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章,見朋友

從1994開始
     在一家校外小餐廳,林義見到了武榮,變了。比以往白了,又胖了些許。

    要了三個小菜,還一人要了一瓶啤酒。

    說到學校里發生的日常瑣碎時,林義又一次從武榮嘴里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陽桃。

    于是林義問,“陽桃家是哪里的?”

    武榮說是北京本地人。

    “獨生女嗎?家里做什么?”

    武榮回答說,是獨生女,一家人都是在印鈔廠工作的。

    林義最后問,“你們是什么關系?目前在交往嗎?”

    武榮臉一下就紅了,指手畫腳期期艾艾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

    后面憋了許久才說,陽桃是他的班長,人很不錯。但他從來沒有往這方面想過。

    林義打趣說你們都單身,為什么不往那個方面想想。

    面對這個問題,武榮有點錯亂了。良久才說,他配不上人家。至于哪里不配,他也只字未提。

    武榮不提,林義肯定不能問。但大概還是能理解的他的。

    要是自己是武榮。換位思考,被米珈這樣的人拒之門外后,肯定會從少年象牙塔里的各種美好幻想中驟然醒悟,覺醒“自知之明”功能。然后就會深深陷入不自信中。

    如果不出意外,這個不自信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直到遠離米珈的世界,或者又遇到一份讓他解脫的愛,才能得到救贖,與忘卻。

    ...

    小心翼翼避著讓著,但是兩人聊著聊著,后來還是提起了米珈。

    武榮這次罕見的主動問,聽說米珈前段時間去了你那?

    林義心里一咯噔,嗯一聲后,就不再說話,而是細細觀察著對方。

    果然,武榮沉默過后,就問了一個在林義看來相當笨拙的問題:

    “林義,假、假如,我打個假如,你同時認識米珈、李伊萊和大長腿,又、又假如,她、她們三都喜歡你,你、你、會選誰?”

    說完這話的武榮一臉赤紅,顯得很是激動,很是緊張。

    林義第一時間沒回答,

    反而是盯著武榮看,直到武榮被看的低下了頭,他才飄飄忽忽的說了一句:

    “你就別抄心了,我出身這種家庭,米珈怎么可能會喜歡。”

    聽到這話,武榮猛的又把頭抬了起來,胡亂樣著手,急急的擔心的說,“什么這種家庭,農村這種家庭又不見怪,米珈一樣喜歡你。”

    前一秒還在擔心林義,后一秒說完米珈一樣喜歡你,武榮就呆滯住了,然后右手猛拍腦袋,陷入了懊悔中。

    果然,武榮是知道米珈喜歡自己的。林義嘆口氣,問他什么時候知道這事的。

    一開始武榮不愿意承認,但后來還是說了。說是于海告訴他的,于海那次從日本東京回來后,就來找他喝酒。

    喝了一瓶啤酒,于海就說他自己被米珈拒絕了,被徹底拒絕了,自己以后再也沒希望了。

    那時候武榮不信,因為他覺得于海是個厚臉皮,被拒絕了也不會當回事的,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見他不信,于海就透露了一個讓武榮如遭雷擊的消息:米珈暗戀林義,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

    因為這句話,于海和武榮找到了共同的孤獨和失意。

    那晚兩人喝了足足19啤酒,都喝醉了,在公園長凳上過的夜,睡得死沉死沉的,倒是讓一群群蚊子飽餐了一頓。

    原來是這么回事,林義恍然大悟,我說去年回家過年,兩人在下村的河邊散步時。自己問他是不是真的放棄了米珈。

    當時,當時,林義還記得當時武榮聽完這問題后,看自己的眼神相當怪異和復雜,支支吾吾的一腳一腳把岸邊積雪往河里踢就是不說話。

    現在才明白,原來那時候武榮就知道米珈喜歡自己的事情了,好難為情。

    聚散終有時,每次都分離都是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逢。

    不過臨走時,武榮用眼神還是追著林義索要一個答案:如果同一時遇到三人,會選擇誰?

    林義這次沒有猶豫,而是給了武榮想要的答案:鄒艷霞。

    聽到這答案,武榮有些驚訝,爾后,又赤誠的摸著腦袋笑了。笑里有釋然,也有放心。

    回去的路上,在等一個紅綠燈時,想起剛才武榮的表情,林義也是嘆了口氣:自己選擇艷霞而放棄米珈是出乎武榮意料的,對方也隱隱有為米珈抱不平的,那可是米珈啊,武榮打心里喜歡的人。而且,畢竟那是“同一時間遇到”前提條件下呀。

    林義把著方向盤,望著不遠處散發出暈圈的紅綠燈,心里又在想:自己的選擇,武榮擔心大長腿的心應該落地了,真是一個愿意為朋友著想的人。

    等了一會兒,紅綠燈轉燈了,林義踩油門的瞬間,心里響起了一個聲音:可,又有幾人能拒絕的了米珈呢?

    畢竟那是米珈...

    ...

    離開武榮,林義特意去了一趟步步高電子設在京城的分部,查看了財務,突擊了公司的經營狀況。跟眾人談理想,敦促大家繼續深挖北方市場,尤其是環渤海灣市場。

    事后也找了一些公司骨干,關著門進行一一面談,了解情況解決問題,施行完一套胡蘿卜加大棒的勉勵政策后,林義才滿意的走出公司大門。

    來了京城,買了一些禮品的林義對文君這個老朋友也沒有忘記。

    畢竟文君就歐尚shoppingmall的拿地上面曾幫過大忙,畢竟人家夫妻現在所處的單位和職位也對自己非常有用,說不得以后哪天就用上了。

    喝茶聊天期間,文君說他們夫妻在父輩的干預下,打算放棄丁克,目前在準備要孩子。

    這個決定林義打心里為他們高興。

    作為經歷過后世的林義,真真的見慣了太多丁克的晚年孤獨。

    尤其是那些丁克老了后,夕陽下,擱一根拐杖,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目光呆滯的看著人來人往的行人而自言自語時,特別有感慨。

    只是文君放棄了丁克想法,不知道在贛省正在指揮步步高超市努力攻堅的趙樹生,UU看書www.uukanshu.com 會不會在母親的壓力下,也改變主意,放棄丁克。

    聊了一會兒,尾聲的時候,林義告訴文君,打算起訴“京城青年報”,希望她所在的國家青年報在輿論上給與助力。

    同時也告訴文君,新x社的艾先生已經答應幫忙了。另外步步高電子還聯合了一些其他力量,明明白白告訴她,不會讓她受著壓力單獨“作戰”。

    一開始,文君很想勸。

    但后來看到林義的堅決態度,又想起京城青年報先后兩次的莫名針對,覺得這也是人之常情,畢竟是人都脾性,是人都要面子,也需要立威給外界看,索性也不再勸了。

    不過文君還是放下茶杯,委婉告訴他,到時候見好就收,物極必反,過猶不及。

    ps:最近受的批評較多,心態不是很好,可能影響文章質量,請見諒。畢竟是新人,寫文不是很有經驗。

    不過三月從這一章,已經加快行文節奏了。

    另,還是厚著臉皮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