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77章 田虎輸錢來借錢

工程大佬
     陳陽總算逃脫了這個牌局,此刻他恨不得跑回家去狠狠的親一下自己的媽媽,萬分感謝她解救了自己,讓他從這個牌局中脫離苦海。

    看著三位老江湖那“不舍”的目光,陳陽只能不停的道歉,嘴上說家里來了客人,父母要求他必須趕緊回去一趟,不然后果很嚴重。

    在這過年的期間家里來客人很正常,所以大家都能理解陳陽,雖然有些“不舍”但還是結束了這場牌局,目送陳陽離開茶樓。

    陳陽離開茶樓之后快速的逃離此地,來到停車的位置后開著車遠離中心廣場,他害怕繼續在中線廣場附近晃悠被王局長三人遇見那可就說不清楚了。

    “算了,今天就不回家了,找個賓館呆著吧!”

    陳陽先是把晚飯解決了,然后才找了一家賓館休息,晚上八點正在看電視的陳陽接到了田虎的電話。

    過年期間陳陽和田虎兩人也就是互相發了祝福的信息外就沒有其他的聯系,此刻田虎聯系陳陽讓他感覺有些意外。

    “喂,田虎,打電話什么事?”陳陽詢問道。

    陳陽開門見山的問,這樣來得直接點,省得再去繞圈子,在客套一番。

    “陳陽,你在哪里?回縣城來了嗎?”電話那邊田虎問道。

    該怎樣回答他呢?

    是回答在家里,還是在縣城里?

    “剛剛才到縣城。”陳陽還是實話實說,“你過年回老家還是在縣城里?”

    田虎:“我把父母都接到縣城里來過年了。對了,既然你在縣城里,那你借點錢給我。”

    借錢?

    這大過年的就向自己借錢,這是什么情況?

    “大過年的你就向我借錢,你這是怎么回事?”對此,陳陽表示非常的好奇。

    田虎:“打牌輸錢了,目前已經輸了二萬多塊錢了,外面還欠著一萬多。你借點錢給我把賬還了,不然我走不了,過一段時間還你。”

    打牌輸錢,而且輸了三萬多,這家伙打多大的牌啊!

    “你需要借多少錢?”陳陽想了想也不能見死不救,還是把錢借給田虎。

    “借兩萬給我就行了!”

    此刻的田虎還在打牌中,抽不開身,只能由陳陽把錢送過去。

    田虎他們打牌的地方沒有在縣城里,而是在郊區的一家農家樂里,走進農家樂的那一刻陳陽看到農家樂里打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簡直就是一些小型的賭場。

    終于陳陽在一間包間中找到了田虎,此刻田虎看上去非常的疲憊。

    “陳陽你來了,把錢給我,我先把欠他們的錢給還了!”田虎看見陳陽進來后急忙說道。

    和田虎一起打牌的同樣是三個和他們年紀相仿的青年,每人嘴中叼著一根煙,整個包間中煙霧籠罩著,陳陽進去的時候都差點被嗆著。

    陳陽從手提包中拿出兩疊百元大鈔遞給田虎,田虎立即解開就開始數錢還錢,沒一會兒借給田虎的兩萬塊錢就只剩下六千塊錢不到。

    “陳陽,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寧會縣縣長的兒子何子謙,比我們大一歲,叫何哥就行,這兩位是何哥的朋友,父母都在縣城當官。”田虎把錢還完后急忙介紹道,“何哥,我兄弟陳陽,和我一樣搞工程的,一位小包工頭。”

    縣長的兒子!

    父母都是當官!

    原來田虎是和這些官二代在打牌!

    “何哥,

    你好!”陳陽還是有禮貌的打招呼。

    可惜對方根本就沒有了陳陽,只是打量了一下陳陽后就把目光集中在牌上了。

    “墨跡什么,趕緊打牌!”

    陳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也懶得在和另外兩人打招呼,而心里卻把這何子謙的家里人徹徹底底的問候了一遍。

    田虎好像也發現了陳陽的尷尬,隨即笑了笑:“陳陽,何哥打牌一般不喜歡分心,所以你不要往心里去。你是在這里玩一會兒還是回去?”

    “我還是回去,這里空氣不是很好!”陳陽懶洋洋的說道,然后打開包間門就走了進去。

    陳陽還沒有走出農家樂,田虎就急忙追了出來。

    “陳陽。你等等,我給你說個事情?”

    陳陽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什么事情?首先可是說好了,我身上可沒有多余的錢借給你打牌了。”

    “不是錢的事情。我是告訴你我在這里打牌的事情你千萬不要告訴我老婆,尤其是我向你借錢的事情,要是被她知道了我就慘了。”田虎急忙說道。

    田虎找自己借錢的時候陳陽就知道這是他在“秘密”行動的事情,不然他早就找鐘玲拿錢了,此時鐘玲那兒肯定不知道田虎在陪一群官二代在打牌。

    “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家里人的。”陳陽保證道,“你怎么想起和這群官二代打牌呢?而且還輸了那么多錢?”

    “你也為我想和他們打牌啊,UU看書www.uukanshu 我也是沒有辦法。以前由朋友介紹認識了何子謙,之后有個工程的工程款沒拿下來,就麻煩何子謙幫忙,最后人家把這個忙幫了。”

    “后來陸陸續續請人家幫忙幾次,人家也幫忙了,當然其中我也送了不少禮給他。今天中午打電話給我,說他們打牌三缺一,叫我過來一起玩一玩,我總不能推脫吧。”

    “人家畢竟是縣長的兒子,另外一個是財政局局長的兒子,還有一個是......反正記不清楚了,都是有權有錢的主。我這尋思著今后肯定需要人家幫忙,所以就陪一下了。”

    聽了田虎的這番話,陳陽知道他也難做。

    “你還是悠到一點,這些官二代是一柄雙刃劍,小心把你給套進去。”

    “這個我知道,今天運氣有點背,輸了那么多錢出去。”田虎哀嘆道,“他們官二代就是這個脾氣,聽我介紹你是一名小包公頭根本就不理睬你,連招呼都懶得和你打。”

    “算了不說了,我們打到十點過也該結束了。你回去開車慢點!記住,千萬不要向我老婆說這事,一個字也不要提。”田虎再次警告道。

    “知道了,知道了!”

    陳陽回到車里坐著,目光凝望著遠方的黑暗之處,心里回想起何子謙的容貌來。

    哼,縣長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