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一章,到手了

從1994開始
     秋風瑟瑟,樹葉零亂,凄涼片片,到處彌漫,心也隨著欲發的傷懷,突然發現,秋天還是個可以傳染傷感的季節。

    晚上回到百花胡同時,林義也去了隔壁太太家一趟,憑欄吊唁。本來雙方萍水相逢,甚至黑白照里的太太還不待見自己。

    但不管怎么說,人家第一任丈夫留下來的十件最精華的古董以及一套四合院,加起來只收了那禎80萬。

    這真的是友情價了,或者說半賣半送了。

    為此林義還問過那禎,“摳氣”的老太太怎么這么大方?

    要知道十件古董,再過十來年,隨便哪一件都可以賣上百萬。

    更何況還有一套200多平的四合院了。

    那禎解釋說:太太這是感念自己陪伴她人生的最后幾年。當然了,也有照顧本家的情誼在里面。

    同時太太也曾說過,她無兒無女,有錢沒錢都帶不到土里去。能留一筆遺產給未曾見過幾面的外甥女已經是天大仁義。

    ...

    晚上,林義回家后,那禎母女也是相繼進了家門。

    洗漱一番,那禎用干毛巾擦濕漉漉的頭發時,對又打算和自己睡的楊龍慧說,“老楊,你今晚回自己房間睡吧。”

    楊龍慧對這事特別敏感,一下就反應過來了,明天小義要回學校了,禎寶這是趕自己走,好和他獨處。

    盡管這幾天對小義的感受改變很大。但楊龍慧對心頭肉一心撲在他身上的樣子,還是非常不舒服。

    何況,楊龍慧總是有種直覺,也相信自己的看人眼光:這小義不是一個能安生的主,不一定是禎寶的終身良配。

    所以,她實在是不愿意自己的禎寶和他隨隨便便走到一起。盡管他很有能力,很有錢,自己也很享受這幾天的“富貴”生活。

    可是和女兒的終身大事比,這些在楊龍慧眼里,也不過是霧里看花,沒那么值當。

    心里有氣,楊龍慧裝作沒聽到女兒的話,自顧自的換一面磁帶,上床睡覺。

    見自己母親這個樣子,那禎安靜里擦完頭發,安靜里收拾一番,也是鋪好枕頭睡覺。

    午夜,外面又刮風了,也起雨了。

    睡了一覺的那禎忽的睜開眼睛,

    靜靜地感受了一番老楊的平穩呼吸后,也是小心掀開被子,輕輕的雙手抻床,準備起身。

    不曾想,抹黑的那禎還沒找到鞋子時,楊龍慧驟然出聲了,“禎寶,你去哪?”

    “廁所。”

    “媽也去。”聞言,楊龍慧也是就著窗外的微弱光線半坐了起來。

    那禎靜了靜氣就飄飄忽忽的說,“老楊,我遲早要嫁人的。何況我和小義之間該發生的早發生了。”

    楊龍慧渾身一震,一臉不敢置信的急急問,“你把身子給他了?”

    “給了。”

    “跟媽說...你是氣話?”

    “不是。”

    聽到“不是”二字,楊龍慧瞬間氣的,心口好痛,“你怎么...你怎么這么不懂事,媽還會害你不成?我怕你將來后悔。”

    “......”

    見女兒不說話,楊龍慧不死心又問,“你沒把身子給他,氣我的對不對?”

    那禎背著楊龍慧望向黑黑的夜色說,“他人是我自己選的,好與壞,我自己受著。”

    看著女兒起身,看著女兒離去,癱軟在床頭的楊龍慧渾身無力。

    ...

    咚咚咚...

    林義被敲門聲弄醒了,打開門就見那禎很是自然的走了進來。

    有些錯愕,反應過來后又有些異動,那禎這是給即將到來的離別踐行。

    那禎自顧自的走到床頭,脫鞋子上床,對還在望著自己出神的林義說,“小義,過來陪我。”

    “嗯,”應一聲,林義也是麻溜的回了床上。

    不過還沒等他有所動作時,平躺好的那禎突然伸出左手,拉過林義右手安放在她小腹,十指相扣。

    那禎平靜說:“小時候兩人過家家就是這樣子的,十指相扣的并排躺好...

    只是不經意間打個盹兒,就都走向了成熟,走向了事故,走向了歡喜和悲傷,最后在黃昏里走向死亡...”

    聽她的感慨,林義也想起了小時候,想起了煮沙子飯,想起了過家家,心緒立時也是拉的好遠好遠。

    許久許久,兩人溫馨了大概有個把小時的光景。

    一直緊扣著林義右手的那禎有動靜了,只見她側過身,兩眼笑瞇瞇的望著他,然后慢慢的把頭擱到了林義肩頭,眉開眼笑的說:

    “小義要走了,姐讓你吻一次,不收錢。能吻多久算多久,看你本事,等會兒要回去了,不能讓老楊太過擔心。”

    林義沒做聲,只是猛的一拉,就把人兒緊到懷里,探頭開始欺負...

    后來濃情蜜意的忘我了,隨即又翻身壓上。

    期間林義附耳哈著熱氣癢癢地問,“那禎姐,你的內衣是什么顏色?”

    “想知道?”

    “想。”

    “你自己看...”

    林義瞬間領命,彎腰摸摸扣扣鬧了一番,不過到底是沒看成,鄰家也會調情了,更會騙人了...

    ...

    良久。

    時間感覺差不多了,拍了拍身上的人,示意他離開。

    起床,那禎整理一番已經有些亂的衣服才穿過堂屋,回到自己臥室。

    果然,楊龍慧還沒睡,等到那禎回來,罕見的氣鼓鼓說,“明天幫我買票,我要回家。”

    這個夜晚母女倆都不再說話,一個睡得安心,一個氣呼呼的暈頭到天明。

    ...

    第二天清晨,楊龍慧鬧著要買票回家,剛起床不知就里的林義聽聞就說,“嬸嬸把證件給我,我可以幫忙買到時間最近的票。”

    正在看報紙的那禎頭都未抬,一邊吃菜,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一邊懶懶散散的說,“老楊的證件丟了。”

    丟了?

    林義看了看那禎,看了看用沉默對待自己的鄰家嬸子。

    懂了,于是也不再搭腔。

    ...

    10月21號,天氣多云。

    正在校園里散步的林義接到了京城打來的電話。

    手機牌照搞定了。

    聽到這個消息,林義非常激動,急急避開主干道的人流走到一邊重復問,“到手了?”

    馬不停蹄奔波了許多天的蔣華雖然身體很疲憊,但此時,臉上卻抑制不住的升起了喜色:

    “到手了,林總,拿到手了。我正從相關機構出來。”

    ps:求求求求...

    求求求,太少了,樣樣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