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九十二章,局面

從1994開始
     “到手了,林總,拿到手了。我正從相關機構出來。”

    “好,好,好!”林義心情激動的一連說了三個好,頓時就問她什么時候回羊城。

    蔣華隔著手機聽到林總久違的興奮感,心情也是立時大好,一瞬間感覺這些天沒日沒夜奔波、組飯局、“送禮”,值當了。

    蔣華看了看時間,才上午11點半出頭,于是開口道,“我下午的飛機票,差不多要傍晚才能回到羊城。”

    “行,我們也有陣子沒一起吃飯了,晚上我請客。”

    蔣華高興附一聲好。

    ...

    今天多云沒有陽光,又加之最近愛情事業都順風順水,哼著小調的林義幾乎是小跑著回家的。

    不過一回到家,林義卻發現大長腿皺了個小臉,正蹲在廚房擇青菜。

    林義伸個手幫著女人理了理兩鬢的發絲,探頭打趣,“見到心上人回來了,怎么還冷個臉呢?”

    “德性,”

    鄒艷霞棱個眼珠子片他一眼,臉卻非常順從的配合著讓林義用手指打理頭發,末了又無聲無息的嘆了口氣。

    “說說吧,到底出什么事了?又是冷臉又是嘆氣的?”

    大長腿說她今天丟錢了。帶著200塊去買菜,挑選了一堆菜,最后雞毛蒜皮的砍完價,卻發現錢不見了。

    要不是幾年下來和菜市場那一攤人都混了個臉熟,指不定多尷尬呢。

    “我沒聽錯吧,你竟然會砍價了?”林義一臉不信。

    雖說自己買菜不擅長砍價,但有時候興致來了也會試著討價還價,享受享受咱小市民獨有的樂趣。

    可大長腿不一樣,完完全全繼承了她母親的基因,砍價比自己還差勁。

    而且這女人臉皮還特別薄。有時候明明知道吃虧了,但總是經不住菜市場那些大爺大媽的水磨功夫。

    所以,她今天竟然討價還價了,林義覺得特新奇。

    一問,鄒艷霞說是受了金妍和金妍母親的觸動。

    大長腿說,金妍母親是一個文藝工作者,

    父親是名地位不低的外交官。

    可就是這樣好的家庭條件,金妍母親每次買菜都會和平常人一樣,喜歡討價還價。

    而金妍母親會砍價就算了。但平時不沾陽春水的金妍,一回到南京老家,買菜、買衣服或買其他東西,砍起價來一點都不手軟,好厲害。

    后來看冷秀和艷霞對自己的舉動愣神,金妍就說:她母親從小教她一個道理,一切偽裝撕下后,生活就只剩了柴米油鹽醬醋茶。在錢方面該大方大方,該計較要計較,只有這樣才能顧好一個家,長長久久的家。

    林義覺得人家說的挺有道理,也挺有感觸,這才是生活的真諦。看來金妍母女都是一個精致、安分又小資的女人,把生活的本質看的很透徹。

    其實在他看來,不論愛的多么轟轟烈烈,最終愛過后就只剩下了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平庸。

    有些人挺過了平庸,甘于平庸,婚姻美滿,白頭偕老。

    有些人覺得這樣沒激情了,可能會出軌、或離婚另尋所愛,找激情。殊不知下一段激情過后,還是要面對雞零狗碎的柴米油鹽醬醋茶。

    安慰安慰一番大長腿,說200塊錢丟了就丟了,沒大事,人生誰又沒丟過錢、誰又沒撿過錢呢,也許下次就多倍撿回來了。

    說完200塊錢的事情,大長腿又憂愁的說,現在的雞蛋漲價了,一斤多要了3毛;肉也比以前漲了5毛,大米也在漲價...

    大長腿難得一見的嘮叨一次,顯然是深深融入到了這個小家的生活里去了。

    林義喜滋滋聽完,就去了一趟書房,回來只見他得意地把一萬塊錢往女人跟前一甩。

    意思是說,你愁個什么勁呢,你男人我能支付起這個家。

    見狀,鄒艷霞剜了一記白眼,沒理睬,依然自顧自的繼續擇菜。

    中間她忽的偏頭想了一下,然后在伸手拿下一把要擇的菜時,還順手從一疊錢里抽了200放口袋。

    但后來擇著擇著,女人動作又停了下,然后又伸手毛了200放口袋。

    做完這事的大長腿緊抿著薄薄嘴唇,臉紅紅的不去看林義那嘚吧的眼神,繼續忙活。

    ...

    吃過午餐,兩人一起在校園散了會步,回來又看了會書。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林義就說,“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一趟。”

    鄒艷霞安靜問還回來吃晚餐嗎?

    林義回答說不回來吃了,晚餐跟同事一起吃。同時又告訴說,今晚都不一定能回來。

    大長腿“嗯”了一聲,囑咐他們路上開車慢點,然后就說自己也回學校跟金妍她們一起吃算了。

    ...

    傍晚時分,林義開車見到了有些憔悴的蔣華。

    誠摯的說一聲“辛苦了”,寒暄一番,林義就問她想吃什么?

    蔣華說想吃辣,越辣越好,在京城天天請客吃飯,嘴巴都淡出鳥來了。

    林義笑笑就載著她去了一家重慶火鍋城,這里的菜不僅辣,還麻。絕對的重口味。

    點了一大份羊肉火鍋,要了一些配菜,兩人就聊起了這次京城之旅。

    蔣華看一眼周邊,就低聲說,“這次花銷比較大。”

    林義沒有意外,公關哪有不花錢的,更何況還是手機牌照這么重大的事情,“那,大概花了多少?”

    蔣華看到服務員來了沒做聲,等人家送了酒水離開后,才比了一個手勢,說,“差不多800萬。”

    林義點點頭,表示在意料之中,能接受。畢竟在京城,那個地方是大世界,小打小鬧壓根沒人理你。

    林義寬心說,“不論怎么樣,但結果總是好的。畢竟我們拿到了無數廠家夢寐以求的GSM手機牌照(也叫2G牌照)。”

    見到鮮紅的火鍋湯,聞著沖鼻的辣椒香味,林義也是胃口大開。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蔣華可能是真的憋壞了,這次人家竟然完全拋棄了以往的斯文印象。吃起東西來比林義還老口。

    見林義目瞪口呆的看著她,蔣華抬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但人家也只是笑笑,兩人太熟了,笑過之后就繼續大口吃,看的林義直樂呵。

    吃飽喝足,兩人馬不停蹄的回了步步高電子總部,期間林義問她要不要先回去洗漱一番。

    蔣華表示不用,習慣了。

    林義知道,她是不想讓自己久等。畢竟女人洗澡洗頭發不是一下子就能完事的。

    看著一副拼命三娘架勢的蔣華,林義心里老欣慰了,越來像樣子,越來越是那么一回事。

    在一行人的簇擁下,差不哩花了2個多小時,林義才認認真真把手機事業部的各個單位走了一遍。

    包括手機工業設計、硬件設計、軟件設計、資源開發、以及質量監督部門。

    期間林義私下問蔣華,還有哪些地方是比較薄弱的環節。

    蔣華說:“得益于富士康的整機代工技術,步步高電子在“克隆”過來的一萬多份絕密技術資料里,受益很大...”

    不過她也表示,目前最軟肋的還是SW軟件設計這一塊。

    蔣華說,“經過開會反復商議,手機決定采用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的九宮格操作菜單的實現。

    由于SW要充分考慮到界面的可操作性,是否人性化,是否美觀的因素。再加上SW的測試非常復雜,名目繁多...”

    洋洋灑灑說了一大堆,有些技術細節林義聽的是似懂非懂。不過他這人看得開,不懂就謙虛的問,直到心里明白為止。

    參觀完各單位,林義就手機這個大項目正式主持了一次重要會議,能參加都是公司核心層面的人,讓與會者感到榮耀無比。

    會議的頭菜交給了蔣華。

    蔣華首先就目前國內的手機格局、以及將要面對的競爭對手做了詳細報告:

    自從1987年第一臺手機摩托羅拉3200(也叫大哥大。蛤蟆鏡+手夾包+

    機+大哥大,是政商大佬或hei幫扛霸子的標配)進入國內市場后,經歷了鼎盛繁華的3200目前在國內還是保留了一定的市場份額。

    而曾經時代的弄潮兒

    機依舊在中低收入群體中保持火熱。

    當然,不論是大哥大也好,

    機也罷,畢竟是要被時代逐漸淘汰的產物。雖然它們現在仍舊在通信市場保留比較大的份額,但并不能讓步步高電子引起足夠重視。

    讓林義和蔣華等人保持警惕的是目前市場上最暢銷的幾款大品牌手機。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比如,愛立信GH337和摩托羅拉8900、9900,以及諾基亞各種型號的手機。

    愛立信GH337就不多說了。

    它是1995年進入內地出現的第一款GSM手機,一經進入就獲得了市場青睞,幾年下來在市場上始終保持火熱,已經擁有了一批鐵粉。

    而摩托羅拉8900、9900就更有說叨,它們是第一款揭蓋式手機。

    現在市面上有這么一個現象:誰要是能擁有一部摩托羅拉8900、9900揭蓋手機。那都會有意無意地在等待的人群中,掏出手機假裝看時間,簡直就是一款裝逼神器。市場的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ps:本來想寫完這個情況再發的,但由于大貨在海運途中出了問題,需要緊急去處理,就這樣先發吧...

    另:還是求訂閱。

    推薦票、月票、打賞都要,不嫌多...