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208章 追尋的腳步

間之蠹
     葛濤離開了,而他帶走的空間戒指,自然是真的。沈冰只是復制了一點,并沒有掉包他那枚戒指。

    葛濤得感謝現在這個地球,不時興火葬,要不然的話,面對著一堆骨灰,沈冰來了也救不了他妻子。

    無論是沈冰已經打通了大墓穴副本的傳聞,還是復活藥劑的傳聞,都在此刻得到了證實。上京的人們陷入了瘋狂之中,所有人都在拼命回憶最近三年的一點一滴,希望可以找到有關于畫像上這個女孩的一點點蛛絲馬跡。

    卻說李七言拿著沈冰給的幾十個空間戒指仔細思考了一番,如果這些空間戒指流出,絕對會被有心人猜出,氪金幫里面有一個人能夠復制物品。雖然這事情對于沈冰來說算不得什么麻煩,但出于替沈冰考慮,李七言還是將這些戒指都還給了沈冰。除了自己留下了幾個之外。

    “冰哥,既然你能夠復制物品,為什么不把嫂子的畫像復制一點呢?這樣就不用招那么多畫師了。”這點是最令李七言奇怪的地方。雖然招的畫師少了,但可以說這是之前的存稿,應該沒有人會懷疑吧。

    沈冰搖了搖頭,沒有回答李七言的問題。

    每一張畫像都寄托著期盼,這也許是一種執念,解釋不了。

    沈冰最近也在學畫畫。他有個念想,等他學會了,就把自己和范敏曾經的一點一滴,通過畫畫的方式重現出來。

    站在高臺上,沈冰看著碧藍如洗的天空,心緒飄向了遠方。

    多少年前的那一幕幕,再度重現在沈冰眼前。在沈冰成為間蠹之前,他和范敏兩個人相知相識,而后沈冰被那只昆蟲形態的間蠹拉入了虛無之中,成為了另一只間蠹。幾十年的流浪之后,終于回到了地球的沈冰,卻發現,范敏已然不記得他了。

    好不容易與她一起找回了丟失的那些年,結果一場巨變,又將范敏從他身邊帶走。

    沈冰覺得很委屈,生活為什么要這樣對他?為什么要讓他來面對這一切?

    等他找到范敏,兩人再次相遇的那天。他又該如何與范敏相對?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世相加,與范敏十幾年的相處,卻敵不過這一場時空的巨變。這一切,就像是一場夢。

    沒了那沈冰熟悉的開頭,有過三年奇幻生活的范敏,還愿意成為他的另一半么?這個問題,沈冰始終不敢去想。

    沈冰不是英雄,也不是圣人。他會害怕,會逃避。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中存在著無數的缺陷,但他卻沒想過去改。他不想活的太累,只想輕松一些。他也不想變得不像曾經的自己。

    然而,生活這個東西,沒有意識,卻比有意識跟可惡。因為沈冰沒辦法跟他討價還價,沒辦法與它談條件,提要求。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許多人總是感懷初見時的美好,而即使是老夫老妻,多年相處之后也總有些磕磕絆絆。但生活,它不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么?

    往事如煙,

    回憶不可追。只有失去了,才知道那份生活中的磕磕絆絆的寶貴。如果給沈冰再選擇一次的機會,他不會選擇重來。

    丟失了十年,而后重來。重來過后,再次丟失這段寶貴的經歷。那種空虛的感覺,沈冰不想再體會一次。

    隨著一張張的傳單派發出去,沈冰的收獲也越來越多。畢竟,騎著一頭巨龍的兩名少女,還是很容易讓人留下印象的。

    沈冰天天學學畫,而后接待一下前來反饋范敏信息的人,日子倒也過得輕松悠閑。偶爾去一趟副本之中,重復一下之前拿著命匣威脅巫妖的操作。

    副本里的好東西很多,但沈冰絕對不會當一個拾荒人。

    值得一提的是,雪豹幫曾經來人與沈冰交流過,能否讓他們共同開發這個副本。嗯,為了全人類。

    但是,被沈冰拒絕了。

    小小的一個廢棄副本,就能上升到全人類的高度了?這到底是太看得起自己還是太看不起沈冰?說到底,這些家伙還是貪慕大墓穴下層的戰利品,但是又打不過大墓穴下層那僅剩十分之一的不死生物。所以才會希望沈冰出手清理墓穴,讓他們來拾取戰利品。

    沈冰又不傻。

    他到今天為止,還是覺得李七言那天困得不行說的胡話很有道理。謠言的事情,真要追究起來,到底是誰屁股不干凈?這點需要明說么?

    沈冰沒有擴張的意圖,倒是讓雪豹幫的人松了一口氣。但天門廣場附近,這個廢棄副本新開辟的廣場,成為了整個上京最熱鬧的廣場。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在熱心市民們“無私”的幫助下,沈冰很快就推測出了范敏的動向。兩人一龍應該是去往白客省的省會,黑啤市了。

    天大地大,四處為家。雖然副本的重置次數還沒有到極限,但沈冰不準備留下了。

    “小七,收拾一下吧,咱們要準備離開了。”

    “這就走么?這副本還沒消失啊。”這是和沈冰一起經歷的第二個副本。這才兩個月不到,副本也才僅僅重置了三次而已。團隊剛拉起來,沈冰就要走了?這讓李七言有點接受不能。

    “廢棄副本這東西,到哪找不到啊,我已經收到消息了,范敏她們似乎是去黑啤市了。到那邊去找找有沒有新的消息。”沈冰解釋道。

    “媽耶,現在都一月份了,上京已經夠冷了,去黑啤市會凍死人的。”李七言縮了縮脖子。

    “……”沈冰對著家伙無語了:“把你脖子上的項鏈給我。”

    李七言脖子上的項鏈還是剛開始沈冰給他的那條。這種直接翻倍屬性的裝備到底還是少見,更何況是一次性翻倍三條屬性的項鏈。在自認為已經看透沈冰性格的情況下,李七言還是把這條項鏈帶了上去。

    此時見沈冰讓他把項鏈交出去,他還有些不情不愿的:“都送出去的東西了,怎么還有要回去的?冰哥,你這也太不講究了。”

    “少屁話,趕緊拿過來,我給你加點東西。”

    李七言把項鏈遞了過來,沈冰在手里握了一下之后,有還給了他:“給,拿去吧,別擱那兒逼逼賴賴的了。”

    李七言接過來一看,除了原本的三個詞條之外,又多了一個屬性:抗寒加百分之一百。

    “啥?冰哥,這項鏈是你做的?”李七言驚了,他一直以為沈冰這項鏈是從哪個副本里面刷出來的。按照沈冰不把副本戰利品當回事的性格,把屬性這么好的項鏈丟給他,倒也實屬正常。但他沒想到的是,這項鏈居然是沈冰自己做的。

    現在的地球人能夠看到項鏈屬性,自然也是規則扭曲所致。

    “當然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難道是你自己做的?”沈冰翻了個白眼:“別啰嗦了,趕緊的,準備一下,就這幾天的事情。”

    上京的溫度也有些低,即使是穿著厚厚的棉襖,依舊會覺得冷。沒有暖氣空調的北方,只有熱鬧的屋子里才能夠感到一絲溫暖。但是人太多又會覺得氣悶。

    李七言趕忙把項鏈帶上,瞬間覺得暖和了許多。

    “冰哥,那咱們這次走帶哪些人?還是只帶伯格么?”李七言問道。

    “帶上江成畫吧。就咱們六個了。”沈冰說到。

    江成畫是個三十多歲的青年,長年穿著一身洗的發白的西裝,帶著一副金絲眼鏡。整個人書卷氣息很濃。沈冰聽說他三年前曾是某所大學的教師,教畫畫的。而的確,江成畫的畫畫水平非常強,理論知識也強,還會教人。是這么長時間以來,沈冰最滿意的一個畫師。

    江成畫有個孩子,五歲,是個男孩,一生下來就沒了母親。這幾年來,江成畫一個人拉扯著這個孩子,不放心把他交給別人照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也正因如此,三年來,他也沒機會前往副本中提升實力。試問哪只隊伍會要一個抱著嬰孩的男人呢?

    沈冰要走的消息傳了出去,有人歡喜有人挽留。不過,大多數人還是希望沈冰留下的,畢竟如果沈冰走了,等到這個副本再一次刷新的時候,又會變成廢棄副本。

    大墓穴的副本,一個循環就持續十五天。人都是要補給和休息的,有進去的人,也有出來的人。所以,廣場上每天都是非常熱鬧。最令沈冰滿意的一點是,總會有許許多多賣特色小吃的攤子,口味各異的特色小吃,還是很能夠滿足沈冰的口腹之欲的。

    “大家都請先停一下手中的活兒,聽我說兩句。”廣場上,沈冰站了出來。

    大家都認識這位南江沈氪金,畢竟這個副本的收益要比其他地方高很多。雖然副本重置后,越是往后,地上無主的戰利品光點就越少,但總歸還是要比其他副本多很多的。最近,一些鄰市的高手團隊批量出現在這片廣場,就是沖著這副本那驚人的掉落率來的。

    這些團隊廣場之外沒少跟雪豹幫沖突,但在這片廣場內,卻沒人敢放肆。

    見眾人停下了手頭的活計,目光聚集過來,沈冰開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告別演講……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