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