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88章 交托

前方高能
     四號感覺自己的眼皮在瘋狂抽搐。

    他歷盡艱難險阻,陪同這群圣徒來到此地,陷入了危機之中,結果這老頭兒在火車上的話果然是撒謊的。

    ‘月’賢者的心臟不止沒有消失,并且已經是不完整的了。

    試煉任務的要求是要得到純潔的心,可不是半顆純潔的心。

    這一趟任務完了。

    被修士的一番話沖擊,四號幾乎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惡,恨不能將修士掃落冰龍之下。

    “這些話,你為什么不早說?”

    他咬緊了牙關,每個字都從牙縫間磨出,臉上殺機顯露。

    修士被他這樣一問,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

    事實上最開始的時候,他并沒有打算過要將兩個新人算進封印‘月’賢者的人手中,此事又涉及神廷的隱秘,自然是不能往外說。

    不過不管原因如何,最終的結果他確實有所隱瞞,而且還將宋青小、四號‘連累’到這樣的地步。

    這令年邁的修士在面對四號的指責的時候,依舊啞口無言,并沒有辯駁。

    “算了。”宋青小倒是嘆了口氣,她能看得出來修士內心的羞愧之意。

    不過修士至今仍并不知道試煉者另外要背負的任務,所以此事也怪他不得。

    “準備好放手戰斗。”她說話的同時,將混沌青燈重新收回體內,再次執起誅天,眼神堅毅,面對如此危機,卻并不畏縮。

    四號氣得吐血,可事到如今,就是殺死了修士泄憤,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他唯有煞氣騰騰的瞪了修士一眼,惡狠狠的問:

    “你還有沒有其他隱瞞的?”

    “我們臨行之時,大圣賢曾經說過,我們到了深淵領地之后,關鍵時刻,他會出現幫助我們的。”

    這話無疑令信徒們的眼神一亮,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般,四號卻冷笑了一聲:

    “現在已經是很關鍵的時刻了。”

    “……”可憐的老修士被他這樣一堵,唯有繼續沉默。

    “我感覺我可能活不下去了。”四號調轉頭,看了宋青小一眼:“你實力比我強得多,希望也比我多。”

    四號經歷過的試煉也不少,前期表現得貪生怕死,又處處耍滑頭,但真正面臨死亡的時候,他又像是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說話的時候情緒一下就平靜下來了。

    開始很順利的交待自己的‘遺言’:

    “我有一根青色尾羽,來自長離氏的人所贈予的。”面對即將到來的殺局,四號已經躺平認命:

    “他以此物贈我,以長離氏的血脈之力助我突破、領悟火系力量,希望我為他復活一個女人。”

    四號說這話的時候,天一道門的道士等人都在場,聽到這話的時候,其余幾人眼中都閃過一絲異色。

    顯然幾人對于長離氏的名號并不陌生,這個世族也是傳承千萬年的時間,聲名赫赫。

    長離氏的血脈來源傳奇,同樣傳奇的還有他們的滅絕史。

    當年出身太康氏的蘇五將其全族屠殺,最終令長離氏滅族,有人曾經傳言,是因為情殺的緣故。

    這件事情太有名了,所以不止是道士在聽到四號口中吐出長離氏的名號時臉色微變,就連一號、三號都看了他一眼。

    可這會兒四號卻并不在乎。

    在他看來,不管是手持北斗七星陣的道士也好,還是一號、三號也好,大家實力、境界都相差不多。

    彼此之間爭斗還好,一旦夾在兩頭這樣可怕的大魚、黑鵬之間,大家存活的機率就小了。

    反正遲早都是死了,聽不聽到都無所謂了。

    “如果我死在這里,

    我也愿意以青羽為禮,請你幫這個忙了。”

    雖然感覺道士等人都是短命相,但混沌青燈的存在事關宋青小,四號十分聰明的并沒有說透。

    宋青小倒對四號有些另眼相看了。

    “沒想到你竟然如此重承諾。”她別過頭,有些古怪的看了四號一眼,最終抿了抿嘴唇,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如果這是你的最后一個心愿,那么事情結束之后,你要是真的死了,我會打聽一番的。”

    她并沒有說答應或不答應,但態度卻并沒有拒絕,這令四號心中緊繃的那口氣一下松懈了許多。

    宋青小自然不是因為有感于四號重承諾的性格而輕易給他好臉色,但四號的性格無疑令她對此人印象好了許多。

    他話中提到的青羽,驗證了宋青小的猜測。

    最重要的,他提到的救一個‘女人’,這個事情,就令宋青小不得不再三琢磨了。

    道士的目光閃了閃,感覺自己聽了一個天大的隱秘,決定完成任務之后,回頭一定要將長離氏還有血脈存活的消息告知門派祖宗。

    幾人說話的功夫間,頭頂出現異變了!

    濃郁的黑魔煞氣與天空、深淵相連,成為黑鵬、大魚之間連接的枷鎖。

    隨著大魚出現,黑氣更加濃郁,從一開始的連接黑鵬的尾部,慢慢的延展至它的下腹、雙足。

    黑鵬口中發出道道長鳴,那宛如利刃般的雙足用力掙扎,像是想將這黑氣扯斷。

    它出于黑氣之中,卻對這黑氣似是極為厭惡,撕扯之間發出驚天動地的響動。

    拉扯之間,黑鵬的動作越發急促。

    但那黑煞之氣極為堅韌,無論它如何撕扯,卻根本無法甩脫。

    它的肚腹之上也沾染上了絲絲縷縷的黑氣,如同水中大魚下腹的觸手,隨著羽翼的邊沿繞風飛舞。

    黑鵬被這些黑氣沾染,飛翔的身體像是一下沉滯了許多,身體一沉之下,露出一角月色。

    月色滋潤下,那黑氣顯得更加活躍了,黑鵬低轉下頭顱,眼珠之中露出一絲人性化的痛苦。

    “它的嘴是不是變色了?”

    本來已經準備好交待‘遺言’的四號還沒有從宋青小答應他請求的歡喜中回過神來,仰頭就看到了那黑鵬鳥的長喙。

    宋青小聽聞他這話,轉過了頭往天空看去,目光恰好與低頭下來的黑鵬的一只眼眸望了個正著。

    它的眼珠漆黑,像是無盡的夜空。

    但不知是不是今晚的月色螢亮的緣故,它的眼中像是堆盛了數點光芒,像是黑暗之中的一點星火。

    只是轉瞬間,那大鵬已經將頭轉開,宋青小愣了一愣,視線一轉,果然見到那黑鵬的嘴喙已經化為金色。

    那一點金色從它的嘴喙之處化淡開,以緩慢卻又肉眼可看到的速度,蔓延至它的眼角。

    它的嘴喙顫動,如同脫皮的蛇,像是掙扎著想要從黑氣之中掙脫更多。

    黑鵬發出一聲痛苦的嘶鳴,身體一側之際,那張開的雙翅猶如鋒利無匹的刀刃,扇出一股股龍卷風,往那黑氣卷割。

    ‘呼——’

    狂風灌溉而下,掀起水面波濤洶涌。

    汪洋之中的大魚不甘示弱,吐出大股水息,化為滔天的巨浪,將這股風暴擋住!

    “……”

    被夾在中間的眾人如同無助的羔羊,四號前一刻還做好了隨時死亡的準備,但當死亡真正來臨的時候,他又沒骨氣的想躲。

    不僅止是信徒與六圣徒們,就連幾位試煉者,在兩頭實力可怖的巨獸掀起的災難面前,都根本無法抵抗得住。

    道士列開的北斗七星陣法被颶風吹剿得陣法都無法維護穩定,里面的七位身影凝實的道魂此時都因為陣法的移動而開始閃爍。

    更不要提一號、三號與四號了,幾人這會兒不要說幫忙,能保得住自己的性命,不拖后腿要人援救就已經不錯了。

    風暴與巨浪‘轟’的沖擊,水花在兩股澎湃力量的撞擊之下反彈開來,化為最可怖的攻擊。

    靈力流將冰龍瞬間絞碎,坐在冰龍之上的圣徒、信徒們還未反應過來,便落入風暴的卷襲中。

    ‘呼嘯’的風聲下,大家連叫聲都發不出。

    這種可怕的力量已經超脫了修士的認知,仿佛神靈滅世前的地裂天骨。

    關鍵時刻,宋青小元神結印,‘臨’字術形成領域,瞬間將所有人罩入其中。

    只是‘臨’字術所形成的領域在這力量面前頃刻便被摧毀,可有這眨眼功夫,對宋青小來說已經夠了。

    數道寒冰之力從她掌之中鉆出,化為三條冰龍。

    冰龍咆哮著合而為一,化為一條更為強壯的巨龍,將下落的人群全部接住。

    只是風暴很快尾隨而來,眼見即將把這撥人連同冰龍一并卷入的時候,道士冷清的念咒聲響了起來:

    “大道玄宗,掃蕩邪魔!”

    數張黃符飛了起來,化為幾面泛著金光的符墻,一下將風暴擋住。

    風暴撞擊在符體之上,發出‘卟卟’的沉悶聲響。

    趁此時機,冰龍帶著眾人逃出危險的漩渦。

    下一刻,亂流擊穿符影,‘轟’的一聲將冰龍殘影擊破。

    大家驚魂未定的抱緊身下冰龍,四號以一種見了鬼似的表情看了道士一眼,仿佛對他的舉動十分好奇似的。

    道士救了人,但對四號的臉色就不大好看了:

    “你看什么?”

    他懷疑四號在看他的光頭,這會兒說話的時候已經面露殺機了。

    “沒想到你竟然會救人?”四號又開始懷疑人生了。

    道士危機時刻出手幫忙救了修士等人,這種舉動簡直不符合他與哈亞斯等人同流合污的身份。

    相比之下,他與宋青小看起來更像壞人得多。

    不過想到宋青小一路以來的舉動,四號感覺自己可能想得多了,說不定壞的就只有自己一個。

    他疑心病又開始發作,懷疑宋青小不知是不是自己盟友,可轉念一想,這一次任務九死一生,不管她是哪個陣營的,自己恐怕難以存活。

    這樣一想,四號當即鎮定了許多。

    “哼。”道士冷笑了一聲,“救人之事,順手為之,本來就是我天一道門的傳統。”

    他話鋒一轉:

    “不過像你這樣的狗賊,我是一定要殺的。”

    “……”四號心里也冷笑了一聲:說的我不想殺人似的。

    此時那大鵬的身上,金芒已經從它的眼睛蔓延至它的頭頂了。

    隨著金色的羽毛將黑氣取而代之,那大鵬明顯掙扎黑氣的動作更激烈了。

    相反,黑氣則是牢牢將其束縛。

    漂浮在它羽翼之下的黑色絲縷像是‘復活’了過來,化為千絲萬縷的黑線,往大鵬的雙足束縛。

    那汪洋內的大魚在水中遨游,水波蕩漾之下,萬千水波化為巨箭,密矢的射往天際。

    ‘嗖嗖嗖’的破空聲響中,眾人不住閃躲,在水箭之間來回穿梭。

    水箭的力量經過大魚的施為,十分恐怖,每道重逾萬斤,仿佛可開山裂石似的。

    宋青小感受到了那股懾人的力量,也不敢直面其鋒芒,而是在密集的箭雨之間閃躲。

    四號緊隨在她身后,他能混到這一步,自然有自己獨到的逃生之法門。

    此時跟著沒有施展‘前’字令的宋青小,竟然也能不掉隊。

    “你有沒有覺得,這倆打起來了?”

    四號此時表面沒有異樣,但其實從他喘息聲中,UU看書 .uukanshu.com 就已經可以聽出他顯露不支了。

    出于深淵之中的黑鵬竟然會變色,且一現世之后,引出了水中的大魚。

    試煉者本來以為必死無疑了,卻沒料到這兩頭巨獸竟然自己先內斗了。

    水箭擊落到大鵬身上,發出不絕于耳的金戈交接之聲,當即將它厚實的羽毛穿透,令它發出一聲聲凌厲痛苦的鳴呼。

    大量血跡夾雜著黑羽飛落,飄至半空化為黑霧,與困鎖著黑鵬的那些黑魔煞氣相結合,變成束縛它的鎖。

    一聲長長的鳴叫聲里,那黑鵬被激怒,一只利爪一揚,重重在半空之中虛空一割。

    它爪尖所到之處,出現數道殘影,化為一道道凌厲的風刃,往水面擊落。

    那風刃每道長約兩、三丈,威力無匹。

    ‘嘩——’

    尚未平靜的汪洋被一道風刃撕開,露出水底之下那條黑色的大魚脊骨。

    ‘嗤啦’的響聲里,風刃輕而易舉的切割開大魚背脊的厚實鱗甲,露出里面猙獰的黑色刺骨。

    血液涌了出來,與海水相融合,將附近的水域染為黑色。

    大魚受傷,腹部、長尾處的長須展了開來,頂端如同一張張小口,貪婪的將這些黑色的血液吸入其中。

    兩妖一斗法,禍及其他人。

    ‘呯!’

    ‘轟!’

    ‘嘩啦!’

    不絕于耳的靈力碰撞聲中,這片水域之內的氣息一下壓抑至極點了。

    這樣下去,哪怕這兩妖內斗,但試煉者依舊承受不住這股可怖的靈力風暴,遲早會被卷入其中。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